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知音/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酒宴结束后还有文艺汇演,晚上会有烟火表演,两位可别急着离开。”展瑞说。

“文艺汇演会有很多明星亮相吧?”饶溪说。

“是的,很多一线歌手,朱虹在娱乐圈的人脉很广,都是她请来的。”展瑞说。

“好啊好啊,那我们一定等着看表演,相当于免费看演唱会了。”饶溪说。

饶溪一直兴奋地抢着和展瑞说话,我根本就没机会插嘴,只好站在旁边静静地听着。

直到展瑞离开,我也没能和他说上一句话。

“展瑞人真好,还来提醒我们一定要记得看汇演,真是不错,他看我的眼神很不一般,我觉得他是有点喜欢我的。”饶溪说。

“是么,我怎么没看出来。”我淡淡地说。

“感情这种事当然是要当事人才能感觉得到的了,你肯定是感觉不到的。”饶溪煞有介事地说。

“那好吧,你认为是,那就是喽,不过你不是说你要对尚云鹏下手吗,现在又转移目标成了展瑞,你忙得过来吗?”我说。

“不冲突啊,我说过我要双管齐下的嘛,展瑞和尚云鹏是两类人,尚云鹏是铁血类的,展瑞是谦谦君子类,尚云鹏勇猛,展瑞优雅,这都是男人中的极品,我都喜欢,就像法国大餐和满汉全席一样,都是味觉盛宴,但又风格不同,当然得每一样都尝一尝。”饶溪说。

“可是我怎么听说爱情就像捡贝壳,沙滩上很多的贝壳,只选适合自己的,而且一但捡到,就不要再去沙滩,这和你的味觉盛宴好像有些出入?”我说。

“骆律师,你说的那是已经捡到了贝壳,可是我现在还没有捡到,我还在沙滩上徘徊啊,你的观点和我这个当事人的实际情况不相符,所以法官不予接受你的辩护。”饶溪笑道。

“好吧,我也懒得辩护,你爱怎么怎么的。”我说。

*****************

最后饶溪也没能实现她和尚云鹏他们坐一桌的愿望,尚云鹏虽然也出现了一下,但只是陪着凌隽他们出来敬酒亮相,之后就又忙去了,这么大的场合,安全当然是最重要的,而婚礼的安全保障,主要就是由尚云鹏来负责。

我和饶溪最后是和一群不认识的人坐在了一起就餐,因为考虑之后还有节目,也没再装矜持,好歹吃了半饱,反正与我们同桌的人也不认识我们两个小律师,索性把基础打好,免得挨饿。

之后的文艺汇演果然相当一场小型的明星演唱会,很多一线明星出场献唱,把气氛又推到高chao。

我对这样的明星表演却不怎么感兴趣,我心里一直在想着展瑞,我和展瑞不求有这样的世纪婚礼,只要能够正常恋爱就好,但那都是一种奢望。

市中心一般不能有烟火表演,凌隽和齐秋荻的面子够大,相关部门竟然特批了婚礼可以在酒店门口的广场上作烟火表演,这是世纪婚礼最后的高chao,工作人员已经将桌椅搬到了广场,相关设备拆卸完之后,广场又被布置成一个盛大的派对现场,美酒和美食还有美女,继续着狂欢。

饶溪已经按捺不住,举着酒杯到处猎艳去了,也或许说是寻找被人猎艳的机会去了。我兴趣索然,没有跟她一起去疯,自己一个人坐在僻静的角落等着烟火表演的开始。

“嗨,靓女,见到你很高兴。我可以坐这儿吗?”一个美女走了过来,是何乐乐。

“当然,快请坐,我师妹一直念叨着没见到你。”我笑着说。

“你师妹?”何乐乐不是很理解。

“哦,就是那天和我一起在商场购物的那位,你送了她一件衣服,她很高兴,一直念着你的好。”我说。

“是她呀,原来是你师妹,你师妹很缺钱吗?为什么要找你借钱买衣服?”何乐乐说。

果然不出我所料,那天她确实是看出了师妹是要找我借钱。

“原来你都知道?所以你才一起付款?”我说。

“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我们走进商场的时候,你们正在拉扯,我猜想你师妹经济上可能并不宽裕,但又非常喜欢那件衣服,所以要找你借钱,我那天心情很好,就买了送给她了,当然了,我没有炫富的意思,我只是认为女孩子对美的追求是天经地义的,既然她那么喜欢,我不想因为她没有钱而放弃。”何乐乐说。

“谢谢你,其实我也不是不想成全她,只是她对奢侈品的追求有些过度了,与她自己的收入太不匹配,所以我不想……”

“我明白你的意思,当时我帮她付款没多想,后来我想确实有些不妥,显得太土豪了,希望你不要误会才好。”何乐乐说。

“怎么会,何小姐慷慨相赠,我要替师妹谢谢你才对。”我说。

“我们喝一杯吧?我们本来就是来喝喜酒的,不喝酒太浪费时光。”何乐乐笑着说。

“好啊。”我欣然答应,今天心情本来就不怎么好,喝一杯也无妨。

酒是美酒,我和何乐乐两个女人左一杯右一杯,竟然喝到微醺,何乐乐似乎之前就已经喝过,脸也更加红了。

“今天白天怎么没见到你啊。”

这酒一下去,距离果然就拉近了,我也不称呼她为何小姐了,而是只接说‘你’。

何乐乐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举起了酒杯,“骆濛,咱们很投缘,我觉得你眼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忧郁,一直心事重重的样子,你是有故事的人。咱们能分享彼此的故事吗?”

我心里一动,说我忧郁的人不多,女人就更不多,第一个说的是齐秋荻,第二个就是何乐乐。

就算是饶溪这样的好友,也从来没有说过我忧郁,萍水相逢的何乐乐能说出我忧郁,我心里其实有轻微的感动。

“其实,我母亲在狱中,当初判的是无期,就算是减刑,最低也还要做满十几年才能出来,我没有其他的亲人,只有一个对我不是很好的舅舅和舅妈,还有两个永远嫉妒我的表妹。”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也许是对何乐乐的好感,我竟然真的说出了自己的秘密。

当然,这也不是最核心的秘密,最核心的秘密那当然还是有关于展瑞,关于我的影子情人。关于十年前那个大雪纷飞的夜晚。

“Sorry,我不该逼你说你的伤心事,真是对不住。”何乐乐抱歉地说。

“没事,你没有逼我啊,是我自己愿意说出来的。”我说。

“好,我也说说我的故事吧。”何乐乐说。

她真的很厚道,听说我的伤心事是关于妈妈,她就没有再问下去,普通的人,肯定会追问我妈妈犯的是什么事,为什么会进去,但她没有问,她知道我提起以前的事不开心,所以她没有继续挖我的伤。

这是一个善良而美丽的女子,我基本上这样判定。

“如果你的故事说出来会让你心里稍微舒服一些,那我洗耳恭听,如果说起来反而让你更加难过,那你可以不说的,我也不是一定要听。”我说。

何乐乐浅笑,“没事,反正喝多了,就索性说一说,不过听完你可不许笑话我。”

“那当然不会。”我也笑着说。

“咦,何小姐,你来了?你们喝多了?脸都红红的。”这时饶溪回来了。

我心里其实不希望饶溪这个时候回来,她一来,好像气氛就不对了,她太浮躁,和我们不是一个风格。

“是啊,喝多了,我们正在听彼此的故事呢,你有故事吗?不妨一起加入?”何乐乐笑着说。

“好啊,不过我出身贫寒,不像你是大小姐,我没什么精彩的故事。”饶溪说。

何乐乐摆摆手,“英雄不问出处,美女也不问出处!咱们不说出身,只说故事。”

“好,那你先说,你的故事肯定很精彩。”饶溪说。

“不精彩,我其实很小就去了英国念书,我没别的本事,就是念书很厉害,英国的那些学院,对别人来说很难进,但对我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事,我十几岁就进了伦敦商学院,后来又去了其他学院,然后我忽然觉得念书一点意思都没有,于是我辍学了,把我爸气得够呛,我为了证明我的能力,就回了澳城,参与竞聘美濠的董事长助理一职,最后击败众多前辈,成功胜出。”何乐乐说。

“我以前听齐小姐说过,美濠在澳城的有一个天才少女高管,原来就是你,难怪我听到你的名字的时候,觉得耳熟。”我说。

“呵呵,什么天才少女,那是秋荻姐姐过奖了,不过我确实是比普通人要厉害那么一点,这还真不是吹的。”何乐乐笑着说。

饶溪已经羡慕得不行了,“哇,你好厉害,美濠集团的董事长助理,那薪水很高吧?”

何乐乐摆手,略显醉态。“咱们不说薪水的事,没劲,你别插嘴,接着听我说。”

“好,我们听你说。”饶溪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