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药 满钻加更 有红包啦/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WwW.zIyOUge.com !紫&幽^阁# 我当然不会陪着那个肥得像猪一样的家伙喝六杯酒,长期跟着黄建宇出来应酬,我也还是有些酒量的,六杯下去,我未必会醉,但我真的没心情陪他喝,都说酒逢知己千杯少,和这样恶心的人物,我是没什么心情陪他喝酒的。-www.ZiYouGe.com-

“三杯!至少三杯你要喝吧?六杯的规距我就不跟你说了,三杯你是必须要喝的,不然那就是不给我面子。”杨科长拉下脸说。

越是位高权重的人,往往会慎言慎行,越是杨科长这样的小吏,越是嚣张。因为他的见识有限,没见过大场面,以为天老大他是老二,在他的势力控制内就可以为所欲为,他这样的如果要是见了秋荻姐她们那一类的大佬,那就只有低眉顺眼的份,但在我们这些小律师的面前,他就是大爷了,我们要在司法系统里混,就得给他们面子,不然他处处为难,那工作就没办法开展,正所谓县官不如现管,说的就是这类难缠的小吏。

没有办法,既然不能得罪,那三杯是必须得喝了。

我也懒得再说废话,直接端起酒杯,咕咕闷了下去。

等我喝完第二杯准备喝第三杯的时候,杨科长又阻止了我。“我的规距本来是要喝六杯的,既然你只喝三杯,那这第三杯就得换个喝法,和我喝交杯才行。”

我真想把手里的酒杯迎面向这厮砸过去,什么玩意儿,竟然要和我喝交杯酒!

“杨科长真会开玩笑。”我笑着说。

“我可没有开玩笑,如果你不和我喝交杯,那就得喝六杯才行。”杨科长说。

我心里想,我就算是去死,也不会和你这脑满肠肥的混蛋喝交杯。

“行,既然杨科长高兴,那喝六杯就是。”我说。

“这还差不多,不过咱们不喝这酒了,这酒没意思,换一瓶喝。”

杨科长说着拿过一瓶绿色的酒,外包装有些像人头马禧钻那一款,但颜色又是绿的,不是淡黄色。

酒的颜色就觉得诡异,又想起刚才吴玫说她们这里酒容易醉,心想这酒恐怕不是简单的酒,肯定有问题。

“哎哟,我肚子好疼,我肯定是肠炎又犯了,我要去一下洗手间。”捂住肚子说。

“咦,你可不许跑哦,你自己不愿意与我喝交杯,那就得喝足六杯才能离开,不然这事没完,肚子疼就喝完一杯再去洗手间。”杨科长一把拉住我的手。

“小骆,你可不够意思哦,关键时刻想开溜?太不给面子了。”方科长也跟着说。

“两位领导,我是真的肚子不舒服,你们就不要为难我了。”我说。

“这话说的,我们今天是来高兴的,怎么就为难你了?你师傅和师妹在这看着呢,黄律师,你说说,我们有为难你的高徒吗?”杨科长冷着脸说。

“没有没有,骆濛年轻,说话没分寸,科长您别介意,罚她喝三杯就是。”黄建宇说。

我心里把黄建宇的祖宗骂了一遍,这混蛋真不是人。他明明知道我是有意推辞,他不但不帮我,而且还帮着别人来灌我。

“你看,你师傅也发话了,那就赶紧喝吧,先喝完一杯再去洗手间。”杨科长将酒递给了我。

没办法,我只好接过来一饮而尽。

“那快去洗手间吧,可别想着不回来哦,如果你不回来,你以后恐怕真的做不了律师了。”杨科长竟然直接开口威胁了。

“怎么会呢,我一定回来。”我赔笑说。

来到洗手间,我站在镜子前看着都已经喝得脸有些发白的自己,心里一酸,忽然很想哭,为了生存,我必须得应酬这些让我想吐的人,这样的日子,也不知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本来以为努力工作就可以让日子越来越好,但现实如此残酷,不但要拼命工作,而且还不得不向这些得势的人低头,他们不过是一些七品都算不上的小吏,但却像大山一样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

洗了把脸,我调整了一下情绪,还是决定回去接着应酬,现在是非常时期,我的执照说什么也不能被吊销,不然这几年的努力就白废了,要是妈妈知道,也会很伤心的。

回到酒桌旁,发现其他人竟然都已经走了,只剩下杨科长还在那里。

“师傅他们呢?”我问。

“他们出去吃宵夜了,一会再回来。”杨科长说。

“不是可以让服务生去买了送来的吗?为什么要自己去买?”我说。

“他们说想出去透透气,这里太闷了。”杨科长说。

“我也觉得很闷,我也出去透透气。”我转身要走。

“别啊,你答应喝的六杯还没完呢,咱们接着喝,我们喝完六杯,他们就回来了。”杨科长说。

我不敢得罪他,只好又做了下来。

那倒酒的杯子不大,我估计我就算是再喝六杯,应该也醉不了,只要把答应他的六杯喝完,相信他也就无话可说了。

“好吧,那我敬科长,谢谢您一直以来的关照。”我说。

“好说好说,只要你听话,我以后还是会关照你的。”杨科长说。

喝到第二杯的时候,我发现自己不行了。

这酒真是有问题,不然我不会这么快就晕得厉害,不仅是晕,而且身上有了一些异样的反应,感觉身上有虫子爬般的感觉,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我明白了,这绿色的酒果然不是普通的果酒,里面有药。

我强装镇定,捂住肚子,“哎呀,我肚子又疼了。”

“你别装了啊小骆,再装不够意思了。”杨科长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知道他是不会再让我去洗手间了,我只好拿出手机,“我问问师傅他们什么时候回来,让他们给我买些烤翅回来。”

我本来是想拨出展瑞的号码,但想了想,觉得打给他好像不妥,他未必会来,上次我就在马路对面遇险他都不出面,更何况现在是在这样的场合。

于是我一下狠心,拨通了尚云鹏的号码。

“你好,我是尚云鹏。”是他的声音。

“师傅,你们在哪啊,怎么喝着喝着就跑了啊?吃说你们全都出去吃宵夜了?记得给我买烤翅回来啊,我喝多了,可是杨科长还要劝我喝,我担心自己扛不住了,我的头好晕啊,你们快点回来哦,可别走错房间,记得是华彩夜总会红粉馆包间,别走错了哦……”

刚说到这里,杨科长一把抢过我电话。还好他没看我拨出的号码。

“别说太多了,我们喝酒吧,你师傅没有喝多,不会走错的。也或者他们已经回家了,放了我们的鸽子也说不定。”

我心里明白,我是被黄建宇给卖了,他们不是出去吃宵夜,而是把我扔给姓杨的了。

我身上越来越难受,我脑子中闪过两个令我羞耻的字:春*药。

这一群无耻之徒,平时都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满口的仁义道德,但却用这种无耻的手段来害我!

我看着桌上的酒瓶,想着我如果突然举起向姓杨的头上砸去,能不能把他砸死?但我四肢无力,就算是能举起酒瓶,等砸到他头上的时候,恐怕也没什么力道了。

姓杨的畜生似乎已经感到我的不对了,越靠越近,手开始碰我的腿。

“杨科长,我肚子真的好疼,你能不能去帮我要两片止痛药?我今晚肯定是回不去了,一会我想在附近开房睡觉了,你能不能陪我啊?”

我知道他要干什么,不如索性主动示好,让他安下心来,然后拖延时间。

他一听我主动要求他陪我开房,果然一脸的兴奋,“好啊,那你别跑啊,我去问经理看有没有止痛药片,如果没有,我在附近药店给你买两片就行了。”

“那就谢谢您了,你快点回来啊,我一个人害怕。”我故意嗲声道。

“好好好,我马上回来,然后我带你开房休息。”他准备要走,又忽然停住,“你不会是要支开我跑掉吧?”

“怎么会啊,我现在疼得一点力气都没有,哪里跑得掉?我又为什么要跑啊?你实在不放心,可以找两个服务生看着我就行了,这样我就跑不掉了。”我说。

“那也行,我让服务生在门外看着你,免得有人欺负你。”杨科长说。

“好,那麻烦您了,你一定要快去快回哦,人家一个人害怕。”我说。

“好的,我很快回来。”姓杨的这才放心去了。

看着他走了,我这才松了口气,我真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身体感觉软得像团绵花,心里有一股火在烧,有一种抑制不住的让我感到羞耻万份的欲望不断地升级,我感到自己快要爆炸了。

我不时地提醒自己,一定要坚持到尚云鹏过来,他一定能听得懂我向他发出的求救信号,我一定不能落入杨科长这个人渣之手。

我难受之极,努力从沙发上撑起来,终于摸到了桌上的矿泉水,我连拿水的力气都没有,举起水的时候,大多数流到了我的身上,真正喝下去的没有多少,周围的东西越来越模糊,只有体内的欲望不断地升腾,让我羞耻得很想去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