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此情惘然/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灯光照着何乐乐白净的脸,她的眼神显得很迷离。

“我坐上董事长助理一职,很多人不服,因为我太嫩了,所以我一直都逆来顺受,从不与人争执,因为我知道我需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书本上学到的管理知识,在现实中能够应用得上的极少,社会才是真正的大学,工作才是真正的课堂,所以我一直努力地完善自己,慢慢地赢得了大家的尊重。”何乐乐说。

我和饶溪都没有插嘴,静静地听何乐乐说。

“少年成名的感觉真的很爽,我也一直都活得很春风得意,再后来,我发现我恋上了一个人,这个人刚出现的时候,并不是很引人注目,因为他作风很低调,他进入公司不久,就开始慢慢积攒自己的人气,开始接手公司一些实务,这时他的能力就体现出来了,他处理的事,具有战略眼光,又符合实际需要,他是我在美濠见过最优秀的人。”何乐乐说起那个人的时候,一脸的钦佩。

“能让你欣赏的人,那当然不是等闲之辈。”我说。

“是啊,他确实太优秀了,刚开始的时候,他在公司的地位很低,处处受到挤压,但他不动声色,只是努力做事,渐渐地让其他人看到了他的真本事,最后美濠也对他有了一定程度的依赖,为他的崛起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何乐乐说。

我心里其实有数了,她说的那个人如此优秀,这样优秀的人恐怕不多,一个集团公司,找不出几个。

“而且他还很帅,是我们公司里大多数女职员的偶像,或者说是梦中情人,只可惜,我们大家都只是想想而已,因为,他有老婆。”何乐乐幽幽地说。

“啊?有妇之夫,你这么优秀的人,也当三……”

“闭嘴!你胡说什么呢?”我赶紧喝止了饶溪。

“你太小看我了,你何乐乐再不堪,也不至于会去当三,我只是喜欢他而已,从来没有对他说过,他也不知道,这个世上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喜欢他,我从来也没有对人说起过,我只是喜欢,从来没有做过任何不妥的事。”何乐乐说。

“我知道你喜欢的人是谁了,只是这样的喜欢着,未免也太苦了。”我说。

“没办法啊,我以前也以为我会理智地处理一切事情,事实上我也一直很理智,可是当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他以后,我虽然时时提醒自己一定不能这样,但还是忍不住会去想,很是无能为力啊,让两位见笑了。”何乐乐凄然一笑。

我心里酸酸的,虽然说的是何乐乐的故事,但我心里却也跟着沉重起来,在爱情面前的无能为力,其实我是知道的,那种逃不脱跑不掉的牵挂如影随形,完全让人无能为力。

“不会见笑,我其实挺佩服你的勇气,喜欢了,但却只是藏在心底不去破坏人家的感情,这样做难度太大了,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这种煎熬,也不是谁都可能承受得了的。你知道这种喜欢不会有任何的结果,但你还是选择留下来,足以说明你的坚强。”我说。

“那他到底是谁啊?”饶溪白痴地问。

“呵呵,说了也不怕你们笑话,我喜欢的人,就是今天大婚的主角凌隽。我们的董事长。”何乐乐说。

其实我已经猜到了,凌隽在澳城的崛起,我也听说过一些,有本事又长得帅,还有老婆的,那只有凌隽了。

“啊?原来你喜欢凌隽?我也喜欢啊,既然你都可以喜欢,那我喜欢也没错嘛。”饶溪说。

“两回事,你喜欢那是喜欢凌隽的财富和社会地位,人家乐乐喜欢的是凌隽的才能和智慧,你那种喜欢一边去吧,市侩的喜欢!”我说。

“我去!你这是歧视我的感情啊?凭什么我的喜欢就是市侩了?”饶溪很不满意我的说法。

“你闭嘴吧,听乐乐接着说,你别打岔。”我说。

饶溪虽然不服气,但也只好闭嘴。

“这件事我从来没有对人说过,你们不要告诉秋荻姐姐哦,免得她误会,我真的只是喜欢而已,我可从来没有任何的非份之想,他们情路艰辛我是知道的,没有谁能拆散他们,要是谁要拆散他们,我也不会同意,今天婚礼的时候,我其实没有现场,我躲在酒店房间里看电视直播呢,我担心我在现场会哭出来,让人看见就不好了,我其实也挺懦弱的,从澳城来到这里,就是来看他们婚礼的,但却临阵退缩了,是不是很没出息?”何乐乐说。

何乐乐虽然在笑,两颗大大的泪珠却滚落下来。

我心里疼得厉害,赶紧给她递过去纸巾,也顺便把自己要溢出的泪水擦掉。

“你很勇敢了,你能这样坦然面对自己注定无果的爱恋,需要承担常人所不能理解的辛酸,我知道你不容易。”我说。

“是啊,我也觉得你不容易,一般的喜欢,也就是一段时间的感觉而已,你喜欢凌隽,很长时间了吧?从不对人提起,自己憋在心里,那得多苦。”

这一次饶溪总算是说了一句人话。

“快三年了,喜欢就只是喜欢,不需要说出来的,他和秋获姐姐本来就是天生的一对,他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当然应该得到所人的祝福,也包括我的,我是真的希望他们幸福永远,我是不是很傻?”何乐乐说。

“不是啊,你是曾经的天才少女,怎么会傻呢,只是你应该找人说说,自己憋在心里太苦。”饶溪说。

“我能找谁说啊?我在美濠的地位很高,凌隽和秋荻姐姐都很看重我,我现在已经是董事了,凌隽说了,会培养我成为澳城那边的总负责人,下面的人都仰望我,真正愿意和我做朋友的几乎没有,我不像其他人一样有闺蜜,可以无话不谈,地位越高,朋友越少,而且我也不敢说啊,我要是说出来,那对秋荻姐姐他们影响太大了,她是我尊敬的姐姐,我怎么能让她知道我喜欢她的老公?我虽然没有非份之想,但毕竟是恋着人家老公,传出去我自己丢人是小,会让我爸难堪的。”何乐乐说。

“你爸也是美濠的高管吗?”饶溪问。

“你今天没看到我爸吗?我爸是证婚人之一,他是澳城的长官何子铧。”何乐乐说。

“哇,你出身名门啊?不得了。”饶溪惊叹。

不知道为什么,我每次听到饶溪说‘不得了’这三个字,总是很想骂人,她总是对一件普通的事也会惊呼不得了,她说不得了这三个字的时候,在我眼里瞬间变成一只站在井底呱呱叫的青蛙。

“什么名门,我爸以前也是商人,后来才从政的,我爸在我们家里没地位的,我是第一,妈妈第二,他排第三,我在家里就直呼他何子铧,以前他一听我叫他名字就骂我,现在他慢慢接受了,呵呵。”

何乐乐说到自己的家庭,脸上终于有了些笑容。

她的感情故事太过辛酸,说些家里的趣事也好,不然我心里郁闷得想哭了。

“乐乐,我要是你,我肯定受不了这么两三年的煎熬,我要么放弃,我要么逃,我肯定会选择逃往国外,到永远也没有他消息的地方,逼自己忘掉。”我说。

“不行,秋荻姐和他都很看重我,我不能因为自己的感情而离开,那种喜欢是我自己的事,我不能因为我自己的感情问题而影响公司的事情,有些事情总得面对,只有让自己坚强面对,才能最终解决问题,如果心里充满思念,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也会如影随形,根本无处可逃,所以,还是面对的好,直到自己慢慢忘却曾经的爱恋。”何乐乐说。

我又想哭了。

三人忽然间陷入沉默,就连饶溪也闭嘴了,故事太过沉重,而且是注定无果,何乐乐站在一条平行线上恋着站在另一条平行线上的凌隽,不管平行线延伸至何方,他们永远也不会相交。

更何况,另一条平线上的凌隽,身边还有一个和他情坚如铁的齐秋荻。

有些故事,还没有开始,便已看到结局。

何乐乐这样的天才女子,能处理任何繁琐和困难的问题,能以高分考进任何她想去的大学,但她的天才却没办法解开她给自己出的一道感情的难题。

其实要想解开那道题也许很难,无非就是四个字:忘记,放手。

不过是四个字,有人用了一辈子也无法做到,有的人在爱上一个人后选择疯狂,毁灭别人的同时也毁灭自己,有的人在爱上不该爱的人时,选择了自己承受,然后在煎熬中让自己试图慢慢挣脱情网。乐乐就是这一类。

但到底能否挣脱,需要花多少时间挣脱,没有人知道,她自己也不知道。

我能想像,何乐乐在酒店的电视上看到自己的爸爸为自己喜欢的人证婚,但新娘却是另外一个女人,这样的疼痛,恐怕真的无法言说。

所以她选择不在现场,如果是我,我也会痛苦失声的。

“你能说出来,也许你就快要放下了,加油,乐乐。”我轻声说。

“嗯,今天是一个终点,所以我选择说出来,说出来以后,就随风去吧,我会忘掉的,我会爱上别的男人,一定。”

她说得坚定,但我们都心知肚明,要想忘掉谈何容易。

旁边的人忽然开始欢呼,原来烟火表演已经开始。

瞬间的灿烂总是让人着迷,虽然绚丽过后夜空依然昏暗。

也许,美好的事物,真的不必奢望永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