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出来聊两句/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邹兴的婚礼也在盛世酒店举行,虽然不如凌隽他们的世纪婚礼那么隆重,但能在这样的五星级酒店办婚礼,已经是普通人不敢想的事。无弹窗小说阅读而邹兴只是凌隽他们家的一个管家而已,阿芳更只是一个仆人,凌隽待手下人是真好,听说他这段时间都在美国,为了邹兴的婚礼他专程从太平洋那边飞了回来。

我和尚云鹏赶到的时候,婚礼还没有开始,我一眼就看到了在酒店门口与人交谈的展瑞,不出所料,他果然也在。

想起他说过要让我离开万华市,以后再不和他来往,我心里其实还是有些难过,想必今天他看到我,应该会很不舒服吧?

除了展瑞,我还看到震威集团的一些高管,这些人都是秋荻姐叫过来捧场的了,让这些人来,当然也是给一对新人面子,穿着婚纱站在门口迎宾的应该就是阿芳了,小腹已经凸起,孕象已现。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上次秋荻姐他们结婚不用随礼,但这一次应该是要随礼的,我竟然忘了封红包了!这样空着两手进去,实在是不妥。

“我知道你今天心情复杂,早就替你准备好了,红包上写的你的名字,不过我字写得丑,你别介意就好,没练过书法,将就吧。”尚云鹏从包里摸出一个红包递给了我。里面已经装上了钞票。

“这不好吧鹏哥?我还是自己来好了,我到旁边的商店里看有没有卖。”我说。

“有什么不好的,反正我也要准备,就替你准备一个喽,你是嫌弃我里面封的钱少了?差不多就行了,封太多以后你结婚邹兴还礼时压力太大。”尚云鹏笑了笑说。

“那倒不是,我只是觉得不好意思。”我说。

“没事,我知道你今天魂不守舍,肯定忘了这事,不要纠结这个了,我们进去吧。”尚云鹏说。

我不好再推辞,只好接过他手中的红包。

展瑞见到我的时候,还是微笑着向我点头致意,他将我们引到一个大的包间,门口有几个穿着黑西服的保镖守卫。进了包间,秋荻姐和凌隽他们已经到了,其他还有几个穿西服的男子,想必是美濠那边的高管了。

今天酒店外面没有特别的安保措施,所以凌隽他们几个不坐大厅,坐包间是为了安全,估计只会在举行仪式的时候才会出现一下了。

“濛濛来了?快坐。”秋荻姐招呼我坐她旁边。

“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助理骆濛,以后大家多多关照,濛濛,认识一下这几位商界前辈,华兴银行高明诚行长,柯亿斯集团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晏殊威,红喜证券董事长陆京,美濠集团万华分公司总经理蔡少白,品牌总监顾准……”

秋荻姐一一介绍,个个有来头,人人是大佬。这就是传说中的上流社会的圈子了,这些人所能支配的财富加在一起,买下整个万华市肯定是没问题的。这里地位最低的应该就是蔡少白和顾准,不过他们应该不会有压力,因为还有我垫底。

展瑞只是把我们引进了包间,并没在在这里坐下,很显然凌隽没有要把他介绍给这些大佬的意思。这就更加证明了凌隽要把展瑞培养成接班人的事并没有确定,如果真是要培养他,这样的好机会凌隽不会不把展瑞推出来。

我地位卑微,但因为是秋荻姐隆重介绍,那些大佬们也纷纷向我点头致意,我是真的受宠若惊,如果跟着黄建宇,我恐怕很少有机会和这些大佬们接触,或者说就完全没有机会。

“今天是我兄弟邹兴的婚礼,借此机会请大家过来喝一杯,我这一段时间都在美国,好久没和大家一起喝酒了,就当是我请大家吃饭了,谢谢大家赏脸。”凌隽笑着说。

“凌总客气了,你只要招呼一声,就算是说让我们飞去纽约陪你喝酒,我们也得答应啊,更别说只是在家门口了。”那个高明诚行长笑着说。

“就是,我最喜欢和凌总一起聊金融了。”证券公司的董事长陆京说。

他们相互应酬,聊些生意上的事,其实他们聊的有些东西我也懂,而且有自己的观点,但我不敢插嘴,只是微笑倾听。

我在他们面前那真是虾米,哪有我说话的份。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不过听他们说话,本身也可以得到提高,这些都是成功人士,他们思维和普通大众是不一样的,听他们说话主要就是学习他们看事物的独特视角和与众不同的思维方式。

我想这也是秋荻姐把我带到这里来的原因,她不是带我来应酬和陪酒的,她是带我来学习的。

一群人正聊得高兴,这时展瑞进来,“凌总,婚礼开始了,您要不要亮个相?”

“当然要了,这是我兄弟的婚礼,必须得参加仪式。”凌隽站起来说。

我站在座位上,等所有人离开,我这才跟在后面走出来。这是社交中的潜规则,社会地位高的人走在最前面,像我这样的,当然走最后面。

秋荻姐走在我旁边,轻声对我说:“不要紧张,要慢慢适应这种场合,你也是很出色的人,你以后会比他们还厉害。”

“谢谢秋荻姐抬爱,我会努力的。”我也轻声回应。

婚礼正式开始,司仪当然是一番调侃和嬉闹,这时我电话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你好,我是骆濛。”

“出来聊两句,酒店门口。”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是谁?找我什么事?”我说。

“出来再说,找你当然是有事了。”对方说。

我看了看周围,尚云鹏站在凌隽身边,雷震海站在秋荻姐身边,看样子似乎是在有意保护他们的安全,我想自己出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再说,就拿着手机走出了酒店。

“我出来了,你在哪里?”我问。

“看到马路旁边一辆闪着应急灯的黑色商务车没有?走过来。”对方说。

我犹豫了一下,心想这大庭广众的应该也没什么事,就走了过去。

商务门打开,一个穿着蓝色制服的男子看着我:“骆濛是吧?我们是税务局的,想请你协助我们调查振威集团的有关问题。”

“我又不是财务人员,我只是齐总的助理,怎么会找我调查?”我说。

“我们只问几个问题,请你配合一下。”那个男子说。

“你是税务人员,怎么还戴个墨镜?”我说。

那人笑了笑,突然扑过来,一把将我拖到了车上,迅速关上了车门。

车辆发动,向前开去。

我当然是拼命挣扎,“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绑我?”

那个男的死死扼住我,“你别叫,你叫我就打晕你。”

这时我电话响了,是尚云鹏打来的。

那个穿制服的男子一把抢过电话,看了号码,尚云鹏的号码我存的是‘鹏哥’。

“很好,反应果然很快,这么快就打来了。

他接起电话,还摁了免提,应该是想让开车的那个人也听到。“尚云鹏?”

“是我,你是谁?是你绑走了骆濛?”是尚云鹏的声音。

“我是谁你就不用管了,你的女人在我手上,晚上八点,你到万华商厦来一趟,你也是江湖中人,你知道不能报警的,还有啊,我知道万华是你的地盘,你别给我弄一批虾兵虾将过来围我,我要是发现你带其他人来,我就直接把这女的砍了。”制服男子说。

“有意思了,你调查过她的资料吗?她只是我嫂子的一个助理,她死活关我鸟事?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打电话来只是问她为什么不喝喜酒就走了,没想到她让你们绑了,你们喜欢杀就杀吧,不用问我的意见。”

尚云鹏说完竟然拍地挂了电话。

我这心里凉凉的,尚云鹏说的也没错,我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我的死活确实与他无关。

“怎么办?他好像不理会这女的死活,难道我们真的抓错人了?”制服男说。

前面开车的戴了一个太阳帽,帽子压得有些低,我又是坐在后座,看不清他的脸。只是听到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听老板说,尚云鹏是个厉害角色,不能随便轻信他,小心他使诈。”

“也是,这个混蛋成为凌隽的最大的帮手,当然不简单,可是现在他把电话挂了,我们该怎么办?”制服男说。

“再打给他,告诉他必须要来,不然我们就把这女的剁成几块,一天寄一块给他。”开车的说。

“可是他会不会报警啊?”制服男说。

“他自己就是混的,当然不会报警,不过我担心他是为了拖延时间,在我们赶到之前在万华商厦布置埋伏等我们?对,一定是这样,我们得赶在他的人到之前赶到才行!”开车的也很聪明,想通之后,马上加速。

我心里这才有了些安慰,原来尚云鹏不是不管我的死活,他只是故意装着不在意,然后布置好救我而已。

以前听秋荻姐说那些刀光剑影的事觉得很刺激,现在自己亲自经历,才知道一点也不刺激,因为随时都有可能会丢命。但我并不是特别害怕,因为我知道他们主要不是针对我来的,是针对尚云鹏来的,甚至有可能是针对凌隽和秋荻姐他们的,因为这些人就提到了凌隽。

生死有命,这一点我还是看得开的,如果我真的挂了,那秋荻姐和尚云鹏她们肯定也不会不管我妈妈,这一点我非常放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