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怪 谢 ( 学会简单 ) 赏酒/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了防止小康通知尚云鹏跑了,我认为不能在房间里等,决定在车里等,我的车就停在酒店门口附近,我一直在车上守着,尚云鹏回来我就一定能逮到他,如果让他跑了,那我这一番折腾就白费了。ziyougecom

但我在车上一直等到晚上十二点,尚云鹏也没有出现。

旅途劳累,我其实很困了,但我不敢睡着,我担心我一但睡着了,尚云鹏回来后听说有人找他,直接跑掉了。

凌晨两点,终于有一辆国产的SUV开到了酒店门口,但车牌是本地的,我多少有些失望。不过很快车上下来的人就让我困意全消,虽然是凌晨,但路灯下我还是能认得出那个人,正是我日思夜想的尚云鹏!

虽然他戴着黑色太阳帽,但从他的举止和背影,我还是一眼就能认出他。

我没有马上下车,而是看着他进入酒店,现在已是凌晨,我忽然扑出去和他相认,感觉太过奇怪。

尚云鹏走到前台,小康趴在收银台上打瞌睡,尚云鹏叫醒她,两人聊了几句,小康应该是把我找他的事说了。

我透过酒店的玻璃门,把这一切看得很清楚。

尚云鹏又走出了酒店,我以为他要跑,正想下车去截他,但发现他径直向我的车走了过来。

打开车门下车,在昏黄的路灯下看着日思夜想的他向我走来,心潮翻涌,瞬间泪水涌了上来。

“你什么时候来的?”他问我。

我很想冲上去抱他,我又想哭,又有很多话想问他,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做什么,只是呆呆地看着他,忘了回答,终于还是忍不住哭了。

他走近我,拍了拍我的肩膀,“大晚上的在街上哭,人家还以为我怎么你了呢,这里蚊子多,我们进去说话吧。”

说着他向酒店里走去,我在背后问他,“你去哪儿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他没有回答我。

回房间的路上,他一句话也没有说。不管我问他什么,他都没有说话。

终于到了他的房间,他终于说话:“万华怎样了?”

“没事,凌隽和秋荻姐都还好,并没有什么大事,就只是担心你,你为什么不和我们联系呢?”我说。

“我被冤枉入室抢劫,可那件事不是我做的,我现在不想和你们取得联系,就是不想让我的事影响到隽哥。”尚云鹏说。

“可是我们都很担心你。你没事吧?”我说。

他笑了笑,“你看我这样子像是有事吗?当然没事了。”

“你失踪的那一段时间,到底去哪了?”我说。

“我被人关起来,但是关在哪里我却不知道,我只知道那里是一个地下室,后来我是被蒙着头放出来的,放在了大街上,然后我就知道在我被关的那段时间里,竟然发生了入室抢劫案,都说是我做的,但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尚云鹏说。

“我们当然都相信你没有做那件事,现在警方说在案发现场发现了你的指纹,如果你被关起来了,那就简单了,他们可以把你接触过的任何东西放在现场,那上面就有你的指纹了。而且他们找了一个身形和你很像的人假装成你的样子在那里出现过,这是一个针对你的阴谋,那些人想杀你,但又不愿意亲自动手,所以他们要借警方的手除掉你,顺便让你身败名裂,同时影响隽哥。”我说。

“这件事要想洗清很难,所以我暂时不准备回万华了,这才出来溜一圈。”尚云鹏说。

“可是你跑这么远,你哪来的钱?他们关你的时候,你身上的东西没有被搜走吗?”我问。

“被搜走了,我身上当时东西也不多,就是一个钱包,有意思的是,后来有个人把我的钱包还给我了,你猜那个人是谁?”尚云鹏说。

“这个人我认识?”我问。

“你当然认识了,如果你不认识,我又怎么会让你猜呢?”尚云鹏说。

“既然那个人能把钱包还给你,那说明他是对方的人了,既然是对方的人,那我认识的只有两个,就是在水库上绑架我的那两个,记得当晚有一个曾经说,如果要不是各为其主,是可以做朋友的,想必还你钱包的就是那个人了。”我说。

尚云鹏点头,“果然聪明,就是他,幸亏他把钱包还给我,不然我没法逃亡。”

“鹏哥,其实这案子很简单,那个被抢劫的女主人并没有死,她是见过劫犯的,只要警方让她认人,那她肯定知道当天行凶的不是你,只要她作证不是你,那你就清白了。”我说。

“刚才还夸你聪明呢,你又犯糊涂了。”尚云鹏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我说。

“那个背后对付我的人肯定是我们的老对手,敢公然和我们叫板的人,都不是等闲之辈,他既然出手设局,哪能这么容易破局?这件事至少有两个套,一个是警察在抓捕我的过程中就有可能将我干掉,如果没有将我干掉,那就会进入审判程序,到时你所说的那个女主人就出场了,她一定会斩钉截铁地说,当天入室抢劫的人就是我,她看得很清楚。”尚云鹏说。

“你是说,那个女主人也是他们的棋子之一?她们是一伙的?”我说。

“当然,这本来就是出戏,现在小区有保安,家家装有防盗门,哪能这么容易就入室抢劫了?那肯定都是设计好的一场戏,就是要搞我,如果不是设计好的,那对手怎么可能会留下活口?他们难道想不到那个女主人会认出我不是当时抢劫的人?之所以留下那个人,表面上对我有利,但其实那是一颗炸弹,就等着炸我呢。”尚云鹏说。

我心里佩服之极,我也是个律师,接触过的案件很多,其中当然也不乏刑事案件,但我却没有想到那个看起来对我们有利的女主人会是整个局中的一部份,江湖果然险恶。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你总不能一直在外逃亡吧?”我说。

“不急,他们准备了两年的局,我们暂时处于被动是很正常的,我先在外溜达一圈,等他们慢慢懈怠下来,我再想办法破局,几年前他们陷害隽哥和秋荻姐犯罪,现在又陷害我,这手段也太相似了,要不是熊炎炳没死,我真怀疑这事就是熊炎炳在操纵,可惜他是真的死了,现在我还想不透这后面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尚云鹏说。

“那我陪着你在外面溜达,你开的车是本地车牌,是你租的吧?正好我有车,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我陪着你。”我说。

尚云鹏看了看我,然后笑了笑:“你还是回万华去吧,现在多事之秋,嫂子和隽哥正需要帮手,我一个人很好,不用你陪着的。”

我心里其实很想告诉他,我喜欢他。我一直也以为自己已经作好准备了,但真正面对他的时候,我还是开不了口。

“本来就是秋荻姐她们同意我来找你的,你对我们大家都很重要,尤其对我,非常的重要,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很想你。”

不管了,死就死了,虽然我不能直接说喜欢他,但暗示一下还是有必要的,我不能再这样沉默了。

他并没有回答我,只是微笑。

但他也没有拒绝,他这样的人,肯定不会是那种随意就对一个女的说喜欢的人,她没有反对,已经是给我面子了。

“好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我们再聊,一会天得亮了。”尚云鹏说。

“好,那我先回去睡了。”我站起来说。人家都下逐客令了,我当然也不能赖着不走。

我出了房间,随手将门关上,我忽然又想一个问题,他会不会趁我睡着了以后自己走掉了?

于是我又敲门,但他却没有开门。

这让我有些伤自尊了,开一下门又怎么了?难道他是怕我赖着不走?我再怎么喜欢他,也不至于会赖在他的房间不走。

酒店收银的小康说尚云鹏怪怪的,其实我也觉得他很怪,为什么他半夜才回来?现在我敲门,他为什么不应我?他虽然是混的,但他非常有礼貌,他明明知道我在敲门,为什么不开门?

不行,我不能回房间,我得看着他,他完全有可能会自己走掉!因为他现在是逃犯,所以他不想连累我!

我不敢回房睡觉,于是又用老招,回到车上睡觉,我只要看着他的车,就不怕他偷偷跑了。

在车上坐了一会,困意真是袭来,终于还是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我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尚云鹏的车还在不在,还好,他的车还停在那儿没动,我这才放下心来,于是又接着睡。

再次醒来,天已大亮了,那辆车也还在那里,安心许多。

心想这一次他也算厚道,没有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不然我千里来寻他就白跑了,今天得和他好好商量一下他的案子才行,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