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那些要坚守的秘密 满钻加更 有红包啦/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里陷入沉默。/class-2-1.html

“鹏哥,其实我也挨过饿,我能懂得你的难受,不过我很少挨打,不知道被打的感觉。”我说。

“被人打的感觉其实倒也没什么,电影里不是说么,有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要想混挨打是很正常的,最难堪的是羞辱,他们会让你脱掉裤子站在街角大声唱歌,不唱就打你,往死里打的那种,警察来了以后,他们都跑了,只有那个被打的人跑不掉,然后就还要挨警察揍,因为你给他们惹麻烦了。进了看守所,再挨一顿老犯的打,这样一路打下来,基本上不死也要脱成皮。”尚云鹏说。

“那你可以不混啊,干嘛要混?”我说。

“没人供我上学,我不混我能干嘛?年纪太小,去打工工厂不敢收,说是童工,收了会被罚款,那我靠什么生活?我总不能去要饭,我就算是饿到要死,我也不要饭,因为养父跟我说过,我是高贵的,不能做下贱的事。”尚云鹏说。

我静静地听着,尚云鹏打开了话闸子,肯和我说这么多,我当然求之不得。

“我混还有一个理由,那就是我要出名,我一直认为养父没有死,他只是受不了生活的重压,所以选择暂时逃避,我怕他回来找不到我,所以我一定要混出名,这样他只要到万华来打听,就能打听到我,所以我就玩命地混,那时年轻,心狠手辣,一句话不对就砍人,名气越来越大,终于进了监狱。”

“那你养父后来找过你吗?”我说。

他摇头:“没有,从来没有找过,他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我也没有他的相片,那时家穷,哪有钱照相啊?他的样子我都快记不清了,这两年我出外旅游,走遍了全国各地,其实也想打探他的下落,我现在日子过得去了,我想报答他的抚养之恩。但可惜一点消息也没有,没有照片,只有一个名字,要想找人,太难了。”

他的话语里透出沉重的忧伤,那种男人特有的忧伤。也许这就是他心里最柔软的部份,提起这些事,他就不再是黑道大哥,而只是一个失去亲人的普通男子。

“你应该也想通过你养父找到一些你亲生父母的线索吧?”我说。

他点头:“是的,你真聪明,我的亲生父母虽然从没有给过我什么,但毕竟是他们给了我生命,如果可以,我当然还是想知道他们是谁,但现在看来,这几乎没什么希望了,也罢,这世上孤儿千千万万,不知道自己亲生父母的人多的是。也不止我一个。”

我瞬间有了同病相怜之感,“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爸是谁,我妈从来也不说我爸是谁,我没见过我爸。”

“算了,不说这些事了,我说我的故事,只是想告诉你,这世间幸福的人都一样,不快乐的人却有各自的苦处,不要认为自己是不幸的,因为各有各的命,和许多的孤儿相比,我其实已经很幸福了,我住豪宅,开豪车,这么多年的江湖拼杀我也没死掉,已经非常的幸运。”尚云鹏说。

“是啊,其实我都很羡慕你,你和凌先生还有雷先生亲如兄弟,和秋荻姐也相处得这么好,你们彼此间的信任,胜似亲兄弟。”我说。

他笑了笑,“信任是相互的,我旅行的两年时间里,每个月向隽哥要三百万,两年时间,我向隽哥要了几千万,隽哥和嫂子只要我开口,不管我在哪里,他们都会把钱汇到我帐上,却从不问我要钱来干什么。这就是信任,如果是别的人,要一次两次还行,没完没了的要,那肯定翻脸,至少也会追问钱用来干嘛了,但他们从来不问,他们只是说没钱就说话,这种信任,只有隽哥和嫂子做得到。”

我好奇心忽然就起来了,“那你要那么多钱干嘛?你花得了那么多?”

“你猜。”尚云鹏说。

“你用来投资了?买股票了?”我说。

“不是,其实我最先离开的时候,嫂子说给我钱,我没要,后来我才开始要的,我在全国各地穿梭,一直开车在路上,费用虽然很高,但也花不了那么多钱,我的钱,是修学校了。”尚云鹏说。

“修学校?”我更奇怪了。

“嗯,我辗转很多城市和乡村,有一些地方很穷,学校很破,设备也不齐全,我就在那里投资修一所学校,或者是捐助一些设备和书籍,帮助那些孩子,如果他们能够好好地学习,就可以像你一样当律师,而不是像我一样当混混了,既然帮助别人,也可以顺便给到过的地方留个纪念。”

我想我不能和他再交谈下去了,因为如果再谈下去,我恐怕我会真的不可救药地爱上他,他不但有传奇经历,而且还有爱心,隐约间还有一种古代剑客般的浪漫气质。

“你做好事,是可以告诉凌先生的啊,你为什么不说呢?”我说。

“不是我不说,是他们不问,你也知道这些钱对我们来说是小事了,如果几千万就要细说来龙去脉,那会显得小家子气,所以就没必要说喽,这种事,只要有信任为前提,根本不是问题。”尚云鹏说。

“真羡慕你们如此信任对方。”我说。

“那是相互的,一切感情的基础都是以信任为前提,没有信任,谈其他的就没有意义。”尚云鹏说。

我瞬间想到了展瑞说的那些话,他怀疑我和黄建宇睡了,还说我在外面有人了,要是尚云鹏,他肯定不会这样说我。我和展瑞近十年的感情,原来他对我完全没有信任。

“所以你不信任我,我们就不能成为朋友?”我说。

“至少现在是这样的,我不是说你一定是坏人,只是你和展瑞的事太让人怀疑,不过上次你在酒吧被人下药,你是向我求救,那说明你其实内心并不是真正的怕我,如果你做了亏心事,你就会心虚,而如果你心虚,你会对我敬而远之,而不是在危难时向我求救,依我的判断,你接近嫂子应该没什么坏心思,除非你隐藏得足够的深,但你明显不像是城府很深的人,因为当你见到那个姓胡的警察的时候,你的脸上写满了恐慌。城府深的人,是不会把恐慌那么明显地写在脸上的。”尚云鹏说。

好吧,我在他面前果然弱爆,我无话可说。我什么也没和他说过,已经让他把我看穿了。

我心里在想:你这么厉害,能看穿我的心思,那你知道不知道,我其实有些喜欢你了?

“我说的不对?”他说。

“对啊,我早就说过我没什么坏心思的,其实……”

那一秒钟我有一种想把和展瑞的事统统都告诉他的冲动,但我最后还是忍住了,这件事不仅关系到我自己,还关系到展瑞,虽然他已经提出要和我分手,但我不能随便说出那个只属于我和他之间的秘密。

如果这个秘密一但说出来,不管警方会不会追责,对于展瑞来说影响都会很坏,人言可畏,一个曾经杀过人的人,总是会被人戴着有色眼镜看待的,展瑞现在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我不能让他有事,我们都守了这么多年,那就继续把这秘密守下去吧。

“其实你和展瑞是情侣,这点我想到了,展瑞长得很好看,气质忧郁而有贵气,和你很相配,而且他很有才能,隽哥很欣赏他,有意培养他,只要他没什么坏心思,我们都会祝福你们的。”尚云鹏说。

我只好默认,我没什么好狡辩的,因为他把一切都看透了。

“其实我觉得何乐乐更适合当接班人,她又是美濠的资深高管,为什么凌先生不培养她呢?”我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尚云鹏犹豫了一下,似乎在考虑要不要说。

“算了,不方便说就不说吧,不用为难。”我说。

“这也是一个秘密,隽哥本来也是要培养何乐乐的,但后来有了些小状况,这就让隽哥有些犹豫了。”尚云鹏说。

“是因为乐乐喜欢凌先生,他担心因为这种私人感情而影响到公司吧?他担心如果乐乐掌权了,会生事?”我说。

“你怎么知道?何乐乐告诉你的?那天婚礼时你们在一起喝酒,我看到了。”尚云鹏说。

我有些小小的成就感,总算是猜对了,也算是在他面前长脸了。

“乐乐喜欢凌先生的事,其实秋荻姐也知道的,我当时就在想,凌先生肯定也知道,只是大家不说出来罢了。”我说。

“你果然很聪明,但这只是其中的原因之一,至于其他的原因,我不能说。”尚云鹏说。

“嗯,我知道你会守住秘密,每个人都有要坚守的秘密,我也有。”我说。

“你的秘密肯定关于展瑞和你母亲,还有那个死了的胡安,这件案子肯定没那么简单,我怀疑不是你母亲杀了胡安。”尚云鹏说。

真的不能再聊下去了,再继续聊下去,我真的担心尚云鹏会看透所有的事,因为他实在太过精明。

我把广播的音响开大:“我给你唱首歌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