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世纪婚礼(2)/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饶溪顺着红地毯一直往婚礼中心而去,因为宾客太多,婚礼台搭建在了酒店门口,酒店门口的大广场有足够的空间容纳更多的宾客观礼,因为酒店的任何一层也不可能同时容得下这么多人。

红地毯的两旁,是流动媒体墙,那些装在车上的大屏幕里滚动播放凌隽和齐秋荻的影像,这样消耗巨资的婚礼通常都是要有商家赞助的,但这场婚礼不用,因为结婚的一对新人本身就是超级富豪,根本不需要任何的资助。

婚礼现场不时穿梭着佩带工作证的工作人员和穿着西服的保镖,整个现场虽然人多,但并不杂乱,因为闲杂人员已经被排除在外围,根本没法进来。

“师姐,我们要随礼吗?”饶溪问我。

“不用,之前齐秋荻就跟我说过,他们的婚礼不收礼金,咱们可以白吃白喝,不用担心。”我说。

“啊?这两口子真不会算帐,来了这么多名流,要是收礼的话,应该能收不少钱吧,怎么会不收礼呢?这太可惜了吧?”饶溪说。

我忍不住笑了,“这就是有钱人和穷人之间的思维差别了,凌隽和齐秋荻其实几年前就结了婚,人家孩子都多大了,现在这场世纪婚礼,只是凌隽兑现他对齐秋荻的承诺而已,他们都那么有钱,当然不会以婚礼为噱头来捞金。”

难得饶溪这一次赞同我的话,“说得也是,他们都那么有钱了,也不在乎那些礼金,可惜我不是他们的亲戚,不然可以考虑让我来收礼金,那我就发了。”

我无奈摇头,饶溪的这种无敌超级联想能力,果然不是我这种正常人能跟得上节奏的。

这时司仪已经走上婚礼台,一看两个司仪,饶溪又大叫起来:“哇哦,是郭品晋,还有历怀薇!”

也难怪饶溪很惊讶,这两人都是当今内地最炙手可热的娱乐主播,这两人出动一人都已经不得了,更何况现在是两人同时以司仪身份出现在婚礼上。

“各位来宾大家好,欢迎光临凌隽先生和齐秋荻小姐的婚礼现场,坦白说我也是第一次见识这么大的婚礼,我现在都有些紧张,担心自己表现不好,影响整个婚礼的质量。怀薇,你说我该如何避免紧张?”

娱乐主播看来还是不太适合做婚礼司仪,他们以为是在录节目呢,又开始搭词了。

“最好的办法就是我穿上婚纱,然后我们两人来举行婚礼,由凌先生和齐小姐来主持,这样风光的就是我们,紧张的就是他们了。”历怀薇笑着说。

这词倒也搭得有趣,下面一片笑声。

“好了,开个玩笑,为了不耽误太多时间,我们现在有请新人登场!”郭品晋说。

掌声中凌隽和齐秋荻登场,齐秋荻一身雪白婚纱,笑颜如花,两人共同牵着齐志轩的手,一家三口都漂亮得堪称惊艳。

一翻调侃嬉闹之后,凌隽正色发言:“今天不能用简单的开心来形容,我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充满着喜悦,我觉得每一寸阳光都在为我歌唱,终于给了齐秋荻小姐一个盛大的婚礼,这是我几年前就对她的承诺,今天终于兑现,一路荆棘,一路坎坷,我们始终携手前行,回首这一路的艰辛,都铭记在了我们的生命里,因为我爱着她,她爱着我,所以我们始终没有放弃,为了爱,我们坚持下来,我想说,只要是能让她幸福的事,我都愿意去做,我会爱她到比永远多一天。”

全场掌声,凌隽说的动情,绝不像是在背台词,因为他眼里闪着泪光。

一旁的齐秋荻本来笑得灿烂,被凌隽这一番话说得眼眶红了。

齐秋荻拿着话筒,哽咽许久,她在努力地调整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哭出来,这可是全球直播的婚礼,她当然不能哭花了。

“谢谢凌隽先生兑现了他的承诺,给了我这个婚礼。我和他的故事,坊间有许多的流传,我们一起经历的事,真的太多太多,我们曾经一度流亡天涯,朝不保夕。但正如他所说,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选择了携手面对,而不是各奔东西,最后我们走过幽暗,迎来繁花似锦,我们一起经历的艰难,成了我们爱情最坚定的基石,我们将永不分离,相爱到老。为了他,我也愿意做一切事情。”

掌声再次响起,祝福这对历经艰难的夫妻。

然后是证婚人致词,证婚人也是重量级的,一位是现任的万华市长市长令狐贤,一位是来自澳城的行政长官何子铧。

“真让人感动,这婚礼不仅仅是排场大,感情也动人。看夫妻俩的表现,似乎是真的一起经历了很多的事。”饶溪说。

“当然是真的,我就有听齐秋荻说过一些事,他们有一段时间被人迫害,在万华销声匿迹,后来经过很长时间的准备,才又东山再起,打败了所有的对手。非常的令人羡慕。”我说。

“看来要当凌隽的三还真是不可能,他们夫妻感情太过坚定,我这把小锄头很难挖得动那么坚固的墙角。”饶溪说。

“你小声些吧,一会要是让旁边的人听见你说这话,那就成了大笑话了。”我说。

“嗯,我得作些战略调整,不能只盯着凌隽,我要双管齐下,不对,应该是多管齐下,我要同时留意尚云鹏和展瑞,伺机动手钓鱼。”饶溪说。

“我看你还是算了吧,这两个人都不可能看上你,他们和你不是一路人,你最好别自讨没趣。”我说。

“我都还没开始动手,怎么就自讨没趣了?也许我能成功也说不定呢,你不要小看了我的实力。我的饶氏钓男法杀伤力还是很强的。”饶溪说。

“那你就钓吧,别出师未捷身先死就行了。”我说。

“啊呸!你才身先死呢!我说师姐,你怎么就不能说我一句好?我要是成功钓到金龟婿,咱们同门一场,我也不会不管你不是?到时你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那不挺好么?你怎么就不能盼着我点好?”饶溪说。

“好吧,那师姐我诚心地向上帝祈祷,希望师妹你尽快钓到一个金龟婿,最后是那种千年老龟,这样你就可以做龟婆了。”我笑着说。

“算了,不和你说了,反正你这人就是见不得我好,一会入席的时候,咱们不能乱坐,我要挨着尚云鹏或者是展瑞坐,这样大家多些说话机会。”饶溪说。

“你放心吧,你没有这个机会,今天是凌隽的婚礼,那两个人都是凌隽的兄弟,肯定会忙着张罗事情和保护安全,他们不会坐下来吃饭喝酒的,你还是别瞎折腾了。”我说。

“唉,说得也有理,看来今天是没什么机会了,改天再说吧,对了,那个何乐乐呢?她不是也来参加婚礼的吗,怎么没见她出现?”饶溪说。

“不知道,人这么多,看不见也正常,你惦记人家干嘛,难道还想让人家送你衣服啊?”我说。

“她是高端人士嘛,既然认识了,那当然要常联系了,我打电话给她,问她坐哪一桌,我去找她去。”饶溪说。

我赶紧阻止:“还是别了,我们和人家只是萍水相逢而已,听她的口气,那应该是美濠的高层了,都做过董事长助理的人,那可不是简单人物,你那点势利的小心思让人一眼就看穿了,别让人笑话咱们,人家送你一件衣服那不是傻,是因为那点钱对人家来说不值一提,只是施舍了给你,像打发叫花子一样。”

“你怎么说话呢?你才叫花子呢。”饶溪有些生气。

我也觉得此话好像不妥,赶紧更正:“我不是那意思,我的意思就是说我们和她非亲非故,不要人家给点颜色咱们就开染坊,得自重,别无底线地套近乎,免得让她认为你又想占人便宜。”

我正说得有劲,却发现饶溪的眼睛早就盯别处去了,我循着她目光的方向看去,看到了一身正装的展瑞。他正在招呼一些他认识的客人。请那些人进酒店入席。

“你还说没机会,这不是有机会了么?”饶溪发现新大陆一般的兴奋。

“你没看他正在忙着吗?他是凌隽的得力助手,今天来的很多嘉宾是美濠的合作伙伴,还有一些是政界人士,需要招呼的人很多,你就不要去打扰他了。”我说。

“那我也是来的客人之一啊,凭什么他就不能招呼一下我和你?我们还是美女呢,招呼我们,比招呼那些老头子有意思多了吧?”饶溪说。

“那只是你自己的想法,也许人家并不这样认为,而且我也不觉得我们是美女,今天来的美女多了去了。”我说。

“你又妄自菲薄!自信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更加要自信。”饶溪说。

正和饶溪说着,展瑞向我们走了过来,他应该是看到我了,也许他觉得和我礼节性地打声招呼也是对我的一种安慰。所以他才抽空过来招呼一下。

其实我心里也真的很希望能和他打声招呼,就算是彼此应酬性地问声好,心里也会好受一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