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做客/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关于展瑞的讨论最后被凌隽的几句话压制下来,就连秋荻姐也没有提出异议。(www.ziyouge.com 更新快,无广告,就来澳门永利赌场)雷震海虽然一脸的不服,但他却也没有再纠缠,看得出来他是一个非常直爽的人,他没有凌隽和尚云鹏那种让人看不透的城府,凌隽三兄弟中,他恐怕是最简单的一个了。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我依然还是秋荻姐的助理,而展瑞也依然在美濠上班。那些人也没有再搞什么动作,一切好像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我自己更加小心一些了,每次看到陌生号码,我接的时候心里都会紧张。

在秋荻姐的帮助下,我渐渐熟悉了公司各种业务,工作也越来越顺利,最让我高兴的是,妈妈那边打架的事最终没有让她加刑,甚至关禁闭都没有。只是暂时要想保外就医就不太可能了,至少也要等这件事影响淡去之后才可能再办。

上次在医院探望过杨延志之后,追究假证据的事果然就没有继续发酵,我的律师执照也一直没有被吊销,甚至都没有收到相关传讯,秋荻姐用她的势力成功地保护到了我。

孙兴权车祸案也一直没有结果,反正那就是个恶人,死了就死了,也没人会去关心。网上对于那件事的报道也慢慢消失,这世界每天都有车祸,每天都有人死,媒体也不可能对一件车祸案持续追踪报道。

我的生活又恢复到了很规律的状态,每天我很早就到公司,与办公室的人一起协调秋荻姐当天的日程,帮她推掉可以推掉的应酬,而秋荻姐也开始有意放权让我独立处理一些事务,我的表现也还不错,她让我处理的事,没有出过任何问题。

加班是对我来说是常态,我几乎每天都加班到晚上八九点钟。除了处理手里的事务,我还要翻看振威过去的资料,熟悉各分公司的状况,还有主要竞争对手的情况,合作伙伴的情况,市场的最新动向等等。这是一个大数据时代,从那些看起来繁杂的数据中仔细观察,往往会发现意相不到的规律和商机。

我要用十倍的努力,弥补我这个半路出家的企业高管经验不足的缺陷,我要成为一个强人,像秋荻姐那样可以通过自己势力来保护自己和朋友的强人。我不要再受欺负,我受够了。

拼命的工作让我半月间瘦了三斤。这是我毕业后最愉快的工作,秋荻姐有应酬的时候,会先征求我的意见,我喜欢就带我去,不喜欢就随便我,反正办公室美女多的是,大酒量和喜欢热闹的更多,那种需要喝酒的应酬,我几乎都没有参与。

这一点就比在事务所时强多了,黄建宇那个畜生就从不尊重我的意见。只要他决定了,我要是敢不去,他就会各种威胁。秋荻姐是做大事的人,当然是黄建宇那种混蛋所不能比的,她说女人如果靠美貌上位,是可以过得很好,但有大成就的少之又少,而且往往得到的太少,付出的太多,还存在巨大的风险,因为女人美丽的时间太过短暂,男明星四十岁还可以出来演偶像剧,但大多数四十岁的女明星,基本上就只能出来演后妈了。所以女人要在自己还青春漂亮的时候为自己多作打算,要让自己在容颜老去时有足够的资本继续骄傲。所谓资本,包括财富和地位,如果没有前两者,那至少要有丰富的知识或可以养活自己的技能,才能独立于男人们的世界,不会成为被男人嫌弃的被豢养的过气宠物。

又到周末,隔壁办公室的同事邀我下班后一起去嗨皮,她们已经邀请我多次,我一直拒绝感觉也不太好,只好答应。

刚刚答应她们,秋荻姐就进来说:“濛濛,周末了,今晚去我家吃饭吧?”

见我面有难色,她接着说:“怎么了,约了朋友?”

“不是,是同事让我和她们一起聚餐,然后去玩儿。”我实话实说。

“那可以先去吃饭啊,等她们吃完饭后你再陪他们玩就是了,他们去哪里玩?”秋荻姐问我。

“不知道哦,我没问。”我说。

“不如去华彩夜总会吧?到时我和你们一起去,我请大家喝酒。”秋荻姐说。

“啊?”我以为自己听错了。

“怎么?嫌我老了,和你们不好玩?我大你们也大不了多少哦,我只是婚结的早,太早上了凌隽的贼船而已。”秋荻姐笑着说。

“那倒不是,你看起来就像一个大一学生,哪里就老了,我们都羡慕你好像就不会老呢。”我实话实说。

“行了,别说好听的逗我了,那我和你们一起去可以吗?”秋荻姐说。

“当然可以了,不过为什么要去华彩呢?”我说。

“呵呵,我知道你的意思,我自己有朝会,要玩应该去朝会才对嘛,但我想去华彩,那是孙兴权的场子,我想去看看,随便拜会你说的那个吴经理,我总觉得孙兴权那件事很古怪,虽然摆平了,但我担心他们只是暂时沉寂,到底是谁拍了你母亲的照片来威胁你,现在也还没有查出来,那个人只要一直在,我就觉得不安稳。”秋荻姐说。

“可你是名人,你一但出现在华彩,很多人会认出你来的。”我说。

“没事,我戴个太阳帽,再加个口罩,混在你们中间,夜场里普遍灯光昏暗,应该没人会认出我来。我就是要借助你们人多才方便混进去的。”秋荻姐笑着说。

“那好吧,那你带上鹏哥吧?也让他保护你。”我说。

“不用,我们自己去就行了,这是我自己的主意,不能让云鹏和凌隽他们知道的,如果他们知道了,估计会不同意。”秋荻姐说。

“那如果有危险怎么办?”我说。

“不会有危险,晚上你去之后不要喝酒,就说胃痛,水和饮料都不喝,保持清醒,如果我有什么事,你打电话给云鹏他们就行了,不会有事。”秋荻姐说。

“可是万一你要是出了什么事,那凌先生他们非撕了我不可。”我还是担心。

“你怎么这么胆小啊?哪条法律规定女人做事一定要男人们同意?要是女人什么事都要男人们同意,那我们还有什么地位?别理他们,自己做事。”秋荻姐说。

“那好吧,我配合你就是了。”我无奈地说。

“咦,你是不是有些想云鹏了?所以想让我带他来让你看看?你们好久没见面了吧?”秋荻姐笑着说。

我的脸有些发烫,其实我确实有这方面的想法。我大概半月没看见尚云鹏了,他没在医院住多久就出院了,也许是出于安全的考虑,又不敢打电话给他,只是心里空落落地想得厉害。

“别不好意思嘛,云鹏是好男人,喜欢他也不丢人,不过你得告诉他才行,你要是不说,他是不会知道的,要不,我替你们搭桥?”秋荻姐说。

“秋荻姐你饶了我吧,我对鹏哥没什么想法,只是敬重他的为人而已,你可不要乱说,到时弄得连朋友都没得做。”我说。

“呵呵,你这么大了,还有小姑娘心思?怕什么呀?喜欢就说出来呗,想那么多干嘛,反正云鹏也是单身,你现在也是单身,这不正好?”秋荻姐说。

“我对他真的没什么想法,我只是敬重他,我和展瑞的事都没说清楚呢,他也不会相信我的,还是算了吧,秋荻姐咱不说这事行吗?”我哀求道。

“好好好,那你自己憋着吧,到你认为可以说的时候,你再说就是了,感情这事也确实勉强不来的,看缘份吧。”秋荻姐说。

****************

这是我第一次到秋荻姐家里做客,能到她家来做客的人,应该可以列为自己人了,据我所知,展瑞之前也从来没有被邀请到家里来做客过。

我以为会见到尚云鹏,但结果却让我有些失望。尚云鹏不在,听说凌隽给他和雷震海买了相邻的两套别墅,最近他们都住在那边,很少到凌家来吃晚饭。

这倒也正常,毕竟凌隽和秋荻姐已经结婚了,再好的兄弟长时间住在一起也不好,他们也总得有自己的私人空间。

“怎么?没见到云鹏很失望?要不要打电话让他过来?”秋荻姐又开始开我的玩笑了。

凌隽在场,我更加不好意思了。

“秋荻姐,我不是说过了么,我只是当鹏哥是亲大哥。”我赶紧说。

“越是这样说的,那就越有问题了。”凌隽笑着说。

“凌先生你也取笑我,我和他真的没事了。”我说。

“不是说好叫隽哥的吗?难道云鹏你可以当大哥,我就不行了?”凌隽继续取笑。

“我只是觉得您是大人物,叫您隽哥太高攀了。”我说。

“怎么也会有这样的想法?你叫秋荻叫姐姐,当然叫我叫大哥了,难道叫姐夫?你如果叫我一声隽哥都不肯,以后你和云鹏的事,我可不帮忙了。”

凌隽今天看来心情不错,竟然盯着这个问题不放,一直取笑我。

“好吧,隽哥,那求你别取笑小妹好不好?”我说。

“OK,这才像话嘛,不取笑你了。不过妹子,云鹏可不是一般的男人,通过上次的事你想必也知道了,和我们这样的人在一起,风险要比普通人高了许多,随时会有危险的,你如果真喜欢云鹏,那就得作好心理准备才行,云鹏是我的好兄弟,我当然希望他幸福,你是个不错的姑娘,可以为了他自己跳下水库,这样的勇气已经可以给你打八十分了,我支持你们。”凌隽说。

“行了,说得你们这些男人有多了不起似的,跟着你们要承担风险?这是在小看我们女人?你怎么不说你们跟着我们也要承担风险?濛濛是知名律师,现在又是振威的高管,她的能力非常出众,现在很多事我都交给她处理了,公司很多帅哥蠢蠢欲动想要追她呢,你最好让云鹏抓紧一些,不然到时飞了他就等着哭去吧,这也是风险,明白吗?”秋荻姐说。

“好,我明白。”凌隽大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