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猴子/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天晚上我就接到了尚云鹏的电话,他让我去一个酒吧。

一个以摇滚为主题的酒吧,一踏进酒吧,那种重口味的摇滚震得我头晕,尚云鹏在酒吧的角落里向我招手,我走过去,看到他身边带着一个很瘦的年轻男子,我猜想那人就是孙猴子了。

尚云鹏给我叫了杯鸡尾酒,并没有谈事,只是坐着听震耳欲聋的音乐。吵得我心烦意乱。

音乐终于停下来,我这才松了口气。

“很少来这样的地方吧?口味很重,刚来的时候不习惯,但慢慢就习惯了,这里有很好的原创音乐,比那些知名歌星差不了多少,他们的音乐商业化不严重,不哗众取宠,更原汁原味。”尚云鹏说。

没想到他这个冷峻的黑道大哥,竟然会喜欢摇滚,而且还很有见解,这倒是我没想到的。

“我是有些不太习惯,感觉很吵。”我说。

“其实我也觉得很吵,但吵得过瘾,畅快。”尚云鹏说。

“鹏哥,你叫我来,到底是要干什么?”旁边的瘦子已经不耐烦了。

“叫你来就是请你喝酒,这还有美女作陪呢,难道你不喜欢?”尚云鹏冷着脸说。

“有人请喝酒当然好了,只是我……”

瘦子说着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狠狠地抽了一口烟。

看他颓废的样子,再看他苍白的脸,还有奇瘦的身材,我意识到这个人是吸*毒的瘾君子。看他的样子,应该是毒瘾快要犯了。

尚云鹏装着没看见一样,继续和我聊一些摇滚的事,我虽然也喜欢摇滚,但我喜欢口味比较轻一些的,重金属的真心接受不了,出于礼貌,我也只好和他聊了几句,心里觉得奇怪,他既然是找了孙猴子来,那为会什么不谈正事?

孙猴子越来越不舒服,“鹏哥,我真的要走了,我还有急事。”

“对了,还有正事没说呢,这位是骆律师,你把你知道的跟她说一下,她现在正在办孙兴权的案子。”尚云鹏说。

“说什么?那件事不关我的事。”孙猴子说。

“咦,你刚才可不是这样说的,你说孙兴权出事的那天,你和他在打麻将,后来还一起吃宵夜,十点十分左右他才离开的,你这么快就忘了?”尚云鹏说。

“鹏哥我……”

“快说,说完我就放你走,不然你休想走,你要是在这里发瘾,那肯定会有人报警,然后你就进去了。”尚云鹏说。

我有些明白了,尚云鹏一直在等,就是等猴子的毒瘾犯了,然后再逼他。

“好吧,我说。”猴子的的身子已经开始轻微发抖,看样子是快扛不住了。

我赶紧拿出录音笔,放在猴子的面前。

“事发当天,我一直和孙兴权在一起,先是打麻将,后来一起吃宵夜,大概十点十分或者二十分的样子,他说他要去他的店里看看,就打车走了,因为太晚了,所以我没和他一起去,他干了什么我不知道。”

很好,有了这一段录音,基本就可以证明孙兴权当时不在场了。

“孙先生,这段录音我会作为证据,有可能会请你上庭作证,当然,你如果不方便,也可以拒绝出庭,但要有合理的理由。”我说。

“我知道了,我真的要走了,改天再聊。”猴子站起来说。

“那麻烦你了,慢走。”尚云鹏说。

“鹏哥,能不能借我些钱,我……”

尚云鹏拿出一沓钞票递给猴子,“猴子,还是戒了吧,吸*毒是不归路。”

“我知道了鹏哥,谢谢啊。”猴子拿上钱,跑出了酒吧。

“谢谢你啊,又麻烦你了。”我说。

“我什么也没有做,是他自己要帮你的,他那晚到底有没有和那个杀人犯在一起,我也不清楚,你就更不清楚了。”尚云鹏说。

我明白他的意思,笑着点了点头:“鹏哥,你真厉害。”

“我是坏人,坏人做事不受很多规距的约束,所以更直接有效,所以好人总是斗不过坏人。”尚云鹏点了一只烟说。

“你不是坏人。”我说。

“算了,争论这个问题没有意思,骆律师,我帮你,主要还是看在嫂子的面上,我想问问你,你接近嫂子,到底有什么目的?”尚云鹏忽然说。

我一愣,我没想到他会这样说我。

“我没有刻意接近秋荻姐,我们当初认识,是因为雷震海的案子,蒙秋荻姐抬爱,后来把我当朋友,请了我作法律顾问,我没有刻意去接近她,更没有你所谓的目的。”我说。

“是么?那我问你,你认识展瑞吗?”尚云鹏忽然问。

我心里砰砰地跳了起来,昨天晚上他果然看到了马路对面的展瑞,后来我在他的车上接电话,他也猜到了是展瑞打来的。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因为那是我的秘密,我不能说的秘密。

“认识啊,上次不就见过?在雷震海出狱的饭局上,还有秋荻姐他们的婚礼上也见到过。”我说。

“骆律师,我是江湖人,我的能量虽然没有警察那么大,但要查万华本地的一些事,也没有那么困难,据我所知,你家以前和展瑞家离得很近,你们还曾经在一所小学就读,你们之间,应该很熟悉才对,但你们为什么要相互装不认识?”尚云鹏冷冷地说。

“你查我?你凭什么查我?虽然你救过我,又帮了我的大忙,但也不代表你可以随意去查我。”我有些恼怒。

“你别急,我说过我是坏人,我想查你就查你,不需要理由。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你为什么要装着不认识展瑞,然后你们私下又见面?”尚云鹏盯着我说。

我心里跳得更加厉害了,在他凌厉的目光下,我感觉我的内心被他看得一清二楚,我脸上肯定写满了慌乱,他是老江湖,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儿时的伙伴各自长大了,自然距离越来越远,大家都长得变样了,当然不认识了,这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和他根本没有私下见面。”我说。

“你撒谎!骆律师,要说法律,我没你懂,但要说江湖,你就业余了。我有我的手段,我把展瑞的相片给那周围的几个房东看过了,有一个说他见过展瑞,他在那里租了一间平房,但却不在那里住。租房倒也不奇怪,但是展瑞家也是万华的,听说他和他父亲住在一处不错的房子里,他是隽哥眼前的红人,收入也不低,就算是自己想单独住有私人空间,也不会租那么廉价的房子,所以,那房子就是租来和你幽会的。”尚云鹏说。

我几欲崩溃,我终于知道黑社会的厉害了。也终于知道为什么秋荻姐说起尚云鹏的时候赞不绝口,眼前这个皮肤微黑的男人,实在是一个可怕的人物,他有着鹰一样的敏锐和犀利,我在他面前完全无能为力。

我本来想狡辩一下,但我发现我自己说什么都没用,尚云鹏到底掌握了多少,我完全不知道,我任何的谎言在他面前都显得幼稚,我是律师,引以为傲的是自己的逻辑思维能力,但在他面前,我发现我弱爆了。

果然是社会才是最好的大学,这个应该没上过什么大学的男人,精明得令我发怵。

“鹏哥,我承认我认识展瑞,但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求你不要逼问我好不好?”我几乎是带着哭腔在哀求。

尚云鹏见我承认,脸色这才缓和许多。

“本来这是你的私事,我无权干涉,但是你们一个人和嫂子走得近,一个和隽哥走得近,而表面上你们又装得互不认识,这就让我不得不怀疑你们的动机,我猜想你们是联合起来要对付隽哥和嫂子,我想告诉你们的是,有我尚云鹏在,谁也别想动隽哥和嫂子,我只要发现你们有什么不对,我不需要有证据,我就会杀了你们。法院要定罪一个人需要证据,但是社团不需要,我只要觉得有危险,我就会着手消除这种潜在的危险,而不是等着危险发生后去补救,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尚云鹏说。

我心里生起寒意,因为我知道他不是在威胁我,他说的是实情,哪天他要是觉得不对劲了,他完全可以不弄清楚事情的真相,直接就让我和展瑞消失,就算是不杀我们,以他的影响力,要想把展瑞踢出美濠集团,那简直就不费吹灰之力。

我在犹豫着要不要把真相告诉他,其实我觉得他是可以信任的人,虽然他是黑道大哥,但我却没来由地信任他,他给我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和他坐在一起的时候,我有些惧怕他,但我内心是安稳的,因为我知道他可以保护好我。

“请你相信我,也相信展瑞,鹏哥,我们真的没有什么目的,我们只是打工赚钱,没有什么企图,你可以去调查的,如果你查出我们有什么对不起秋荻姐她们的地方,你可以杀了我们。”我说。

“我不是杀人狂魔,这你倒不必太担心,不过我会查清楚的,你们最好不要有什么坏心思,不然我不会放过你们。好了,就到此为止吧,我是个粗人,如果吓着你,还请见谅,只要没什么坏心思,我们还是可以做朋友的。我送你回家吧?”尚云鹏站起来说。

“不用了,我自己有开车过来。”我弱弱地应道。

“那随便你,我先走了。”他站起来离开,头也不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