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离开 谢 ( 阿蕾1232 )赏酒/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开始收拾办公桌上属于我的私人物品,因为我已经决定要离开了。/class-4-1.html

从事律师工作以来,比起普通的白领,我的收入其实也算是不错了,我也挺喜欢这份工作,本来以为努力钻研业务就行了,但没想到这个环境如此复杂,竟然还要赔上自己的人格和尊严,我可以忍受加班看文件看到深夜,但我受不了陪酒陪笑,甚至都已经发展到要陪睡了。

这世界已无净土。我在法庭上慷慨陈词,口若悬河引经据典,看起来风光,但背后却要卑微地陪官爷们笑,我受不了这样的生活,我也受不了有黄建宇这样一个无耻的老板。

我清楚有些事情不是我能改变的,不能改变的东西,除了承受,就只有逃离,我决定逃离,逃往何方我不知道,至少先离开这个事务所。

“黄建宇,我不干了,请你出去,我现在要做完最后一件工作,那就是写辞职信,我写辞职信是为了完成程序,让你付清我所有的薪水。”我说。

黄建宇有些愕然,他应该想不到我会辞职,我在事务所是二号人物,薪水也不错,他以为我是不会舍得扔掉这银饭碗的。

饶溪则面露喜色,也许长期以来我的风头一盖过她,让她压力很大,现在好了,我要离开了,她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骆濛,现在虽然得罪了杨科长,但不是没有补救的可能,你不要这样冲动,你先冷静一下,我先开会,开完会后我们再商量。”黄建宇的语气软了下来。

“没什么好商量的,反正我是不会再留下来了,你昨晚没有卖掉我,但不代表以后你卖不掉我,在你这样的无耻小人身边,我早晚会死掉。”我吼道。

黄建宇并没有回应我,而是对着饶溪吼:“你还愣着干什么?开会去!”

饶溪被他吼得有些发懵,跟着他出去了。

我简单写了辞职信,来到了会议室,看到我进来,很多同事都开始低头私语,明显就是在议论我,昨晚的事饶溪已经告诉了她所有能告诉的人。

我就算是要离开,也不能带着这样的污名离开,不然以后见了这些同事都不好意思打招呼,我得澄清一下才行。

“这是我的辞职信。”我将辞职信扔在黄建宇的面前。

他有些尴尬,“你先坐下开会,我们在讨论下一季度的工作,你也提些意见。”

“好,那给我一个发言的机会?”我说。

黄建宇以为我答应留下了,有些喜出望外,“你说。”

“我知道昨晚饶溪告诉了你们一些消息,但事实上结果和你们想的不一样,我被黄建宇卖了是事实,但后来我逃走了,不是你们想像的那样和那个混蛋苟且,我之所以会辞职也是因为受不了黄建宇这个无耻小人,我和他师徒情谊从今天起一刀两断,以后我和他各走各路,永远也不会交集。昨晚的事本来可以列为一桩刑事案,但我没有报警,就算是报答黄建宇这三年来的关照,以后大家要小心他,特别是女同事,不要陪他去应酬,因为他是一个为了利益会出卖任何人的无耻小人。”我说。

全场哗然,都没想到我会说话如此强硬和不留余地,我已经忍了很久,现在反正已经撕破脸,不如绝决到底。

“骆濛你胡说什么?那是一场误会,杨科长现在被人打得重伤住院,这件事你是有责任的,你不负责处理好这件事,你以后还想不想在律师这一行混下去了?你以为从这里出去你就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了?你得罪了杨科长,以后谁还敢请你?”黄建宇说。

“他被人打伤那是他活该!没打死算是便宜他!我来处理?我怎么处理?他欺负我不成让人打了,难道还要我付医药费?”我不屑地说。

“我告诉你骆濛,这件事如果你不处理好,将会影响到你的前程!也会对事务所有极大的负面影响,你要辞职可以,但你要消除这种负责影响才行!那个打人的人是谁?我要让他对这件事负起责任!”黄建宇说。

“你让他负起责任?那你去找他呀,我告诉你他是谁,他是尚云鹏,是凌隽的兄弟,你敢找他麻烦吗?你敢吗?”我盯着黄建宇说。

黄建宇一听是尚云鹏,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但凡是有些常识的人都知道万华最有势力的凌隽有两个生死兄弟,一个叫尚云鹏,一个叫雷震海,不光是黄建宇,其他的同事也都听过尚云鹏的名字,会议室一下子安静下来。

其实我也是一时冲动说出来的,说出来我就后悔了,尚云鹏救了我,我实在不应该把他供出来,不过昨晚见到他扛我出夜总会的人很多,就算我不说,也不难查到是他。

“怎么可能?尚云鹏是何等人物,会为你这么一个小律师自己亲自做事?”黄建宇明显心虚,尚云鹏不是他惹得起的人,他心里非常的清楚。

“他是我男朋友,他当然要保护我,你有本事去找他麻烦呀,要不要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让他上门来让你修理他?你敢吗?”我说。

看到黄建宇那势利的嘴脸变得有些畏惧,我心里顿时无比畅快。我撒谎说尚云鹏是我男朋友,一方面是吓黄建宇,一方面也是为了气饶溪,她一直视尚云鹏为偶像,还说要找机会接近尚云鹏,我现在直接说尚云鹏是我男友,气死这个烂女人!

我看了看饶溪,她果然脸都绿了,嘴角轻微抖动,她肯定恨死我了,但她也不敢再惹我,在万华市这一亩三分地上,敢惹尚云鹏女友的人,恐怕没几个。

“原来你是云鹏兄弟的朋友,那就是一场误会了,这件事我会想办法向杨科长解释,大不了赔些钱就是了,你让云鹏兄弟放心,我不会让麻烦找上他的。”

黄建宇真是无耻,‘云鹏兄弟’都叫出来了,上次在饭局上,尚云鹏根本就不鸟他,他竟然还称什么‘云鹏兄弟’,说得他和尚云鹏有多熟悉似的。

我也懒得理他,反正震慑住他就行了,“那你可以批准我的辞职了吧?”

“这件事有些误会,要不你再考虑一下?我放你长假,你先休息一下,过一阵我们再说?”

黄建宇听我说我是尚云鹏的女友,就更加不放我走了,他一方面是怕影响和凌隽他们的关系,另一方面可能是担心惹怒了尚云鹏会找他麻烦。

“我肯定是走定了!我不伺候了!你最好让财务把工资结算出来汇到我帐上,不然我告你恶意欠薪!”

说完我就甩门而出,我知道黄建宇肯定会给我结清所有工钱,因为他不敢惹尚云鹏,更不敢得罪凌隽。

抱着私人物品走出事务所,回头看了看,心里还是有些难过。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也是我奋斗了近三年的地方,我在这里由一个青涩的实习生成长为一个排名比较靠前的律师,也留下了很多的回忆,要不是黄建宇太过无耻,我真舍不得离开。

听到后面有人叫我,原来是饶溪追了出来。

“对不起啊师姐,我错了,请你原谅我。”饶溪说。

“我师傅都不认了,也没你这个师妹了,对不起也不用说了,反正也没多大的事,就都过去吧,大家相识一场,也算是缘份,以后各安天命,你好自为之。”我说。

“昨晚的事我真的很抱歉,以后我再也不会那样做了。”饶溪说。

“饶溪,上次你听了何乐乐的秘密马上就去告诉齐秋荻,她已经让我警告你了,没想到这一次你还是这样做,我知道你想上位,但是上位不是靠玩些诡计出卖别人就可以做到的,只有自己有真正的实力,才能上位后坐得稳,黄建宇不是善类,他会卖我,自然也会卖你,你自己小心吧。”我说。

“谢谢你提醒,我知道了。”饶溪说。

我当然知道她言不由衷,她这样的人,也许并不怕被人卖,昨晚包房里的那个人要是她,也许她就不认为是被出卖,而是一个机会了。

“走了,不说了。”我转身欲走。

“你的钱等月底发薪水我就还给你,你不要让人对付我。”饶溪说。

她所说的人,当然指的是尚云鹏了,她应该是看黑社会题材电视剧看多了,看到那些古惑仔收债时泼油漆什么的,她担心我会让尚云鹏这样对付她。

“我说要你还钱那是一时气话,那些钱我不要了,师姐妹一场,就当我送给你的礼物吧,你把心放肚子里吧,走了。”

虽然饶溪出卖了我,但其实这种出卖是在预料之中的,我心里倒没什么难受的感觉,就像和一只狗长期相处一样,被它咬一口那是大概率事件,打了防疫就好,总不能也咬它一口来报仇,真正让人不可接受让人痛彻心扉的背叛,是那种被自己完全信任的人背叛,那才叫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