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勿失勿忘 满钻加更 有红包/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月后,我们来到了众多佛教徒心中的圣地西萨。ziyouge.com

在这个季节来西萨并不是最好的选择,因为阳光太强,不过对于高原城市来说,紫外线一直都会很强,就算是冬天来到这里,也一样要涂上厚厚的防晒油。

这是高原上能涤化心灵的城市,这里没有雾霾,有蓝得让人想拥抱的天空,有干净的空气,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虔诚的信徒,也有舍弃大都市生活一心只追求内心宁静的流浪歌手。有的匆匆来匆匆而去,有的则选择留下来与高原的阳光共舞。

“濛濛,据说在这个广场上,对着这座宫殿许愿,非常的灵,会发生奇迹。”尚云鹏说。

“是么?奇迹都是人创造的,从来都不是神赐予的。”我说。

“不信你可以试试,但是你要把你的心愿大声说出来,尤其是当着一个耳朵听不见的人说出来,这样更灵。”尚云鹏严肃地说。

“我不信,你听谁说的?”我说。

“以前我看过一本书,上面就是这样写的,当着一个耳朵失聪的人说出自己的心愿这样的机会是很难得的,你可要好好把握。”尚云鹏说。

“可是你会唇语,我一但说出来,你还是一样会知道。”我说。

“我转过身去啊,背对着你,然后你把你的心愿说出来,我听不到,可是菩萨能听到啊,这样最灵了。”尚云鹏说。

“好,那我试试,你现在就转过身去。”我说。

尚云鹏果然转过身去,我在确定他看不到我说话后,才开始说:“我希望我妈妈身体健康,尽快出狱,希望云鹏能尽快恢复听力,不再间歇性失忆,希望他能知道我爱他。希望我和他一辈子都能在一起。”

我打了一下尚云鹏的手,“你可以转过身来了,我说完了。”

“你说什么了?”尚云鹏说。

“我说希望我妈妈身体健康。”我说。

“就这些?”尚云鹏说。

“还有希望我妈妈能尽快出来。”我补充。

“你为什么不说让我的耳朵尽快好起来呀,这里可是产生奇迹的地方,你要是说了,也许我就能听到了。”尚云鹏失望地说。

我心里好笑,心想江湖大哥还信这个?还娇情地怪我没为他许愿?

“其实……我也说了的。”我说。

“真的?难怪我好像能听到你说话了。”尚云鹏说。

“你又耍我了,这一路上你还耍我不够啊?”我说。

“真的,我好像能听到了,我还听到有人说,要一辈子和我在一起。一辈子很长时间的,真麻烦。”尚云鹏笑道。

我心里砰砰地跳了起来,我刚才是在他背后说话,他怎么知道我说了什么?难道,他真的能听见了?

“你是不是能听见了?”我盯着他问。

“是啊,真的好灵,你一说我就听见了。”尚云鹏笑道。

我心里狂喜,装着生气。“你能听见了还耍我,我不理你了。”

尚云鹏忽然大力拥我入怀:“我能听见了,谢谢濛濛。”

这突如其来的幸福让我眩晕,感觉太不真实,他竟然主动抱我,情绪如此激动,恐怕是真的能听见了。

“你从什么时候能听见的?肯定不是刚才。”我说。

“其实半个月以前我就开始隐约能听到一些了,我想能够全部听清楚后才告诉你,因为我担心给了你希望以后,我又听不见了,那样会打击到你,这两天我感觉完全没有障碍了,所以才决定告诉你。”尚云鹏说。

“那太好了呀!你的失忆也好久没有复发了吧?”我说。

“应该有一月没复发了,濛濛,谢谢你这段时间照顾我,谢谢你的不离不弃。”尚云鹏动情地说。

“咱们不说客气话了,今天我们要好好地庆祝一下,你请我喝酒!”我一边擦眼泪一边说。

“你又哭,好好的不许哭了,谢谢你照顾我这两个月的时间,让我倍感温暖,你许的愿都会实现,我会一辈子照顾你。”尚云鹏说。

这可是个大好机会,我得趁势追击,“那你说你爱我。”

要求很大胆,有些小过份,还有些不要脸。不过今天我本来也没准备要脸,必须得用重火力攻下这最后一道关,不然我和他就只能是普通朋友的名份。他虽然是江湖大哥,但在感情方面却是羞涩的很,要不是逼他一下,恐怕很难让他说出这三个字。

他果然皱眉:“这样的话,不应该是男的主动说的么?女的怎么能这么不矜持?还主动提出让男的说?”

我摆出死猪不怕滚水烫的姿态:“我不管!我是律师,我讲究逻辑和证据,你说你会照顾我一辈子,如果你不爱我,你凭什么照顾我一辈子?还有啊,你下面的兄弟都叫我大嫂……”

“停!怎么又是那段陈腔滥调?能不能换些新鲜的玩意?”尚云鹏说。

“不能!那些就是证据,根据你的表现,已经充分证明你爱我,所以你要说出来,你不是说在这里许愿很灵吗,你的耳朵都让我许好了,你当然也得说一声你爱我。”我说。

“咱回去再说。”尚云鹏说。

“不,就在这里说。”我坚持。

尚云鹏瞥了一下左右,做贼似的说了一句:“我爱你。”

声音很低,但我听见了。虽然有心量准备,但我心里还是犹如灌蜜。

“我听不见,你大声些,我挨这么近都听不见,菩萨隔那么远怎么能听得见?”我说。

“我爱你!”尚云鹏提高了声音。

这一次不仅我听到了,旁边也有人听到了,有游客开始驻足:“咦,这对情侣在表白,是要当众求婚吗?大家围观了,这对情侣要求婚!”

看来这位大姐也是八卦高手,这都能联想到要求婚!这八字才好不容易有了一撇呢,离求婚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这姑娘好漂亮,男的黑了一点,不过也很帅,很般配,求婚吧,我们见证。”另外一个游客也跟着说。

这下好了,周围一下子就围了十几个人,盯着我们像看耍猴一样。

“谢谢大家的祝福了,其实我和她早在两年前就结了,孩子都有了,这一次是来补蜜月的。”尚云鹏搂着我的肩说。

“咦,老夫老妻了还学人家秀恩爱,真无聊。”一个男的很不友好地说。

“就是,还以为要求婚呢,原来孩子都已经有了,还闹个啥?”另外一个说。

我狠狠地踩了尚云鹏一脚:“谁和你有孩子了?你胡说什么呀?”

尚云鹏附在我的耳边:“别闹了,一会人多了,把警察招来了,那我不是就麻烦了?”

我一想也对,一时高兴,竟然把这事给忘了!

“那我们赶紧撤吧。”我说。

“撤……”

尚云鹏拉着我的手跑了,听到后面的人在骂:“切,俩神经病!”

我大笑出声,原来逃亡也很有意思,这一段经历,恐怕以后会成为我们一辈子的记忆了。

我们到寺里给对方求了一个平安符挂上,戏称这是定情信物,我们一起约定:勿失勿忘,如果谁把谁弄丢了,就到这求符的地方来寻。

接下来的事,当然就是庆祝他的康复。

庆祝当然得大吃,我们吃遍了所有旅游攻略上介绍的名小吃,每家吃一点,最后就饱得走不动路了,于是就到处闲逛,最后进了一家叫‘路上’的酒吧,一听这文艺范的名字,就知道老板肯定是文艺青年。这酒吧我们在网上看到过。

老板有四个,三男一女,男的是帅哥,女的是美女,四人组成一个乐队,就叫‘路上乐队’,自己开酒吧,自己表演。

酒吧里人并不多,装修也很简陋,大多都是在网上看到介绍慕名而来的驴友,乐队水准很高,可惜客人太少。

一曲毕,美女主唱竟向我们这一桌走了过来:“尚云鹏,你好大胆,万华警察在抓你,你却敢到这里来喝酒。”

我大惊,没想到这里竟然也有人认得尚云鹏!我在想着要不要站起来跑,但尚云鹏示意我坐下。

“你的歌唱得这么好,当然不是警察了,你也不会报警抓我,不然你就不会先惊动我了,肯定是偷偷打电话才对。”尚云鹏笑道。

还是尚云鹏厉害,这一下子就分析透了。

“我叫路飞,是这里的主唱兼合伙人,欢迎你们来我的酒吧。”美女主唱说。

“你怎么认识我?”尚云鹏问。

“那时我还在念大学,有一次和朋友去酒吧庆生,被小流氓围攻,你出手帮了我。”路飞笑着说。

我心里暗想,这不会又是英雄救美芳心暗许吧?看来男生太会打架不是好事,处处都能帮姑娘打坏蛋,不招花才怪。

“我不记得了,谢谢你还记得。”尚云鹏淡淡地说。

“你女朋友?”路飞看着我说。

我用带着威胁的眼光看着尚云鹏,示意他承认。

“是的,我女朋友,骆濛。”尚云鹏只好就范。

“很漂亮,你高攀人家了。”路飞笑道。

“路小姐这话我爱听,来,我敬你一杯。”我笑着说。

“好,一起喝一杯,你们的消费,我请。”路飞也举杯说。

也许是因为有人请所以放开喝,也许是因为心里真的高兴,最后的结果是我喝醉了,由尚云鹏扛回了旅馆。

在尚云鹏将我放在床上的瞬间,我勾住了他的脖子,这一次他没有装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他激烈地吻了我,然后褪去我所有衣物。

他肯定不知道我虽然和展瑞有多年的情史,但却还是个大姑娘,没想到我会在高原的旅馆中把自己献给他。

一夜醒来后,我将不再是女孩,而是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