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亲人/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秋荻姐正在说话的时候,凌隽和雷震海也进来了。/class-3-1.html

“你没事吧?让你受苦了。”凌隽说。

“谢谢凌总关心,我没事。”我说。

“以后叫隽哥吧,你是秋荻的妹妹,都是自己人,就不要这么客气了,你安心养身体,这里很安全。”凌隽说。

“尚云鹏还没醒吗?”我问。

“还没有,他失血太多了,但郎医生说他已经度过危险期了,你如果身体能支持得住,那你说说经过给我们。如果你需要休息,那就明天再说也行。”凌隽说。

“我还好,我没有受伤,只是溺水了,我跟你们说说吧……”

接下来我把从酒店里接到电话再到水库大坝上的事说了一遍。凌隽静静地听着,不时低头沉思。

“你今天会在酒店里出席邹兴的婚礼,你都跟谁说过?”凌隽问我。

“我没有跟人说啊,我一直呆在家,下午鹏哥去接了我,我就和他一起到酒店来了,在这期间我都没有接过电话,也没有打过电话。”我说。

“嗯,那绑匪为什么会知道你在酒店?”凌隽问我。

我知道他有些怀疑,这倒也不怪他,我虽然和秋荻姐妹相称,但我和凌隽他们的距离还是很远的,还没有到他可以完全信任我的程度。

“我不知道,凌先生,这件事真的与我无关,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要是知道他们绑我是为了威胁鹏哥,我肯定不会上他们的当出去见他们,是我太愚蠢了,上了他们的当。”我说。

“你误会了,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你要是和他们是一伙的,也不会自己跳下水库了,当然了,在云鹏没有醒来之前,我还不能证明你说的是真的,但我还是选择相信你,因为你是秋荻的姐妹,我相信秋荻看人的眼光。”凌隽说。

“我想是有人在酒店看到我这后才告诉那些人做事的,之前他们不一定知道我会出现在酒店,但是他们有人在酒店看到了我,然后打电话通知他们的。”我说。

“基本上说得过去,他们在市区不敢动手,就算是偷袭得手,他们也逃不掉云鹏手下人的追杀,而且他们不想背上命案,因为他们的目标肯定不仅仅是把云鹏杀掉那么简单,今天如果他们得手了,那云鹏是自杀于水库大坝,与他们无关,至于骆濛说的被绑,那只是一个说法,警方未必会信,就算相信,也没有证据抓人。”凌隽说。

“这是针对我们来的了。”秋荻姐说。

“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只是他们突然这么急于要云鹏死,恐怕不仅仅是仇恨的原因,是什么原因让他们突然如此急着下手?难道云鹏知道了什么?”凌隽说。

“这得等云鹏醒过来后再问了,凌隽,轩儿读书的学校安全吗?我这心跳得厉害。”秋荻姐说。

“没事,轩儿的安全我作了多道防护,学校里有两个老师都是我安插的,他们应该是没什么机会下手,不然他们直接绑了轩儿而不是骆濛了,要是他们把轩儿绑了,那他们要什么我们都得给。”凌隽说。

“这倒也是,那你觉得会是谁做的呢?”秋荻姐说。

凌隽摇头:“不知道,我们对手太多了,有这种能力做事的就很多,而且他们只有这么一个动作,要想一下查出来是谁太难了,除非他们动作频频,可以把他们做的事联系起来,然后找到线索,现在他们就这样谨慎地动一下,我猜不到是谁。如果炳叔没死,我会猜是他,因为绑骆濛逼云鹏的手段其实也算高明,而且还选在邹兴结婚的这一天动手,很像炳叔的精心谋划,但炳叔已经死了,我就不知道是谁了。”

“那骆濛还会不会有危险?”秋荻姐问。

“暂时没事了,不用那么紧张,这么好的机会他们都没有达到目的,短时间内肯定不会再用同样的手段,因为他们不会那么傻,知道出事后我们肯定会有防范。以后骆濛也小心一些,你只要和我们搅在一起,那肯定会多少受到些牵连,你得有心理准备。”凌隽说。

“我没事,今天我接到电话的时候其实也想告诉鹏哥的,只是当时看到他在保护你们,所以我才自己一个人去了,我确实没有经历过这种事,表现很差劲。”我说。

“别这么说,你以前是律师,只和文件打交道,生活环境不像我们这么复杂,我刚开始的时候也是傻傻的,后来经历得多了,就变聪明了,都需要一个历练的过程,不要对自己太苛刻了。”秋荻姐说。

“是啊,秋荻刚开始的时候也经常犯二的,不像你看到的秋荻姐那么厉害的,你很聪明,我相信你也会变厉害起来,今天吓坏了吧?要不要看看心理医生,作一些心理治疗?”凌隽说。

“是啊,第一次经历这种事都会做恶梦的,看一下心理医生会好一些。”雷震海也说。

我心里暖暖的,他们这么多人关心我,感觉有点像亲人的感觉了。

“我没事,说真的,刚上车的时候我有些怕,但后来我就不怕了,我想和他们聊天试图问出一些线索的,但他们都很狡猾,不上我的当,绑匪的口音不是本地人,但我阅历太浅,听不出是哪里的口音,鹏哥也许可以。”我说。

“你表现得很勇敢,要不是你的勇敢,云鹏就没了,云鹏对我和秋荻非常重要,他和我们亲如手足,如果云鹏没了,凌家将会危机不断,谢谢你临危不惧,你母亲的事,我会让朱虹去办好的,你不要急。”凌隽说。

我赶紧点头:“谢谢凌先生,谢谢你们所有人。”

“说好了叫隽哥的,云鹏都叫隽哥,你和云鹏那么亲,当然也要叫一样了。”秋荻姐说。

“难道骆律师和云鹏有一腿?”雷震海果然说话直接,直接得让人脸红和尴尬。

我的脸发烫,估计是红了。

“没有的事,鹏哥很照顾我,我当他亲大哥。”我赶紧说。

“咦,云鹏这厮就是命好,这么一个英雄救美,就俘获了骆律师的芳心了,这件事要是我碰上,我也会舍命相救的,你当他是亲大哥,那就当我是二哥喽,以后你们一起出去玩,记得叫上我。”雷震海说。

“震海又犯二了!人家出去玩带上你?你什么角色?大灯泡?还是保镖?”凌隽笑道。

“阿隽,你说咱三兄弟都差不多,为什么你们就桃花不断,我就碰不上一个中意我的呢?”雷震海说。

“咦,这话有意思哦,他们桃花不断?这么说凌总也有桃花了?”秋荻姐说。

“你可别听他胡说啊,我飞来飞去忙死了,哪里还有桃花?”凌隽赶紧辩解,没想到他这么一个大人物,说到桃花的事竟然也很紧张。

都说没有怕老婆的男人,只有尊重老婆的男人。像凌隽这样的大少,人帅又多金,要泡个女明星什么的那简直就是手到擒来。他当然不会怕秋荻姐,如果说怕,那是因为在乎,他不想让秋荻姐误会生气。

我打心眼里羡慕他们夫妇,不仅是羡慕他们的巨额财富和社会地位,更羡慕他们历尽艰辛筑起的爱情坚城,没有人可以拆散他们,因为他们都把彼此爱到了骨子里,完全融为一体。

“量你也不敢!你们两个最好正经一些,不要带坏了云鹏。”秋荻姐笑着说。

“我去,我们带坏云鹏?他不带坏我就万幸了!这小子仗着比我帅了那么一点点,连骆律师都让他迷惑了,我以后要想超越他,那还不得找个法官做女朋友?”雷震海说。

我的脸越发的烫了,这个雷震海说话可真有意思。

“行了震海,咱还是务实些好,你要找法官估计是有些难度了,你本来就一混混,要是找了个法官,那法官都不用上班了,整天在家办公审你就行了。”凌隽笑道。

“阿隽你就损我吧,我是混混,云鹏也是,他还是大混混!凭啥他可以找个有文化的律师我就不能?”雷震海说。

“好了,你们别拿人家濛濛小妹妹开玩笑了,看人家都羞成啥样了,在小妹妹面前你们要壮重一些,有点大哥的范。”秋荻姐。

“得了吧,她是云鹏的马子,以后不还是一起闹?阿隽和云鹏都出息,都找了比自己小很多的马子,我也不能认输,我一定会找一个比我更小的妹子当女朋友。”雷震海发狠说。

“海哥,你不妨到我以前上的中学去看看,那里的学妹都长得不错,最重要的是,够小!”我笑着说。

“哈哈,那不行,那也太小了,那是作孽了。”雷震海大笑。

以前做律师的时候,觉得凌隽他们像神一样高高在上。和他们接触以后,才发现原来他们其实都很和善,把那些头衔和光环去掉,其实他们就是普通人。他们最在意的其实也不是财富和权力,而是他们的家人和朋友,当然,要和他们成为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因为每一个接近他们的人都有可能会怀目的,他们得擦亮眼睛认真识别,才能保证他们自己和家人的安全。

其实他们也不容易,因为他们比普通人的压力不知道要大了多少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