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调解/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尚云鹏出事,而尚云鹏的人又要砍杀雷震海为他报仇,听起来还合情合理,一下让事态变得极为严重。ziyougecom

尚云鹏的势力我是清楚的,他经营万华和云宁两市多年,道上朋友众多,加上他为人仗义,现在听到他出事,当然会有人要替他出气,而且很明显有人在暗中煽动这一事件,让矛盾激化到不可调和,显然是要让凌隽下面的人形成内乱。

这当然是继绑架我和华彩事件之后的另一损招,对手不断出招,前面两招都被凌隽他们破解,这第三招就产生效果了。

凌隽果然说得没错,赢得太容易的时候,就一定要提高警惕,不然马上就会出问题。

本来危机出现的时候,都是尚云鹏去摆平,但现在出事的是尚云鹏和雷震海,那就只有凌隽了。

凌隽是美濠的主席,如果和道上的人接触太多,有被‘染黑’的危险,所以这事变得更为复杂。

自我认识秋荻姐以来,还没看到秋荻姐的脸色如此凝重,这也难怪,尚云鹏和雷震海这两个人是凌隽身边最重要的人,现在两个人同时出事,确实是很大的危机了。

“濛濛,现在的情况很危急,云鹏的人全城在找震海,说要找到他为云鹏报仇,这是有人在挑拨,凌隽已经将震海秘密送往云宁,希望从云宁飞向澳城暂避。”秋荻姐说。

“秋荻姐,你需要我做些什么,你尽管说就是了。”我说。

“事情是这样,现在凌隽不方便和云鹏的人接触,因为他一出现,那些人肯定会要他交出震海,但现在这种情况,我们不可能交出震海,而且你也知道凌隽的身份,他身后是美濠集团,如果他和这些人深度接触,我担心有人会把他刻意‘染黑’,背后的人搞这么多事,不可能会想不到凌隽会出面,所以我们现在不能按别人的思路去走,我们如果按通常的做法去做,那我们会入局更深,步步被人牵着鼻子走,你明白我的意思吗?”秋荻姐说。

“我明白的,他制造这样的危险肯定不仅仅是对付鹏哥和海哥,当然还希望把隽哥也拖进去,如果现在隽哥出面,那就达到他们的目的了,我也不赞成隽哥在这个时候出面,必须得忍一忍,只是隽哥不出面,谁来平息事态?”我说。

“是啊,这是个问题,要是能找到云鹏,他一出面,那些人当然就不闹了,可是问题是现在我们根本就找不到云鹏,我们只有自己解决了,我希望你能帮我处理这场危机。”秋荻姐说。

我大惊,“我们俩?我们两个弱女子去处理这场危机?”

“你怕吗?”秋荻姐问。

“我不怕,只是云鹏那些兄弟会听我们的吗?我们两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控制得了他们不闹事?”我说。

“事在人为,武则天也是一宫女出身的弱女子,后来不也掌控社稷?我们两个虽然比不过武则天,但智商也不至于很逊,我是云鹏的大嫂,你是云鹏的女朋友,他们不会把我们怎样的。”秋荻姐说。

我好像有些明白秋荻姐的意思了。

“你是说,让我装成云鹏的女朋友,然后出面去解释这件事,我既然是云鹏的女友,当然也算是云鹏的亲人了,我的话也许他们会听一些。”我说。

“我就知道你能理解,只是这样一来,会委屈你了,因为你本来是单身,但现在却变成混混的女友了,真是难为你了。”秋荻姐说。

我其实心里想说,我愿意,只要是为尚云鹏做的事,我都愿意。

“你们一直把我当自己人,现在你们面临危机,我当然要和你们一起面对,这是我应该做的,我和你一起去见云鹏的那些兄弟,我向他们解释一切,让他们不要再闹。”我说。

“这样最好了,我们不但不要让他们闹下去,而且不能让他们对凌隽失去信心,因为他们肯定能猜到是凌隽把震海藏起来了,如果他们现在全部联合起来反对凌隽,那这事恐怕不好收场。”秋荻姐说。

“那我们去哪里找他们?”我说。

“我已经约了几个头目见面,这些人会有些凶,你不要怕,我相信他们不会伤害我们的。”秋荻姐说。

我心里真的不怕,我现在只是希望能尽快把这事平息下来,然后让凌隽和秋荻姐把所有精力用来寻找尚云鹏的下落。

“秋荻姐都不怕,我也不怕,我们现在就去吧。你约了他们在哪里见面?”我说。

“我本来约他们在朝会见面,但朝会是我的地盘,他们不是很信得过我,于是约了在郊区见面,让我们开车去北郊。”秋荻姐说。

“那我们现在动身去吧。”我说。

*********************

秋荻姐开着车,我坐在旁边,其实说心里一点也不紧张那是骗人的,我从来没有经历这样的事,两个弱女子去见一群道上的虎狼朋友,真是有点羊入虎口的感觉。

我心里一直在默念,他们不会为难我们,既然是尚云鹏的朋友,应该差不到哪去。

那些人选择的地方是在北郊一处废弃的旧式工厂,万华郊区这样的小工厂很多,粗放型经济增长时代,没管环保只看经济,后来发现蓝天白云没了,雾霾越来越多,这才开始关注环境,于是环保成为对企业的重点要求,大的企业有资金,可以通过设备升级和处理来让排放达标,但一些本来就经营困难的小企业,无力承担整改需要花费的巨额费用,只好选择倒闭,值钱的设备移走后,就剩下一些废弃的旧厂房。

我们走进旧厂房的时候,两旁站满了人。

这样的情景以前看电影时看过,但从没有亲自经历,心里还是砰砰跳了起来。

厂房里放了几张破凳子,几个男人正在抽烟,看到我和秋荻姐走进去,也站了起来,他们当然是认识秋荻姐的。

“我们是该称呼你为齐小姐呢还是凌夫人?”一个年纪二十五六岁的男子冷冷地问,按这种场合来分析,先说话的,应该就是领头的了。

说话的男子个子并不是很高,中等个儿,头发有些长,和展瑞差不多,但没有展瑞那么英俊,方脸大眼,也算是帅哥,虽然身材不是很高大,但一样气势逼人。

“都不对,你们是云鹏的兄弟,云鹏见了我也叫一声嫂子,你们难道不应该也叫我一声嫂子?”秋荻姐说。

“以前可以,但现在不了,凌隽偏袒同是澳城来的雷震海,不管我们鹏哥的死活……”

“放肆!凌隽也是你能叫的?云鹏一辈子都尊称隽哥,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敢真呼凌隽?”我大声呵斥。

我其实呵斥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但我今天是云鹏女友的身份来的,我必须要把气势做足,我如果只是像病猫一样旁听,那一会我说话的时候不会有人听我的。

“你又是什么东西?竟然敢骂我们浩哥放肆?”旁边一个小胡子说。

“她是云鹏的女朋友,按辈份你也得叫一声大嫂!你竟然敢说她是什么东西?是不是云鹏不在,你们就可以不守规矩了?”秋荻姐喝道。

其他人要发作,被他们称为‘浩哥’的男子挥手制止,“原来是大嫂,鹏哥没有带你和我们见过面,所以我们不认识,请大嫂子见谅。”

我的脸有些发烫,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叫大嫂,感觉自己瞬间老了十岁。

“不知者无罪,咱们好好说话。”我只好继续装了。

“大嫂,现在鹏哥被雷震海的人砍伤,不知去向,你得带领我们讨回公道,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秦浩,你可以叫我浩子,这是阿柴,这是车鬼,这是赖皮……”

这些人的名字除了秦浩的正常一些外,其他的都很是奇特,也很难让人记住,但我不同,我的记忆力天生就强,我只要见过的人,听过一次他们的名字,我就能记得住,就算他们报的只是一个绰号,我也能记得牢。

“大家稍安勿躁,我和秋荻姐今天就是来解决这一问题的,我相信这其中有误会,云鹏和震海都是生死兄弟,震海不可能会让人下黑手砍云鹏,我觉得这事有诈。”我说。

“可是现在鹏哥就是不见了,这是事实,而雷震海也不肯当面出来说清楚,凌……先生又包庇雷震海,我们没有办法,只好自己解决了。”秦浩说。

“我认为隽哥不会包庇震海,他们之间的感情你们应该清楚,这件事确实有些误会,当天我们在渡假村渡假,后来大家喝醉,醒来后云鹏身边睡着震海的女友,这是误会的开始,我只所以要把这事说出来,就是要让大家了解来龙去脉,我想问问各位,如果你们的女友睡在别人的身边,那你们会不会暴怒?”我说。

“鹏哥不是这样的人,而且鹏哥也不会喝醉,鹏哥的酒量我们都很清楚,我们三个人拼他一个他都没事,又怎么会醉成那样?”秦浩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