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出行/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收到地址以后,我开车来到尚云鹏的别墅附近。ZiYouGe.com

转了两圈后,没有发现异常,只是看到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附近,车上的人下了车来,将一袋垃圾扔在了垃圾桶里。

这个人必然是警察无疑,他们在这里蹲守,当然要吃东西,吃东西就会产生垃圾,当差也不容易。

我在盘算着如果云鹏突然出现,我要如何阻止?实在不行,我就直接开车撞向警察开的那辆车,为云鹏逃跑争取时间,现在不能让他被警察抓住,因为这是对方设的一个局。

我既然能在水库大坝上可以用我的命换他一命,现在我也可以。

但直到天黑,他也没有出现。

也许我和秋荻姐都多虑了,尚云鹏是何等厉害的人,以他的智商,他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让警察抓他?

晚上九点的时候,一辆白色的轿车驶了过来,那辆黑色的轿车开走了,警察换班了。

又过了两个小时,秋荻姐打开电话说,让我先回凌家了,云鹏应该是不会出现了。

我只好开车回到凌家,等了约半小时,秋荻姐和凌隽才一脸疲惫地回来,她们想必也是忙了一天。

阿芳已经把饭菜做了,我也是饿坏了,看秋荻吃饭的样子,想必也和我一样的饿。大家都为云鹏的事担心,白天肯定没有人想着去吃东西。

“云鹏突然失踪,又突然在万华出现,这件事太过诡异。到底是怎么回事?”秋荻姐一边吃一边问。

“他是不是躲起来了?然后今天又突然出现?”邹兴说。

“当然不是了,他为什么要躲起来?如果躲起来,他肯定会想办法和我们联系,而且他今天突然出现在大街上也不合理,既然他都躲起来了,那他为什么又公然出现?”凌隽说。

我一直没有说话,因为这些也问题也是我整天都在想的,我想了一天,也想不出到底是为什么。

“而且奇怪的是,他为什么不直接打电话给我们?而是要选择借别人的手机发信息给我们,并且还要求司机在我们打电话过去后不要接听我们的电话,这又是为什么”秋荻姐说。

这些问题谁也答不上来。因为这明显不符合尚云鹏的风格,我们也根本猜不透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鹏哥似乎不想和我们聊太多,他只是想告诉我们,现在他平安,没什么事,让我们放心。”我说。

“我也这样认为,我也觉得他现在什么也不想告诉我们,他只是想告诉我们他平安,让我们不要担心他,其他的事,他并不想解释。”凌隽皱眉说。

“可他到底遭遇了什么?他为什么不想和我们说太多?难道他们怀疑我们身边有叛徒?所以不想透露他的行踪?”秋荻姐说。

秋荻姐这话听起来好像有些道理,但仔细一想又不太可能,因为现在雷震海去了澳城,现在凌隽身边亲近的人只有秋荻姐外加我和朱虹,秋荻姐和朱虹显然都不太可能背叛,如果真要怀疑,那恐怕怀疑的是我了。

“难道鹏哥怀疑的是我么?我可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们的事,一件我也没有做过。”我说。

“我们当然是相信你的,不然也不会让你加入我们议事,这只是我的推测而已,云鹏对我们也是了解的,我相信他也不会乱怀疑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也许这件事另有隐情。”秋荻姐说。

“现在我们怎么猜都没意义,最主要的还是要找到云鹏再说,找到他以后就什么疑问都解开了,我们还是要相信云鹏,他是经历过大事的人,我相信他会处理好一切。”凌隽说。

最后大家也没有商量出一个结果出来,这件事太过奇怪,就算是凌隽和秋荻姐这样经历丰富的人,也一样猜不出其中的原因。

在药物的帮助下我终于睡去,梦里我梦到尚云鹏,他骑着一辆摩托车带着我在沙漠里飞驰,黄沙漫漫,还有好看的大漠落日。突然他被狂风卷走,无处可寻,醒来之时,发现自己泪流满面,再无法入睡,直到天明。

从没想过自己会如此深陷一段未开始就结束的恋情,而且自己也深知这只是一厢情愿的独角戏,倘若尚云鹏平安归来,也许我们也还只是朋友,他甚至都不知道我为他如此黯然消魂。

但我已不奢求任何回报,只要他能平安,我便心满意足。

第二天我还是依然到公司上班,如果不上班,那我会有更多的时间来想这些事情,那样我心里的压力会更大,只有继续上班,我才能让自己不去想太多。

*******************

时间又过了两周,我们没有能够找到尚云鹏,警方也没有找到。尚云鹏短暂出现后,又继续蒸发。

这事诡异得超出我们所能想到的各种可能,我也从最初濒临崩溃的状态调整过来,开始变得接受现实,没有好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因为如果云鹏出事了,那警方的强大网络会在第一时间发现,现在没有他的消息,那说明他依然平安。

正如凌隽所说,尚云鹏不是普通人,他十几岁就一个人出来混,再怎么恶劣的环境他也能适应,万华那么多警力在追捕他,但他还是没有被抓,这已经很说明他的厉害了。

我在副总的位置上基本上已经坐稳,大多数的事我都已经能够应付自如,我拼命工作也带来了回报,渐渐赢得了其他高管的赞赏和尊重。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我向秋荻姐提出了我这几天一直计划的想法,那就是我要休假一段时间,至少两周。

秋荻竟然一点也不惊讶,直接点头。“现在网络发达,凌隽在万华也一样遥控澳城,你可以休假,但要随时保持通讯畅通,这样你可以处理一些公务。”

我没想到她会答应得这么痛快,“我以为你会反对。”

“你是要去寻找云鹏,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云鹏肯定已经不在万华了,这一次他是真的藏起来了,他肯定在等时机,等他的案子查清后他才会露面。”秋荻姐说。

我有些惭愧,原来秋荻姐已经猜到我的心思了。

“秋荻姐,对不起啊,你如此重用我,但我却要提出休假。”我说。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昨晚我和凌隽还在说这事呢。我们说你肯定要去找云鹏,我们看出来了,你是可以为了他付出一切的人,既然你心里一直放不下,那你就去吧。”秋荻姐说。

“我其实也知道你们很多人都在找他,我一个人去找也未必能找到,但我真的不想就这样等下去,我想为他做些什么,我做了,就算是没有结果,或者是没有好的结果,我也不后悔。”我说。

秋荻姐点头,“我非常清楚你的想法,当初凌隽陷在缅甸,我也是千里去寻,我也知道自己不一定能找到他,但正如你所说,做了就算是没有效果,那也比没做的强,但你一定要小心,你知道吗,我以前在万华也被人陷害,我二叔直接死在我的面前,这一次云鹏被人陷害在云宁抢劫,和当初陷害我虽然细节不一样,但形式是一样的,我们越来越怀疑背后的人是我们认识的人。他对我们很了解,知道什么样的方法对付我们有效。”

“我自己会小心的。”我点头说。

“那你准备从哪找起?这么多地方,你总不能胡乱去找吧?”秋荻姐说。

“我想先去芸南,鹏哥以前跟我聊天的时候说过,在旅行期间捐助了一些学校,我想他也许会去看那些孩子,反正他也是逃亡,那肯定会随便去做一些他认为有意义的事。”我说。

秋荻姐点头:“你有心了,我其实也想建议你先去芸南,那里云鹏有一个朋友叫田娴,是以前我们好朋友田杰的妹妹,可惜田杰在缅甸的时候为了救我而死,我本来想让田娴到万华来相互有照应,但她不愿意过来,我也只好作罢,她现在还经营着田杰留下来的玉器店,我猜想云鹏有可能会去看她,你不妨去那里看看。”

“那你把地址给我吧,我直接去找田娴。”我说。

“好,我回去翻一下会发你手机上。”秋荻姐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张卡,“这里面有一笔钱,你出门在外,要多带些钱,如果你要去乡村,那你的车也不合适,回头你开凌隽的越野车去。”

我赶紧拒绝:“不用了秋荻姐,我自己有钱,能应付得过来。”

“其实我们也想自己亲自去找云鹏,但我们目标太大,我们一但出动,警方会跟着去的,这一阵我会对外说派你出国公干了,你可以秘密地走,如果我们发现警察跟着你去了,我们在这边会想办法帮你摆脱,这钱你先收着,多带些钱更好办事。回头我让人把凌隽的车给你开过来。就当是你替我们去寻云鹏了。”秋荻姐说。

“这样吧,钱我先收着,但车就不用了,隽哥的越野车是悍马,排量太大,太烧钱了,我开那么好的车也太过张扬,反而不安全。”我说。

秋荻姐想了想,“那倒也是,但你那轿车去山区确实不行,这样吧,我让凌隽给你调一辆美濠的车,中档的SUV就行了,这样不会太张扬。”

“好吧,那麻烦秋荻姐了。”我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