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拖延/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不行,你对我们太重要了,没有你,怎么能衬托出我们的聪明?”尚云鹏笑道。ziyouge.com

“那你们也同意我继续和董伟谈合作?”朱虹说。

“事实上就算我们不同意,你也会继续谈,我们还不了解你?”凌隽说。

“有你们罩我,我当然更要谈了。”朱虹笑道。

“继续和他谈,云鹏试着派人跟一下这个董伟,看他平时有没什么异常?合同文书就由濛濛来办,这是她的专业了,濛濛一定要把关严格,不能让合同里有陷阱。如果有陷阱,那也要陷他们才行。”凌隽说。

“这个你们放心,我做了三年的律师,要想在文书里玩文字游戏,我还是勉强能应付的。”我说。

凌隽站了起来,“好,会议结束,震海,我们钓鱼去。”

我傻傻地坐着,心想这就开完会了?

尚云鹏走过来,“还傻愣着干什么?午饭不做了?不是你自告奋勇要揽这活吗?”

“噢,那我们去吧,你不会怪我多事吧?我只是想帮你做饭而已,除了咱俩,貌似也没人会做了。”我说。

“不是咱俩,是你一个人做,我可是伤残人士,不能动的!不过我会看着你做。”尚云鹏说。

“啊……?你怎么能这样?”我说。

“我怎样了?是你自己说自己做饭不错的,而且你也知道,我确实有伤在身。”尚云鹏笑道。

“那你喝酒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自己有伤在身了?”我说。

“喝酒的时候我忘了,我这人经常会选择性遗忘,比如说现在我就忘了我会做饭了,我什么也不会。”尚云鹏说。

“无赖!”我嗔道,心里甜丝丝的,能和他拌嘴,我都觉得好高兴。

“你怎么知道我的小名?”尚云鹏说。

“去,你的小名不是叫小狗么?怎么会有无赖这么好听的名字!”我笑着打趣。

“我的小名很多的,还有一个小名是帅哥!”尚云鹏也笑道。

我:“……”

************************

我被借用到朱虹身边帮忙两天,因为她这两天就要和董伟签合同了。

一方面是需要我帮忙,另一方面当然也是秋荻姐为了让我了解更多的东西,顺便和朱虹拉近关系,她是凌隽的妹妹,在凌家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要融入她们,当然要和她们每个人搞好关系才行,虽然不用刻意讨好,但走近一些那是有必要的,因为只有走近才能增进相互了解,只有相互了解才会信任,只有信任才能通力合作。

朱虹虽然稍显偏激,但其实心地不坏。对我也很好。她带着我和董伟一起谈收购的事,让我起草合同书,我有意在合同书中增加一些明显有利于朝会一方的条款,董伟似乎并不在意,我明显感觉得出他不专业,水平差我差很远,可以说不是一个级别。

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朱虹,朱虹笑着对我说:“他不但没有你专业,甚至都没有我专业,用你来对付他,简直就是大材小用。”

我笑得有些尴尬,因为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出言讥讽我。

“我不是在讽刺你,我说的是实话,我这人不太会讽刺别人,我要是看你不顺眼,我直接骂你一顿,或是叫人打你一顿就行了,我才懒得花心思去讽刺你。”朱虹说。

这话我信。上次因为妈妈的事,我被她在电话里骂了近十分钟,骂得那叫一个狗血淋头,至今记忆犹新。

“我知道朱虹姐是性情中人,你虽然有时偏激,但你其实是一个好人。”我说。

“我可不是什么好人,当好人没什么意思,好人最容易受欺负,我才不要受人欺负,这个世界如此现实,要先活下来,不受人欺负了,再考虑哪些事可以做,哪些事不可以做,所谓的公理道义,不一定能让你活下来。”朱虹又开始偏激了。

虽然我不是很赞同她的说法,但我也不想驳她。每个人的处境不同,际遇不同,自然就会影响到她的价值观,价值观也就会影响到她的处世风格,试图去说服和自己完全不同背景的人赞同自己的观点,这本来就是一件愚蠢的事。

“我知道你们都不认同我的看法,这很正常。同一件事,换个角度去看,就会得到不同的结论。我承认我是偏激的,但我也有自己的逻辑,我们也许不能说服对方,但我们可以求同存异。”朱虹说。

这话让我大为赞赏,体现了她也不是只有偏激,还有智慧和宽容的一面。

我点头:“朱虹姐,虽然我也觉得你很偏激,但你是我欣赏和佩服的人。”

朱虹大笑:“我有什么好让你佩服的,以后遇上有关男人的事,可以找我帮忙,我自认为很了解男人,而且能找到对付他们的有效方法。”

“是么?”我有些怀疑,心想你对付男人的方法,不就是陪他喝酒,但又不让他们得到么?这么简单的事,也能称得上方法?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在想,我对付男人的方法,就是无底线地应酬他们,是吧?我告诉你,我还真是有底线的应酬,那些在外面自吹和我关系暧昧的人,其害连我的手都没碰过!他们只要胆敢越雷池一步,我就剁掉他们的手!”朱虹说。

我心里一颤,心想我和你毕竟是两种人,你的方法,我估计是学不来的。

“好了,不说这些了,这几天的相处,我其实还是很欣赏你的,欢迎你成为我们的一员。”朱虹说。

“谢谢朱虹姐,我能成为你们一员,我非常荣幸。”

这是我的心里话,一点也不掺假。

*************************

下午两点,我把已经拟好的并购协议拿给了董伟看。

“如果董总没什么异议,那我就通知朱小姐过来签字。”我说。

“朱虹没有和你一起来吗?”董伟问。

“没有,朱小姐说,让我先把合同给你看一下,如果没有问题,那再过来签,朱小姐很忙。”我说。

“朱虹的架子可真大,说好今天午签约的,她竟然不亲自来。”董伟有些不高兴。

“朱小姐一直很忙,这样的收购案对朱小姐来说只是小生意,不会花太多的精力在上面。”我说。

“朱虹自己不来,让你把合同给我拿过来,也就是说,这合同是最后定下的版本,没有修改的可能了?”董伟说。

“是这样的,如果按照这合同执行,那朱小姐就过来签约,如果觉得不行,那这收购就取消,没有必要再谈。”我说。

“其实价格我倒也觉得没什么,只是支付收购款项要三个月后结清,是不是太慢了?既然都谈好了,那为什么不一次性付清,朱小姐的背后有凌隽和齐秋荻那样的大佬,还会差这么点小钱吗?”董伟说。

“这是朱小姐的意思,虽然两家现在谈成了收购协议,但是华彩的的具体账务状况我们还没有完全核实清楚,你们和酒水供货商有没有扯皮的地方我们也不清楚,如果不推迟支付时间,那我们只有暂时取消收购。”我说。

其实这是我的主意,因为我们并不知道董伟让朝会并购华彩到底是什么意思,所以有意把并购所要支付的款项有意拖延,他们急于完成这次并购,我估计他会答应。

“可是这合同书上只是说三个月结清,第一个月结算多少并没有写,第二个月支付多少也没有写,到底我们能拿到多少钱一点底都没有,是不是太过份了?”董伟说。

“董先生,你也说了,朱小姐的背后还有凌隽和齐秋荻,美濠是国际性财团咱们就不说了,就拿振威来说,那也是市值百亿的集团,难道会赖你这么一点小钱?既然大家同意合作了,那就要相互信任,如果你认为我们会赖账,那只有取消了。”我收起合同说。

“别呀,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最长的时间也就是三个月而已,三个月以后,只要审计人员查过华彩的帐目确实如你们报上来的一样没有问题,那我们肯定付完尾款,区区三个月,九十天而已,难道你就等不及?”我说。

董伟想了想,点了点头,“好吧,那你让朱小姐过来签字吧,我很有诚意的,她却显得漫不经心,这有些让我难堪了。”

我心里暗笑,心想就是要装着漫不经心,才能让你急,我们要是表现出特别想收购,那你就反而不急了。不让你急,怎么能算计你?

一小时后,朱虹姗姗来迟。对于朱大美女来说,姗姗来迟一向是她的特点,别说是和董伟见面了,就算是凌隽要见她,她也有本事迟到半小时让凌隽苦等。我们对于朱虹爱迟到的习惯早就无力吐槽,秋荻姐甚至还有个主意,说以后要约朱虹,那直接就提前把约的时间提前半小时,反正她也要迟到,提前半小时,她迟到后就正好了。

这一次她不但姗姗来迟,而且还喝了一些酒,粉面含春,更显娇媚动人。“对不起啊,陪朋友喝了两杯,合同写好了吗?好了就签字吧。”

我真心佩服,一般企业的收购签字,人家都是一身正装如临大敌地搞个仪式签字,我们的朱大美人倒好,直接喝得微醺来签字,也算是一独特风景了。

这倒也体现了她的对我的信任,因为她知道我已经把事情都搞定了,她要做的事就是写一个名字,就算是喝得走不动,写‘朱虹’两个字也是没问题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