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遇/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最后还是同意了带上饶溪去参加婚礼,一个女的跟着另外一个女的去参加别人的婚礼,这样的组合确实非常奇怪,而最奇怪的是其中一个女的竟然还想去挖墙角当小三,这就更加奇怪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www.ziyouge.com)

但我只有妥协,因为就算我不答应饶溪,她也一样会求黄建宇带她去,到时她不但自己到了现场,还会因我拒绝她而嫉恨于我,不如答应她,好歹能请我吃餐饭。

只是灾难并没有因此结束,我以为只要答应就行了,没想到饶溪还有无理要求,那就是陪她一起逛街。

逛街对大多数人女人来说都是无比美好惬意的事,唯独我不感兴趣。自从妈妈做牢以后,我上学和生活费用都是靠舅舅来支付,舅舅家是菜市场卖海鲜的,赚钱并不容易,加上还有两个表妹要抚养,每个月给我的钱少得可怜。加上舅妈本来就不太喜欢我,舅舅更不可能给我多余的钱,我在大学毕业之前,一直长期生活在贫困状态,人家女孩逛街,那是享受,遇上心仪的商品可以买,但我逛街则就是给自己找麻烦,因为兜里没银子,逛也瞎逛,长此以往,便生成了我这讨厌逛街的不治之症。

还好后来有了网络,我可以不用逛街也能完成采购,现在饶溪提出如此挑战我底线的无理要求,我当然是果断拒绝:“那不可能,你也知道,我非正常人类,对于你们地球人逛街这种行为,我族一向鄙视,我是不会与你同流合污的。”

饶溪更加嚣张地威胁:“你要是敢不答应,我就穿一身旧衣服与你一起去参加婚礼,到时看丢的是谁的人。”

我冷笑:“就你这么爱面子的人,怎么可能会舍得自毁形象?你宁愿裸着去婚礼现场,也不会穿一身旧衣服去的。”

饶溪皱眉:“骆濛我干脆嫁给你好了,因为我担心我再也找不到一个如你这般了解我的人了,不如你去泰国变性成男人,我便与你结秦晋之好。”

我掩嘴作欲吐状:“泰国都是男人变人妖,没听说过女人变男人的,想必手术费用定然更加高昂,就我这小律师,就算是想变也无力付手续费,而且我嫌弃你,根本不想娶你,我宁愿当姑子也不娶你。”

本来以为和饶溪嬉笑怒骂一番就可以免掉逛街之刑,没想到最后还是被饶溪架着来到了万华的银座商场。此银座非日本的彼银座,这里的东西奇贵,都是国具一线品牌,饶溪能如数家珍般地说出每个品牌的定位和特点,我在她面前,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只有听她说的份。

很难想像她一个普通的白领,竟然对这些奢侈品牌如此着迷,果然是有‘大志向‘的人。

饶溪看上了一件领口低得快要露出半个胸的礼服,我看着她试穿时就已波涛汹涌,忍不住担心:“亲爱的,这样的大露特露,会不会被人认为是卖肉的?”

“你才卖肉的呢!这叫适当地展露性感,这样才能博眼球,凌隽和齐秋荻的婚礼有电视台现场直播,说不准镜头会捕捉到我这个大美人,到时我得惊艳出镜才行!”饶溪说。

“可是这你这大半个宝贝都露在外面了,还叫适当展露性感?如果不是适当展露,那是不是你就真的裸着去现场了?”我说。

饶溪鄙视地看了我一眼,“你果真非我族类!你还是滚回你的火星去吧。”

“好,我这就滚。”我说罢就准备滚,我早就逛得烦了。

“等等,你先刷卡再走。”饶溪说。

我大惊失色,“为什么是我刷卡?师妹,你是我女性朋友没错,可你不是我女朋友,而且我对女子也没兴趣,我真不打算娶你!你购物我作陪已是仁至义尽,岂有让我刷卡之理!”

饶溪先是作娇羞状,但似乎又觉得表情应用不对,于是又改为戚戚欲哭状,“师姐,你也知道,我这人手散,不仅月光,而且月负,我的卡早就在一周前买包包时刷爆,已经过了透支额,现在只有师姐能救我了,不然我真的要裸着去参加婚礼了。”

我扭头欲走,不带这样玩的,生可忍熟不可忍,婶可忍叔不可忍!陪着逛街还要我刷卡,真当我二百五不成!

饶溪已经冲上来,眼底竟泛出泪花,“师姐,你就再帮我一次,月底发了薪水,我一定还你!求求你了。”

看她泪光闪动,竟似真的悲痛欲绝一般,演技之高超让人叹为观止。

再装可怜也没用,上个月让我给她刷了买鞋子的钱至今也没有如约归还,要不是我勒紧裤腰带把钱还了,我就要被她连累成负担信用卡高利息的卡奴了。

我才不会再上她的当!

正在我和饶溪上演走与留的拉扯战时,一个美女走了进来,美女大眼睛,最难得的是一脸的清纯,身材高挑,气质高贵,饶溪一向自我标榜的那些优点,在这个美女身上都有。

而我感兴趣的不是这个美女,而是跟在她身后的帅哥,帅哥长发,眼神忧郁,一身隐隐自散的贵气,正是我的影子情人展瑞。

我心里凉凉的,心想今天真是倒霉,竟然在这里遇上展瑞来陪美女逛街,我是她的女友,如果换成是普通情侣,我肯定会冲上去质问他这是为什么,但我却不能,我心里妒火焚烧,但我还得装不认识他。

真是残忍之极。

饶溪也看到了展瑞,她一向作风勇猛,才不管人家身边有佳人相陪,迅速贴了上去。

“展瑞先生,还记得我吗?我是饶溪,在你师傅的饭局上我们见过的,律师事务所的,有印象吧?”饶溪说。

展瑞是谦谦君子,面对饶溪的热情稍有些不适应,显得略为局促,“你好,饶小姐,幸会。”

“你果然记得我啊?幸会幸会!”饶溪激动得都有些失态了。

“你朋友?介绍一下?”展瑞身边的美女说。

展瑞看了我一眼,我微笑着向他点头:“展先生你好,事务所的骆濛。”

他看我的眼神很是复杂,两个最亲近的人,却因为十年前的旧案一直不能相认,还要彼此应酬,真是荒唐。

“你好,骆小姐。”展瑞低声说,眼神里闪过一丝痛苦。

展瑞身边的美女见展瑞不肯介绍,自己说道:“你们是展瑞的朋友吗?我也是他朋友,我叫何乐乐,我来自澳城,很高兴认识你们。”

她说着大方地向我伸出手,我虽然心里不爽,但出于礼貌也只好伸出手与她相握。

何乐乐这个名字,我好像在哪听到过,但实在想不起来了,但我知道凌隽是澳城人,这个女的也是来自澳城,八成是来参加凌隽和齐秋荻的世纪婚礼的了,只是展瑞怎么会陪着她来逛商场?澳城离香城那么近,香城号称购物天堂,买奢侈品比内地便宜许多,她不去香城购物,却跑到这万华来购物?这明显说不过去。

“小姐,这衣服您还要不要?”导购走过来提醒饶溪,她的那件可以露半个胸的衣服还没有付款。

饶溪看了我一眼,眼里满是祈求之色,她一向好面子,要是让外人知道她因为付不起钱而被迫放弃这件衣服,那就真是太丢人了。

我虽然一万个不愿意,但也只好掏钱包,“你这记性实在太差,经常忘带钱包,这次又要我付款!回去一定要还给我。”

我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心里却纠结之极,这一刷卡,饶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肯还我钱了。

“一会我也要购物,不如两位先不急着付款,帮我挑一身衣服再一起付款吧,我来付款就好了,大家相见就是缘份,我在内地没什么朋友,想和两位成为朋友,不介意吧?”何乐乐浅笑道。

饶溪一听高兴坏了,竟然有人付款,这真是天上掉馅饼了,还结结实实地砸在了她的头上,有人付款当然比我付还好,因为我付款她得还钱给我。

“不介意,不介意!我们最喜欢交朋友了,能和何小姐成为朋友那是我们最大的荣幸了,你身材又好,气质也高贵,我帮你挑一身衣服,绝对让你出彩!”

我心里羞愧得厉害,这饶溪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人家澳城来的,看那气质也非等闲人物,她竟然要抢着帮人家挑衣服,还要让人家出彩,人家是出彩了,可她饶溪出的是洋相。

“真的吗?那就太太谢谢你了。我在澳城工作太忙,没时间Shopping,到了万华才想起秋荻姐姐的婚礼我应该要穿漂亮一些才对,这才急着来买衣服,可我对这些没有研究,正好遇上两位,那就麻烦你们给我提些意见了。”何乐乐说。

“还是我来付款吧,我们初次见面,哪能让你破费。”我说着还是掏出了信用卡准备刷卡。

“不是说好要交朋友的吗?要你们帮我挑衣服,也会占用你们的时间,我买一件衣服送给她,也算是一点心意,就给我这个机会吧。”何乐乐说。

我心想这女子必然是有钱人家的姑娘了,这店里的衣服每件都在三万块以上,她竟然说只是一点心意,人家的一点心意,是我们一个多月的薪水了。

“我们先去挑衣服吧,付款的事一会再说。”饶溪赶紧阻止我。

她看来是下定决心要占人家的这个便宜了,这个饶溪,真是丢人。

其实我有些怀疑,何乐乐是看出来了饶溪没钱,而我又不乐意付款,所以她才解围,因为她们进来的时候,我和饶溪本来就在拉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