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退一步/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睁开眼睛,看到尚云鹏正盯着我看。ZiYouGe.com

我有些羞涩,把脸扭向一旁。

“我没想到你……”尚云鹏说了半截话。

我没有吭声,我知道他没想到的是什么。

“这一次,我是真的要负起责任了。”尚云鹏说。

“如果我不是那什么,你就不负责任了?”我追问。

尚云鹏赶紧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说……”

我看到他那紧张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我逗你玩呢,你好歹也是江湖大哥,怎么如此胆小?”我说。

“不是,我在女人面前一向笨拙。”尚云鹏说。

“你别这么乖好不好?我喜欢的尚云鹏不是这样的,你这样反而让我不适应,说不定明天我就不喜欢你了。”我说。

“好,那我以后天天欺负你,这可是你自找的。”

尚云鹏说着,又吻了过来,这一次,感觉好了许多,算是渐入佳境。

我们一直到中午才起了床,洗漱后吃了早餐,又开始上街溜达,虽然尚云鹏不说,但我心里清楚,我们很快要离开了,他的病好了,我们当然就得面对现实,回到万华去了。

虽然我不想回去,但我知道我们必须得回去,天天能和尚云鹏厮守固然是好的,但毕竟我们肩上还有责任,万华还有我的妈妈,还有隽哥和秋荻姐,她们都是我和云鹏的亲人,我们需要和她们一起共进退。

“你说,咱们给隽哥他们买些什么礼物好?”

其实我知道尚云鹏是在试探我,他是在暗示我准备要回去了,但又担心我会生气,所以先说话试我。

“我们回去帮忙,就是最好的礼物。”我笑着说。

他捧着我的脸,狠狠地亲了一口,“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你果然识大体。”

“可是如果我说我不想回去,你怎么办?和我翻脸吗?”我问。

他避重就轻:“这个,我没想过。”

“那你现在想想,如果我不答应你回去,我说还想在外面漂一段时间,你怎么办?扔下我一个人?还是直接要和我分手?”我穷追不舍。

尚云鹏看着我,“你怎么了?你不会要问如果隽哥和你落水了,我先救哪一个吧?”

我笑出声来,“我是那么无聊的人吗?”

“不像。”尚云鹏说。

“那我就偏问,如果我和凌隽一起落水,你先救谁?”我说。

“先救你。”尚云鹏说。

“真的?为什么?”我高兴地问。

“因为隽哥的游泳技术比我还好。说不定我都不用下水,他就已经将你救上来了。”尚云鹏说。

我:“……”

******************

幸福的时光真是过得飞快,半个月后,我们回了万华。

凌隽和齐秋荻已经把所有的事都安排好,我们进入万华没有人任何人发现,回万华后住到了离万华市区有一段距离的归照寺的后院禅房。

晚上十点,凌隽和秋荻姐来到了禅房,我和秋荻姐紧紧相拥。

“变黑了,又瘦了一些。”秋荻姐摸摸我的脸说。

“秋荻姐,你们都还好吧?”我说。

“还好,就是你不帮我的忙,我一个人累到要死。”秋荻姐说。

“这事都怨我,要不是我,事情也不会弄成这样。”尚云鹏说。

“快别说这些了,现在康复了比什么都强,金医生真厉害,他当初救了我,现在又救了你,他成我们的大恩人了。”秋荻姐说。

“是啊,幸亏你们认识这么一个赤脚医师,如果在正规医院医治,还不知道会时候才能好呢。”尚云鹏说。

“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我们现在说说你的案子吧,云鹏,你不用太担心,我已经想好了如何把你的案子翻过来。”凌隽说。

“你准备怎么做?”尚云鹏问。

“解铃还需系铃人,破局最容易的当然还是设局的人,我决定以退为进,先认输。”凌隽说。

“什么意思?”尚云鹏问。

其实我也没有听明白,但大概我能猜出凌隽要干什么,我估计他是要妥协。

“我们这两天都在商量这件事,现在你和濛濛回来了,我和秋荻想离开一段时间,我们准备到法国渡假,下个月就是普罗旺斯薰衣草最旺的时节了,我准备带秋荻和轩儿一起出去玩,我可能会在国外呆很长一段时间。”凌隽说。

“这怎么能行,现在对手围攻正紧,背后的人也没有揪出来,你们现在离开,那不是认输了?”尚云鹏说。

“对,我准备认输。我们在明处,对手在暗处,要想揪出背后的人太难了,不如我们先认输,让他们浮出来,我们由明转暗,他们由暗转明,这样我们反而会摆脱被动局面。”凌隽说。

“我同意。这想法很好,只是如果你们走了,我现在又不方便现身,那所有的事都得由濛濛来扛了,我担心她吃不消。”尚云鹏说。

“我想隽哥的以退为进就包括了洗清你的案子,所以你应该很快就能露面了。”我插嘴说。

“没错,而且洗清你的罪名这是最重要的一环,我已经在美濠内部放出话去,谁能把你的案子摆平,我就把美濠万华分公司的总经理让给谁坐,而且力荐他进入美濠董事会。”凌隽说。

“你这是要引出内鬼?可是这好像太过明显,对方不一定会上当。”尚云鹏说。

“你说的有理,但可以一试,如果没人搞定这件事,那再想办法,但我认为还是有人会冒出来,那些人处心积虑地对付你,也不过是要撼动我在万华的根基,现在我主动让出万华美濠的控制权,还远走欧洲,这不正合他们的意?我和秋荻不在万华,他们就少了眼中钉,这样他们就可以大胆做事了,如果我没猜错,他们的第一步骤是要弄得我五魂不安,然后自乱阵脚,但这不是他们的终极目标,他们肯定还有第二步,所以我现在索性成全他们,自己退出,让他们顺利进行第二步。”凌隽说。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背后的人真的有可能会冒出来,因为隽哥不在万华了,他们会认为这是天赐良机,他们谋划了这么久,肯定也忍耐得难受了,有了这样的机会,他们当然要兴风作浪出口恶气,隽哥这是引蛇出洞,虽然不一定能引出来,但可以试一试。我觉得可行。”我说。

“这样做太大胆了,如果他们真的冒出来,而且完全控制了局势,那不就麻烦了?我不能因为我个人的事而让隽哥陷入被动。”尚云鹏说。

“这可不是你个人的事,是我们大家的事,我们现在已经陷入被动了,你会下棋,你也知道,当博弈进行到僵局的时候,被动的一方有时有意让对方杀掉一片子,反而会逞柳暗花明之势,反正我们都处于被动,不如索性退一步,以退为进也许反而会有转机。”凌隽说。

“好吧,我尊重隽哥的意思,只是如果有人真的帮我摆平了我的案子,是不是就可以确定那个人就是内鬼?”尚云鹏说。

“不一定。”凌隽说。

“我也认为不一定,因为隽哥这样做,很容易就能让人联想到是有意引内鬼出来,所以真正的内鬼也许会藏在背后,然后推一个不是内鬼的人出来解决这件事,但不管怎么说,只要他们办妥了这件事,就会露出线索。”我说。

“濛濛说得没错,那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没有?”秋荻姐问我。

“我有一些想法,但不一定成熟。”我说。

“有话你就说,群策群力会让计划更加完美。”凌隽看着我说。

“是这样,我认为如果隽哥和秋荻姐一起去了法国,万华肯定会有人冒出来搞事,靠我一个人肯定扛不住,我资历太浅,说话份量不够,我觉得鹏哥要进振威任职才行,这样才能帮我,不然秋荻姐走了后我就没有靠山,我担心我玩不转。”

我说的是实话,我是真的担心自己玩不转。

“你是说,让云鹏走上前台?”秋荻姐说。

“是的,秋荻姐早就有把振威过户给鹏哥的意思,但是鹏哥担心会引发一系列问题,现在非常时期,我认为这时候办这件事是可以的,鹏哥应该接收一部份股份,然后接任振威的董事长,这样秋荻姐离开后振威才有主心骨,我也才有靠山。最重要的是,这样就可以把鹏哥放在明处,而隽哥在暗处,形成明暗互补之势,也许打乱整个格局后,反而会形成转机。”我说。

凌隽和秋荻姐相互看了一眼,都点了点头。

“我不同意……”尚云鹏说。

“这件事就这样定了,濛濛说得很对,对手谋划了这么久,都是按现在既有的格局来谋划的,如果我们主动变阵,也许反而让对手不适应,这确实是高招,而且云鹏是有能力接管振威的,一方面可以让秋荻好好休息一下,更重要的是,如果美濠有了危机,振威那边可以给我留条后路,这也是我和秋荻一直不主张美濠合并振威的原因。”凌隽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