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又是故人/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饭期间其他同事已经打电话过来催了两次,我和秋荻匆匆吃完,开车离开了凌家别墅。无弹窗小说阅读

凌隽听说我们要出去玩,也没有追问要去哪里玩,和谁一起,只是叮嘱着不要喝醉,如果喝醉了记得打电话回去,他派人去接。

这便是大男人和小男人的区别,要是普通小男人,知道老婆要出去玩,那还不刨根问底搞清楚才怪,说不准还会暗中跟去都有可能。

秋荻姐在车上戴上帽子,再把口罩给戴上,还真是看不出来这是万华商界第一女强人了。

“一会你介绍我的时候就说是你朋友就行,看那些同事能不能认出我来。”秋荻姐笑着说。

“应该不能,因为她们想不到你会和我们一起出去玩,而且不是去朝会,而是去其他人开的夜总会。”我说。

“那咱们得把车停在附近,不能让他们看到我的车,不然就露馅了。”秋荻姐说。

“也是,咱们停在附近的停车场步行过去就好了,秋荻姐,其实我还是很担心,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真是负不起这责任。”我说。

“你别这么胆小好不好?出不了什么事的,就算有什么事,我也不会让你负责任,这本来就是我自己的主意。”秋荻姐说。

说话间到了华彩夜总会隔壁的停车场,把车停好后,我们向华彩夜总会步行而去。

“哈哈,好久没有这样出来玩了,不被人认出的感觉真好!”秋荻姐竟然有些兴奋。

“不是走到哪里都让人认出来的感觉更好吗?大多数的人都希望自己的知名度越高越好,最好是走到哪里都有人尖叫更好。”我说。

“那是大多数人因为得不到,所以就向往。真正成名人了,那也烦人的,你的缺点会被人仔细观察,然后加以渲染和无限放大大,把你说得不堪如垃圾,因为你是名人,所以能找到理由来抨击你对很多人来说就是一件很爽的事。”秋荻姐说。

“也是,那些明星大腕不出名则罢,一出名就会被人往死里扒他们的过去,然后小题大做报道出来,网友不问青红皂白一番跟风狂骂,很少有人会理性去看待问题。”我说。

“难得有发泄的机会,他们为什么要理性?骂人又不上税,骂得爽就行,不用管是否理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公平的,明星大腕们占用了大量的社会资源,当然应该承担更多,被公众骂本身也是他们要承担的一部份,网络骂战就是一时痛快,谁认真谁输。”秋荻姐说。

说着已到了华彩门口,同事们呼啦围上来,“齐总也来了?哎哟,这是与民同乐的节奏啊?是不是想喝什么都可以点了?多贵的酒都可以点?”

“不是吧,你们是不是也太贼了?我这戴着大口罩也能认出来,要不要让我如此挫败感强烈啊?”秋荻姐叹道。

“齐总啊,戴了帽子戴了口罩就能伪装成功了?我们天天都看到您,观察着您每天穿的衣服,您哪一款衣服是限量版,是多少价格,都是我们八卦的主要内容,您这一身衣服,够我们一年的薪水,试问普通人能穿得起吗?不是您还有谁?”一女同事笑着说。

“好吧,看来我以后也盯着你们,你们穿什么我穿什么,这样大家就一样了。”秋荻姐无奈地说。

“不过齐总,你要请我们喝酒,干嘛不到朝会去?您也要图便宜?”一同事说。

“我来考察学习一下不行啊?别废话,你们认出来就行了,可不许声张,你们要吃什么喝什么我都请总行了吧?”秋荻姐。

“万岁!”一群人欢呼雀跃。

老板坐镇买单,大家不用AA,那当然是往死里宰老板了,这些人还真是下得了手,果然点的是最贵的酒,把她们平时舍不得消费的东西都点了,一群人高兴得过年一般。

“你们先玩啊,我和濛濛出去走一圈,学习一下人家的夜场管理。”秋荻姐站起来说。

“去吧老板,您的任务就是买单,其他的我们不管。”同事笑道。

我和秋荻出了包间,来到了前台。

“我有事找你们总经理,有事要请教,她在吗?”秋荻姐问。

“您稍等,我这就打电话给他。”前台说。

前台打完电话,“请上四楼,总经理在他办公室。”

其实吴玫的办公室上次我是来过的,所以我很快带着秋荻姐找到了总经理办公室。

敲门之后,里面传来‘请进’的声音。

进了办公室,看到办公桌的背后坐着一个中年男子,一身黑色西服,头发很短,长相魁梧,皮肤有点像尚云鹏,都是微黑。

“您好,我要找总经理。”我说。

“我就是,请问两位有什么吩咐?我就是总经理董伟。”中年男子说。

“不对啊,这里的总经理不是吴玫吗?”我说。

“哦,她离职了,不在这里做了。”董伟淡淡地说。

“离职?可是据我所知,她是老板孙兴权的女友,孙兴权出事后,她就一直接管这里,现在为什么会离职?”我说。

“这是我们公司的事,小姐你问得太多了,我们公司的人事变动,不用向你汇报清楚吧?”中年男子笑着说。

“那现在这里的老板是谁呢?”秋荻忽然问。

“就是我,孙兴权把华彩转让给我了,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对我们公司的事这么感兴趣?”董伟问。

“没有,我是吴玫的朋友,本来是想找她聊聊天的,没想到她离职了,她应该是没走多久吧?她的照片都还在。”

秋荻姐拿起办公桌上的相框看了看,里面是美女经理吴玫的照片,照片上她穿着一件黑色紧身背心,非常的性感。左手臂上有一个蝎子纹身,右手避上则是纹了一串英文字母,这人还挺喜欢纹身的。

“是啊,她离职不久,也就两三天的样子。”董伟说。

“那她去哪儿了?我在哪里能找到她呢?”秋荻姐说。

“这我就不知道了,要不你打她电话问问吧,你不是她好朋友吗?你应该有她电话才对啊。”董伟说。

“也是,我自己打电话找她就行了,打扰您了,这张照片就送给我吧?一个离职员工的照片总放在这里也不好,我朋友的照片,我有理由替她拿走。”秋获姐说。

“随便,不过这是她的私人物品,如果你拿走,她回来找我要怎么办?”董伟问。

“没事,我会打电话通知她的,如果她管你要,你告诉她在我这里就行了。”秋荻说。

“可是你们是谁我还不知道呢?能否留下大名?”董伟问。

“不必了,吴玫会知道我是谁的。”秋荻姐说。

正说着,办公室的门又打开了,进来的人珠光宝气,是个大美女,正是朱虹!

“你怎么会在这里?”

秋荻姐和朱虹几乎同时说。

朱虹对秋荻姐当然非常熟悉了,又看到我在旁边,当然一下子就知道戴口罩的是秋荻姐。

“听说有同事在这玩,我就过来凑热闹,要不要一起玩儿?”秋荻姐说。

“不用了,我找董先生有事,回头再聊。”朱虹说。

朱虹也很聪明,当然清楚如果秋荻姐只是单纯为了玩儿,肯定会选择去朝会,现在看到秋荻姐戴着大口罩,自然明白秋荻姐另有目的。所以她也是没说太多,只是说回头再聊。

出了董伟的办公室,秋荻姐对我说:“我想我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咱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我心里有些紧张,赶紧跟着她出了华彩,回到了车上。

“你亲自见过这个吴玫对吗?”秋荻姐指着相框说。

“是的,她很漂亮,面部线条几近完美,但我总觉得不太舒服,也许是因为太完美了,反而不舒服吧。”我说。

“她个子是不是很高?至少一七五以上?”秋荻姐说。

“你怎么知道,她确实很高,你认识她?”我说。

“她和我是老相识了,但以前她不漂亮,只是五大三粗,她原名叫莫灵灵,我们叫她三姐,当然了,也许莫灵灵是假名,吴玫才是真名,也或许两个都是假名。”秋荻姐说。

我静静地听着,我知道故事没完。

“我和她是在看守所认识的,当时她要和我亲热,我反抗,被她打了一顿,后来我救了她们出来,但从此失去联系,对了,她当时不是美女,现在这么漂亮,肯定是整形过了。”秋荻姐说。

“那你怎么知道她是三姐?她整形不严重?”我说。

“严重,几乎整个人都变了,但是她手臂上的纹身没有变,那个蝎子的纹身还在,她虽然瘦身了,但个子还是很高,这么高的个子,这样的纹身,还有她的眼睛没变,必然是她无疑。”秋荻姐说。

“既然你们是患难之交,她到了万华,为什么不找你叙旧?”我说。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了。”秋荻姐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