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女监/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完孙兴权后,我开车向女子监狱而去。我得确认妈妈没事,我才能安心做事。

我虽然从业才几年,但我跟着黄建宇接过大大小小的案件无数,也见过各种各样的嫌疑人,抛开律师应该持有的客观立场来说,我个人其实认为孙兴权就是杀了小红的人,他说话态度的轻佻,对生命的不尊重,就足以说明他是一个嚣张而又素质低下的人。

这种人杀人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在他眼里,那些做‘小姐’的根本就不是人,只是一种泄欲的工具,死了就死了,就像死了一只普通动物那么简单。

如果不是为了妈妈,别说是免费,就算是他的家人出高薪,我也不会为他辩护。

*************

终于到了女子监狱。

妈妈在这里坐牢已经多年,我为了探监方便,也想办法认识了监狱里的一个科长,逢年过节的时候,我也给她送些礼物什么的,一来二去倒算熟悉了。她叫方小兰,但个子却一点也不小,而是又高又胖,据说她以前也是个美人,只是后来当了监狱里的小干部后,就肥了起来,可见监狱干部肯定也是肥差,不然美人也不能变肥婆。

在她的安排下,我很快见到了妈妈。

长年的监狱生活,让妈妈本来清秀的面容显得苍白憔悴,她五十岁没到,头发却已经花白,看到她的样子,我一阵心酸。

“妈妈,你还好吧?”我说。

妈妈笑了笑,“还好啊,我表现一直很好,领导说法院有可能裁定减刑,濛濛,你工作忙就不要总是来看我了,我很好的,再过一两年,我就能出去了,咱们母女就能团圆了。”

我眼泪掉了下来:“你受苦了妈妈,当初我考了律师,就是想有一天能帮到你,但我却还是什么也不能为你做,一直让你受苦。”

“别这么说孩子,你出息了,当了律师,那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了,事情很快就要过去了,咱们再捱上一两年,我就可以出去了,对了,你找了男友了吗?”妈妈说。

“我……还没有,我想等妈妈出来帮我参考呢。”我说。

“你也老大不小了,可以找一个了,最好是结了婚,我出来直接抱外孙就行了。”妈妈说。

我勉强笑笑,“不行,我要等妈妈出来见证我的婚礼,对了,你在里面,有没有人威胁你?”我说。

“没有啊,我又不是新犯,这里的人都认识我,不会有人欺负我的。”妈妈说。

“真的没有吗?如果你有事,就告诉方科长,她会转告我的。”我说。

“好啊,不过真没什么事,你回去工作吧,好好工作,妈妈还等着出来享你的福呢。”妈妈笑着说。

“好,那我去了啊,有事一定要告诉我。”我说。

“嗯,去吧。”妈妈说。

见妈妈没事,我这才放下心来。谢过孙小兰之后,我开车离开了女子监狱。

接下来的事,我就是要开始着手办孙兴权的案子了。

经过多方打听,我了解到孙兴权虽然快四十了,但并没有结婚,他这种浪子,当然不希望早点结婚,没有结婚就没有责任,就可以多交女朋友了。

而在调查中发现,他确实有好几个女朋友,甚至一度还和朝会的总经理朱虹传出徘闻,但也有传言说,是他喜欢朱虹,但朱虹并不是很待见他,只是他一直在追求,甚至准备将他的华彩夜总会并入朝会俱乐部,成为朝会的一家分店。

朱虹是凌隽的妹妹,是秋荻姐的小姑,我决定见一见她,并不是调查她,而是希望她能为我提供一些关于孙兴权这个人更多的信息。

我虽然和秋荻姐妹相称,但和朱虹却几乎没什么交集,她是万华第一名媛,估计看不起我这个小律师,我如果冒然打扰,别说是提供线索了,恐怕她都懒得见我,所以得请秋荻姐帮我约朱虹见一面才行。

我打电话把事情的经过大概跟秋荻说了一下,她听完后问我:“你一直心事重重,是不是和这个案子有关?”

既然要找她帮忙,我也不好再隐瞒,只好实言相告:“秋荻姐,其实我不是有意瞒你,只是这件事关系到我母亲,有一个神秘人用我母亲来要胁我,如果我不把孙兴权脱罪成功,他就要杀了我母亲。”

“我都说了你有事要跟我说的,你怎么现在才说呢?你到我公司来吧,我陪你去找朱虹。”齐秋荻说。

“谢谢秋荻姐了,打扰你工作,真是不好意思。”我说。

“自己姐妹就不要客气了,一会见。”齐秋荻说。

“好,一会见。”我说。

*************************

我在振威集团总部楼下等了一会,秋荻姐这才从楼上下来。

她打开车门上了车,“让你久等了,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前一阵忙于婚礼,很多事积累下来,这两天忙到头晕。”

“秋荻姐,如果你太忙,那你给朱小姐打电话说一声好了,我自己去找她就行了,你就不用耽误时间和我一起去了。”我说。

“没事,我陪你去吧,朱虹脾气不太好,如果你自己去,我担心她不配合。”秋荻姐说。

其实这也是我担心的,所以才会麻烦秋荻。

“我听说这个人和朱虹姐谈过一段时间的恋爱,你知道吗?”我问。

秋荻摇头:“我不清楚,朱虹的交往很广,在很多男人中间周旋,主要还是为了生意,她其实根本看不起那些男人,她只是应付而已,最多是和那些人喝酒跳舞什么的,绝不会动真格,而很多无聊的男人为了抬高自己的知名度,就说和朱虹有关系,因为她是名媛,又是凌隽的妹妹,所以借用她的名声来炒作的贱男也很多,或者孙兴权就是这一类。”

“但这件事好像不是炒作那么简单,朝会曾一度要收购华彩夜总会,好像后来因为孙兴权出事了,收购计划才搁浅了。”我说。

“是么?朝会虽然我是最大股东,但一直交给朱虹打理,你也知道,她是凌隽同母异父妹妹,也是自家人,所以这两年朝会我几乎没怎么过问,她也确实打理得很好,现在都是全国一流的夜场了,至于收购的事,我没听说过。”秋荻说。

“那一会我可以向朱小姐提这个问题吧?我知道她脾气有些怪,所以我才请你帮忙。”我说。

“可以问,但是这件事你要小心处理,因为朱虹是凌隽的妹妹,牵扯到她的事,就会扯到凌隽,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还会牵联到美濠和振威集团,实话跟你说吧濛濛,我和凌隽的仇家很多,以前我们打败过很多敌人,他们有些还在,有些不在了,就算是不在了,他们的后代也还在,这些人当然不会轻易放弃当年的仇恨,如果这件事关系到朱虹,我其实很担心其实是针对凌隽来的。”秋荻说。

“不会吧?这件事分明是针对我,是为了救一个犯人而已,不会是针对凌总去的吧?”我说。

秋荻姐摇摇头:“濛濛,我和凌隽经历过许多千奇百怪的事,很多事看起来毫无干系,但其实都是对手连环局中的一部份,我和凌隽现在势力很大,他们要和我们正面为敌,那肯定是不敢的,所以他们会从我们身边的人开始下手,然后动摇我们的基础,最后实施打击,但凡是与我和凌隽相关的人,都有可能是他们打击的目标,就像这案子一样,背后的人也没有直接针对你,只是拍了你母亲几张照片,你不也乱了阵脚?”

我一想也对,秋荻姐是经过大风浪的人,如果这件事是针对朱虹的,那还真是有可能要对付的是凌隽和秋荻姐。

“不过现在从表面上来看,这件事与你和凌总没有半点关系。”我说。

“但是事情现在不就已经扯到朱虹头上了?要查这个案子,就肯定得接触朱虹对不对?因为他们正在谈收购,朱虹难免牵扯其中,连环局往往就是从一些不经意的事情着手,入局者慢慢进入圈套,等到发现是个局时,已经深陷其中,当年我和凌隽在万华被人逼得流亡天涯,也是从很简单的事开始的。”秋荻姐说。

我听得有些紧张起来,这本来是我的私事,我只是找秋荻姐帮忙,没想到秋荻姐这么一说,好像倒成了她们家的事一样。

“可我还是想不明白,这孙兴权的案子,怎么能影响到你们?如果要针对凌总和你,那直接在你们的公司搞事就行了,用得着搞这么一段?”我说。

“我和凌隽现在在万华的势力很大,要想直接与我们为敌很难,所以对手肯定会寻找一些看起来不起眼的地方为突破口,当然了,这只是猜测,总之这件事一定要慎重处理,对了,如果你有困难,你可以找云鹏帮忙,在万华黑道,大小事他都能搞定。”秋荻姐说。

我眼前浮现出尚云鹏那孤傲又冷峻的样子,那是一个让人有些畏惧的黑道大哥,而我是一个律师,我们之间好像完全不搭边,找他帮忙,听起来很不靠谱。

秋荻姐似乎是看透了我心里所想,接着说道:“你可别小看了云鹏,他虽然只是一个混混,但他比很多大人物厉害,处事待物,我和凌隽有时都得要向他学习,他的能量是很惊人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他看起来有些吓人。给人感觉不太好接近,他是大哥来的嘛。”我说。

秋荻姐笑了笑:“云鹏狠起来确实吓人,但其实他是个好人,他只对该狠的人狠,对朋友是那种真正可以两肋插刀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