第4章 鸿鹄之志 谢 ( 学会简单 ) 赏酒/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隽他们一伙人叙旧和说婚礼的事,我根本就插不上嘴,坐在那里,非常尴尬,这种尴尬早就在我预料之中,都是黄建宇逼的,不然我也不会来。(www.ziyouge.com)

终于等到饶溪最想要的环节,那就是由黄建宇把我们介绍给凌隽他那些兄弟们认识。

介绍的时候,雷震海还看了我们两眼,尚云鹏则对我们完全不感兴趣,他甚至都没正眼瞧我们位置这边。真是一个孤傲的人,听说他虽然到处旅游,但仍然控制着很大的社团势力,看来这黑道大哥就是不一样。

最激动的人当然还是饶溪,她笑得花一般的好看,但据我对在座男人们的观察,恐怕没人会喜欢她,今天我和她这两个大花瓶是放错地方了,根本没有人对我们感兴趣,黄建宇明显失算,他以为所有的男人都是看上美女就挪不动腿的,可凌隽的这些兄弟,显然不是那一类的。

“云鹏,我给你介绍一个人,展瑞,现在公司的重要骨干,他的金融才能也很厉害,外界都说他是我徒弟,不过我把他当兄弟,以后你们多亲近亲近。”凌隽说。

凌隽能当着这么多人特别介绍展瑞,所明他对展瑞的看重。

“尚先生好,经常听凌总提起您。”展瑞说。

“别叫我先生,叫我云鹏就行,隽哥的兄弟,当然也就是我的兄弟,能喝酒吗?”尚云鹏问。

“能。”展瑞说。

“那就好,初次见面,喝三杯吧,我是粗人,没有那么多娇情的话,我们都是隽哥的兄弟,有什么事要我帮忙的,说一声就行。”尚云鹏举杯说。

展瑞不敢怠慢,赶紧也举杯。

“云鹏,又装大哥唬小兄弟呢?你整天东游西逛,还能管理好你那群兄弟?早就不听你了的吧?”雷震海说。

“笑话,他们不听我的,难道听你的啊?放心吧,在万华这小地方,大多数的事我还是能摆得平的。”尚云鹏说。

“展瑞是哥哥的人?你们有没有觉得,他有一种贵族气质?”朱虹说。

朱虹阅人无数,她也觉得展瑞身上有贵族气质,看来不是因为我情人眼里出西施,是展瑞身上确实有贵族气质。

“没错,展瑞身上确实有一种贵气,我也这样认为,你也认识展瑞?你们是怎么认识的?”齐秋荻说。

这两个女人可都是万华数一数二的名媛,她们能这样评价展瑞,可见展瑞确实出众。

“他以前在朝会唱过歌,吉他弹得很好。”朱虹说。

展瑞有些尴尬,“没想到朱总还记得我,我以前确实有在朝会临时驻唱,后来工作太忙,就没有去了。”

展瑞以前在酒吧唱过歌,我是知道的,他非常喜欢音乐,喜欢唱歌,不仅是为了钱,主要还是爱好。

“你唱得很好,如果你肯往专业方向发展,其实你是有潜质的,而且你外形也俊,是块当明星的料,后来你没去了,很多客人还专门向问你的消息呢。”朱虹说。

“唱歌只是我的爱好,不可能当做事业,以后也不会去唱了。”展瑞说。

“哥哥那么看重你,你就好好地在他公司做,好男儿当做一番大事业,我支持你选择放弃唱歌,不过有时间的话,还是欢迎你来朝会临时驻唱,放心,报酬不会少。”朱虹说。

“谢谢朱总,有时间我会去的。”展瑞说。

**************************

宴会终于散场,我也如释重负。人家都是熟识的旧友,是一家子人,就事务所的仨是外人,黄建宇这硬贴上的策略,显然是失误了。

回去的路上,我感觉饿了。

这样的饭局,吃不饱那是肯定的,大家都矜持,谁也不会狼吞虎咽地吃个不停,我在车上正想着一会要弄点什么吃的,饶溪首先开口了:“完了,我饿得不行了。”

我心里暗笑,饶溪在宴会上为了装淑女,就没怎么动嘴,我都饿了,她当然更饿了。

“我就知道你们女孩子为了注意形象没吃饱,其实我也没吃饱,但我还要回事务所处理事情,你们一会在外面吃些东西吧,吃完以后给我买些带回办公室就行了。”黄建宇说。

“好啊,那我们送您到楼下后让就去吃东西。”饶溪说。

事务所附近就有一家不错的餐厅,那里的东西好吃又便宜,我甚至认为比那些高档宴会上的东西要好吃很多,我和饶溪来到餐厅,点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开始吃。

“今天我请客。”饶溪忽然说。

我有些愕然,饶溪每个月的薪水基本上都用来买化妆品和名牌服装了,所以她一直很穷,是事务所里出了名的‘老抠’,今天怎么会突然这么大方起来?

“你……是不是有事要让我帮你做?”我说。

“什么话!你是我师姐,难道我请你吃东西就一定要谈条件的吗?我可不是那样的人,不过我真有点小要求……”

我赶紧停下,“你还是先说你的事吧,不然我都没心思吃了,你先说说,到底你要我帮你做什么?”

“你别那么紧张呀,我要你帮的是小忙而已。”饶溪说。

“你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我问。

“听说齐秋荻和凌隽的世纪婚礼,你会参加?”饶溪说。

我基本上已经知道她要我做什么了。

“是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我问。

“没问题,我就是想要你带上我。”

果然和我猜的一样,她就是这要求。

“那不行,你和他们又不熟,我不方便带你去。”我一口回绝。

“废话,就是我和他们不熟我才让你带我去了,我要是和他们熟,那我还用你带我去?我直接自己去就行了!”饶溪说。

“那你和他们又不熟悉,见了面都说不上话,你去他们的婚礼干嘛?”我说。

“他们的婚礼那当然是嘉宾云集了,能去他们婚礼的人,那肯定是非富即贵,那就是所谓的富贵圈子了,我当然要去,也许我去了就会遇上我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了。”饶溪说。

我摇了摇头,继续吃东西。

“怎么样?你答应了吗?”饶溪继续追问。

“师妹,你是不是每天做梦都在想着嫁入豪门?变成齐秋荻那样的女人?”我说。

“错,我不是做梦在想,我没有做梦也在想,就比如我现在就在想。”饶溪认真地说。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臆想综合症吗?”我问。

“差不多吧,我坚信我是有嫁入豪门的资格的,不管是我的身材还是容貌还是智商,我都觉得我不比齐秋荻差,凌隽要是在齐秋荻之前认识我,那现在和凌隽结婚的人说不定就是我了,哪里还有齐秋荻什么事。”饶溪说。

我环视了左右,还好,周围的桌子都没坐人,我真担心这话要是让人听见会笑掉大牙,见过花痴的,但没见过饶溪这种又花痴又自负的。

“师妹,我就想不明白了,你哪里来的自信,让你觉得你比齐秋荻要强?”我问。

“我本来就是一个有实力的女人,这是不用怀疑的,你到底答不答应带我去?”饶溪紧盯着不放。

“我得想想,我想知道,如果你去了,你会做些什么?”我说。

“不做什么啊,就是像他们有钱人一样的应酬啊,我只要和他们混熟了,就有机会和他们接近,说不定我哪天可以取代齐秋荻坐上凌夫人的位置也说不定呢。”

幸亏我没有喝汤,不然我担心我自己会喷出来。

饶溪这不是自信,也不是自负,而是膨胀了。

她竟然有这样的想法,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你是发烧了么,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问。

“我没有啊,我只是陈述事实,我觉得我就是比齐秋荻长得漂亮,然后我比她学历高,我听说她大学都没念完的,而且我听说她当初嫁给凌隽是被逼的,所以我怀疑她们之间其实没有爱情,只是因为契约关系。”饶溪说。

“饶溪,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据我了解,凌隽和齐秋荻一起经历过生死考验,他们之间的感情牢不可破,而且那都是两个强大到不可战胜的人,你有这样的想法非常的荒谬,你说你要打别人的主意那还可以想一下,你要打凌隽的主意,那简直就是妄想!对了,你为什么会想要去当凌隽的小三呢?这样宏伟的目标,你是怎么制定出来的?”我问。

“很简单,嫁男人就要嫁最有权势的人,凌隽是万华最有势力的人吧?他很帅没错吧?又有势力又帅的人,那当然是我这种优秀女人追求的目标,他和齐秋荻都老夫老妻了,新鲜感肯定早就没了,我现在突然插入,那简直就是给凌隽带来第二个春天!我成功的可能当然大了!”

我也不得不佩服饶溪的想像力丰富,她还真是一个敢想的人。

“饶溪,我再负责任地告诉你,你最好打消这样的念头,这样的念头在我面前念念倒也罢了,如果要是传到齐秋荻的耳朵里,那后果不堪设想!齐秋荻绝对不是你可以抗衡的普通女子,虽然她连大学都没上完,但是我相信就你这样的,她能同时斗十个都不费吹灰之力,你别说当凌隽的小三,就算是小四小五也轮不到你。”我说。

饶溪一脸的不屑:“你太悲观了,也不怪你,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你就等着吧,我就算搞不定凌隽,也会搞定他徒弟,那个长得像明星一样的展瑞!”

我一时间竟不知道再说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