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转股/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尚云鹏当然不同意,他一直都认为振威是秋荻姐娘家人留下来的财产,他一个外人不能要那些东西。ZIYOUGE.COM

“鹏哥,现面我们要以大局为重,你要想一想,如果隽哥把美濠在万华分公司的的掌控权让出来,而秋荻姐也走了,那下面的人,包括我就没有了主心骨了,对手如果搞什么手段,谁来领导我们还击?我并不是要让秋荻姐把振威都给你,我只是建议你占股一部份,这样方便你以老板的身份接任董事长一职,然后走上前台来替隽哥分担一部份的压力。”我说。

“濛濛的进步真快。”凌隽笑着说。

能得到凌隽这样的大佬夸赞,我当然会很高兴。

“都是秋荻姐和鹏哥栽培的,这几个月我和秋荻姐还有鹏哥相处,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你们的思维方式,那就是从大处作想,放弃局部的得失考虑,以换得整体的赢。”我笑着说。

“我怎么没有发现你有这么厉害?”尚云鹏说。

“你那是有眼不识泰山。”我笑答。

“秋荻,这算什么?”凌隽扭头看秋荻姐。

“笨蛋,这叫打情骂俏,这都不懂?”秋荻姐说。

“不懂,我和你又没有打过情骂过俏,我怎么会懂?”凌隽说。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得重新来过,也学人家打情骂俏?”秋荻姐笑着说。

“行了隽哥,你们就别取笑了,我承认,我被骆濛俘虏了,我没有守住这最后一块阵地,沦陷了,我对不起广大人民群众的期望。”

没想到尚云鹏也会开这样的玩笑,他这样的人开起玩笑来,总让人觉得奇怪。

“真不要脸!明明是有人站在广场上大声说爱我来着,我没办法,这才勉强答应。”我说。

“唉,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啊,我们在万华担惊受怕,人家却在外面风流快活,这会还秀起恩爱来了,凌隽,咱们去了法国也不回来了,也好好浪漫一番,把事儿都扔给他们算了。”秋荻姐叹道。

“我看成!这事就这样说定了,这两天云鹏就准备一下,我们把秋荻名下的股份分成三份,秋荻自己保留一份,你和震海各一份,等你的案子消了,震海就可以回来了,然后你接任振威的董事长,由濛濛担任总裁,你们夫妻合作,就像我当年和秋荻合作一样。”凌隽说。

“这怎么行?我当总裁可不行,我干不了!”我赶紧说。

“干不了的事你就甩给云鹏,他跟着我这么多年了,我所有的生意和手段他都一清二梦,他什么都懂,就只是当混混习惯了,不想插手公司的事而已,这一次咱们就非要把他赶上架不可!”凌隽说。

“隽哥,咱还是自家兄弟么?你怎么能帮着外人来对付自己兄弟?她要是把所有事都扔给我,那还要她干嘛?”尚云鹏说。

“你是说我是外人?那行,我还不干了,我陪着秋荻姐他们到法国去!你自己一个人留在万华折腾吧你!秋荻姐,不介意带上我吧?”我说。

“介意!”

凌隽和秋荻姐齐声说。

尚云鹏得意地笑:“看吧,人家一家人渡假,你还想着带上你当大灯泡?你想得美!”

“这倒不是灯泡不灯泡的问题,主要是你们在外面优闲了这么久,现在是该承担责任了,凭什么我们去还要带上你?现在该你们干活了!”秋荻姐笑道。

“好吧,只是我担心如果事情太大,那我会应付不过来。”我说。

“我们也不是甩手不管,就像你说的那样,我和秋荻转到暗处,你们在明处,这样形成互补,只要有需要的时候,我们随时会回来。”凌隽说。

***************

正如凌隽所说,解铃还需系铃人,要破局,最容易的就是设局的人,凌隽把要退隐的消息传出后,警方很快又有了新的线索,称之前所拍到的尚云鹏出现在犯罪现场的监控录像‘经进一步的高科技分析’,证明录像中的男子不是尚云鹏,而指纹也只是‘部份吻合’,被抢的女主人看了尚云鹏的近照后,认定实施抢劫的人不是尚云鹏,而是另有其人。

当事人出面澄清,这是最有力的证据了,尚云鹏的案子一下子就撤消了,尚云鹏又从嫌疑犯变成了失踪人口,警方又煞有介事地开始找寻尚云鹏的下落,其实他们一直都在找,只是以前是追捕的形式寻找。

什么叫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就是。

果然和凌隽作对的人都不简单,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让警方如此态度大转变,这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做到的。

我们一起聚在凌家庆祝,几杯酒过后,我终于忍不住问:“到底是谁摆平了这件案子?”

凌隽笑了笑,“是展瑞。”

我一时非常的尴尬,我和展瑞以前的关系他们都知道,而我自己也怀疑过展瑞,但我想不到展瑞能有这么大的本事,会摆得平尚云鹏的事。

“这件事你不用放在心上,云鹏没事了就好,你是你,展瑞是展瑞,而且,我们也不能因为这事就断定展瑞是幕后黑手。”秋荻姐说。

“可是,展瑞有这么大的本事么?如果他有这么大的本事,还用得着一直隐忍?”我说。

“所以我们不能断定他是坏人,不过我会遵守我的承诺,我会让他升任美濠在万华的总经理。以后美濠在万华的事务,他说了算。”凌隽说。

“这不行吧?以他的能力,恐怕不能胜任,而且,我觉得他心术不正。”我说。

“这样的高管任命,本来是需要董事会批准的,不过我有权让他试用三个月,你放心,他飞不了天,我还是集团主席,他还是我手下,他只是在万华可以说了算。”凌隽说。

既然凌隽都这样说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展瑞以前是我的男朋友,虽然我和他成为过去了,但我也不想说太多关于他的坏话,让人认为我真的是绝情的人,现在有了新欢,就拼命说旧爱的坏话。

凌隽对展瑞的怀疑,是一直都有的,现在他敢把这么重要的职位交给展瑞,那说明他心里有底,一切应该都还在他的掌控之内,孙行者再厉害,也逃不脱如来的五指山。

我是真的替展瑞担心,我不想他因为贪恋权利,而越陷越深,再怎么说我也和他在一起那么多年,虽然现在变成了这个结果,我还是希望他能够一切都好,不要和隽哥作对,因为他根本不会是隽哥的对手,但愿只是我多心吧,但愿展瑞没有变坏到无法回头的地步。

“不说展瑞的事了,美濠那边,我自有打算,说说振威的事吧,股份转让已经完成了,明天秋荻会正式召开记者会,宣布将卸任董事长一职,你和云鹏正式入主振威集团。”凌隽说。

“我心里还是慌得厉害,我始终觉得我不能胜任。”我忐忑地说。

“放心吧,我和秋荻都会在后面支持你们,谁都会需要一个历练的过程,最后才能做到收放自如,这是我们共同下的一步棋,这一步棋如果下对了,我们将会消除一场危机,再换得几年的安稳,如果下错了,或者是下输了,我们也许一起玩完,大家只要一心,大不了一无所有,摆地摊去。”凌隽笑道。

他当然是开玩笑,以他的财力,再是怎样,他不会至于会去摆地摊。更何况他是金融奇才,他可以不做实体,只凭在金融市场杀出杀进,都可以过上富足的生活。

“如果我和鹏哥将振威给败光了,那怎么办?”我说。

“那你跟着云鹏去当混混就行了,不对,你不用当混混,你做回你的律师就行了,你还有你的老本行可以做嘛,我把这事给忘了。”秋获笑道。

“好像你们对这次的事并不是很在意?你们真的不担心我们会搞砸了吗?”我问。

“不担心,因为我们相信你的能力,而且就算搞砸了也没关系,这人生在世,要是没有几件搞砸了的事,那还叫人吗?那是圣贤了。”秋荻姐说。

“当混混我是轻车熟路,可做董事长我还是第一次呢,以前倒是看过隽哥和嫂子做过那些事,可我没有自己亲自上阵,也不知道我行不行?别说,我还真是有些紧张。”尚云鹏说。

“你刀光剑影里都不畏惧,这有什么好怕的,你们大胆去做,不管做成什么样都无所谓,别忘了我们这一次的主要战略是以退为进,如果你们做得不好,那就当是我们退得更远就行了,反正我们有机会再赢回来。”凌隽说。

“那震海呢?他什么时候从澳城回来?”尚云鹏问。

“过两天就回来了,他说没脸见你,没想到会给你惹这么大的麻烦。”尚云鹏说。

“自己兄弟说那么多干嘛,以前的事都过去了,也是我先给他带来困扰,那样的事,谁遇上都会上火的,我希望他能尽快回万华,这样我们也多个帮手,震海虽然有时脑子不好使,但毕竟是我们自己兄弟,是信得过的人,用他总比用其他人强。”尚云鹏说。

凌隽点头,“你能这样样当然最好了,我其实也希望你和震海之间能冰释前嫌,大家这么多年兄弟了,哪能说变脸就变脸,再说了,那件事本来就是有人在背后操纵。”

“那如果海哥回来了,他又继续和我表妹好那怎么办?”我说。

“那最好了,大家就又都是一家人了。”秋荻姐笑着说。

“那怎么行,那件事本来就是因为骆旋而起,现在还要把她当自己人?”我很不理解。

“如果不把她当自己人,那怎么能让她说出当初是怎么回事?暂时不要去追究这件事,让震海和她慢慢谈,也许哪天就能问出来了。而且如果她继续留在震海身边,对方说不定还会再继续用她,那对我们来说也是好机会。”凌隽说。

我想我明白她们是什么意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