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赢得容易/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审如期进行,结果比我想像的还要顺利,靠着猴子的证词,我证明了孙兴权是在受害者死后才到现场的,加上孙兴权因为强暴不成而行凶的理由本来就站不住脚,再加上其他的一些技术辩护,几乎没什么大的阻力,我竟然赢了。

过程甚至可以用轻松来形容,让我觉得赢得有些蹊跷。

孙兴权无罪释放,案子轰动了万华,我当然也成了焦点。

律师不像医生,医生可以通过自己的医术让病人起死回生,会受到赞誉,但律师如果让一个判了死刑的人起死回生,往往会受到谴责,因为这有可能让元凶逍遥法外,而真相本来就是赢的一方讲的故事,所以真相到底是怎样的,其实无人知晓。

我走出法院的时候,在门口遭遇到了记者的围堵。

当然,他们都不是来歌颂我的,我听到人群中就传来骂声:“臭婊*子,收了黑心钱,让杀人犯没事,你也不得好死!”

“听说她妈就是个杀人犯,所以她对杀人犯很有好感,杀人的都是她亲戚,她当然要帮着人家了。”

“她这么有本事,怎么不把她妈给辩出来?死女人,早晚她也让人杀!”

我是律师,我其实是可以录下他们的话告他们人身攻击的,但我没有这样做,他们骂得对,我明知道孙兴权那个混蛋就是杀人犯,我却还要帮他辩护,还让人给他作了假证,我确实是对不起公义,对不起良心。

“都后退!不许逼上来,不许骂人!”

出现的竟然又是尚云鹏。

很多记者和围观的人都认识他,他一发飙,那些人就不敢说话了,没有人会愿意去惹黑*社会,就算是警察,不是万不得已,也不会去惹尚云鹏这样的人。

尚云鹏打开车门让我上车,“嫂子知道这件案子争议很大,让我来保护你。”

秋荻姐真是聪明,她似乎能预料到我会赢,而且预料到法院门口会有人为难我。

“谢谢你多次帮我。”我说。

“我是给嫂子面子,不是给你面子。”尚云鹏说

这话噎得我有些喘不过气来,但他说的又是事实,他本来就有些怀疑我,如果不是秋荻姐让他来做事,他肯定不会主动来接我。

“不管怎么说都得谢谢,秋荻姐找我有事吗?”我问。

“这我不清楚,她只是说让你和她一起吃午饭,你放心,你和展瑞的事,我没有告诉隽哥和嫂子,我不会愚蠢到没事就兴风作浪,扰得大家不安宁。”尚云鹏说。

“谢谢鹏哥,谢谢。”我说。

“你不用谢我,虽然我没有告诉他们你们的事,但我还是在怀疑你和展瑞的动机,只是我暂时还发现不到你们能对嫂子和隽哥能构成任何威胁,所以我才没有行动。”尚云鹏说。

“我和展瑞在秋荻姐和凌总面前,就是小虾米,又怎么可能会危害到他们?更何况我们本来就没有害人之心。”我说。

“那倒也是,别说隽哥那一关,只要你们有什么异动,我这一关你们都过不了。”尚云鹏霸道地说。

他说的是事实,我也不想争辩。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鹏哥,秋荻姐曾经跟我说过,让我劝你进入振威集团工作,你熟悉公司的运作以后,方便她把公司过户给你和雷先生。”

“你这是在讨好我吗?想用这种方式让我对你有好感,然后不告诉隽哥他们你和展瑞的事?”尚云鹏问。

“不是的,只是秋荻姐让我劝你,所以我就顺便说说。”我说。

虽然尚云鹏说我是为了讨好他让我有些恼火,但我不敢冲他发火,因为他确实有理由怀疑我,站在他的角度来看,我和展瑞是真的很值得怀疑,如果我是他,我也一样会很怀疑。

他不把我和展瑞的事告诉秋荻姐,那已经是很不错了。

“你也知道,振威集团是嫂子家的齐氏为主要构成部份,那是嫂子娘家人的东西,嫂子的母亲齐老夫人还健在,而且嫂子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姜纤纤,隽哥也还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妹妹朱虹,这些人都是和嫂子与隽哥有血缘关系的,她们随便一个人站出来,都比我和震海有资格来接手振威集团,如果我和振海答应了嫂子,这些人中任何一个人提出来反对,那将会形成凌家内乱,嫂子和大哥刚刚过了两年的安稳日子,如果这个时候因为这件事而导致凌家内乱,那我们的对手会趁虚而入,明白吗?”尚云鹏说。

我心里真是佩服之极,这简单的公司户头转移的背后,尚云鹏竟然想到这么多,恐怕连秋荻姐也没想到这么深这么远!振威市值至少一百亿以上,有了这么一个公司,那就瞬间变成大富豪,这恐怕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尚云鹏抛开自己的利益想到这么多,真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怎么?你认为我说的没道理?”尚云鹏说。

“有道理,不过我想秋荻姐的那些亲戚,应该不会反对吧?”我说。

“可是万一反对呢?万一有人站出来反对,嫂子和隽哥为了维护我和震海,当然会强制执行将公司过户给我们的计划,那势必会得罪他们的家人,到时内乱一起,有些潜伏的矛盾就会暴露出来,这世界上有两样东西最容易令人反目,一样是感情,另一样就是金钱,我和隽哥出生入死这么多年的兄弟,要是因为这件事而闹得他和家人不和,那还叫什么兄弟?”

尚云鹏说这些的时候,依然平静如常,像在说别人的故事,完全不像在说关乎他利益的的事,这份气度,又岂是一个混混所能达到?

“难怪你一直拒绝,秋荻姐还以为你们是不会打理生意,所以才拒绝的呢。”我说。

尚云鹏笑了笑,“我跟隽哥多年了,虽然我是一个混混,但隽哥公司的那些事,哪一样我不清楚?隽哥最信任的人是我,所以他所有的秘密我都清楚,我比所有的高管都清楚!我尚云鹏再是笨蛋,这么多年也该学会了,更何况我并不是笨蛋,我虽然没上过大学,但隽哥让我读的书我差不多都读了三遍以上,我在外旅游的两年时间,读了几百本书,那些上大学的也没读这么多书吧?要说经营水平,说句不谦虚的话,美濠公司的那些高管能比得上我的恐怕没几个。”

这话我是相信的,秋荻姐在我面前不止一次地说尚云鹏的能干,而且我也亲眼见识了他做事的风格,和凌隽极为相似,又因为是江湖人出身,他比凌隽更加野和狠。

“那你为什么不去美濠任职?你的本事不去当高管太可惜了。”我由衷地说。

“你真的不懂?”尚云鹏问。

“不懂。”我说。

“那就算了。”尚云鹏忽然就终止了话题,弄得我有些莫名其妙。

“你不肯说那算了,那你是不准备接受秋荻姐转让的公司了?可是这样秋荻姐会很累,她说你应该为她分担一些。”我说。

“总之我和振海都不会接受的,我和震海和隽哥的关系,不是可以用钱来衡量的,我们也不会让利益来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要是因为利益而翻脸,那太不值得了。”尚云鹏说。

“佩服,没想到这个浮躁的世界还有这样的感情,你和凌总还有雷震海,有些像桃园三结义的刘关张三兄弟,真羡慕你们。”我说。

“其实我们兄弟这么好,主要功劳还是归于嫂子,嫂子大气,上百亿的资产说送就送,这样的女子,那才叫奇女子,如果嫂子不大气,整天狗肚鸡肠唧唧歪歪,那我们和隽哥也不可能相处得这么好,我们不但和隽哥亲如兄弟,和嫂子也亲如兄妹,我们可以为隽哥去死,也一样可以为嫂子去死,所以你要佩服的应该是嫂子,不是我们三个男人。”尚云鹏说。

我连连点头,“说得非常对,秋荻姐确实是了不起的女子,能让你这样的男人佩服的女子,本身就是很成功了。”

说完后觉得这话有些肉麻,我自己脸有些发烫,应该是红了。

幸亏尚云鹏一直专心开车,并没有发现我脸红,也或许他是发现了,只是假装没有看见而已。

说话间已经到了和秋荻姐约好吃饭的地方,尚云鹏把车停下,却没有要下车的意思。

“你不和我们一起吃饭?”我说。

“我只是来护送你的,嫂子在楼上等你,你自己去就行了,我和震海约了一起练拳,就不陪你们了,不习惯陪女人吃饭。”尚云鹏说。

“那你女朋友以后不是很惨?”我忍不住说。

“女朋友那又是另外回事了,快下车吧,嫂子等着你呢。”尚云鹏说。

“好,那你开车小心些,拜拜。”我说完下车。

尚云鹏没理我,自己开车离去,真是个怪人。

以前我最熟悉的男人就是展瑞和黄建宇,虽然和展瑞是情侣,但他平时是怎样的为人我却是完全不知道的,而黄建宇则就是那种典型的势利小人。自从接触到凌隽三兄弟之后,我忽然觉得,像他们这样的男人,才有算是真正的男人,有担当,讲义气,还能拼死保护自己的女人和维护自己的兄弟。

我甚至在想,如果我要嫁,也要嫁这一类的男人才对得起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