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现身/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想我是明白凌隽意思的,他说在等我提醒他,那是因为我和展瑞的关系,如果我能主动提醒他要小心展瑞,那至少说明我对他是真正的信任,没有把他当外人。ziyoUge.com

我不知道我在展瑞的背后这样说他是不是一种忘恩负义的行为,但从内心来说,我并不是因为他骂了尚云鹏几句所以就怀恨在心,趁机在凌隽面前说他坏说,让他的爬升之路受阻。

我只是认为他要想在凌隽面前玩什么花样,简直就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到时他不但得不到更多,而是连现在有的都会失去,所以我才会在凌隽的面前这样说他。

事实也如我所料,凌隽什么都清楚,只是不动声色而已。

“隽哥,我至今也认为展瑞本性不坏,如果现在他有了不好的念头,那也只是因为暂时迷惘,希望你能帮他回头。我和他虽然已是过去,但我希望他好。”我说。

“我心里有数。其实有一个问题我很奇怪,我观察了很久,发现展瑞在金融方面确实很有天赋,所以我才器重他。但有时他又显得非常平庸,表现经常会大失水准,他曾经在万华的A股实盘大赛中拿过第三名,这样的成绩已经充分说明实力了,但后来进入美濠后,他的表现却不如他在大赛上的好,有几次美濠旗下的投资公司内部交流,他的表现甚至说完全没有出彩之处,也就是说,他有时表现很好,有时却表现非常没水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凌隽问我。

我摇头,我是真不清楚。“我和他虽然有过一段时间的恋爱,但我们聚少离多,他平时的生活我几乎没法参与,所以他的事我其实知之甚少。”

“我相信你说的话,这是我一直想不明白的事情,虽然说金融行业风险奇高,谁都有失败的时候,但是如果真是高手,那就算失败,也能体现出水准,但有时展瑞的水准却真是让人失望,我一直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许以后会有答案吧。”凌隽说。

“好了,我们不说展瑞的事了,那小子构不成什么大害,咱们还是先说云鹏的事吧,我想花钱把私家侦探也动用起来,我们要调动所有的资源,把所有能用的人都用上,尽快找到云鹏,不然他随时有生命危险。”秋荻姐说。

“我不同意,私家侦探的强项是先知道目标,然后调查目标的相关秘密,但现在云鹏完全不知所踪,那就是没有目标了,他们不善于找人,所以我不想让他们参与,倒不是舍不得花钱,只是我觉得如果他们参与了,不但帮不到忙,有可能还会添乱。”凌隽说。

“好吧,那就暂时不动。濛濛,这两天你好好在家休养,也不要太着急。”秋荻姐说。

“我没事的,秋荻姐,我打算明天还是继续上班,我需要工作,才能不想这些事情,而且我现在状态已经调整得不错了,我已经学会承受这些打击和煎熬,不管现实如何残酷,生活都还得继续。”我说。

“好,那你自己看着办,如果你觉得行,那你就上班,晚上如果实在睡不着,可以适当服用一些助眠的药物,不要用那种会形成依赖的就行。”秋荻姐说。

***********************

第二天我还是依然正常上班,因为秋荻姐向公司的人打过招呼,他们都知道我的状态不好,平时很多本来是由我处理的事,都由下面的人直接处理了,我的工作量减少了许多,下午三点,我差不多就没事做了,在公司枯坐无聊,我索性开车出来在街上晃悠,心里抱着一种幻想,那就是如果能发现在一些尚云鹏的线索也是好的。

开着车在万华的街上漫无目的地转了一圈,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

这时车载广播里却听到一条消息:‘云宁发生的入室抢劫一案目前又有了新的线索,据警方透露,在抢劫现场所采集到的指纹,和在嫌犯尚云鹏的别墅中所提取的吻合,现在基本确定尚云鹏就是此次抢劫的实施者,此前尚云鹏曾传出失踪的消息,却没想到他是去了相邻的城市作案,目前警方已经在申请通缉令。’

我把车停在路边,更加失魂落魄。警方现场采集到的指纹,竟然是云鹏的指纹?这怎么可能?云鹏怎么可能会去入室抢劫。

我打了电话给朱虹。

“朱虹姐,你看到关于云鹏的消息了吗?那是真的吗?”我着急地问。

“我警局那边的朋友给我打电话了,消息是真的,在那边确实找到了云鹏的指纹,现在情况对他非常不利,我一会要约几个朋友吃饭,让他们想办法把警方申请通缉这件事压下去,如果通缉令一发,那云鹏的处境就更危险了,我会尽全力帮助云鹏,你放心吧,我不和你说了,我还要打电话。”朱虹说。

“好,那你先忙……”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马路对面,一个头上包着纱布的男人正试图穿过马路,我的心一下狂跳不已,那个人正是尚云鹏!

他看起来很憔悴,还穿着出事那天穿的衣服,在一群等候过马路的人中,我一眼能认出他来。

我赶紧下车,向马路对面冲去。

但是此时人行道的指示灯还是红的,车流很急,我试了几次,都没办法穿过去,还惹来司机的骂娘。

我想叫他,但我又不敢叫,因为他现在是警方追捕的要犯,我担心一叫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我只是一直盯着他,我担心他会从我的眼前消失,我不要失去他!

这时他又忽然离开了人行道,然后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上了车。

我这下慌了,赶紧记住车牌。

回到车上发动车,想追上那辆出租车,但我是在路对面,和那辆车的行驶方向相反,我要还得在前方掉头,才能去追。

等我往前上了立交桥后掉头回来,那辆出租车早就没了影踪。

我拿出电话打给了秋荻姐,“秋荻姐,我看到鹏哥了!他还穿着出事那天穿的衣服,他看起来很憔悴,现在他乘出租车走了,他有没有和隽哥联系?”

“云鹏还在万华?可他没有和我们联系啊,我现在就和凌隽在一起,我们都没有接到他的电话,这样,你先把出租车的车牌号给我,看能不能通过运输公司和这位车主取得联系。”秋荻姐说。

“好,车牌是万A465874,我现在继续找一下,看能不能跟上,有消息随时联系。”我说。

“好。先这样。”秋荻姐挂了电话。

刚挂完电话,我收到了一条短信,是一个陌生号码,内容是:‘我是鹏,我没事,勿念。’

我心里大喜,这下好了,他没事就好!

我赶紧按号码打了过去,但一直没人接,约过了五分钟,电话这才通了。

“喂。”

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但却并不是云鹏的声音。

我心里一紧,心想怎么不是他本人接电话?

“你好,请问云鹏在吗?”我问。

“谁?什么鹏?”对方好像不明白。

“刚才这个手机给我发了一条信息,请问发信息的人是谁?”我说。

“哦,你说那个怪人啊,他刚才坐我的车了,然后给了我两百块,说要借用我手机发条信息,还说如果对方打过来,让我不许接,可是这电话一直响得让人心烦,我只好接了。”对方说。

“你是那个出租车司机?你的车号尾数是5874?”我说。

“是啊,你怎么知道?”对方很惊讶。

“麻烦你让乘你车的乘客接一下电话好吗?”我说。

“他已经下车了呀,而且换乘另一辆车走了。”对方说。

“啊?怎么会这样,那麻烦你跟着那辆车,我马上赶过来,我会给你双倍的钱,拜托你了。”我说。

“来不及了,走远了。”对方说。

“那你有没有记那辆车的车牌?”我说。

“小姐啊,我又不是警察,我记同行的车牌干嘛?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啊,一个比一个怪。”对方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我再打过去,对方正处于通话中。

我心想得把这件事告诉秋荻姐才行,于是打她的电话,也在通话中。

打了凌隽的电话,他没有接。我明白了,秋荻姐肯定也收到了云鹏的消息,但出租车司机正在和我通话,所以她打不进去,我刚挂了,她就打进去了,刚才她应该是在和出租车司机通话,而凌隽肯定在旁边也听着,所以没有接我的电话。过了一会,秋荻姐就打来了。

“秋荻姐,你也收到信息了吧?”我说。

“是的,我刚才也和那个司机通话了,云鹏确实还在万华,但现在他处境很危险,因为警察也在找他,你现在开车到云鹏的别墅附近,如果发现云鹏出现,千万不能让他进家,至于怎么阻止,你随机应变,我现在要和凌隽调配人手找他的下落,稍后我把云鹏现在的住址发给你。”秋荻姐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