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美女经理/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华彩夜总会竟然没有因为孙兴权出事而停业,这倒是我没有预料到的。

不过也不算奇怪,孙兴权已经出事已经是两个月前的事了,两个月的时间足够这家夜总会重新开业了,这倒也说明那个经理是孙兴权的女友的事是真的,虽然男友陷进去了,但她身为经理,当然要把场子继续打理好。

白天的夜店都是很冷清的,只有少数的几个工作人员在打扫卫生和维护设备,我说明来意后,工作人员将我带到一个办公室。

“吴总,有位客人要见你。”工作人员敲门说。

“进来吧。”里面的人说。

办公室的座椅上坐着一个很高的女子,齐耳的短发挑染紫色,穿着一身很中性的服饰,看上去很是精神,年纪应该和秋荻姐差不多,五官非常的端庄,算得上是一个美人。

她站了起来:“请问您是?”

“我是律师骆濛,请问您是这里的经理吗,您姓吴?”我说。

“我是吴玫,是这里的经理,有何贵干?”她不但服饰中性,说话声音也很浑厚。

“我是孙兴权的代理律师,想找你了解一些情况,希望你能帮忙。”我说。

“OK,有事你就说吧,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现在是白天,店里不忙,要是晚上,我要应酬客人,就没时间陪你聊了。”吴玫倒也很配合,不像朱虹那么排斥我。

“谢谢吴小姐……”

“不要叫我吴小姐,在我们这一行‘小姐’不是好的称呼,你叫我吴玫好了。”她打断了我的话。

“好,那我叫你吴经理吧,我想知道,你们店里有没有监控,孙兴权出事那天,监控里有没有录到什么?”我说。

“有啊,不过坏了,什么也没录下,骆律师,你也知道,客人来这里都是来寻欢的,虽然警察要求我们装上监控,可是如果处处都有监控,那客人来玩玩都提心吊胆的,谁还会到这里来玩?所以我们这里的监控白天是好的,到了晚上就没用了,你懂的。”吴玫笑着说。

她的意思也就是说,这监控白天可以开着,到了晚上她们就会想办法在线路上作手脚,然后就坏了,这样也就不会录到客人了,这样做其实是违规的,不过开夜场的,在相关部门当然要有一定的关系,不然根本就不可能在这一行混得开,只要把钱塞足了,当然麻烦就解决了。

“也就是说,那天晚上监控几乎没什么作用,什么也看不到。”我说。

“就是这样,很抱歉。”吴玫说。

她的五官很美,线条几乎接近完美,但我看她的时候,总觉得有些不舒服,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

“孙兴权出事以后,这里就是你在全权负责了?”我说。

“是的,这场子投资很多钱,如果就这样荒废了,那就太可惜了,所以我还是要把它经营起来。”吴玫说。

“那现在孙兴权进去了,场子经营的收入,由谁支配?”我说。

吴玫愣了一下,“骆律师,你不会是怀疑我害的孙兴权吧?我知道你是从得利角度来分析的,孙兴权在万华没什么亲戚,他现在进去了,场子由我来经营,那得利最大的人就是我了,是这样意思吧?”

其实我就是这样想的,我只是试探一下,没想到他这么敏感,我赶紧赔笑:“我不是这意思,案子的真相是怎样的,那是警察去查,我只是寻找对我当事人有利的证据而已,只是方向不一样,检方是要证明他有罪,而我是要证明他无罪。”

“谢谢你帮孙兴权做这么多,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我会尽力配合,我也希望他早点出来。”吴玫说。

“那凭你的感觉,你认为他杀人了吗?”我问。

“这个我不作评论,骆律师,你这样问太不专业了,你应该知道,这种事我说了不算,一切都要靠证据来说话,这样的问题,毫无意义。”吴玫说。

这个女人也很厉害,说话也是滴水不露,没有任何的破绽。

我笑了笑,“见笑了,我只是认为你既然是他的女朋友,应该对他有更多的了解,所以才问了这么一个听起来确实很不专业的问题。”

我其实是想试探她,看他对我说的是孙兴权的女朋友这事会不会很反感,现在孙兴权是杀人犯,大多数人当然巴不得和他撇清关系,所以我猜吴玫会像朱虹一样反对我说她是孙兴权的女朋友,但是如果她反对,那就说明她有问题,因为孙兴权毕竟是这家店的老板,只有各方面得到孙兴权的充分授权,吴玫才有可能顺利地接管这家夜总会,而如果她只是一个普通经理人,那孙兴权是不可能授权让她继续经营的。

也就是说,如果她不承认她和孙兴权是男女朋友关系,那就说明她在撒谎。

“看来骆律师已经调查得很清楚了,我确实是他女朋友,不然我也不能继续经营场子。”

吴玫竟然坦然地承认了她就是孙兴权的女朋友,这事反而变得复杂起来。

这样在她身上就有了几种可能,一种可能是从得利角度来分析,她是不希望孙兴权出来的,一审的时候她没有给孙兴权请律师,而是用了法院指派的律师,就从侧面说明她不希望孙兴权出来,因为孙兴权如果判了死刑,而孙兴权在万华又没有亲人,那这场子也让就归她了,上千万的场子对于秋荻姐那样的富豪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普通人已经很有吸引力了。

第二种可能则是,她和孙兴权的感情其实很好,所以她不希望孙兴权被判死刑,一心想把孙兴权救出来,如果是这样,那她就有可能是威胁我的那个人,就算不是她,也是她找的人。但其中也有矛盾,如果她要找律师,那在一审的时候就找了,为什么要二审才找,而且还要用威胁我的手段来处理这件事?她只要花点钱就搞定的事,为什么要用我母亲来威胁?

第三种可能,则就是这件事其实和她完全无关,她什么也没做,只是局外人,她就只是想经营这个场子而已,孙兴权杀没杀人,会不会被处死都和她无关。

“骆律师,你在想什么?你还有问的吗?”吴玫打断了我的思绪。

“哦,没有了,你确定孙兴权在万华没有其他亲人,或者是非常好的朋友?”我说。

“没有,至少我知道的没有,他是去年才到这里来开店的,没什么朋友。”吴玫说。

“那你知道他和朱虹的事吗?你说你是他女朋友,那他和朱虹传绯闻的事,你不会不知道吧?”我说。

“我听说过一些,像他们这样的男人,逢场作戏是很正常的,我不会愚蠢到去吃醋,我吃醋也解决不了问题。”吴玫说。

“那要怎样才能解决问题呢?让他去做牢,或者是让他去死?”我突然袭击式地问。

吴玫忽然变脸:“骆律师,你这话说得不妥吧?你还是怀疑孙兴权的事和我有关?我好心配合你的工作,你却这样怀疑我,那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请你现在就出去!”

她变起脸来的时候,其实很凶,和她漂亮的外形完全不相符。

我赶紧赔笑:“我是在想,警察肯定也会这样问你,所以看你是怎样回答的,警察最喜欢用这种方式诈出答案了,不过你不上当,你很厉害。”

吴玫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骆律师,,以后这样的玩笑还是不要开了,我不喜欢。”

“好,我知道了,那打扰吴经理了,如果你想起什么,那你记得打电话给我,这是我的名片,我会尽量做事,尽量让孙兴权无罪释放。”

我把名片放在她的办公桌上,她拾起来都没看,放进了抽屉。

“行,我如果想起什么,我一定会告诉你,骆律师辛苦,如果需要放松,可以到我们夜总会来玩,我请你喝酒。”吴玫说。

“好啊,改天我一定叫着同事一起来捧场,你得给我打折才行。”我笑着说。

“没问题,随时恭候大驾。”吴玫说。

走出了华彩夜总会,我脑子里更加乱了,从朱虹和吴玫这里了解情况之后,不但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线索,反而让事情更加复杂起来,到目前为止,我还是没有找到可以替孙兴权脱罪的证据和理由,如果按现在这种状态进入二审,那维持原判几乎已是定局,只等报审最高院核准死刑,孙兴权就完了。

如果孙兴权完了,那我的母亲恐怕就有危险。那个人既然能拍到我母亲在狱中的照片,说明他在狱中肯定有人,如果我完不成他交给我的捞出孙兴权的任务,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而我还不能报警,要知道我妈妈本来就是在高墙之内,本来就是有狱警在看管和保护,我现在说有人要杀我妈妈,但我妈妈明明就好好的,警方也不会相信我的话,要是惹急了幕后的人提前下手,那我就害了妈妈了,我妈在里面,我在外面,我根本不能靠自己的能力保护好她,我只能任人摆布。

一种无助和绝望的情绪涌上心头,我拿出手机发了信息给展瑞:我们见个面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