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错位/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我第二次和她们所有人聚在一起,这一次我的身份有了提高,显得略为自信了一些。|ziyouge.com|

而朱虹这一次竟然没有迟到,也算是一个奇迹,但雷震海带上了骆旋,却是让我有些意外。

骆旋小鸟依人般靠着雷震海,用挑衅的眼光看着我:“姐,你也来了?”

她现在是震海的女朋友,当然认为自己攀上高枝,不用再买我的帐了。

我没有理会她的挑衅,只是笑了笑。

“濛濛,你不会怪我把你的表妹变成我的女友吧?”雷震海笑着对我说。

“怎么会呢,你们恋爱,我祝福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怪你。”我笑着说。。

“那就好,那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雷震海说。

看得出来雷震海和骆旋在一起,明显有气朱虹的意思,因为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地瞟着朱虹。

本来我是要坐尚云鹏的车,但雷震海和骆旋上了尚云鹏的车,我就不想再和他们在一辆车上了,因为我不知道和他们聊些什么,索性上了朱虹的车,没想到秋荻姐竟然也上了朱虹的车。

“我们三个女的坐一辆车,好好聊聊。”秋荻姐说。

“好啊,很乐意为两位美女当司机。”朱虹笑着说。

一行人三辆车,向渡假村而去。

已是初夏,郊外一片碧绿,长期坐在办公室里埋头工作,忽然看到一片绿色,内心欣喜非常,情绪也高了起来。

“濛濛,前一阵朱虹是不是有挖你到她身边帮忙,还提出要给双倍的薪水?”秋荻姐突然问我。

我有些紧张,秋荻姐现在当着朱虹的面说这个问题,让我有些为难,我如果说是,那朱虹会不会生气?我如果说不是,那不是摆明欺骗?

经过两三秒的权衡,我决定如实回答:“是的,不过朱虹姐那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就我这样的,哪里就值得了那么多钱。”

“朱虹,你输了啊。”秋荻姐忽然笑道。

“好吧,我认输。今天的费用我出就是。”朱虹也笑着说。

我有些莫名其妙,心想这又是在闹什么?她们难道打了一个与我有关的赌?

秋荻姐笑着解释:“今天我跟朱虹打了一个赌,我说如果你如实回答是,那她输,负责今天我们聚会的所有费用,如果你否定有那么回事,那我输,负责所有的费用。”

“这件事确有其事,我当然得承认,我没有必要隐瞒。”我说。

“其实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当初我们私下议事,我提出要提拔你任副总,朱虹当时就反对,说我对你还不是很了解,这么草率就把你提上来,有些不负责任,说要再试你一下,她提出来用双陪的薪水挖你,如果你动心了,答应她的要求,那我就不会提拔你了,但你没有这样做,而且你也没有主动告诉我这件事,因为你怕影响我和朱虹之间的关系,表现得非常不错,所以我才下了决心提拔你。我们设计试你,你不会生气吧?”秋荻姐说。

原来如此,还好当时我没有答应,不然我就没有今天的机会了。

“我当然不会介意了,我加入你们不久,你们考验我那是必须的,幸亏我没让你们失望。”我笑着说。

“这是我的主意,你不要怪大嫂,信任一个人是需要时间的,我们试探你也是为了证明你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朱虹说。

“我真的不会介意,你们教了我很多,要不是有你们,我还是一个跟着黄建宇应酬的小律师呢,是两位姐姐让我明白了女人当自强的道理,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只要敢想敢做,就有可能达到目标。”我说。

“总之关于你的打赌,朱虹全部都输给我了,我就知道我不会看错人,好了,不说那件事了,咱们说另外一件事,我知道你们很不看好震海和骆旋的感情,我其实也不看好,只是人家都在一起了,咱们就祝福人家吧,一会说话都注意些,不要让骆旋看出我们不喜欢她。”秋荻姐说。

“这个震海也真是的,这才交往多久,就带着那小姑娘来参加我们了?我们的聚会是外人能轻易参加的吗?还是云鹏靠谱一些,震海头脑太简单,这样早晚要出事。”朱虹说话很直接。

“我就知道你有意见,所以我才提醒你说话要注意一些,震海是自己人,他可以为了我们去坐牢的,所以只要他喜欢,我们就不能扫他的兴。我们要顾全大局,不能自己的好恶去看待别人的感情问题。”秋荻姐说。

“好吧,我什么也不说就是了,这小姑娘明显档次不够,我就不明白震海到底看上她哪里了?就仅仅是看上她的青春肉体?震海这算是饥不择食了么?”

朱虹一边说自己什么也不说,但其实说话却是非常的尖刻,她本来就是一个偏激的人,当然说话不会嘴下留情,要是震海听到朱虹这样说他,恐怕得气吐血。

“都说了让你不要这样说震海,震海三十几的人了,也是该找女朋友的时候,难道你希望他一辈子单着吗?震海有些喜欢你你是知道的,但你对人家没感觉,现在人家交了女朋友,你又说人家不够档次,这样是不是太尖酸了?”秋荻姐说。

朱虹摇摇头:“我承认我不会说话,可我真是这样想的嘛,那骆旋一股市井之气,我就奇了怪了,她和濛濛一个家里长大的,怎么濛濛就气质高雅,她怎么看起来就那么恶俗。

朱虹说话还真是够尖酸,幸亏骂的不是我,不然我也得气疯。

“人家也没你说的那么差,至少是很漂亮的,也许对于震海来说这就够了呗,好了,不讨论这个问题了,总之不许在震海面前表现出不喜欢骆旋,谁要是这样干,我跟谁急!”秋荻姐说。

“行了行了,我也懒得说这破事,好不容易出来玩,开心一点,人家谈人家的恋爱,我们瞎操什么心,真是的。”朱虹摇下了车窗,风一下吹了进来。

中午时候,我们来到了‘有凤来仪’渡假村。

据说这是方圆几百里最好的渡假村了,渡假村修建在一条大河旁边,背靠青山建成各种娱乐设施,还修有小型马场和小型高尔夫球场,至于其他的渡假村的标配,自然不在话下,到这里可以玩所有想玩的东西,还可以自助钓鱼和狩猎,当然了,狩猎场里的猎物都是人工放养,之所以要提供狩猎,主要就是让从没有狩过猎的人过把瘾。

这么齐全的设施,当然要很宽的面积,投资当然也是天文数字,据说渡假村是由一个姓袁的归国华侨投资所建,前后施工达四年之久,唯一不足的是这里距万华太远,加上收费昂贵,只有节假日才会有人过来渡假,平时就很冷清,这么大的场子平时的维护费用当然是很多,这样少的客流量不可能让渡假村盈利,但这个渡假村却一直坚持下来,说明老板也是一个很执着的人。

凌隽提出先去打球,高尔夫这样的贵族运动,我自然是不行的,球技最好的是朱虹,连凌隽都自叹不如,果然名媛就是名媛,不光能喝能唱,还能把球打得那么好。

骆旋从来没有到过这么高档的地方,显得异常兴奋,不时撒娇弄嗲,虽然看不过去,大家也只好强忍着。

本来准备晚上赶回万华,但白天玩得太累,担心疲惫不宜驾驶,凌隽提出干脆大家好好喝场酒,睡一觉后第二天再回万华,反正好不容易出来玩一次,索性好好放松。

酒是渡假村里自酿的糯米酒,清香可口,就连我也多贪了几杯,后来酒劲上来,我就晕乎乎地坚持不住,赶紧回房睡了。

我有早起的习惯,时间一到,就自己醒来,再是努力也无法再入睡。

洗漱完毕,走出房间,没想到秋荻姐更早,正向我房间走来,面色凝重,“濛濛,你赶紧跟我来,出事了。”

我心里砰砰直跳,“出什么事了?”

“昨晚凌隽他们玩得很晚,我也先睡了,我们都各自一个房间,只有骆旋和雷震海两人住一个房间,但是今天早上雷震海醒来,发现骆旋不在他身边,四处寻找,结果在另外一个房间里找到了骆旋,她竟然和云鹏睡在一起!”

我脑子里轰的一声,心想这下是真的出大事了。

“怎么会这样?是不是喝太多走错房间了?”我说。

秋荻姐摇头,“不知道,他们两人都没穿衣服,叫了很久才醒过来,现在很难说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雷震海已经快要气疯了,云鹏更是觉得无脸见人,自己开车走了。”

“走了,走哪里去了?”我说。

“不知道,可能是回万华了,发生这样的事,云鹏肯定羞愧死了,我们现在也准备回去了,这事关系到他们的兄弟感情,我们必须要把这事给处理好。”秋荻姐说。

我就知道骆旋是个祸水,可没想到这么快就出事了,但我坚信尚云鹏不是那样的人。

我拿出电话,发了信息给尚云鹏:我们都相信你,希望你能勇于面对,把话说清楚就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