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换命 谢 ( 学会简单 ) 赏酒/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要……”我的眼泪哗地流出来了。最新书籍更新-无弹窗

“不要刺胸部,刺大腿,胸部死得快,没意思。”太阳帽说。

“这也是老板的主意?”尚云鹏笑着说。

太阳帽点头:“是的,尚云鹏果然是条汉子,要不是各为其主,我愿意交你这个朋友。”

“没事,这一辈子不能交,下辈子也可以嘛,既然我们下辈子会是朋友,那就帮我个忙,一会我死了,一定要放了她,好不好?”尚云鹏说。

“我答应你,我一定会放了她。”太阳帽说。

“好,那能不能让我死个明白?告诉我老板是谁?是不是针对隽哥的?”尚云鹏说。

“这个不能说,因为小律师还得活着,我一说她也会听到,如果她知道了,那她也得死了,不过我可以回答你,确实是针对凌隽去的,当然了,你和雷震海都有份,你之后就轮到雷震海了。”太阳帽说。

“好,那就拜托了,现在我扎大腿,这样死得慢。”尚云鹏说着拨出了匕首。

“不要……都怪我连累你,你不要死。”我大哭起来,心疼得厉害,感觉快要停止呼吸,这种巨大的悲伤,只有十年前那个雪夜妈妈被带走时我曾经有过。

“别傻了,是我们连累你,你好好的吧。”尚云鹏微笑着说。

“鹏哥,记得照顾我母亲。”

我说完用尽全力向抓住我的制服男撞了一下,人在绝望时爆发的力量绝对是惊人的,制服男竟然被我撞得离开一些距离,但他手里的利刃也划伤了我左臂。

没等制服男反应过来,我用尽全力向水库里纵身一跃。

风吹过我耳边,坝高约五十米,坠落真的很快。那一刻我不再悲伤,因为我只要死了,尚云鹏就不用受制于他们,他就算是受了伤,也能干掉那两个混蛋,我可以用我的命来换他的命。他的命更重要,因为他还得保护秋荻姐一家人,如果他死了,死的不仅仅只是他一个,也许还有雷震海和秋荻姐的家人,他需要活着布置如何应对危机,我替他死,肯定是值得的。

也还是有些遗憾,我和他相识不到一个月,虽然为他心动了,但我临死也没能说出喜欢他这个秘密。他是重情重义的男子,我如果说出来了,他会为我的死而内疚,会背上沉重的心理包袱,他从小孤苦无依,我希望他以后的日子都能快乐,既然我都要死了,又何必给他戴上一个不必要的枷锁?

既然他和太阳帽都能约定下辈子做朋友,那我下辈子肯定也能找到他,到时我再告诉他我喜欢他就行了,到时再追他追到昏天暗地,不怕他不从。

落水瞬间,我脸上的皮肤与水面发生激烈撞击,撞得我生疼。我其实是会游泳的,但技术很烂,仅限于最原始的狗刨。我的手被绑着,根本没办法划水,用腿勉强蹬了几下后,因为身体舒展不开,我还是向下沉去,冰凉的水不讲理地向我的嘴里猛灌,眼前开始变得模糊,然后就是无边的黑暗,我想我是死了。

我没有死。

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尚云鹏正在捏住我的鼻子准备再次往我嘴里吹气。我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只有任他来了,我鼻子里是酸的,可能是因为进了水的缘故,胸腔发闷,胃里胀痛,嗓子也很疼。

他发现了我的呼吸,松了一口气,“你终于醒了。”

我没力气说话,只是朝他用力一笑。

他拍拍我的脸,“好样的,还能笑得出来。咱们走吧,去医院。”

绑架我的那两个人已经不见了,不知道是被尚云鹏杀了还是跑了,我实在没有力气问,反正我知道我们没事了。

他抱着我走得很慢,我在他怀里,看着月光照在他坚毅的脸上,发现他的五官其实长得很好,就是眼神太冷了。夜风吹来,全身湿透的我冷得颤了一下。

“不好意思,我的衣服也全湿了,先忍一下,回到车上有空调就好了。”他说。

“我没事。”我体力有所恢复,可以说话了。

他把我放下,大口地喘气,从坝上到停车的地方平时只要十来分钟的路程,他歇了几次。他身上有伤,流了大量的血,又从水库里把我捞出来,游到岸边,体力肯定早就用尽,要不是靠坚强的意志,他恐怕早就不行了。

终于到了车边,我和他都非常虚弱。

他躺在车上休息,我的体力就越来越好了,“鹏哥,我来开车吧,我体力恢复得差不多了。”

“你能行么?”他虚弱地问我,我知道他已经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他现在完全是靠意志支撑。

“我行的。”我说。

“好,去郎林的诊所,郎医生是隽哥的朋友,那里更安全。”尚云鹏说。

“好的。”我爬到驾驶室,发动了车。

其实我也软得厉害,但我知道我现在的状况应该比他好一些,他流了那么多的血,又消耗那么多体力救我,几乎是灯枯油尽了,我必须得尽快把他送到医院,不然他会有生命危险!

“妹子,你今晚很勇敢,你要不是那么一跳,我只有去死了,谢谢你救了我。”尚云鹏说。

“鹏哥,你别说话了,保持体力,你明明是为了救我才妥协于他们的,我当然不能让你为了我去死。”我说。

“傻丫头,我要说话才行,不然要是睡过去醒不过来怎么办?”尚云鹏说。

“那别睡,你也别说话,我们很快就到了,可惜电话进水了,不然我们可以求救。”我说。

“救护车赶到这里也需要时间的,还不如我们自己去的快,平时没飙过车吧?为了我的命飙一次如何?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越快越好,车性能很好,只要你技术不烂,不会有事。”尚云鹏说。

“好,我会尽量开快。”我说。

“把广播打开,听听音乐,我好困,真想睡了,但不能睡,真烦人。”尚云鹏说。

“你可千万别睡啊,我唱歌给你听。”我说。

“别闹了,专心开你的车吧,就你现在这状态,唱歌还不比哭要难听?”尚云鹏说。

我只好笑了笑,他说得没错,我本来是想唱《不想让你知道》给他听,但我担心我会唱哭,还是别唱了,专心开车要紧。

“鹏哥,那我陪你说话,你有过女朋友吗?能不能说给妹妹听听?”我说。

“八卦,女人真无聊,就喜欢八卦。”尚云鹏叹了口气。

“你可以理解为关心你的私生活啊,你想着你女朋友的事,心里高兴,就不会睡着了。”我有些白痴地说。

“我没女朋友,以前喜欢过一个快餐店的女孩,我天天到那快餐店买汉堡,可惜还是没有开始就结束了,再后来当了混混,认识的大多数是小太妹,我没兴趣和她们谈,再后来……”

“再后来怎样了?是不是又喜欢其他的女孩子了?”我继续八卦。

其实我知道他有一段时间喜欢过朱虹,这是听秋荻姐说的,但后来他放弃了,现在他说到这里,可能是觉得不好意思说,所以停住了。

我连续问了几句他没有回答,我扭头看他,发现他是晕过去了。

“你醒醒啊,你可不能死啊,都快到市区了,你不能死!”我大哭起来,但又不敢伸手去碰他,因为我得专心驾车。

终于到了市区,我将车停在路边,冲进一家小卖部,抓起电话打给秋荻姐。

“秋荻姐,我是骆濛,尚云鹏受伤很严重,现在我赶往郎林诊所,你给他打电话,让他作好抢救准备。”

“好,我马上打。”

情况紧急,秋荻姐也没有多问,只是答应了一声,马上挂了电话。

我打完电话马上又冲出小卖部,后面老板娘追上来要钱,“哪有打完电话就走了?你以为我们家电话是免费的啊?给钱再走。”

我没理她,赶紧关上车门,然后琐上,也不管她在外面啪啪拍门,发动车继续狂飙而去。

郎林诊所在万华很有名,据说郎林是医学博士,很多公立医院的专家都比不上他的医术,最重要的是他的诊所环境好,收费也奇高,去他诊所看病的,多数是上流社会的人,像我这样的,那肯定是看不起的。越是收费昂贵,越是显得上档次,反而非常出名,很多人知道。

终于一路狂飙到了诊所门口,郎林已经带人在等候,我的车一停下,他们就将尚云鹏放到了担架上抬进了抢救室。

我太过紧张,加上才溺过水,眼前一黑,也昏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换上干净的病号服躺在在病床上了,旁边坐着的人正是秋荻姐。

我爬了起来,“尚云鹏怎么样了?”

“你别激动,云鹏已经过了危险期,郎医生说他失血过多,要是再晚几分钟送到,他就没命了,谢谢你救了云鹏。”秋荻姐说。

我这才放下心来,他没事就好。

“其实不是我救了他,是他救了我。”我说。

“我们听说你被人绑了,但今天邹兴的婚礼上有很多贵宾,我们担心消息传出去会让他们认为凌家出了大事引起恐慌,所以我和凌隽都一直陪着那些客人,因为我们相信云鹏能处理好。没想到搞成这样。”秋荻姐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