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背面/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在这时又发生了状况。ZiYouGe.com

尚云鹏端着一个盘子,盘子里是他取来的米线和鸡汤,但是他却没有回到我坐的这里,而是坐到了另外一张桌上。

而且,他看着盘子里的两份米线,一脸的迷茫。

我的心不断地往下沉,再往下沉,我有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我站起来,走了过去,坐在他对面,他冲我笑了笑,表情极不自然。

“鹏哥,你怎么了?”我问。

“没怎么啊,吃米线,把蔬菜放里面烫一下就行了,这汤很烫,小心烫伤舌头。”他苦无其事地说。

“那你刚才怎么不回到我们坐的位置上去?”我说。

他又不自然地笑笑,“这位置也挺好啊。别说话了,一会凉了,赶紧吃。”

“鹏哥,我们得赶紧吃,再过三小时就要登机了,得抓紧时间才行。”我说。

“对对对,赶紧吃,一会来不及了。”他说。

我紧咬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根本就没有登机的事,我不过是胡说的,他却说对。他刚才一脸的迷惘,显然是不知道自己该坐在哪里,他的脑子受了伤,出了问题了。

他甚至有可能根本就不认识我,只是觉得我叫他鹏哥,应该是和他一起来的,他是一个内心强大的人,所以他不动声色。

也或许他清楚自己会这样间歇性失忆,所以他才要逃跑,那天晚上他大半夜才回来,也许就是忽然想不起来了,所以大晚上才到了酒店。

“你怎么了?不好吃吗?”他问我。

我眼泪忍不住地滚落,赶紧拿出纸巾擦去:“没事,就是觉得在这里遇上你我很高兴,喜极而泣。”

我心里伤感之极,勉强把那些食物给吃下去,我得保证我有体力才行,因为,我要和他一起面对所有的问题。

一路上他又是不说话,回到酒店,他随我回了房间。

我再也忍不住,扑过去抱住他,大哭出声。

这一次他没有推开我,但也没有回抱我。只是沉默地任凭我哭。

我终于平复了自己的情绪,“鹏哥,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和你一起面对。”

他坐在我对面,表情凝重地看着我。

“你那么聪明,应该是发现我的问题了,是的,我头部遭受重击,是出了些问题,我会突然想不起来以前的事,但又会突然想起来,我的失忆和那些所有的失忆都不一样,有时候我会几个小时想不起来,但有时一两分钟我就想起来了。”尚云鹏终于说了实话。

“我听说隽哥认识的那个苗医很厉害,也许他能治好你,我们去找他吧?”我说。

“我已经找过了,他给了我一种黑色的药丸,让我一直不停地吃,直到完全痊愈,但他也没有把握说什么时候会好,而且,我经常会忘了吃药。”他皱眉说。

“所以你才选择一个人逃出来,你想等你的病好了以后再回去?”我说。

“我现在是一个废人,回万华帮不了忙,只会拖累你们,当然还是先在外面逃亡的比较好,应该会好起来的。”尚云鹏说。

“其实我们是一起的,你出了问题,我们应该一起面对,怎么能让你一个人承受。”我哭着说。

“不行啊,我有时失忆的时间会很长,如果我在这段时间内被人挑拨了,干出对不起你们的事,那我不能原谅我自己,所以我还是要远离你们的好,等我的病好了,我自然会去找你们,我只是间歇性地失忆,我还能勉强照顾自己。你放心吧,我没事。”尚云鹏说。

“你是失忆以后就会所有事情都忘记,还是能记得一部份?”我说。

“能记得一部份,但大多数记得是最以前的事,近期的事反而不记得,但是恢复正常后,就所有的事就又都记得了,金医生说,这种情况非常罕见,我也真是荣幸,竟然让我碰到了。”尚云鹏竟然还笑了笑。

“以后你别赶我走,你把药给我,我每天按时给你吃,我相信你很快会好起来。”我说。

“不行啊,我不能连累你。”尚云鹏说。

“不会连累我的,你只有好起来,才能帮到我们,你对我们所有人都很重要,对了,上次你为什么不和我们通电话?为什么要发信息?而且还让出租车司机不接我们的电话?”我说。

他犹豫了一下,“我只是想让你们知道我平安就行,现在我是个废物,有时会记不得东西,我怕我不但帮不上忙,也许还会给你们添乱。”

“你不要这样想,鹏哥,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愿意陪着你面对。”我说。

“谢谢你。”他微笑着点头。

“我和你一起在外面流浪,直到治好你的失忆,我们再一起回万华。”我说。

他没有回答,我以为他不同意,“怎么了?你不喜欢我跟着你吗?我会和你保持距离,不会黏着你。”

这一次他答了,“不会。”

我站起身来,去酒店的小冰柜里拿水喝,“鹏哥,我给秋荻姐打个电话吧,告诉她我们都平安。”

这一次他又没有说话,我更加奇怪了,心想打个电话也不行?

我忽然又想起了昨天晚上我敲门他不应的事,还有刚才他一路开车时不说话的情景,心里陡然生起一股寒意。

我打开房间里的电视,背对着尚云鹏,“鹏哥,你喜欢看什么样的电视剧?”

他没有回答,什么也没有说。

我又提高了声音,“鹏哥,你喜欢看什么样的电视剧?还是你根本就不看电视剧?”

还是没有回答。

我转着过看着他,“鹏哥,你为什么不和我说话?”

他眼中闪过一丝惊慌,“我在想你说的话。”

“我说了什么了?”我问。

尚云鹏笑了笑,开始摸香烟。

我心里的寒意更甚,他笑得很勉强,分明是有用摸香烟的动作作某种掩饰。

我假装收拾东西,绕到了他的背后,用很大的声音说:“鹏哥,你能不能把空调的温度调低一些,我觉得有些热。”

尚云鹏完全没有反应,一点反应没有。

房间不大,我的声音却像是在和他吵架一般大,但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头皮发麻,忽然有些害怕。

我伸手碰了碰他,他回过头看我。

“鹏哥,你能不能把空调温度稍调低一些,有些热。”我轻声说。

“好的。”他着起来去电视机旁边取空调遥控器。

这时他背对着我,我又大声说:“鹏哥,把电视机也关了,反正也没什么好看的节目。”

然后他只是把空调的温度调低了一度,并没有把电视机关上。

他听不见我说话!

看着我的时候,我说的话他能明白,但背着我的时候,甚至在侧面的时候,他就不知道我说什么!这就是为什么我敲门他不应的原因,因为他听不到敲门声!刚才在车上他不说话,也是因为他听不到我说什么!直到打开车内灯看着我,他才知道我和他说什么。

他转过来看着我,看到了我上的异样的表情和我忍不住的眼泪。

“怎么了?”

“鹏哥,我刚才让你把电视也关了,你没听到吗?”我说。

“哦,我这就关。”他赶紧说,脸上更慌乱了。

他如此镇静的人,竟然也会在我面前慌乱,那说明在他心中我很重要,他不想要我发现他的秘密。

他的秘密,就是听不见我说话!他听不见了!他之所以不和我们通电话只是发信息,就是因为他听不见了!

我以前听秋荻姐说,秋荻姐有一段时间被人毒哑了,结果凌隽学了手语和他沟通,而尚云鹏后来突发奇想,就抽空不但学了手语,还学了唇语。

他和我对面交谈的时候,看着我说话,就能读懂我在说什么,但是当他背着我的时候,或者是看不到我说话的时候,他就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了。

我心里又开始剧烈地疼,他的头部受了重创,不仅是出现间歇性的失忆,而且他听不到了,所以他说他自己是一个废人,所以我和小康都觉得他怪怪的,但他为了不让我担心,他选择了自己一个人出走。

如果不是在米线餐厅我看到了他的迷茫,他是不会把失忆的事告诉我的,他肯定会找机会再自己一个人走掉,因为她不想连累我们所有人。

我忍不住大哭出声,我知道他听不到我在哭,但是他看得到。

“怎么了?”他问。

我看着他,“你听不见了对不对?你失聪了对不对?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你为什么要选择一个人承受……”

他抬头长叹,“我就知道不能和你相处时间太久,你这么聪明,肯定会察觉得到。”

我大哭,“我一点也不聪明,我简直就是个笨蛋,竟然没有发现你的苦衷,你肯定又想一个人跑了,我不许你跑,我要照顾你……”

他赶紧拿了纸巾给我擦泪:“只是暂时失忆和失聪,你不要告诉隽哥他们,我会好起来的,现在局势危急,不能让隽哥和嫂子着急,你别哭,我见不得女人哭,我不懂得安慰人的。”

我紧紧地抱着他,再也不肯撒手,终于,他轻轻地回抱了我,我感觉到了他的温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