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小吏 谢 ( 蜗牛 )赏巧克力/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一天上班,秋荻姐给我的第一项工作竟然是让我陪她去医院看望病人。无弹窗小说阅读

既然是她的助理,陪着她去做这些事倒也不奇怪,来到公司楼下,发现开车的不是秋荻姐的司机老吴,而是尚云鹏。

看到他时,心里竟有莫名的喜悦。心里砰砰地跳起来,我也是恋爱过的人,现在竟有少女般的情怀,我都想笑自己是真没出息。

但他对我很冷淡,甚至都没看我一眼。让我的喜悦又变成了失落。

他穿一件紧身黑色V领体恤,发达的胸肌性感地凸起,外套一件同样黑色的休闲西服。并不像其他混混那样在脖子上挂上一条夸张的金链子,耳朵上也没有带任何东西,相反还戴了一个黑框眼镜,让他看起来不像一个黑道大哥,倒像一个小学老师。

“鹏哥戴上眼镜像个老师,不像大哥。”我还是忍不住想和他搭讪,管不了矜持了。

“老师都是白白净净的,哪有我这么黑的老师。”还好,当着秋荻姐的面他还算是给面子,应了我一声。

我想我是完了,他不过是应付我一下而已,我心里竟然又莫名的欢喜起来。

我忽然就想起了何乐乐对凌隽的那种喜欢,我貌似也中了这类的毒了,不同的是何乐乐喜欢凌隽的时候,凌隽有女朋友,而我有些喜欢尚云鹏的时候,是我自己有男友,而且是交往了多年的男友。

我对自己说,我只是欣赏他而已,他帮了我那么多次,我不可能不欣赏他,我看他时,就像看一道风景,只是短暂的驻足,不会沉迷其中。

“云鹏今天怎么戴上眼镜了?你眼睛有问题?”秋荻姐说。

“不是,你不是说让我收敛起凶气不要吓着杨科长嘛,我就想着戴副眼镜可能稍好一些,怎么样,还好吧?”尚云鹏说。

我忍不住笑了,没想到他也有这么有趣的时候。

“今天我们去看望的人是杨延志?”我问。

“是啊,我本来想告诉你的,但怕你反感,就先把你骗到车上再说,我猜想你看到云鹏,心情肯定就会好一些了。”秋荻姐笑着说。

“那是,鹏哥多次帮我,我看到他就很亲切,像看到亲大哥一样。”

秋荻姐是冰雪聪明之人,我如果扭捏不认,她反而怀疑,我索性大方承认,倒还说得过去。

“听听,云鹏,我和濛濛认识这么久,也没听她说我像她亲姐姐,你和她这才认识几天啊,她就当你亲哥哥了,真是有异性没人性,我算是寒了心了。”秋荻姐笑着说。

“姐姐你说什么呀,咱们是自己人,要是把亲热的话天天挂嘴边,那反而见外,我心里早就把你当亲姐姐了,只是没说出来而已。”我也笑着说。

“骆律师说得没错,越是嘴上说得好听的,心里未必真当是亲人,反而要小心一些为好,江湖中微笑着在背后捅一刀的事多了去了,嫂子还是小心一些,你太善良了。”尚云鹏说。

这话分明说的就是我,我心里有些郁闷。

他还是怀疑我和展瑞接近秋荻姐他们是有目的,他这一方面是为了提醒秋荻姐,一方面就是在警示我。

其实看到他时我心里是很高兴的,可没想到会被他这么说,心里着实有些委屈,“鹏哥是江湖中人,处处小心,让人佩服,只是不用太过草木皆兵太好,不然肯定会有些累。”

“那不行,我一定要保持警惕,防止嫂子他们身边的人使坏才行,我有自己的判断,当然不会草木皆兵,我做事虽然不一定要有证据,但也不会乱来。”尚云鹏说。

“咦,你们两个好像不对?有些相互针对的意思?说来听听,你们在打什么暗语?”秋荻姐笑着说。

我的心又砰砰跳了起来,心想尚云鹏不会把我和展瑞的事说出来吧?

“没事,律师都是雄辩高手,我只是想向骆律师学习一下而已。”尚云鹏说。

“鹏哥过奖了,不敢当,我在您面前,那就是一只小蚂蚁,你想怎么捏死我都行。”

说出这话之后,我竟发现自己好像有些在赌气。我一向冷静理智,这是在干什么?

“嗯,你们俩肯定有事,别把我当傻瓜,什么事都瞒不过我的,你们俩不会偷偷地在一起了吧?”秋荻姐说。

“没有!”

我和尚云鹏几乎是齐声否认。

我的脸又开始发烫,心里竟又莫名的喜悦起来。“我哪里敢高攀,别吓着鹏哥了。”

这话说得愚蠢之极!我都想不到自己竟然像个小姑娘似的说了如此娇情的话!说了我就后悔了!

“嗯嗯,有意思,云鹏怎么回应?”秋荻姐笑着说。

“我无话可话。”尚云鹏冷冷地说。

这话像一盆冷水浇在我身上,让我瞬间冷静下来。我真是有些失态了,尚云鹏是知道我和展瑞的事的,他本来就怀疑我动机不纯,在他知道我有男友的情况下还说这种略些暧*昧的话,我真是愚蠢到家了。

秋荻姐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尚云鹏,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她也不再继续开我们的玩笑,而是说起了正事:“濛濛,一会见到杨科长,还是要跟他道声歉,我知道这会让你很委屈,不过人都有低头的时候,有时屈,是为了更好的伸,你律师证是辛苦考来的,我不希望会被吊销,相信你也不希望。”

今天秋荻姐带着我去看那个姓杨的,原来是去灭火的。她要动用她的影响力,让前期发生的那些对我的不利影响消失,杨延志虽然不是什么大佬,但在司法系统还是有些影响力的,只要摆平他,我的执照应该就会暂时没事了。

“放心吧秋荻姐,我知道怎么做,只是要你亲自去看望那个混蛋,抬高了他,委屈了你。”我说。

“自己人不说这种客气话,我们云鹏都肯一起去,那是非常给他面子了,当然了,这也是给你面子,要不是为了你的执照,云鹏以前打人可是从来不去探望的。”秋荻姐说。

我心里又高兴起来,“谢谢鹏哥了。”

“我是给嫂子面子,你就不用谢我了。”尚云鹏冷冷地说。

他总是用这句话噎得我说不出话来,真是讨厌!

“濛濛别计较啊,他这人就是这样,刀子嘴豆腐心,评价一个人如何,不是看他说什么,主要是看他做什么。”秋荻姐说。

“嗯,我不会介意的,鹏哥是江湖人,直爽正义,我当然理解了。”我说。

说话间已经到了医院,尚云鹏打开后备箱,提了一个果篮出来,这应该是给姓杨的准备的了。

杨延志见到秋荻姐,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他当然是认识秋荻姐的,在万华这个城市,如果不知道齐秋荻和凌隽,那肯定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只要稍有些头脸的人物,极少有人会不认识她们夫妇,就算是没见过,但肯定也听说过,而秋荻姐长了一副娃娃脸,很容易让人记住,只要经常看报纸的人,都能认出她。

“杨科长您好,我是齐秋荻。”秋荻姐微笑着说。

“认识认识!你好你好,齐总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杨延志显得很激动,又有些紧张。

我心里说这是医院病房,又不是你家,说什么蓬荜生辉?

世人追逐名利,除了物质生活的享受,还有社会地位的提升带来的优越感。杨延志一介小吏,平时在我们面前嚣张跋扈,不可一世。在秋荻姐这尊大神面前,他就显得诚惶诚恐局促不安了,其实秋荻姐也只是一个商人,并无半分官职,但却让他如此畏惧,因为秋荻姐有钱就有势,就提高了社会地位。

“杨科长,这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先生的好兄弟尚云鹏。”秋荻姐接着介绍。

“久仰大名,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尚云鹏说。

我一听心里直乐,尚云鹏的重拳不止一次地砸在姓杨的脸上,把他打得现在还在住院治疗,尚云鹏竟然说初次见面,这可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你明明就是那晚……”

“杨科长应该没见过我这位好朋友吧?以后多亲近亲近,有事相互关照,今天我重点介绍的是人我妹妹骆濛,听说她和您之间有些误会,希望杨科长给我个面子,与她冰释前嫌可好?”秋荻姐打断了杨延志的话。

这话的意思很明白,那晚打你的不是尚云鹏,你从来没见过他,今天是第一次见,那件挨打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我看尚先生有些面熟,长得像一个故人,所以认错了,我和骆律师其实也很熟了,有些小误会也不要紧的,齐总出面,什么都好说。”杨延志说。

这厮变脸可真快,以前对我们的那股凶劲全没了,现在是秋荻姐说是什么就是什么,我现在知道为什么秋荻姐她们结婚时要让令狐贤市长作证婚人了,那其实是一种社会地位的彰显,杨延志这样混官场的人当然清楚,市长亲自证婚的人,他是得罪不起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