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世纪婚礼(1)/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六。(www.ziyouge.com)晴,万里无云。

整个万华市都在议论一件事,那就是凌隽和齐秋荻的世纪婚礼。

万华几乎所有媒体出动,澳城和香城也来了大批记者,近十家电视台和二十几家网络平台同步全球直播,整个万华市因为这一场婚礼而变得喜气洋洋。

事实上万华的媒体早在一周前就已开始预热,凌隽和齐秋荻的婚礼报道一直稳占娱乐版的头条。

美濠平时散在全球各地的部份股东也纷纷齐聚万华,亲眼见证他们董事局主席的世纪婚礼,加上来自全国各地的记者和嘉宾,万华为数不多的高档酒店已经全部爆满,一个城市因为一场婚礼而变成全国的焦点,这样的事并不多见。

盛世酒店门口有一个很大广场,婚礼将在这里举行,周围已经由警方戒严,所有宾客必须持请柬方可入场,还得通过临时搭建的安检系统。

尽管警方出动大批警力,美濠也雇用了大批保安维持秩序,但盛世酒店附近还是出现了交通拥堵,这里聚集了大批前往婚礼现场看热闹的市民,有的甚至是闻讯而来的外地游客。

有关部门实在是应该给凌隽和齐秋荻发一个特别贡献奖,因为他们的婚礼,让万华在全国各大媒体得到宣传的机会,还给万华带来服务行业的大量商机,本月万华市的GDP绝对同比大幅攀升,这功劳应该归于凌隽他们。

饶溪兴奋得脸色发红,双目都在放光,不断地说,“不得了,不得了。”

“你又怎么了?”我问。

“这么隆重的婚礼,那简直是不得了,我也要这样的婚礼!”饶溪说。

“亲爱的,你不会想着一会把齐秋荻轰开,然后由你亲自上吧?”我打趣道。

“那倒不会,今天是他们的大喜日子,我不忍破坏,做人要厚道嘛。”饶溪说。

我嗤之以鼻,“这么说你还是认为你能破坏的了?只是你手下留情,所以放过他们的婚礼?”

“也不是,我随全说说而已,就今天这阵势,警察都出动了,谁要是敢搞破坏,那还不得让人踩死!”饶溪说。

“还好,你总算是有点自知之明了,真是不容易。”我说。

婚礼现场的入场口,几十个保安围成一排,只留下一个进口,必须要持请柬才能进去。

完了,我一直都在提醒自己一定要记得拿请柬,但被饶溪催得急,竟然还是忘了带了!

“小姐你好,欢迎光临凌先生的婚礼,请您出示请柬。”保安礼貌地对我微笑。

“我忘了带了。我回去取吧。”我说。

“不行啊,现在这周围交通都堵死了,等你回去取请柬,那你还进得来?你步行进来,那得多长时间?那到时婚礼最精彩的部份都过去了!”饶溪急了。

饶溪这次说的没错,我要是回去拿了请柬再穿过那些拥堵的街道回到这里,恐怕黄花菜都凉了。

“对不起啊,我真的忘了带了,我是齐秋荻小姐请来的,我是她公司的法律顾问。”我说。

“对不起小姐,我们只认请柬,我们不能让没有持请柬的人入场,非常对不住。”保安礼貌地说。

其实我是理解的,这么大的场面,必然会来很多政要名流,当然不能随便放人进去,不然出了问题谁负责。

“那算了,我不进去了。”我说。

“不行啊,这好不容易等来的机会,怎么能不去呢?这样的婚礼一辈子恐怕也只有一次机会见识,怎么能不去?”饶溪又急了。

“可是现在怎么办?我们没有请柬,人家不能让我们进去。”我说。

“小姐,请您尽快做决定,不要耽误后面的嘉宾入场,半小时后我们就会封场了,如果您要回去取请柬,您得抓紧。”保安说。

我一听那真是没戏了,半小时的时间,我赶回住处都不够,更别说再回来了。

因为很多人急着入场,我们这一耽误,后面已经排起了队,从没见识过排队参加婚礼的,今天算是长了见识了。

“前面的美女请快一些,后面还有很多人等着入场呢,我们是记者,一会还得发报道,你们是来喝喜酒的,我们可是来干活的,活干不好,那还得挨老板的骂呢。”有人开始叫嚷了。

“就是,没请柬就让开,不要耽误我们的时间。”其他人也跟着说。

“饶溪,你打电话给师傅吧,看他能不能带你进去,我就不去了,我现在回去取请柬也来不及了。”我说。

“唉呀,师傅自己带有女友,哪能带我呀,都怪你,真扫兴。”

饶溪沮丧得快要哭了的样子,这人家的婚礼,去不成也就罢了,她竟然急成这样,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

“放她们进去吧,我见过她们,是嫂子的朋友。”

我抬头一看,说话的是上次在饭局上见过的尚云鹏,他今天穿了一身西服,胡子也剃过了,看上去很精神。

“鹏哥,可是要求的是必须要有请柬才能放人的。”保安有些为难。

“我就是她们的请柬,难道我还不够份量证明吗?”尚云鹏说。

保安不敢还嘴,“我知道了,鹏哥,两位小姐请进。”

我这才松了口气:“谢谢尚先生。”

尚云鹏微微点头:“欢迎光临隽哥的婚礼。”

“哇,好帅,他也是我的目标之一了。”饶溪又犯花痴了。

我彻底无语,好像每个男人都有可能成为她的目标一样,这世上那么多优秀的男人,她貌似是见一个就喜欢一个,这妞要是生在古代,肯定是一代妖妃,非要祸乱人家江山不可。

“等等,你不可以进去。”这时尚云鹏忽然拦住了跟在我们后面的一个男子。

这个男子长得其实也挺好看的,属于那种奶油型的,白白净净,也算是帅哥。

“我有请柬,凭什么不能让我进去?”那男子说。

“按理说来的都是客,但据我所知,你应该不会收到请柬,因为隽哥的婚礼不会欢迎你来。你拿的请柬肯定是给别人买来的。”尚云鹏说。

饶溪悄悄对我说:“我认识这个人,这个人叫吴星星,以前是万华有名的花花公子,我们学校的校花都让他泡过呢,后来他们家好像没原来好了,但他还是那么高调,对了,他好像和齐秋荻传过绯闻。”

我不得不佩服饶溪知道的是真多,吴星星这个名字我是听说过的,他父亲叫吴昊天,后来被齐秋荻踢出振威集团的股东之一,振威公司发展的相关资料上有记录,具体齐秋荻为什么要踢他出局,我倒是不甚清楚,但既然吴昊天被齐秋荻踢出局,他的儿子当然会记恨齐秋荻,这是人之常情。

“既然有请柬,你就应该让我进去,我和齐秋荻是老相好,她的婚礼我当然要来,我勉强也可以算是前夫,当然得来捧场……”

果然如我所料,吴星星是来砸场子的。

“你给我闭嘴,今天是我大哥的好日子,我不想伤人,在我没有发火之前,你赶快离开这里,不然你会被人抬着离开。”尚云鹏的脸已经冷了下来。

旁边围着的记者已经开始拍照,吴星星更加得意起来:“这是我和你嫂子的旧事,你不懂的,除非她亲自出来求我离开,不然我是不会离开的。”

“谁也不许拍,不然我把你们连机器和人一起磺碎!把刚才拍到的删掉,马上!”尚云鹏喝道。

十几个黑西服的男子走向那些记者,记者们赶紧开始删除刚才拍下来的东西。

“吴星星,我再说一次,请你离开,今天是好日子,你别逼我动手。”尚云鹏说。

“尚云鹏你算什么东西!你就是凌隽身边的一条……”

吴星星的话还没说完,尚云鹏已经一脚踢在吴星星的胸口,吴星星应声而倒,还没等他骂出第二句,尚云鹏重拳已经砸在他的头上,疼得他大叫起来。

“把他扔出去,他要是敢再进来,就打残他!”尚云鹏说。

那些黑西服的男子一齐摁住吴星星,果真是像抬死猪一样地把他抬了出去。

吴星星手里提的袋子落在地上,里面掉出一件东西,我认得那东西,那是一个收缩性的花圈,展开以后就是一个大花圈了,幸亏没打开,不然得多晦气,这个吴星星还真是恶毒,这样的主意他也能想得出来。

“没事了,请各位嘉宾尽快入场,我们快要封场了,今天是隽哥的大好日子,希望各位记者朋友写该写的,拍该拍的,大家和谐相处,不要做让人不愉快的事,不要逼尚云鹏得罪人。”尚云鹏说。

黑道大哥就是不一样,这话说得霸道之极,,他的意思很清楚:好的就报导,不好的就别乱说,不要乱来,不然我饶不了你们。

以前听齐秋荻说起尚云鹏的事赞不绝口,现在亲眼所见,才知道这个尚云鹏还真不是简单人物,处理事情干净利落,而且下手也够狠,那种霸气,不是普通的小混混所具备的。

“尚云鹏真帅,和这样的男人在一起,肯定非常的有安全感,他又是凌隽的兄弟,要是我和他好了,那也算是进入他们的圈子了。”饶溪说。

“她看不上你,绝对。”我忍不住还是浇了她一盆冷水。

尚云鹏那样的男子,肯定看不上饶溪这样的女人,我说的是实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