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斗智/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得到朱虹的肯定,我们更加相信我们的分析是有道理的了。ZiYouGe.com

“这种事听起来不可思议,但是我们经历了那么多事,很多也是不可思议的,只要是真感情,都是值得尊重的。虽然不一定要接受。”凌隽说。

三姐的这种感情说起来其实是有些让我们大家尴尬的,因为毕竟这个社会并不接受女人爱上女人的事,大多数人心里还是排斥的,甚至会认为这是变态的行为,凌隽能这样说,也算是不容易了。

“性取向是一个很大的话题,有些是天生而成,有些则是因为后天的经历慢慢改变,所以这不是一个可以用来嘲笑的话题。我赞成凌隽的说法,只要是真感情,都应该尊重,虽然我们不一定能接受,就像有些人喜欢吃榴莲,但有些人闻起来却奇臭无比,不喜欢吃的人,也应该尊重喜欢吃的人。我这比方可能不太恰当。我只是想表达我们应该对三姐足够的尊重。”秋荻说。

“那当然,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如果喜欢我的三姐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个男的,她就未必会为了保护我而背叛她的老板。虽然我不喜欢女人,但我还是很感激三姐对我的感情。”朱虹说。

凌隽他们三个男人面面相觑,当然是被朱虹这一句‘男人都不是好东西’给噎住了。

“朱虹,其实男人也不是都很坏的,至少我们三个都还行……”雷震海说。

朱虹笑了笑,“以后我说男人坏话的时候,你们都要记住,不包括你们仨的,你们仨当然是顶好的男人,但像你们仨这样的,太少了,比大熊猫还要少。”

“那倒是,尤其像我这样的,那就更少了。”雷震海说。

凌隽和尚云鹏相互看了一眼,都是一脸的无奈。显然雷震海的这种自我感觉良好已成常态,他们都不想再吐槽了。

秋荻姐干咳两声:“接着议事,自我推销什么的一会空闲时间再搞。”

我心里暗笑,这家庭会议可真有意思。

“这么说,孙兴权让我收购华彩,另有阴谋?”朱虹说。

“这是肯定的,毋庸置疑。”秋荻姐说。

“那会是什么阴谋?”朱虹说。

没有人回答,因为谁也答不上来。只听说收购别人是有阴谋的,还没听说过被别人收购还能有阴谋的,而且孙兴权和朱虹谈的价格很低,当初要是孙兴权不出事,朱虹收购过来后会大赚一笔。

让人低价收购自己的企业,作为一个阴谋?确实闻所未闻。

“当时孙兴权和你谈收购的时候,他有什么条件?你仔细回想一下。”凌隽说。

朱虹点了一只烟,她抽的烟是那种细长的烟卷,听说是国外进口的。她抽烟的姿势很优雅。看到凌隽皱眉,她又赶紧将烟灭了。

“他好像没什么条件,他就只是说很喜欢我,再便宜卖给我也愿意。”朱虹想了想说。

“不对,你肯定漏掉什么细节了,他肯定有条件,这天上掉馅饼,不是阴谋就是陷阱。这是规律。如果按你们说的来分析,孙兴权是三姐的搭档,他们只是马仔而已,后面还有老板,所以华彩夜总会肯定不是孙兴权自己投资的,而是后面的老板出钱,谁的钱不是钱?人家凭什么要便宜你?”凌隽说。

“我能不能发言?”我弱弱地说。

“当然,既然让你来参加开会,当然就是要你发言了,有想法就大胆说出来,不要不好意思,说错了也没关系,你做过律师,逻辑推理能力应该也不错,大胆说你的想法。”秋荻姐说。

凌隽也点头:“都是自己人,说错也没人会笑话你。”

我胆子这才壮了起来:“我是这样想的,如果我们的分析没有错的话,那孙兴权做那么多事,其实就是想让朱虹姐收购他的场子,然后达到他的目的。后来三姐为了保护朱虹姐,也可能是因为吃醋,所以设计了孙兴权的杀人案,让警方抓了他,于是收购计划就搁浅了,那如果我们是幕后老板,我们会怎样做?”

“幕后老板会把这个任务交给孙兴权的助手三姐,让三姐继续经营华彩,然后继续推进收购一事,但三姐并没有这样做,因为她要保护朱虹,她不想害朱虹,所以她迟迟没有动静,而且为了防止孙兴权出狱后继续和朱虹谈收购,她索性制造交通意外,把孙兴权做了。”尚云鹏接着说。

很好,我算是融入他们了,因为大家的思路已经基本一致,也说明我不是一无是处的,我还是有些作用的。

“因三姐迟迟没有做到老板交给她的事,没有继续推进收购,所以三姐身边负责监视三姐的就向老板报告了,监视三姐的人肯定存在,这也不用怀疑。幕后的人那么狡猾,不可能没有后手。老板知道三姐可能有异动,就让她消失了,至于是杀了她还是把她调走了,这不能确定,可以肯定的是,现任的总经理董伟是三姐的接替者。”我说。

“濛濛的意思是,其实不必努力去回忆当初孙兴权提出的条件,只要看现在董伟提的条件就行了,因为他们要达到的目的是一样的,所以孙兴权提的条件,董伟也会提出,我们只要分析这些条件,那就可以了。”凌隽说。

我很兴奋,因为这一群人果然都是绝顶聪明的人,我只要开了头,他们就都明白我心里所想了,和这样的高手交流,果然不需要多费口舌,一点大家就都通了。

我现在知道了他们为什么这么强大,因为他们都聪明,而且能够相互理解对方的想法和企图,凌隽和秋荻姐的财力,加上尚云鹏的势力和江湖地位,再加朱虹庞大的人脉圈,这样的组合在万华当然会所向无敌,所以对手才会不敢正面挑战,只是从细处找突破口。

而他们更厉害的地方,还在于他们的全能。打个比方,假如尚云鹏有事不在,凌隽一样可以领导下面那些兄弟,而如果凌隽不在,以尚云鹏的能力,一样可以和秋荻姐一起接管美濠集团,而朱虹看起来虽然只是一个名媛,但她在政界关系网的能量却也不容小觑。

所以那些人才要选择从朱虹下手,也许在他们看来,女人总是要好对付一些。

而雷震海是这个组合中看起来最可有可无的人,他来自澳城,势力不如云鹏,财富不如凌隽,也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他也极为重要,因为他义气,事临头的时候不退却。两年前他坐牢,据说也是为了保护凌隽和尚云鹏,因为仇必须要报,但事情闹大了,总得有人牺牲,而他就是站出来牺牲的人,正是他的牺牲,保得凌隽和尚云鹏的平安,让他们在这两年在万华建立起庞大的势力。

所以,他们这些人都很重要。虽然性格不同,但他们同心,各自发挥着自己的作用,这是他们能够屹立万华不倒的基础,也是让对手不敢妄动的原因。

“董伟的条件也简单,他说希望合并后华彩能成为朝会的分店,法人代表更换成我,然后由他继续担任总经理。员工也不能随意开除,还提出和朝会现在的店对调一部份员工,这样大家相互交流和学习。”朱虹说。

“这样的要求很合理,看起来没有什么可疑之处,并购的企业大多数都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原来的企业主继续担任并购后的企业高管也是非常正常的事,因为他对原来的企业更为熟悉,管理起来当然也更为得心应手。”凌隽说。

“越是看起来合理的事,往往阴谋就藏在其中。就像高手对决,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招,其实暗藏杀机。”尚云鹏说。

“那我现在还要不要继续和董伟谈合作?”朱虹问。

“以你的脾气,你会轻易罢休?”秋荻姐反问。

“哈哈,大嫂真了解我,我其实也在想着要继续和他谈,既然他想玩阴谋,那我就陪玩,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朱虹笑道。

“这样太危险了,我们现在不知道他们要搞什么,如果你置身其中,那万一他们对你不利,那怎么办?”雷震海说。

“不会。”

凌隽和尚云鹏几乎同时说。

“我也认为不会。”我补充。

“看来我又没跟上思路?”雷震海苦着脸说。

“他们既然要谈合并,那肯定是有计划的,而且他们的计划不仅仅是要害朱虹,所以他们不会动手害朱虹,如果把朱虹姐害了,那就完不成他们合并后的计划推进了,而且朝会里全是朱虹姐的人,他们根本不敢乱动,上次他们用我来威胁鹏哥,就说明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不然也不会绑我那么麻烦。”我说。

“说得很好,看来濛濛绝对有资格入我们的伙,脑子很好使。”凌隽笑道。

“谢谢隽哥夸奖,希望你们不要怪我多事才好。”我说。

“不会,让你来就是要你参与讨论,你要是不说话,那我们反而会反感。”尚云鹏说。

“看来这里就我最笨了,你们个个聪明绝顶,下次你们开会我不陪你们玩了。”雷震海笑着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