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你真绝情/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又过去了两周,尚云鹏还是没有消息。ziyoUge.com

我在焦急的等待中渐渐憔悴,不过是十几天而已,我竟然暴瘦八斤!对尚云鹏的担忧让我夜不能寐,一点胃口都没有,吃任何食物都味如嚼蜡,每天吃的东西,就为了补充能量,让自己活下来。

我从未想过自己对一个人能思念到如此地步。我整个人的状态差到了极点,心烦意乱,办事效率急速下降,下面人送上来的文件,我盯着看了半天,发现自己完全不知道上面到底写的是什么。

终于我晕倒了在了办公室,被送进了医院。

秋荻姐摸了摸我的脸,眼眶也红了。

“没想到你对云鹏用情如此之深,那你以前为什么不说,为什么不让他知道?”

我勉强笑笑:“没有,我只是最近身体不好,可能有些贫血。”

“还嘴硬,你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吗?云鹏的失踪对你的打击如此之大,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妹子,你深爱云鹏,我们现在都看出来了。你为他憔悴如此,他要是知道,也会难过的。”

秋荻姐是过来人,知情深不易,说到这里,她竟然也落下泪来。

看到秋荻姐哭,我忍了许久的眼泪也终于汹涌而出。

“秋荻姐,我知道我很傻,可是你要知道,我从小就没有爸爸,一直缺乏父爱,我从来都生活在没有安全感的状态之中,直到见到云鹏,他让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踏实,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感觉自己不再那么无依无靠,我可以依靠他,因为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会保护好我,可是现在……”

我已经泣不成声,只是任由眼泪不断涌出。

“妹子,你别这样,你要想开一些,云鹏曾经经历过很多大难,但他一样平安走了过来,他会没事的,你自己要振作,不然我担心你会垮掉。”秋荻姐说。

“秋荻姐,我没办法振作,我只要一闭上眼睛,我就会胡思乱想,我随时随地都在想着他,我其实也很后悔,我应该早些告诉他我喜欢他,如果我说了,就算他不接受我,我也不会这么难过。”我哭着说。

“会有机会说的,你放心吧,这一段时间,你就不要到公司上班了,你先住到凌家去吧,凌家房子宽,大家住在一起也可以商量事情,公司的文件我会让人送到凌家来,你还得费心继续办公,但小事我不会让他们再烦你,但你要保持在公司的影响力,你好不容易才站稳,如果现在因为云鹏的事丢掉影响力,以后再扶你起来很难,妹子,不是姐姐狠心,凡事还是要以大局为重,这只是一段小插曲,我们不能因为云鹏的事而彻底乱了阵脚,你要学会坚强。”秋荻姐说。

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用力忍住了眼泪。

“我明白秋荻姐的意思,我最近确实状态有些差,我会尽量调整过来的。我知道秋荻姐把我推上这个位置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说。

“承认压力那倒也只是小事,不过以后咱们的路还长,这些波折困苦是免不了的,我和凌隽有一年的时间都被迫流亡在外,根本不敢回万华,最后我们还是回来了,如果我们扛不住那些苦难,也许就放弃了,那也就没有现在的振威,所以妹子,你一定要扛住,你只有经历了,痛过了,你才会更加强大,我们也是这样一步步走过来的,我相信你能行。”秋荻姐说。

我用力点头,“我会的,秋荻姐,我会尽快好起来。”

“那好,就这样了,你先好好疗养,回头我让邹兴接你回凌家,如果有紧急公务,你再到公司处理,如果没有什么大事,那你就在家里好好休息。”秋荻姐说。

“好,我都听你的。”我点头答应。

“行,我还有事要处理,我先走了,你不要想太多,云鹏会没事的。”秋荻姐说。

秋荻姐说完走了,病房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的眼泪又出来了。

过了几分钟,病房外又有人在敲门,我说了请进之后,没想到进来的是展瑞。

“怎么会是你?”我问。

“凌总听说你生病了,派我来看你。”展瑞说。

凌隽竟然这个时候让展瑞来看我,难道其中有什么意思?

“我没事。”我说。

展瑞将病房门关好,又确定病房外面没人偷听,这才开始说话:“你怎么瘦成这样了?因为尚云鹏?原来你和尚云鹏真的早就好上了,难怪。”

“我不想和你争论这些无聊的话题,如果是凌隽派你来的,那你已经完成你的工作了,你可以走了。”我没好气地说。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杨过苦等失踪的小龙女十六年,受尽相思之苦,终成黯然销魂掌,看你现在这样子,比起杨过有过之而无不及啊,真是用情至深呐,太让人感动了,这样销魂下去,恐怕命不长了吧?”展瑞阴阳怪气地奚落我。

“展瑞,我们已经成为过去,但我们还是朋友,我也感谢你为我曾经做过的一切,如果有机会,我会报答你的,但是分手是你提出来的,而且你还要我远离你,我对谁用情不关你的事,你也管不着,你大男人不用这样阴阳怪气地说话,让人很不舒服!”我冷冷地说。

“你说得好听?你报答我?你如何报答我?你就是用勾野汉子来报答我?真让人感动啊,衣带渐宽终不悔,为尚云鹏消得人憔悴?幸亏我自己提出来分手了吧?不然你非得给我整顶绿帽子戴上不可是不是?”展瑞说。

他说话表面上听起来很有文化的感觉,但其实尖酸刻薄恶毒之极,我真想不到他会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他看到我憔悴如此,不但一点也不同情,反而是百般羞辱,以前那个谦谦君子展瑞去哪儿了?我怎么会对他如此陌生?

“怎么?没话说了?那就是默认了?你和尚云鹏到底好了多久?那是一个混混啊骆濛!你是一个律师!一个律师和一个混混好上了?以后他犯事了,你为他辩护?你怎么会变得如此没有品位?因为我身体不行,满足不了你,所以你饥不择食……”

我不顾手上打着吊针,直接甩了他一耳光。

“展瑞你能不能正常说话?我和尚云鹏什么也没有,我们以前是清白的,到现在还是清白的!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尚云鹏是凌隽最好的兄弟,你敢说尚云鹏是混混?你看不起他?这话你敢当着凌隽说吗?你不敢!因为你是个自私怯弱的懦夫!你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我气得全身发抖。

不管以前我和他的情意还在不在,至少现在他不应该这样污辱我,我和他这么多年,如果他眼中我就是那种水性杨花的烂人,那我们当初就不应该在一起。

“我是懦夫?那也比一个混混强!尚云鹏有什么了不起的?一个杀人犯而已!只有你这样没品的人才会看上那样的人!”展瑞说。

“不许你污辱他!”我大声说。

“不是我要污辱他,而是他本来就是杀人犯!你没看网上的消息吗?云宁市发生入室抢劫案,小区的监控录下的人,就是尚云鹏!”展瑞说。

“你胡说!”我更加怒了。

“我胡说?看来你昏迷了太久,没上网吧?齐秋荻也不忍心告诉你,所以你不知情了,我翻给你看。”

展瑞说着拿出手机,打开了那网页,递给了我。

‘云宁寺发生入室抢劫案,凶犯入室被在家的女主人发现后行凶,刺伤女主人,并抢走现金和首饰,经警方观看小区门口的监控分析,该嫌疑人的身形外貌和前一段时间失踪的万华社团大哥尚云鹏极为相似。’

“这不可能,这消息是假的!云鹏怎么可能会抢劫?市值百亿的公司送给他他都不要,他怎么可能去抢劫!他根本就不缺钱,就算是他缺钱,他也不会用这种手段去获得。”我大声吼道。

“是不是假消息警方自然会证实,但尚云鹏本来就是一个贼!他这样的人干出什么样的事都有可能!你还是醒醒吧,如果你再执迷不悟,你就回不了头了!”展瑞说。

“我的事不需要你管,你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请你离开这里,不然我叫人了!”我大声说。

“好,你就继续迷恋你的贼吧!你就继续为他憔悴而死!尚云鹏什么也不能给你!他会把你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展瑞说。

“你不走是吧?我马上打电话给凌隽!让他叫你走!医院外面就有他的人,我只要一个电话,你就会被扔出去,你当着凌隽的面大气不敢出,背着他就敢说尚云鹏是个贼,我会告诉他的,看他还会不会信任你!”我拿出了电话。

展瑞有些慌了,“你别这样啊,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那个人到底是不是尚云鹏也不是我说了算了,要警察说了才算,你不至于这么点小事就要告诉凌总吧?”

“你怕了?所以说你是个小人,刚才你不是骂得很凶的吗?现在你怕了?你给出去。不然我马上打电话给凌隽!”

“好好好,我走就是了,骆濛,你真绝情!”展瑞恨恨地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