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酒店/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包房的门终于再度被人打开,我睁开眼睛,看到进来的不是尚云鹏,而是杨延志那个畜生。(www.ziyouge.com 更新快,无广告,就来澳门永利赌场)

我的心再次往下沉,现在如果姓杨的对我动手,我完全只有任他摆布的份。

“药片来了,赶紧吃下,然后我扶你去开房。”杨延志说。

还好我之前主动提出了开房的要求,让他对我有了信任,所以他并不急于动手用强。

我勉强让自己坐直,尽量作出没事的样子,吞下了他递过来的两片止痛药片,但我没力气去拿水,只好硬吞了。

“你怎么不喝水?”他盯着我问。

“我不想喝,我吃药时不喝水。”我说。

“哈哈,你好像没什么力气拿水了?你的脸好红,你好娇媚。”

杨延志说着,手向我的腿摸了过来,我心里抗拒,但我完全没有力气推开他。

“不要这样,一会我们还要去开房,在这里不好。”我说。

“一会去开房是肯定的,不过看你这么媚,我都把持不住了,不如我们先在这里快活一次再去酒店接着快活。”

他一边说着,一边狼一样地扑了上来,开始动手解我的衬衫扣子。

我用力挥出手,但耳光打在他脸上软绵绵的,不像是打他,倒像是抚*摸。

“你放开我,你不要这样……”我绝望地叫道,眼泪夺眶而出。

我又想起了十年前的那个夜晚,胡安一身酒气扑向我,是展瑞帮我逃过了那一劫,但这一次,他是不会出现了。

就在杨延志刚解开我的第二个扣子的时候,包房的门打开了,一个高大的男人闯了进来。

“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你马上给我出去!”杨延志喝道。

这个无耻小人竟然还在发官威,但他的官威在这个人面前根本不起任何作用,因为他是尚云鹏。

尚云鹏一句话也没说,一把提起杨延志,膝盖用力撞向他的胸口,杨延志闷哼了一声,似乎喘不过气来了。尚云鹏抡起拳头,一拳一拳地砸在他的脸上、耳上。

杨延志完全没有反抗之力,尚云鹏几拳过后,杨延志已经一脸的血,再这样打下去,我担心他恐怕会被打死。

“不要打死他,带我走。”我说。

尚云鹏把杨延志扔在地上,狠狠地跺了两脚,杨延志没有吭声,好像是晕了过去。

他把我的衣服整理好,把我的包挎在我身上,一把将我扛在肩上,走出了包房。

门口的两个服务生应该是收了杨延志的钱,想要阻拦尚云鹏,问明白是怎么回事,尚云鹏依然还是一声不吭,将我放在地上,三拳两脚,打得那两个服务生鬼哭狼嚎。

打斗声惊动了其他的服务生,“这人好像是尚云鹏,快告诉老板娘。”

尚云鹏将我扛在肩上,继续往前走,终于穿过长长的通道走到了夜总会大厅,吴玫带着几个人站在大厅门口,尚云鹏像没有看见一样,径直向门外走去。

那些人都站着不动,吴玫当然也还是认识尚云鹏的,没有人敢动手。

将我扔在车的后座上,他发动了车,把所有的车窗摇下,让风灌进来。

“你是喝多了还是让人下药了?”他终于说出第一句话。

我没有回答,因为我实在是不好意思回答这个问题。身体的那种欲望让我感到羞耻,但我却又根本控制不住它。

“看来是两者皆有了,以后不要随便与男人饮酒,你小小年纪,怎能如此放纵自己!”尚云鹏冷冷地说。

我其实想告诉他的是,我并非放纵自己,我是被逼的,只是我现在根本无力解释,我的头越来越晕,那种让我羞耻的欲望也越来越强烈。

尚云鹏将车开到了一家酒店门口停下,扛着我进了酒店。

我心里一慌,心想这不会是才出了虎穴,又进了狼窝吧?他竟然带我来开房?这不是摆明知道我被人下了药要占我便宜?

他将我扔在酒店大堂的皮沙发上,自己去办理开房手续,我从沙发上想爬起来,但手和脚一点也用不上力,只好放弃。

等他办完手续,走过来抱起我,向电梯走去。

“我要回家。”我说。

“回什么家?给我住酒店去!”他生硬地说。

“求求你,不要……”我无力地说。

“你想什么呢?你以为我要占你便宜?”他一脸的不屑。

我的脸更热了,也许是我想太多了,他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

进了房间,他开始脱我的外套,我穿了制服和衬衫,在脱掉我外套之后,他的手隔着衬衫触碰到我的身体,虽然内心羞耻,但很享受那种感觉,我渴望着爱抚,虽然不是我的本意,但身体发出的就是这个信号。

如果把我自己给他了,也不算太糟,至少比给杨延志那混蛋强多了,我心里这样一想,索性闭上了眼睛。

他又再次抱起了我,但并没有亲过来或者其他动作,而是感觉像在走动,我睁开眼睛,看到他抱着我来到洗手间,将我放到浴缸里,我心里开始胡思乱想,心想他竟然有这种嗜好,竟然喜欢在浴缸里……?

不过我是真的想多了,他开始放水,而且放的是冷水,不仅浴缸的水他开的是冷水,他还拿起墙上的沐浴喷头向我脸上冲,虽然已经是春天,但晚上还是很凉,我冷得一抖。

“我以前听黑道上的朋友说,有些很邪的春药如果吃下去以后不与人发生关系,药效会持续很长时间,而且对身体负作用很大,你现在应该身体很烫了,所以我要先为你降温,你忍一忍吧。”他面无表情地说。

在他心里,我肯定是那种不自重的女孩子了,和一群老男人鬼混,然后被人下了春*药,所以他一脸的不屑。

我委屈得哭了起来,真是丢死人了。

“怎么了?太冷吗?”他弯下身子问。

我摇摇头,只是哭,什么也说不出来。

“是我态度不好?所以惹哭你了?我是个粗人,说话没分寸,你不要介意。”他说。

我当然不是怪他,其实他一点也不像个粗人,反而心细如发,体贴得让人感动。

在浴缸里泡了约半个钟头,其间他给我喝了两瓶冰冻矿泉水,我的头才不那么晕了,手脚也开始有了力气。

“好些了吗?”他问。

“嗯。”我应道。

“那还要不要再接着泡?”他问。

“不要了。”我说。

他摇摇头,“那你早说嘛,你是不是很怕我?不敢说?”

“有点。”我实话实说。

“那你自己洗洗吧,衣橱里有浴袍,你把湿的衣服脱下来,一会让服务员拿去洗,这样明天你才有衣服穿。”他说。

“现在太晚了,洗衣部应该早就下班了。

“没事,我会加钱让她们做事的,保证你明早有干衣服穿,我在外面等你,你快些。”他说着走了出去。

我从浴缸里爬了起来,脱掉已经湿透的衬衫和裤子,今天去饭局的时候,黄建宇让我穿包臀裙,幸亏我没听他的,有意穿了长裤,不然被尚云鹏扛着走来走去,那才叫丢人。

洗完之后,虽然身体还是有些发软,但基本上已经恢复正常,只是忽冷忽热的折腾,感觉有些要感冒的意思。

从衣橱里拿出睡袍换上,我走了出去,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穿着睡袍站在一个男人面前,心里又开始砰砰地跳了起来,脸上又开始发烫,这次是真的有些害羞。

窗户打开着,尚云鹏正站在窗前抽烟,我看着他高大而没有温度的背影,想着今晚发生的事,心里更跳得快了。

他把手里的烟灭掉,转过身来看了我一眼,表情有些奇怪,我低头一看,睡袍是低胸的,而我又没穿内衣,有些小小的走光。我赶紧扯了扯领口,脸上更加发烫了。

我再次偷瞄他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没有看我了,而是将眼光转向别处。

“你把你的湿衣服折叠好,我送去让人帮忙连夜弄干。”尚云鹏说。

“不用了,太麻烦你。”我轻声说。

“不用客气,你是嫂子的朋友,我帮你是应该的。赶紧收拾,如果你实在不愿意送去洗,那你可以用吹风机一直吹,吹到天亮也差不多干了,不过我建议你还是送去洗,你是律师,当然要注意形象,用酒店的吹风机吹内衣这样的事,是我们这些混混才干的活。”尚云鹏说。

我没有说话,只是将湿衣服叠好,递给了他。

“你早点休息,明天一早服务员会把衣服给你送到房间来的。”他接过袋子说。

“你要走了?”我问。

这话一问出口,我的脸又烫了。

“还有事吗?”他问。

“哦,没事了,今晚谢谢你啊,要不是你及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我说。

“没事,以后自己小心一些,这世上坏人太多,防不胜防,不要上他们的当。”尚云鹏说。

“嗯,我知道了,其实,是师傅逼我去应酬的,听说如果不讨好领导,他们有可能会吊销我的执照。”我说。

“嗯,我走了。”他说完开门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