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有数/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展瑞惧怕凌隽,赶紧走了。ziyoUge.com

我想起刚才他说的话,赶紧拿出手机打给了秋荻姐。

“秋荻姐,刚才展瑞来过了,他说警方现在把尚云鹏列为云宁抢劫的嫌犯了?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啊?”我说。

“现在是有这么一个说法,但一切都还没有确定,我之所以没有告诉你,也是因为怕你听了更担心,云鹏根本就不缺钱,他没有必要去抢劫的,我相信那不是他。”秋荻姐说。

“可是那画面的截图看起来确实是很像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哭着说。

“这世上相似的人很多,画面那么模糊,谁能确定是云鹏呢?我们随时会关注警方的消息,你好好休养不要想那么多,没事的。”秋荻姐安慰我说。

“可是我真的很担心……”

“现在担心也没用,我相信那个人不是云鹏,现在对手出招很猛,一招接着一招,我们千万不要慌乱,要静观其变,你要沉着一点。”秋荻姐说。

“那好吧,那你先忙,如果有什么消息,希望你能尽快地告诉我。”我说。

“好,我答应你,我只要有消息,不管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我都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秋荻姐说。

挂了电话,我又认真地翻看了那些网上的消息,仔细地看了图片上的人,身形确实很像尚云鹏,但并不是很清楚。我心里想,我们和尚云鹏这么熟悉的人,也不能凭这图画就可以分析出是尚云鹏,那些记者是如何分析出来的?而且如果监控录像是警方调出来看的,那这些记者又是怎么获得这张截图的?难道警察办案都随身带着记者?这绝对不可能!

唯一的解释,就是警方中有人要对尚云鹏不利,所以有意把截图泄露给媒体,让所有的舆论都指向尚云鹏,把他说成一个恶人,尚云鹏变成了恶人,那他的负面影响会波及凌隽,最重要的是,现在尚云鹏由一个失踪的人变成了一个在逃的抢劫犯!

凌隽的担心是对的,对手的连环狠招果然出来了。

朱虹不过是白捡了一个华彩而已,现在我们失去的却是尚云鹏这样一个主力大将,华彩的事只是前奏,现在对方才正式开始。

凌隽早就说过,当了凌隽的朋友,会过上常人羡慕的富足生活,但是要承受的风险也是常人所不能想象的,我加入他们不过是短短两月不到,这生死之劫便接锺而来。

晚些时候,凌隽派人把我从医院接走,我本来也没什么大病,就只是长期担心尚云鹏,所以心力憔悴而已,现在非常时期,我当然不能再住医院。

回到凌家,所有人都很沉默。

以前雷震海和云鹏他们在的时候有说有笑,一家子人吵闹有趣,现在尚云鹏出事,雷震海远走澳城,凌隽身边的两个得力助手忽然都不在了,他心里的沉重可想而知。

看到我回来,正坐在沙发上的凌隽和秋荻姐还是冲我笑笑。

“怎么样?身体好些了没有?”凌隽问。

“还好,我本来也没什么大病,不过是身体有些虚,鹏哥有消息了吗?”

“你别着急,暂时还没有,不过我们的人还在找,云鹏的兄弟也在找,现在周围几个城市都有我们的人在找,一但有消息,他们会尽快告诉我们的。”秋荻姐说。

我心里很是失望,也只好点点头。

“网上的消息你不必当真,我们都很清楚,云鹏不可能会做抢劫的事,”凌隽说。

“隽哥,我觉得这件事肯定有阴谋。”我说。

凌隽点点头,“是啊,背后有人,现在频繁出招,我们非常被动,但你放心,只是被动而已,我还不至于垮掉。”

“如果云宁抢劫的人不是鹏哥,那他们为什么要制造鹏哥抢劫的舆论?”我说。

“这件事有警察在配合,不然那些记者怎么能获得警方才能查阅的资料?所以这又是一个系统性的阴谋,这件事不是单独存在的,你要联系前一阵发生的事来分析。”凌隽说。

“前一段时间他们绑了我来威胁鹏哥,想把鹏哥逼死,但后来没逼成,所以这一次他们想利用雷震海的事来弄死鹏哥,总的来说,他们不想动手杀人,因为他们不想背上命案,但他们又想让鹏哥死,所以才搞这么多手段。”我说。

凌隽面色凝重,“没错,就是这样,如果警方进一步取得云鹏抢劫的证据,那么云鹏就会被列为通缉对象,你也知道云鹏的性格,他没有干的事,他当然不会承认,如果警方抓他,也许他会反抗,然后……”凌隽说到这里,没有说下去。

“如果他一反抗,那警方就会以拒捕为由开枪击毙他,如果警察里有人要害他,会刻意制造出他反抗的机会,然后乘机打死他,这样那些背后想害死他的人就可以借警方的手打死他了。”

“他们是这样打算,但并不代表他们能如愿。我不会让我的兄弟去死,更不会让他们的阴谋得逞,我们现在需要冷静,我们一定要在警方之前找到云鹏,就算是要向警方交待这些事,那也是由我们护送云鹏到警局去,而不是让他们抓到云鹏,云鹏没有做坏事,他是清白的,他当混混这么多年,没有干过伤天害理的事,又怎么可能会入室抢劫。”凌隽说。

“但是他现在在哪里我们都不知道,警方的力量当然会比我们强大许多,我担心警方会在我们之前找到他。”我说。

“放心吧,警方那边朱虹也有一些关系,而且大多数警察也是好的,警察队伍中的败类毕竟只是少数,我们不必太过担心。”凌隽说。

凌隽和秋荻姐毕竟经历的多,我现在心神已乱,但他们还是很镇定。云鹏对于他们来说,那当然非常重要,他们也许比我更担心云鹏,但他们现在不能乱,因为他们乱了,那所有人都乱了,一但乱了,就会犯低级错误,一但犯错误,对手的目的就达到了。

“濛濛,对不起,让你跟着我们担惊受怕,这好处你没捞着,一来就赶上这危机了,我们安稳了两年,我以为还可以再安稳一年,没想到危机这么快就来了。”秋荻姐说。

“我倒没什么,我只是担心鹏哥。”我说。

“你要相信我和凌隽,我们会保护好云鹏,我们不会让他出事。”秋荻姐说。

这话恐怕也只是安慰我罢了,现在尚云鹏在哪里我们根本不知道,而且失踪了这么久了,要想保护他,谈何容易。

“对手是真的很厉害,我一直都没有轻敌,但是还是中了他们招,我一直都觉得他们的打击手段不会那么简单,没想到我最后还是没能守住。”凌隽有些自责。

“隽哥你也不要太自责了,正如你所说,树大招风,现又在明处,人家在暗处,你就像靶子一样立在这里,暗处所有的人都可以向你瞄准开枪,你又不是神仙,又怎么可能会防得住?我觉得这些人也没有什么完美的计划,但是他们一直都在盯着你,只要有机会,他们就会逮住机会向你发难,这一次只是恰巧就让他们抓住了机会。”我说。

凌隽摇头,“我还是有责任的,有些机会不是他们等来的,而是他们制造出来的,这件事最初的起因就是震海和骆旋恋爱开始,我一直想不明白云鹏怎么会和骆旋睡在了一张床上?”

“其实我怀疑我表妹有问题,但是从小我和她一起长大,她的社交圈子并不大,应该不会有什么复杂的背景,她只是追求虚荣而已,干大的坏事,我相信她还是做不出来的。”我说。

“我早就怀疑她了,但是我查过了,她确实没什么问题,她接触的都是一些底层的人员,并没有和什么大人物接触过,当然了,也许是我没有查到而已。”凌隽说。

“那要不要我亲自去问问她?”我说。

凌隽又摇头,“不要,她就算是有问题,也只是小角色,最多是收了别人一笔钱而做了些了手脚,肯定不会是主谋。我们现在如果去问她,让她背后的人知道,那会有什么后果你想过没有?她会被灭口!所以我们现在反而不能查她太紧,不然她会没命,她毕竟是你表妹,我不想让她死,也或者说,我不想任何人死,任何人的生命都是值得尊重的。”

果然不愧是凌隽,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为别人作想,难怪云鹏和震海对他忠心耿耿,那绝对不是因为他财大势大,而是因为他的仁义和义气。

“谢谢你了隽哥,你能在这个时候还替我表妹着想,真是了不起。我很佩服你的为人,我觉得展瑞现在变得很快,请你要小心他,以前的展瑞也许是个好人,但现在的展瑞我不敢肯定,他当着你的面很尊重你们所有人,但他背后骂鹏哥就是个贼,我本来也不想说他坏话,但是非常时期,我希望你能小心所有的人。”我说。

“我一直在等你这样提醒我,展瑞有才,但是他品行有待提高,我当然知道,但我目前还没有发现他能对我造成什么危害,我才一直留他在我身边,但我对他的信任,并非外界说的那样直接当他是接班人。我还不老,还没有要到马上选接班人的时候,那只是我抛出的饵,伪装得再好的人,在利益面前都会露出本来面目,所以我希望通过接班人的筛选,来选出一些优秀的人才,同时踢掉一部份隐藏得深的心怀不轨的人。”凌隽说。

果然不出我所料,凌隽心里其实有数,他只是不说出来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