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离/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妈妈保外就医的事终于有了消息,秋荻姐告诉我说,朱虹已经帮我打通了关系,等相关程序走完,交了保证金后,妈妈就可以出来了。/class-3-1.html

我当然是高兴得大哭,终于可以和妈妈团聚,这真是我梦寐以求的事,秋荻姐对我的大恩,我真的是不知道如何才能报答。

我约了展瑞见面,想和他分享这一好消息,只要妈妈出来了,那件案子基本上就彻底地成为过去式了,虽然十五年的追诉时效还没到期,但那件事应该影响不到我和展瑞了,我们可以正大光明地在一起恋爱了。

我走进小屋,他照例在在黑暗中要亲我,奇怪的是,但我却忽然不想让他亲我。

当他的手要伸进我的内衣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阻止了他。虽然我知道他根本没办法完成最后的那件事,但就算是单纯地摸一下我的身体,我也有些不愿意了。

最要命的是,我脑子里浮现出来的,是尚云鹏样子。

“你怎么了,你怎么这样冷淡?以前你不是这样的。”展瑞压低声音说。

“展瑞,我今天有些不舒服,所以不想……”

“你是不是嫌弃我身体有问题?我跟你说过我会好的,我会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的。”展瑞有些急躁地用力搂住我说。

“我不是那意思,我今天约你来是有事要和你说的。”我推开他的手说。

“那你什么意思啊?你分明就是在嫌弃我,你的态度冷淡,你以为我感觉不出来吗?骆濛你是不是外面有人了?你是不是和人睡了?”展瑞说。

“展瑞你怎么能说出这么难听的话?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吗?你怎么会如此看我?”我有些恼了。

“不是我要这样说,是你的表现太过奇怪了,你以前都是热烈回应我的,但这一次你明显冷淡了,你跟谁睡了?是不是和你师傅?”展瑞说。

我心里的火腾地一下冒出来了:“展瑞你说什么呢?我上次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已经离开事务所了,我现在在齐秋荻的振威集团工作,你竟然忘了这件事?还把我和黄建宇扯在一起?”

“是不是因为他睡了你,又不想负责任,所以把你赶了出来?”展瑞接着说。

“展瑞你混蛋!我说过有人威胁我,后来黄建宇把我卖了,幸亏有朋友救了我……”

这件事我不敢说得太细,更不敢说是我打电话给了尚云鹏,然后他把我接去了酒店,我要是这样说了,那展瑞会想得更多,如果我要是说我被人下了春*药,那我恐怕更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你有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而是告诉你朋友?你朋友是谁?就是那个夺走你第一次的人?”展瑞说。

“我第一次还在!要不要去医院验一下?展瑞你如果不讲道理,那我们不必再谈了!我知道你很辛苦,你是为了我而伤了胡安,导致我们这些年一直见不得光,可是我妈妈顶了罪了呀,我妈妈在监狱里都坐了十年了!你不容易,我容易吗?我妈妈容易吗?”

说到心酸处,我忍不住哭了。

“对不起啊骆濛,是我不好,我不应该怀疑你的,对不起,最近工作压力太大了,所以我脾气有些不好,你不要见怪。”展瑞伸手过来搂我。

“算了,我不要听你对我说这些!你完全就是不讲道理!你说我有事找你,可上次我在你面前被人掳走,你做什么了?你只是报警!展瑞,你想过没有,那些人是流氓,等警察找到我,我也许已经让他们轮*奸了!如果是那样,我只有去死你知道吗?”我说。

“你是在怪我?我这么多年一直睡不好,不也是因为你的事吗?我要是扑过去,我是他们的对手吗?到时我被砍死,一样也救不了你,就算我不被砍死,那警察来了,我和你的关系不就暴露了?你为什么不替我想一想?”展瑞冷笑道。

“我没有怪你!我知道你很辛苦很不容易,所以我也很心疼你!可我是一个女的,我需要保护,我需要安全感!你要我替你作想,可你何曾替我作想一下?我如果被轮*奸了,我真的没勇气活下去了!”

我心里一阵一阵的疼,我和展瑞几乎没怎么吵过架,但没想到竟然为这件事吵了起来,我今天心情其实挺好的,因为妈妈就要出来了,可是被他这么一闹,我一点也情也没有了。

“对不起啊宝贝,是我不好,我们不吵了好不好?”展瑞又开始柔声安慰。

“算了,我也不想和你吵了,上次救我的人是尚云鹏,不是警察,他当时恰巧路过,就救了我,对了,他知道你在这里租了房子,他问我们是什么关系,接近凌隽有什么目的,我没有说我们之间的秘密,我只是说我们只是打工赚钱而已。”我说。

“啊?尚云鹏知道了?这可怎么办?他是凌隽的好兄弟,他说的话凌隽一定会听的,他肯定是要把我赶出美濠集团了,我好不容易才爬上去的,怎么能因为这件事而掉下来呢?凌隽现在非常的器重我,要把我培养成接班人,要是因为这事而改变主意,那我的大好前程就毁了!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见面了,我们要彻底地装不认识!”展瑞说。

我的心疼得更加厉害了,眼泪在黑暗中无声地淌。

“骆濛,我们分手吧,我们以后真的不要再见面了,你最好也不要在齐秋荻的手下做事了,这样接触太多不好,要不你离开万华吧?我们不在一个城市,就不会有人怀疑我们之间的关系了。”展瑞说。

我无言以对,他竟然要我离开万华,我妈妈就在万华服刑,他是知道的,他竟然要我不管我妈妈,为了让人不起疑心,让我离开这个城市。

“好,我答应你,以后我们不见面了,展瑞,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害得你为我担惊受怕这么多年,这一辈子我恐怕是报答不了了,下辈子吧,今天我来,是想告诉你我妈妈可以保外就医了,可能过几天就可以出来了,本来是想和你一起分享我的喜悦,但既然你认为我们在一起会影响到你的前程,那我尊重你的意见。”我哭着说。

“你妈妈要出来了?那是好事啊,以后你们就可以团聚了,骆濛,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的影子情人,大家都累了,我们先暂时分开一下,等我上位成功,我们再在一起好不好?那时我身体肯定也好了,我们就可以结婚了。”展瑞说。

“再说吧,我先走了,对了,如果尚云鹏问你是不是认识我,你一定要说认识,你不要撒谎,他是很厉害的江湖人物,你要是骗他,他反而不会放过你。”我说。

“我知道了,你自己好好保重。”展瑞说。

我走出小屋,紧咬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本来我心里对尚云鹏有些好感,我是有些内疚的。但那只是好感而已,我会像何乐乐喜欢凌隽一样默默欣赏就行,我不会背叛展瑞,因为他也不容易,这么多年来他为我担惊受怕,我们最好的青春都消耗在对方身上,只要不到最后一刻,我们都不会轻言放弃。

但我没想到的是,主动提出来放弃的竟然是他。而他的理由只是因为他的前途,要我离开他,甚至离开这个城市。

我不知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是不是会有些痛,因为我听到他这样说的时候,我的心里如刀割一般的疼。

我以为我和他之间的感情肯定会有修成正果的一天,但没想到会是这样。我们那么煎熬地彼此相爱,但到关键时候,我却不如他的前途重要。

我其实很怀疑凌隽说要把他培养成接班人的真实性,凌隽和秋荻姐是何等样的人,什么样的世面没见过,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展瑞如此急功近利,甚至为了地位舍得放弃我,如此明显的性格缺陷,凌隽和秋荻姐怎么会看不出来?

只是如果凌隽知道展瑞是一个薄情的人,那他为什么还说要培养成他为接班人?何乐乐是天才少女,又是长官的女儿,如果要培养接班人,她恐怕是更合适的人选,凭什么要培养展瑞?就因为他有金融方面的天赋?可是有天赋的人多了,秋荻姐就说过,有才无德者,可以用,但不能委以重任,秋荻姐都明白的事,凌隽那样的大佬会不明白?

要不是展瑞如此绝情,我想我恐怕得提醒他一下,不要太过自我膨胀。如果太过急于求成,反而会让凌隽反感他,也许凌隽是惜才,所以给他机会,希望他能完成人格的自我完善,如果他不改,那到头来他上位的打算只是黄粱一梦。

但现在我不能劝他了,因为我说的话他根本就听不进去,他现在巴不得我滚得远远的,再不要和他有任何的牵联才好。

这一段恋情,终究还是完了。忽然想起了以前展瑞在黑暗里给我念的诗:

如果有人问起,就说已忘记

在很久,很久的往昔

像朵花,像把火,像只无声的脚印

在早被遗忘的雪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