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红白脸/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集团公司同时更换董事长和CEO的的现象还真是少见,这么大的人事变动当然会引发外界高度关注,同时在集团内部也引起了一些小的恐慌。ziyouge.com

尤其是尚云鹏的背景,依然是员工们质疑的主要内容,这好像成了他的一个标签,短时间要让人改变对他的看法很不容易。

最关键的是,他也压根不想改变任何人对他的看法,因为他不屑。他不想哗众取宠,他要我行我素,这不符合现代企业的公关精神,但他是尚云鹏,没有人能说服他,在这一点上,恐怕凌隽也不能。

第一次中层以上的员工大会,是我和尚云鹏的首次亮相。

我精心准备了发言稿,这一次是内部会议,我想必须得谈些详细的经营方针了。尚云鹏却依然好像没事一般,他似乎不用准备。

会议还没有开就出了状况,助理柯雨告诉我,有近三分之一的管理人员请假不能参会,有的是病假,有的是出差在外不能回来,有的则完全就是说工作太忙,不能参会。

这谁都看得出来是挑衅我和尚云鹏,秋荻姐虽然已经为我们把路铺得很好,但没想到内部阻力还是这么大。

我来到尚云鹏的办公室,发现他竟然在玩游戏!我的火一下子上来了。

“你竟然还在玩游戏?你不办公的吗?你现在可是董事长,你怎么能上班时间玩游戏?”我大声叫道。

“哪条法律规定的董事长就不能玩游戏?谁说玩物就一定丧志了?我这玩的是益智游戏,是预防老年痴呆症呢。”尚云鹏说。

“我没心情和你玩玩笑!明天的高管会议,有近三分之一的分公司管理人员请假,这分明就是要给我们一个下马威,这会还开不开?”我说。

“这就这事就把我们的骆小姐给弄得方寸大乱了?会当然开了,咱们这是私人公司开会,又没有规定法定人数,只要有一个人我们就可以开会,如果他们都不来,那不是还有咱俩开么?正好开个夫妻专场会。”尚云鹏嬉皮笑脸地说。

“你还笑!可是这些人分明就是向我们示威,我们不管不问?”我说。

“先开了会再说吧,别上火啊濛濛,这不过是小事而已,有三分之一请假,那就意味着还有三分之二不是?那就能开会了,明天照样开会就是,就这样,我要玩游戏了。”尚云鹏说完又聚精会神地玩他的游戏去了。

我走出他的办公室,心里很是失望。心想难道秋荻姐和我都看错人了?他现在已经是一个公司的董事长,竟然不做正事上班时间玩游戏,这样的混混作风,难怪人家员工不信任他了。

也许真是本性难移吧,他在江湖上那是一号人物,但是他只适合在那种环境中生存,一但换了地方,他就水土不服了,他的不守规则就变成了缺点。

***************

我和尚云鹏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听到稀稀落落的掌声。

请假的有三分之一,但是实际到的人数并没有三分之二,只有一半的的样子,有的人并没有请假,直接就不来开会。

这是一个让我尴尬的会议,当初我升任副总的时候有秋荻姐撑腰,把三把火烧得很旺,现在秋荻姐不在公司了,我一下子就没有了支柱。

“董事长,时间到了,会议是不是开始?”柯雨轻声问。

尚云鹏一直在看手机,听到柯雨这样说,这才抬起头来,“哦,开始吧。”

“那请您讲话。”柯雨提醒尚云鹏说。

“哦,我知道了。”尚云鹏说。

尚云鹏站了起来,我本来想提醒他发言不用站起来,但已经来不及了。

“大家好,我是尚云鹏,是振威的新晋股东,也是新晋董事长,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尚云鹏说。

下面又是稀稀落落的掌声,这一次鼓掌的人更少。

“振威集团是万华本土第一企业,在万华的经济发展中起到重要的作用,也为万华解决了大量的就业问题,所以振威很重要,而撑起振威前行的,就是在座的各位,在此,我代表万华所有的股东向各位致谢,你们辛苦了。”尚云鹏说完微微弯腰,向所有与会者致意。

我很是惊叹,这一刻他的混混气质竟然不见了,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

“把振威做好是我们的责任,为社会的责任,为企业的责任,更是为我们个人的责任,其实,这些都是套话,我们最主要的责任,就是要赚钱,然后让大家拿到更多的薪水,让你和你的家人过上更好的日子,之所以要说那些大道理,我只想让你们明白,不要再纠结于我的出身,要摆谱我也会,只是我不屑,我不想在各位同仁面前装得冠冕堂皇,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带领大家把振威做得更好,我们不仅仅要做万华本土企业的第一,我们还要跻身全国的一流企业!”

台下安静下来,高管们不再那么轻视尚云鹏了。

“当然,有宏大的目标,还要有切实可行的方法和铁一样的执行力,水只有烧到一百度才能开,九十九点九度都没用!我们的目标就是要把水烧到一百度,这需要大家同心同德,劲往一处使,而不是勾心斗角相互拆台。”尚云鹏说。

我那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没想这个大混混关键时刻竟然还是能正经起来,说明他一直心里有数。

“我的前任齐秋荻小姐已经将振威做得很好了,但并不完善,齐小姐最大的弱点,也或许不能算是弱点,应该是特点,她最大的特点就是心地善良,以前振威由几家公司组成,而且有官员背景,很多管理人员是官爷安插进来的,因为做的时间长了,所以齐小姐不好意思辞退这些人,导致现在管理队伍臃肿,出现三个和尚没水喝的现象。所以我会裁员,裁员后将会为公司节约一笔费用,这些费用我不会作为股东分红,而是会作为员工奖励和福利的改善。”尚云鹏说。

会场中落针可闻,安静得能听到呼吸声,我都没想到尚云鹏竟然忽然就举起了裁员这把大刀,吓得这些管理人员大气不敢出。

我心里暗笑,他可真狠,还是有混混的作风。

“当然我不会胡乱裁员,裁员不仅是为了节约成本,也是为了提高公司整体运作效率,而且所裁的员工肯定不会是有能力有作为的员工,而是那些仗着有关系就占着坑不作为的人员,今天是我和骆小姐的第一次召集开会,竟然有这么多人恶意缺席,首批裁员名单将会从今天缺席的人中产生,既然他们没有信心陪我和骆小姐把公司经营好,那不如趁早各走各路,互不耽误!”

尚云鹏的脸上镀上一层寒冰,眼神忽然凌厉逼人。下面的人大气不敢出。

这些人肯定心里在想,幸亏今天我到场了,不然惨了!

“我知道会有人说我公报私仇,我还真不是公报私仇,没有规距就不成方圆!如果我开会都不到场,以后我要求做的事,那又怎么可能执行得下去?今天不到场的人,没有请假的,不管是谁,一律辞退,有说情的,连说情的一起辞退!请了假的,我会让相关部门去核实请假的理由是否属实,不属实的,也一律辞退!请大家明白,不管我以前是混混还是要饭的,现在我是振威的董事长,这是现实,能理智地面对现实的人,才有资格体面地生存!”尚云鹏冷声道。

我心里大声喝彩,这个混混不一般!

他和凌隽多年兄弟,和凌隽一样冷峻智慧,但他和凌隽又不一样,他从小孤苦无依,尝尽人情冷暖,所以他更狠,他更知道适者生存的铁血规律,只有比别人强,才能免受欺负,才能站直身子说话。所以他心里早就有打算,他知道今天会有一大批人以各种方式反对他和反对我,他就等着这些人这么做,然后挥起大刀,痛下杀手,砍掉那些要和我们作对的员工。

这种方法也许稍显极端,甚至可以说是暴戾。但就目前的情形,如果我和他不能在短时间内掌控振威,那将后患无穷,董事长和总裁一起更换,这样大的人事调整本来就很容易导致内部问题,如果不使用铁腕手段,保持稳定都很难,又谈何发展。

而且振威管理队伍臃肿是事实,这里面的管理人员很多是当初一些领导安插进来的,当初秋荻姐接手后也开掉一批,但没有完全开掉,一方面是为了维持公司正常运作,另一方面也是当时确实立足未稳,不想所有人都得罪,也或许,这本身就是秋荻姐布下的一个隐局,就是为了让尚云鹏接替后可以掌控局面的一个重要步骤。

一朝天子一朝臣,你不支持我,我就干掉你。这其实也是最原始的手段,虽然原始,但却一直有用。

接下来,是该我讲话了。

其实我和尚云鹏的关系,很多人都知道了,而且我担任过副总,这些人都认识我,对我的能力当然也有充分的认识,我不需要说太多,因为就靠尚云鹏的那一番话,已经震住他们了。

“我本来准备了一些下季度公司发展的具体规划,今天既然有那么多人没来,那就下周再开会讨论了,今天我就不多说了,我支持董事长的决定,我也会对要裁的人员进行客观的考核和评价,不会胡乱裁人,请大家放心,真正有用的人才,我们会格外珍惜。”我说。

刚才尚云鹏已经把白脸唱尽,我现在得唱一下红脸了,不然气氛太过紧张,这会没法开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