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回家/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条件很诱人,但我不会考虑朱虹提的事。ziyougecom

“朱虹姐,我在这里刚刚熟悉了一些,我也不愿意就这么离开这个环境,谢谢你的抬爱,但我真的不能答应你,你有用得上我的地方叫我一声就行,只要我有时间,我一定帮忙,我不用到你公司去上班,也一样可以帮你做事的。”我婉言谢绝。

“好吧,那你再考虑一下,如果改变主意了,那告诉我就行了。”朱虹说。

我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因为我压根就不会考虑。

朱虹站了起来,“好了,你们继续忙吧,我有事先走了。”

我也赶紧站起来:“朱虹姐你慢走,我还有事就不送你了。”

“这么客气干嘛,忙你的吧。”朱虹笑着挥挥手。

朱虹走了以后,柯雨一脸羡慕地问我:“你和朱小姐很熟吗?她可是万华的大名人,你竟然叫她姐姐,可见你们的关系非常不一般啊,难怪你一进公司就做了董事长助理,原来是有后台关系啊?”

我笑笑,“也不是很熟,还可以吧,不过我做助理是齐总提拔的,不是靠她,我也是通过齐总认识她的。”

“哇,你的背景肯定很强大了,竟然能和她们这么熟,你肯定是哪位官员的子女吧?”柯雨说。

柯雨有这样的想法倒也正常,官员利用关系把子女往企业里输送,占据重要位置,然后获得高薪或非常规收入是谋利的一种重要手段,但我不能解释太多,我总不能说我非但不是高官的子女,反而是一个囚犯的女儿。

“不是了,别胡思乱想了,工作吧。”我说。

“朱虹那么看重你,还要把你薪水翻一番,真是让人羡慕。”柯雨还在说刚才的事。

“也许她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不用当真,就我这本事,哪值那么多钱啊,做事了。”我说。

柯雨见我不愿意多说,也不再说话,做事去了。

这时我电话响了,竟然是饶溪打过来的。心想我都离开事务所了,还打电话给我干嘛?她又想干什么?

电话一直响,我也懒得接,我觉得自己和她没什么好说的。

响了两遍没有接,饶溪还是发了一条信息过来:‘你舅舅今天到事务所来找过你。’

我一看大惊,心想舅舅到事务所去找我干嘛?前两天不是才给他汇了几千块吗?又来要钱?

我直接打了电话给舅舅,“舅舅你找我?”

“是啊,你好久没回来了,我和你舅妈都想你了,打电话你没接,我就到事务所去找你了,没想到他们说你离职了,听说你还在一家大公司当老板了,真了不起。”舅舅说。

“舅舅,我只是普通工作人员,哪里就当老板了,你别听他们胡说。”

“那你回来吃饭吧?我让你舅妈给你做好吃的。”舅舅说。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好吧,我下班后就回去。需要我带什么回来吗?”

“不用,你人回来就行了。”舅舅说。

“嗯好,舅舅再见。”我挂了电话。

其实要说就舅妈那厨艺能做出什么好吃的,我是打死也不相信的。不过既然舅舅都这样说了,我还是得回去一趟才行,不管他们以前对我如何,但对我确实是起到了抚养之恩,要不是他们,我都变成孤儿了。

我只是心里奇怪,心想舅舅怎么会突然这么关心我,亲自跑到事务所去找我,还要我回家吃饭?舅舅也经常问我要钱,说是把我养这么大,当然得回报他们,只要他开口,我都会给他们一些,这本来也是我应该做的。

因为要去舅舅家,就没有再加班,来到停车场,发现车动不了了,我虽然会驾驶,但对修车什么的却是一窍不通。现在车打不着了,完全就是束手无策。舅舅家在郊区,现在是下班高峰期,打车肯定会很困难,坐公交那还得转车,而且我今晚必须要赶回来,如果坐公交去,吃完晚饭郊区就没公交车了,怎么办?

想了想,只有向尚云鹏求助了。

“鹏哥,你会修车么?我的车动不了了,但我有急事要去郊区,能不能帮我看一下这车是怎么回事?”我说。

“我也不太懂,但常识性的问题我能解决,你在哪里,我现在过来。”尚云鹏说。

我心里大喜,心想这车也坏得挺是时候,要不是这车坏了,那还没有这么一个好机会见他呢。

“我在公司停车场,麻烦你了。”我心里乐滋滋地说。

“好,我这就过来。”尚云鹏说。

很快尚云鹏就来了,让我有些失望的是,他的车上不仅有他,还有另外一个人,那就是雷震海。本来雷震海也是朋友,而且他人也挺好玩的,只是我想和尚云鹏单独相处,不想他在这里当灯泡。

两人打开引擎盖,折腾了一会,还是没有弄好。

“算了,我们肯定是搞不定了,我让开修理厂的兄弟过来拖过去修吧?”尚云鹏说。

“可是我急着要回家呢,我舅舅让我回家,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什么急事。”我说。

我心里就盼着他说‘那我送你去吧’,但他并没有说。

“你可以打车去啊,我帮你叫车?”尚云鹏说。

我这心里恨得想上去踢他一脚,心想你就送我一下会死人么?

“打什么车呀,我们送她去呗,我们今晚本来也没什么大事,那就送一下人家濛濛怎么了?”雷震海说。

前一分钟我还在嫌弃雷震海当了大灯泡,这一会我又喜欢他不得了。

“可是,我们两个去打扰你舅舅家不好吧?还是我们在车上等你?”尚云鹏说。

“打扰倒不会,只是怕耽误你们时间就不好了。”我娇情地说。

“上车吧,我们送你去。”尚云鹏没再废话,直接说道。

其实我心里有些害羞,他那么聪明的人,恐怕是看出来我想让他送我了,我甚至怀疑他就知道我会让他送我,所以特意叫上雷震海,避免两个人相处。

尚云鹏开车,我坐在副驾,雷震海坐在后面叽里呱啦说废话。我心里那叫一个甜,人家就送我一下而已,我就高兴得什么似的,真是没出息。

“你舅舅吸烟吗?喝酒吗?”尚云鹏问。

“都会,而且不管是酒瘾还是烟瘾都不小。”我说。

“正好我车的后备箱里有几瓶好酒,就不用买礼物了。”尚云鹏说。

“不用的,你们能送我去我就很高兴了,哪能再让你破费。”我说。

“第一次去你舅舅家,当然不能空手而去,我们是以你朋友的身份去的,当然不能让你丢脸。”尚云鹏说。

“就是,以后你和云鹏要是成了,我们还得送彩礼呢,就当是投石问路吧。”雷震海说。

他这一句‘投石问路’用得极不恰当,听了却很有喜感。而且说的是我和尚云鹏的事,我心里当然很高兴。

“闭嘴吧你,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尚云鹏斥道。

“你明明对人家濛濛就有意思,还想玩什么欲擒故纵,你那点小心思能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雷震海说。

我心想难道真是这样?如果确实如此,那他实在是不必‘纵’,真接‘擒’就行了。想到这里,我自己脸也发烫。

“你再胡说八道,你就滚下车去,一个大男人叨叨个没停,你烦不烦?”尚云鹏说。

“濛濛,你看,他被我说中心事了,所以恼羞成怒,你别上他的当,他表面上看起来是个正人君子,其实就是个色狼。”雷震海大笑。

对于他们这样的话题,我确实不方便插嘴。

一路说笑,虽然有些堵车,但时间倒也过得很快,很快到了郊区的舅舅家。

舅舅家住的地方属于城乡结合部,房子是旧式的平房,听说这一带很快就要拆迁了,很多原住民也在市中心买了房子搬走,把旧房子租给了一些农民工,这里环境相对复杂。

尚云鹏的高配奥迪停在舅舅家门口,立刻引来街坊们开门看热闹。

“这是骆濛回来了?她好久没回来了,是带男友回来认亲的吧?还是直接要谈婚事了?这车可贵了,定是找到大老板了。”

“听她舅舅说,骆濛自己都当上大老板了呢。”

“那两个男的谁是她男朋友?皮肤黑的那个看上去更帅一些,只是看上去有点凶。”

我装着没听见,只是帮着尚云鹏从后备箱里抬出他准备送给舅舅的酒,一箱飞天茅台,舅舅这下高兴了。

“小濛回来了?这是老板是?”舅舅一脸堆笑走了出来。

“他们是我朋友,这位是雷震海,这位是尚云鹏。这是我舅舅。”我介绍道。

“叔叔您好。”尚云鹏点了点头。

舅舅看那一箱抬出来的酒,眼睛都放光了,“家里请,快请进。”

家里有些乱,舅舅平时在不远处的菜市场卖海鲜,舅妈喜欢打麻将,大多数的时间都在砌长城,两个表妹都在城里上班,这家里当然没人收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