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老尚/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开着凌隽给我的一辆德产越野车,我在深夜出了万华市。ziyougecom

为了让自己更像一个旅行的人,我特地弄了一身旅行装备,不知道此行能不能找到尚云鹏,如果真的找不到,那也只能是当旅行了。

一路走走停停,三天以后,我到了芸南混明。

虽然向往已久,但却是第一次来这座城市,这里有和万华不一样的风光,虽然已是盛夏,气温却并不是非常的炎热,按照秋荻姐给的地址,我找到了田娴的玉器店,但员工告诉我,田娴没有在店里,她在公司总部。

田娴并不像秋荻姐向我描述的那样看起来清秀单纯,她穿着品牌服装,头发盘起,浑身珠光宝气,处处透着商人的精明。

这倒也不奇怪,秋荻姐描述的是两年多以前的田娴,现在的田娴,已经不再是一个青涩的刚出校门的大学生了,而是一个经过商海洗礼的女商人。

在她的办公室里,她让助理给我端来咖啡,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得出她不是很欢迎我。

“是秋荻姐让我来找你的,她说你们是旧友,还说你哥哥救过她。”我说。

田娴的眼神依旧没有温度,“有事吗?”

“我这次来,其实是想打听一下,最近尚云鹏有没有来找过你?”我说。

“你是他什么人?”田娴问。

“我只是他朋友,我在秋荻姐的公司上班,也算是替秋荻姐来寻人,尚云鹏在万华有些麻烦,我们希望能找到他,然后帮助他。对了,我叫骆濛,我原本是一个律师,现在是秋荻姐公司的副总。”

我担心她看轻我的身份,对我不理睬,只好说了一下自己的职位。

“我和鹏哥上个月有联系,但最近没有他的消息,原来他出事了。他没有来找过我。”田娴说。

“我们都是他的朋友,如果你有他的消息,希望你能通知我,就说我们都在找他。”我说着递给她一张名片。

“好的。”田娴说。

“对了,秋荻姐让我向你问好,她说如果有什么困难就告诉她。她一定帮忙。”我说。

“谢谢了,其实秋荻姐对我已经很好了,我接手哥哥的生意后,因为没有经验,亏得很厉害,差点破产了,是秋荻姐给我提供资金,把我救回来,而且还给我注资,把我的公司规模扩大了。”田娴说话总算是有了些温度。

“秋荻姐经常说,失败不可怕,主要是看失败后如何站起来。她是一个很好的人,她也帮了我许多。”我说。

“对了,你听秋荻姐说起当年在缅甸的事吗?”田娴问我。

“我听说过一些,但不是很具体,我只知道你哥哥为救秋荻姐而死,其他的不清楚。”我实话实说。

“呃,那和我知道的也差不多。”田娴说。

“既然鹏哥没有来找过你,那我不打扰你工作了,我先走了。”我说。

我以为田娴会说晚上一起吃饭什么的,但她并没有多说,只是说好。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她对我很防备,而且态度相当的冷淡,也许她也是经历的太多,所以把人情看得很淡吧。而且我本身和她也非亲非故,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顶多只是朋友的朋友,人家对我冷淡倒也不奇怪。

“那你如果有鹏哥的消息,也告诉我一声好吧?”田娴忽然叫住我说。

“好的,对了,两年前,鹏哥从万华到芸南看你,你知道他去了哪些地方吗?”我问。

“知道,他好像去了滇东北方向,貌似走了很多地方,回来后说滇东北和黔相交一代苦寒,贫穷严重,他准备为那里山区的孩子做些事,后来到底他做了些什么,我不清楚。”田娴说。

这答案对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因为她说的和尚云鹏之前跟我说的基本吻合,我决定往滇东北方向走一趟。

从混明出发,一路向滇东北而去,高原风光美不胜收。我要去的地方并没有四车道以上的高速,都是加宽的两车道,限速八十,但一路上少有测速设备,不时有开得飞快的车从旁边掠过,速度至少在一百码以上。在这样的路上超速,似乎是很平常的事。

我因为本身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遇上尚云鹏,就算他来到了滇东北,我也不知道他具体在哪个城市,所以不着急。

越远离滇中,越是风光大好,险峻的峡谷,云遮雾涌的远山,宁静的村落。我不时停下车拍照。我要拍下这些美景,找到尚云鹏时和他一起讨论哪里更漂亮。

相比混明,这边气候更加凉爽。这里在古代曾是重要的交通要道,也是战略意义极为重要的兵家必争之地,但时过境迁,曾经茶马古道的兴旺已经不复存在,相对其他地区反而显得贫穷落后,还好,这山川美景依然还在。

我要去的第一站,是一个叫做家宜的县城,因为我以前听尚云鹏说起过这个地方,他说那里的人喜欢烤鸡蛋吃,所以我印象比较深刻。

到达家宜的时候,已是晚上八点。

小县城没有大都市的繁华和喧嚣,却有边陲特有的魅力,开车在县城的街道上转了几圈,选了一家最好的酒店住下,秋荻姐说过,单身女子在外一定要住最好的酒店。主要是为了安全。

前台收银的小妹看起来年纪很轻,应该才十七八岁的样子。

“妹妹,你好漂亮。”我递给她一块费列罗的巧克力,这是我在混明买的,这县城里肯定买不到这种巧克力的。

小妹妹竟然识货,“哇,这种巧克力很贵的,很好吃。”

我笑笑,“也不是很贵,不过我喜欢这种牌子的巧克力,东西不一定要贵,最重要的是自己喜欢。”

“姐姐,你是外地来的吧?是来旅游的吗?”小妹妹说。

“是啊,顺便找人,你见过这个人吗?”我拿出了手机,翻了尚云鹏的相片给她看,这相片是我以前偷拍的。

“这不是老尚么?你是他的女朋友?”小姑娘说。

我心里砰砰狂跳,感觉像中了大奖一样兴奋,她竟然认识尚云鹏!真是莫愁前程无知己,天涯何人不识尚云鹏!

“你认识他?他来过吗?”我说。

“来过啊,他以前就在这里住过,住了很长时间,大约半个月吧?他白天开车出去,晚上就回到酒店里来,皮肤黑黑的,很帅,就是看起来有点凶。我姓康,他叫我小康,我叫他老尚,他人很好。”小姑娘说。

“那今年来过吗?”我说。

“你们吵架了吗?他来了呀,两天前就到了,昨晚还在这里住,但用的假身份证开的房,还说如果有人找他,让我不要说……”

小姑娘说到这里,闭嘴了。

她意识到自己说太多了,尚云鹏让她不要对外说,她现在却什么都跟我说了,一副后悔不已的样子。

“你放心,我不是坏人,我是他朋友,你大胆说,我不会害他的。”我说。

小姑娘一脸的懊恼,“老尚说过不许我对外说的,我这一高兴就全说出来了,我对不起他。”

“你别这样,真的没事,你肯定也认为我不是坏人才说的嘛,他是不是房间还没退?那我在这里等他好了,你不用再为难了,我不逼你说了啊。”我笑着说。

“你真的不是坏人?”小康说。

我心里好笑,心想这姑娘都出来上班了,还这么单纯,哪有坏人自己承认自己是坏人的?对了,只有尚云鹏会说自己是坏人,他以前就说他不是好人。

“我应该不是坏人吧,至少我没有要害云鹏的意思,他在这里就好了,我就在这里等。”我说。

“你是他朋友?那你说他是哪里人?”小康开始盘问我。

“万华的呀,我也是从万华来的。他有没有跟你说过,他以前是个孤儿?对了,他应该在这里捐助了一所小学吧?”我说。

“嗯,你对他如此了解,看来你真是他朋友。”小康说。

“本来就是他朋友,不然我找他干嘛。”我说。

“他这次来,有点怪。”小康说。

“怪?哪里怪?”我问。

“反正就是感觉有点怪,但我又说不上是哪里怪,有时他会答非所问,然后也不那么爱说话了,好像有心事。反正我也说不上到底哪里怪,总之和以前不一样。”小康说。

我点了点头,“他确实应该有心事,等他回来再说吧。”

“你还是回房间去等吧,他回来我会告诉他你找过他,你是美女,一直坐在我们酒店的大堂里,客人们都盯着你看,到时老尚回来会吃醋的。”小康说。

她这话倒提醒了我,现在非常时期,虽然说这小县城天高皇帝远,但还是能避就避一下吧。

“好,那我先回房了,如果尚云鹏来了,麻烦你告诉他一声,或者你打电话到我房间叫我也行。”我说。

“没问题。”小康笑了笑。

我忽然意识到,这小姑娘有她自己的主意,她应该还在后悔把尚云鹏住在这里的消息透露给了我,等尚云鹏回来,她肯定会先问尚云鹏我是不是他的朋友,如果尚云鹏说不是,她肯定不会通知我,如果我是坏人,那她会让尚云鹏快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