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混混的人格魅力/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秋荻姐邀请记者,那当然号召力还是很大的,万华几乎所有大大小小媒体都来了。ZiYouGe.com把盛世酒店的商务会议厅坐得满满的,我第一次面对这么多的长枪短炮,其实心里是真的很紧张。

而凌隽也以秋荻姐老公的身份参与了记者会,一对万华商界如此出名的夫妇同时亮相,记者们当然不会放过如此好的拍摄机会,闪光灯一直不停地闪,当然,镜头都是对着凌隽和秋荻姐,我和尚云鹏目前就是陪衬。

“好了,欢迎各位记者朋友莅临这次见面会,今天有几个重大的消息要宣布,涉及面有公也有私,那就先说公事方面吧。”秋荻姐说。

会场里静下来,记者们静静听着,生怕放过一个重要的字,对于记者来说,就是要善于捕捉每一个新闻当事人的每一句话,然后充分甚至过度解读,这样才能有独特的视角,让他们的报道与同行区别开来,不然这么多的记者,要是每个人写出来的都一样,那还有什么意思。

“振威将会有重大人事调整,尚云鹏先生将会出任振威董事长一职,骆濛小姐则会出任CEO,他们将会组成新的振威主要管理团队,振威将会有新的气象。”秋荻姐说。

记者们一阵骚动,这样的新闻当然足够劲爆,尚云鹏的混混背景在万华大多数人都知道的,更何况前一阵一度传出他入室抢劫的消息,现在却忽然升任振威的董事长,记者们当然惊叹。

“他不是混江湖的吗?他能任董长?”

“他会管理企业么?不会把振威带成混混社团吧?”

下面议论纷纷,大多都是对云鹏不利的话语。

秋荻姐摆了摆手,“请大家安静,现在我们还没有到提问时间,请大家先安静,让我把话说完,你们有什么疑问再提出来好了。”

于是记者们又都安静下来,等着秋荻姐说话。

“大家对尚云鹏先生的了解和实际的他可能有些偏差,至于他以前是做什么的,那我们不必去追究,所谓英雄不问出处,刘备卖过草鞋,朱元璋当过和尚,这些都不妨碍他们成为王,至于骆濛小姐,她原本就是我公司的法律顾问,已经为振威服务两年多了,对振威各项业务都非常熟悉,当然是最佳人选。振威有振威的规距,我齐秋荻也有自己的用人原则,大家知道就好,我不希望大家拿她们的过去来说事,人应该向前看,而不是盯着过去不放。”秋荻姐说。

秋荻姐这是在力挺我们了。她当然知道会有人不服,也会有诸多非议,她得替我们打好基础,她要以她的影响力硬扶我们上位。

“我要说的就是这些,现在我们让尚先生给大家说说他的想法。以后振威就是他当家了,以后大家要多关注他,也替我多监督他。”秋荻姐笑着说。

所有镜头又都对准了尚云鹏,我知道他也是第一次面对这么多镜头,要在这样的阵势下发言,恐怕谁都会避免不了有压力。

“我从不避讳自己是个混混,而且是个老混混,我十几岁就出来混了,我甚至还坐过牢。我身上有所有混混有的缺点,别人没有的我也有,所以大家诟病我的过往这非常正常,我不是刘备,成不了汉中王,我也不是朱元璋,成不了明太祖,不过我是尚云鹏,我可以让振威赚钱,我可以让振威股东们的利益最大化,让振威的员工都有不错的薪水,这就是我的目标。我不需要你们相信我,你们相信我,我要做,你们不相信我,我也要做,不过不许写报导污蔑我,是事实就写,不是就不许乱写。”

这番话说得强硬而霸气,还流氓气十足。记者们又是一阵骚动,我猜想没有哪个企业的高管会在记者会上这样说话的,也只有尚云鹏敢这样说,他是真不怕这些记者,一点也不怕。

“我不怕人看轻我,因为我已经习惯了。你喜与不喜,我都在这里,你服与不服,我也是振威的大股东,而且已经成为振威的董事长。是朋友多聊两句,不是朋友各走各路,我有没有能力带领振威走向兴旺,不是我说了算,也不是你们说了算,是最后的结果说了算,我这才还没上任,你们就质疑我不行,那太武断,到底行不行,三个月以后再说不迟。”尚云鹏接着说。

记者们显然被这种混混特有的风格所镇住了,企业高管一向都是彬彬有礼,动辙谈战略和理念,证明自己的的思想先进,可从来没有人像尚云鹏这样说话的。

“我知道大家在想,这人真是粗人,没错,我就一粗人,我都没上过大学,不过你们懂的我都懂,我懂的你们未必懂,在市面上能买到的金融和管理学方面的书,只要不是太垃圾的,我都读过,现在的作家太没节操,拿人家MBA的教材来抄袭一下,就自己取个书名拿出来卖,还称什么什么管理法,其实都是抄袭,一点含金量都没有。那样的书,我哪天有兴趣,自己也能写几本书来,不过能不能卖得出去不好说,因为混混写书毕竟还是不能让人接受的事。”

场下一片笑声。

就连我和秋荻姐都笑了。不得不说,混混有混混的人格魅力。尚云鹏如果像别人一样谈战略谈理念,恐怕没人会理他。但是他就摆出一副本色混混的派头,反而让人折服。

“你们别笑,也别以为我在吹牛,你们不妨随便说一本你们看过的管理书籍,我要是说不上内容,我就叫你大哥,当然了,不能太渣的,太渣的我都懒得看。”尚云鹏说。

现场记者也有好事的,竟然真的提了几本管理方面的书籍,尚云鹏答得头头是道,让所有人惊叹。

我忽然想起一句话,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尚云鹏就是个有文化的流氓,以后我要想驾驭他,恐怕是不可能了,他没念过大学,知道的却比我知道的还要多,还好他没念过法学,让我保留了一点优势。

记者们对尚云鹏的排斥已经大部份转化成了好感,他特有的草根魅力让大家耳目一新,习惯了听空话套话的记者们,感觉到了尚云鹏的真实,还有那种强硬的,不守规则的气势。

“行,吹牛也吹过了,显摆也完了,我的业绩如何,以后大家看着就行了,我不行,还有我的女朋友行,我女朋友就是骆濛小姐,她将和我组成夫妻档,一起带领振威创造更好的成绩。”尚云鹏说。

所有的镜头都对着我,我瞬间又成了焦点,是该我说几句的时候了。

“我没尚先生那么自信,但因为有齐总她们的支持,我还是充满信心。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全新的机会,也会是一次巨大的挑战,我会努力做好,不让秋荻姐和各位股东失望。”我说。

我是律师出生,自认为口才要比尚云鹏好了许多,但我发现我说出来的话没有他说的那么有魅力,软绵绵的一点也不带劲。

但要我学尚云鹏那样说话,我是真学不会。各自的背景不同,导致形成不同的风格,这种风格和特点是长期形成,不可能一下学得会,也或者说一辈子都学不会。

但是我如果只是短短的说几句,显然是不够的,我还得说些什么。

“振威已经是一个很大的企业了,我站在了一个很大的平台上,我会竭尽所能执行好所有既定的战略,并试图作一些有效的创新,我希望将来能够带领振威上市,成为万华一流的上市公司,以谢齐总的知遇之恩。”

我不是股东,只是一个职业经理人,所以我得摆正自己的位置,在这样的场合,当然得感谢老板齐秋荻,而事实上我也的确应该要感谢她才对,如果没有她,我根本没有机会坐在这里说话,也没有机会认识尚云鹏。

我发现自己能说的不多,在凌隽和秋荻姐的面前,我如果去谈管理谈经营,那就是班门弄斧,正如尚云鹏说的那样,我行不行不是靠这些记者说了算,是靠业绩说了算。

“好了,现在记者朋友可以提问。”秋荻姐说。

“齐总,凌先生不说两句吗?”有记者问。

“今天是振威的记者会,凌先生只是来围观,并不准备参与,今天的两个主角是尚先生和骆小姐,你们不妨多关注他们。”秋荻姐说。

“齐总,你忽然提出卸任,主要原因是什么呢?”记者还是追问。

“没有主要原因,我每做一个决定都是很多原因的综合,并不会只是因为某一件小事而做决定,如果非要说主要原因,那就是我的确有些累,我需要休息,我需要多花些时间陪我的孩子和家人,我想这个理由已经够了吧?”秋荻姐说。

“那你休息完了以后是不是会考虑重回振威呢?到时尚先生和骆小姐是不是又得给太上皇让位呢?”有记者尖锐地问。

“有一句话说得好,世世如棋局局新,今天不知道明天的事,以后我会不会再回振威工作很难说,我也相信他们有能力把振威带到一个全新的高度,我这还没走就讨论回归的问题,意义确实不大,而且你别忘了,我本来是就是振威的股东之一,也可以说我从未真正离开,又谈何回归?”秋获姐说。

记者各种尖锐,秋荻姐各种应对自如,我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