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相信他/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尚云鹏醒来的消息,我高兴极了。(www.ziyouge.com 更新快,无广告,就来澳门永利赌场)

我只是溺水,身体并无多大问题,输完液之后,我来到了尚云鹏的病房。

他已经坐了起来,正在和凌隽他们说话,看上去很虚弱,但双目依然有神。

“你还好吧?”他停住说话向我打招呼。

“还好,鹏哥,你伤口还疼吗?对不……”

“行了,别一来就说对不起,谁对不起谁还不好说,这种事谁也不想的,就不要总是说对不起了,坐下说话吧。”尚云鹏说。

“好,你们接着说,我坐这听着。”我说。

“那两个人说话的口音很杂,感觉是湘云混合口音,不时还夹些川味,也许他是故意迷惑我,走南闯北的人,乱七八糟地会一些地方话是很正常的,就拿我来说,我也能说好几个省的方言,虽然只是会说一部份,但糊弄人是足够了。所以从他们的口音来判别,估计很难,准确率也低。”尚云鹏接着说。

“那你认为他们是专业杀手,还是普通混混?”凌隽问。

“不是专业杀手,专业杀手只杀人,不会搞绑票这么麻烦的事。骆濛跳下去以后,我和他们短暂交手,穿制服的身手一般,但太阳帽就比较厉害了,他的招式也杂,是泰拳和空手道的混合,我没恋战,短暂交手后我就跳下水库了,一方面是为了救骆濛,一方面也是担心自己受了伤不是他们的对手。”尚云鹏说。

“昨天我们也讨论了这个问题,我们认为他们不仅仅是要杀你这么简单,如果只是为了杀你,那他们准备好枪,在水库上直接向你开枪就行了,他们要弄成你自杀的假象,一方面要除掉你,又不想和他们扯上关系,另一方面是要让我乱了阵脚,既然他们不轻易自己动手杀人,那说明他们不想把动静搞得太大,他们肯定是想彻底弄垮我。”凌隽说。

“我赞同,昨天是我去接骆濛的,后来她也没有打电话,那应该没有人知道她在酒店才对,是我们内部有人通知了他们骆濛在酒店,这是一个有计划的行动,我们中间有内鬼。”尚云鹏说。

“那你认为是谁?”凌隽说。

“展瑞。”尚云鹏直接说。

我心里狂跳起来,我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你的依据是什么?”秋荻姐问。

“因为他和骆濛是情侣关系,他们之间经常来往,只是他们装着不认识而已,我一直怀疑展瑞接近隽哥是有目的的,我也查过他的背景,因为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所以我才暂时没有动手。昨天展瑞也在酒店,他有足够的条件告诉对方骆濛在酒店的事,又趋举行仪式的时候把骆濛约出去,只有酒店有内应,才能把时间把控得如此精确,我虽然没有证据,但他是最有可能的。”尚云鹏说。

我身上轻微发抖,我和展瑞认识那么多年,其实我不认为他是坏人,而且他也没有必要这样做,“不是展瑞,不是他!”

“你当然维护他了!如果他是内鬼,那你也脱不了干系。”雷震海大声说。

“不,这件事不关骆濛的事,昨天她母亲的事已经扰得她很烦,她当然没心情配合展瑞演那么一场戏,而且她在关键时候直接跳下了水,根本就是不想联累我,这已经证明她不是在演戏,她是清白的,我肯定。”尚云鹏说。

“那他和展瑞装着互不认识,那又是怎么回事?如果内心没有鬼,那为什么要装着不认识?”雷震海问。

“我查过,以前他们住在同一片旧城区,虽然那里现在已经拆迁了,但儿时的玩伴记忆是很深刻的,我认为他们故意装着不认识,是和骆濛母亲的案件有关。我怀疑真正杀胡安的人是展瑞,骆濛母亲只是不想连累孩子,所以顶罪!”尚云鹏说。

我紧张得都快要窒息,我实在想不出尚云鹏是如何想到的,他为什么能这样联想?

所有人都看着我,这是我最核心的机密,是我在梦里都要守住的秘密,可是没想到尚云鹏竟然猜到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不知道我是该承认还是否认,如果我要是承认,那这秘密就不是秘密了,我如果要否认,我又但心尚云鹏已经掌握了什么证据,我如果再说假话,那我就真的成了他们心目中的坏人了。

“那件事发生在十年前,当时展瑞就应才十四五岁吧?他敢杀人?就算是他敢杀人,那时他也不会被判死刑的,因为还没有到十六岁,骆濛妈妈没必要替他顶罪啊?”秋荻姐说。

“骆濛妈妈肯顶罪,那说明这案子和骆濛有关了,也或许骆濛本身也参与了杀人,所以骆濛妈妈不想让两个孩子的未来充满阴影,就自己一个人扛下来了。嫂子,一个孩子一但杀过人,有过前科,就算不做牢,那也是一辈子的耻辱,不可能会有光明的未来,我就是例子,我年轻时捅过人,还没致死,我就一辈子背着杀人犯的罪名,根本没有正规单位会接受我。如果我有爸爸妈妈,如果有机会,我相信他们也愿意顶罪,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如果轩儿犯了事,你有机会替他顶罪,你也愿意对不对?”尚云鹏说。

“这件事,濛濛愿意解释一下吗?”秋荻姐问。

“这件事,我不能说,我真的不能说。对不起,如果你们认为我是不可信的人,那我远离你们就是了,但我真的不能说,我也有苦衷的,我妈妈不让我说,她说过,如果我说了,我们所有人都得死,我虽然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要这样说,但我相信妈妈的话不是胡说的,我真的不能说……”

说到最后,我已经泣不成声。

“不要逼小妹妹了,人生在世,谁没有苦衷?她昨晚命都可以不要,说明她不是坏人,我相信此事与她无关,至于她母亲的事,既然阿姨说如果说出来大家都会死,那这件事恐怕比我们想像的还要复杂,我看就不要追问了,我们应该相互体谅和信任。”凌隽说。

难怪他能成为万华商界的第一号人物,果然有王者霸气。这件事关系到他们自己安危,但是他却选择放过我,不再逼问,此种气度,非常人所有。

“我赞成隽哥的观点,我也认为不用再追究骆濛的私事,这件事到她可以说的时候,她自然会说,这件事一说出来,关系到太多人,甚至包括她狱中的母亲,她不肯说是可以理解的,我们不要逼她。”尚云鹏也说。

“那我们接着讨论展瑞的事,他是内鬼吗?如果是,我马上去把他带来。”雷震海说。

“他不是,不用调查他了。”凌隽说。

“凭什么?因为他是你所谓的徒弟?是你要培养的接班人,所以就放过他?”雷震海说。

“不是,因为他没有必要这样做,云鹏与他相安无事,他没有必要动云鹏,而骆濛是他的女友,他更不会让人绑他女友,而且我对他本来就很好,他上位是迟早的事,他没有必要搞垮我,把我搞垮了,他也一样什么也得不到。”凌隽说。

“可是……”

“隽哥说不是,那就不是了,这件事到此为止,震海,不要对下面的兄弟乱说话,话一传出去,传多了就变味了,不要影响团结。”尚云鹏说。

怀疑展瑞的事本来是尚云鹏提出来的,现在凌隽一口否决了,尚云鹏竟然也马上附和着认为展瑞没有可能是内鬼,这是一种意见上的统一,还是一种外人看不透的默契?

像凌隽和尚云鹏这样的人,我绝对不相信他们会轻易相信一个人,而他们怀疑了展瑞,却因为凌隽说不可能就不可能了?就洗清展瑞的嫌疑了?这听起来实在不可思议。

我心里更加紧张了,“你们不会是嘴上说信任他,然后私下里把他给干掉吧?他真的不是坏人,虽然他是真的想上位,但在美濠上班的高管,哪一个不想上位?虽然我和他已经分手了,但我还是希望你们不要杀他。”

“骆濛你多虑了,我们不是杀人狂,我们有时使用非常规手段,那是因为迫不得已。我们不会胡乱去害人的,我们也喜欢在规则下游戏,当我们不遵守规则的时候,那是因为对手首先违反了规则,甚至制造了明显对我们不公平的规则,我们才会违反规则,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凌隽说。

“我明白的,我只是觉得展瑞也不容易,求你们不要私下暗杀他。”我说。

“濛濛你放心吧,这几个男人虽然势力很大,但绝不是你想像的那种坏人,他们从来没有乱伤害过一个人,倒是他们经常被人伤害,没有人会去动展瑞,对了,你和他为什么分手了?”秋荻姐问。

“其实我们之间早就没有感情了,仅仅是因为大家都付出了太多的青春,所以有些不舍,他知道鹏哥怀疑他了,所以他很紧张,担心凌先生会踢他出美濠,这样他的努力就白费了,所以他才要提出和我分手。”我实话实说。

“好不容易到手的东西谁也不想轻易放弃,也许展瑞也有他自己的苦衷,你放心,我不会动展瑞的,云鹏以后也不许查他,我相信的人,谁也不许查。”凌隽说。

凌隽这样维护展瑞,倒是我没想到的。凌隽这样的人,会这么感情用事?就因为展瑞是个人才,是他培养的接班人,所以就要不讲理的维护他?要说别人会犯这种错误那有可能,要说凌隽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我绝不相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