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水库/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万华商厦是上任市长周琛大力支持的项目,据说项目原计划要建很高的楼层,准备修成万华标志性的建筑。无弹窗小说阅读后来周琛突然出事,该项目就奇怪地停了下来,由原来计划的地标式建筑变成了万华地标式的烂尾楼,投资方欧西亚集团在万华的分公司一夜之间神秘消失,欠下施工方巨额款项,导致大批农民工罢工讨薪,后发生流血冲突,死了两人。此后万华商厦无人接盘该项目,成了最大的烂尾楼。又因为那里死过人,有网友称其间夜闻哭声,称为鬼楼。

现在这两个混蛋就要把我绑到那里去,然后要胁尚云鹏。

我不知道他们要见尚云鹏有什么目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就是他们绝对没安好心,不然他们也不会用这样的方式把我弄上车。

万华商厦很快到了,开车的将车围着已经修了十几层的烂尾楼转一圈,然后迅速离开。

“我们不进去吗?”制服男问。

“我感觉不对,我担心尚云鹏已经让附近的兄弟在这里准备了,我们如果进去,我担心会中他的计,我们执行第二计划。”太阳帽说。

我的心又往下沉,心想这还有第二计划,这些人还真是狡猾。这下麻烦了。

于是车又开走,而且是往郊区开,一个多小时后,我被带到了东风水库。

东风水库是万华饮用水的主要供给水源地,这里修了很高的坝,车不能直接开到坝上,需要步行约十来分钟才能登上坝顶。站在坝上可以鸟瞰周围的环境,这是一个胁持人质的好地方。

到了水库坝上,制服男这才又用我的手机打了电话给尚云鹏,内容差不多,说让他到东风水库大坝上来,不然就把我大卸八块,一块一块地寄给他。

这一次尚云鹏答应了,说有事冲他去,不要为难女人。而且答应会一个人来。

两个绑匪这才松了一口气。

“小律师,尚云鹏还是挺喜欢你的嘛,他还是答应一个人来了,不过这里太清净了,我们站这么高,要是发现他带人来了,那我们就直接把你丢下水库,所以他只能一个人来。”制服男说。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早就已经冷静下来了,我决定和他们好好聊聊。

“我们是什么人你就不要问了,问了我们也不会说,你省省吧。”制服男说。

“听你们的口音,不是本地人,你们是和我有仇,还是和尚云鹏有仇?反正我在你们手里,死也要让我死个明白吧?”我说。

“你别问了,问不出来的,不过我倒可以告诉你,我们和你真没仇,我们是冲尚云鹏去的,因为他会影响到我们的计划……”

“闭嘴!”旁边的太阳帽打断了制服男的话,这个太阳帽明显城府更深,他知道我在套制服男的话,赶紧制止。

制服男想了想,“反正尚云鹏一时半会也赶不到这里,不如我们把这小律师玩了,小律师瓜子脸细腰身,长得清丽动人,看样子纯纯的,应该不错。”

“不行,老板说过了,做事的时候不能贪色!你要是把她给玩了,尚云鹏一来看到她哭哭啼啼的找我们拼命怎么办?”太阳帽说。

“老板就是扯淡!又要马儿跑,还要马儿不吃草!说什么在万华做事不能动枪,还不能轻易杀人,这不动枪不杀人,还搞个球?尚云鹏也不是吃素的,他要是发怒,我们哪顶得住?这摆明拿我们的命在玩!”制服男恨声道。

“你最好不要有那么大的怨气,不然老板不会放过你,凌隽身边只有尚云鹏和雷震海两个最得力的护法,只要把尚云鹏搞掉,雷震海残着一只手就好办多了。老板不让用枪,那是不想把事弄大打草惊蛇,老板是做大事的人,当然会仔细考量,你懂个屁!”太阳帽呵斥道。

“做大事?做屁的大事!整个藏头缩尾,枪也不让动,人也不让杀,还想做大事?简直是笑话!”制服男说。

“你最好闭嘴,你这样的话说出来是很危险的!我要是报告了老板,你还能活吗?”太阳帽厉声道。

制服男也只好不吭声,摸出烟抽了起来。

我心里在想,他们话里的‘老板’会是谁呢?现在听起来,明显是针对凌隽来的了,秋荻姐的判断确实没错,她们安稳了两年,对手也准备了两年,现在恐怕是算帐来了,或许是以前的老对手,也或许是新的对手。

只是按这两个人说法,那个老板不让他们杀人,那他们把尚云鹏弄到这里来干嘛?总不能让尚云鹏陪他们抽烟聊天吧?

“大哥,能不能把我的手解开,都麻了。反正我也跑不掉的。”我说。

“不行!,我们没绑你脚,那已经算不错了,还要把你手也解开?你想得美!你少跟我耍花招啊,不然我就把你推下水库淹死你!”制服男喝道。

我心想你老板都说让你们不要杀人了,你还在这吹牛。

不过这话不能说出来,这些亡命之徒要是被激怒了,虽说他老板让他们不要轻易杀人,但弄急了他非要杀了我,那也不好说。

天已经黑了,今天一直下雨,到下午时才放晴,这会月亮升起来了,清冷的月光洒在水面上,是轻柔而恬静的美,水库周边的树林里偶尔传来夜鸟的叫声。这一片静雅的月光美景,着实让这两个混蛋给糟蹋了。

不远处传来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两个混蛋马上紧张起来,应该是尚云鹏到了。

虽然有月亮,但不是很明朗,只能看见从车上下来的确实只有一个人,然后向坝上走来,这个人必然是尚云鹏无疑了,他也真是没有带人来,自己一个人就来了。

我心里一点也不紧张了,这两个混蛋只要是没有枪,那肯定不是他的对手,他肯定能将我救走。

人影走近,果然是一身西服的尚云鹏,这是他在邹兴婚礼上穿的西服,还没来得及换下。

“哪条道的?什么仇?想怎样,说清楚。”尚云鹏点燃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

这姿势简直帅呆,他没有一来就叫骂,而是念经似的说出几个字,丝毫不显慌乱,果然是大佬风范。

“不愧是尚云鹏,果然一个人来了。”太阳帽说。

“这大坝这么高,站在上面什么都看清楚了,我要是带人来,你能让我上来?”尚云鹏说。

“今天如果我不改变计划,约你到万华商厦见面,肯定上了你的当了吧?”太阳帽说。

尚云鹏只是笑了笑,“朋友,这里是万华,在万华要搞我尚云鹏,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不扯这个了,说说吧,什么来头,想怎样?”

“想你死。”太阳帽了说。

“嗯,我猜到了,在市区不敢动手,因为杀了我你们也跑不掉,而且不敢动枪,动枪影响太大,会惊动警察,所以选择绑个女人来威胁我,我和这个女人只是普通朋友,我之所以来,是因为我不想一个女人因为我被你们欺负,而且,我他妈一向讨厌欺负女人的人。”尚云鹏冷声道。

“姓尚的你别耍威风!现在她在我们手里,你要是敢乱动,我就把她推下去!她绑着手,任他游泳技术再好,也一定会淹死!更何况这坝很高!”制服男将我推到了坝边缘,看得出来他很畏惧尚云鹏,应该是被尚云鹏的气势所震住了。

“你别弄她,你们说,要我怎样做?”尚云鹏说。

“道上谁不知道尚云鹏极少用枪,但西服的内袋里永远有一把锋利的匕首,听说你是道上最会用匕首的人,是这样吧?”太阳帽说。

“你对我还挺了解,是故人派来的?还是我身边的人出卖给你们的情报?不过我的匕首你最好还是不要见识,因为它很危险。”尚云鹏笑道。

“拿出你的匕首。”太阳帽说。

尚云鹏将手伸到衣袋里,果然摸出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小匕首。

“扎自己,一刀一刀地扎,不要一刀扎死,老板说了,要看着你流血而亡。”太阳帽说。

“老板是谁?这是有多恨我尚云鹏,还要一刀一刀地慢死?很疼的。”尚云鹏笑着说。

“老板是谁你不会知道的,别废话了,扎吧。”太阳帽说。

“我明白了,等警方发现我死了,那是自杀而亡,确实死得干净,和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真是好主意,可是我不会为这个女人去死,她又不是我什么人。”尚云鹏说。

“你会!尚云鹏心狠手辣是出了名的,但尚云鹏不会让一个女人为他去死也是肯定的,所以我们才会用这一招,快动手吧,别浪费时间了。”太阳帽说。

尚云鹏叹了口气:“看来你们确实挺了解我的,我确实不会看着一个女人为我去死,如果我死了,你们真的会放了她?”

“她和我们无仇,我们也不会轻易杀人,杀人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是要偿命的。”太阳帽说。

“好吧,看来我别无选择了……”

尚云鹏的匕首忽然刺向自己右胸,他依然站得笔直,像是刺进别人的身体一样,但事实上血已经浸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