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条件/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想到周宣竟然爽快答应了和我见面,见面地点在兰香会所。ZIyouge.com

这是我第一见到周宣,其实他长得挺精神的,年纪比秋荻姐应该要大一些,皮肤很白净,看起来文质彬彬,举手投足间透出一股官场人士特有的味道。

“周局长您好,我是振威集团的骆濛。”我说。

“骆小姐你好,幸会。”周宣伸出手。

自古以来都是民怕官,民在官面前,总是会有些畏惧。周宣在我面前就气势十足,他肯定知道我是为那件事而来,他就等着我开口求他。

“听说周局长喜欢喝茶,尤其喜欢芸南的普洱,也不知道这家会所有没有这种茶?”我试着寒喧。

我其实是想向他传递一个意思,今天我不要喝酒,我只喝茶,这是尚云鹏给我定的规距,以后我单独应酬的时候,不许我喝酒,一滴也不行。

周宣微微一笑,“我经常来这里,所以他们特地为我准备有普洱,骆小姐也喜欢喝普洱?”

“我不懂茶,偶尔喝了玩儿。”我笑着说。

“我听说你以前是律师,后来怎么从商了?”周宣问。

“很多原因吧,主要还是秋荻姐抬爱,提拔了我,我现在为振威服务。”我说。

“秋荻她还好吧?其实我是她学长,坦白说,有一阵我其实很喜欢他,不过他最后选择了凌隽。”周宣说。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笑了笑。人家过往的情事,我不好发表观点。

“你今天来,肯定不是要和我聊茶的事,有事你直说吧。”周宣说。

“我听说文国的哈吉部长近期将访问万华,将会和万华的工商界人士座谈,振威是万华本土最大的企业,但我们却没有被邀请,我想知道为什么?是不是我们有哪些地方做得不对或者是不好,请周局长指示,我们一定改进。”我说。

周宣用手指轻轻地敲了一下桌面,然后笑了笑。

“你们做得很好,振威也为万华的经济增长作出很大的贡献,不过我就是不想让你们参加。企业的名单由我拟定,我不想让你们参加,你们也没办法。”周宣说。

这话说得够直接,他好歹是一局之长,我以为他至少会找个婉转的理由来搪塞我,可没想到他竟然说得如此直接,这倒也好,大家打开天窗说亮话,反而不用那么累。

我也笑了笑,“周局长是对我们有些误会么?还是对我们有成见?为什么会不想让我们参加呢?”

“我就是不想让你们参加,我就是不想让你们见哈吉部长,这两年振威做得不错,不过以后你们的日子会越来越难过,因为我不想让你们好过。”周宣微笑着说。

我心想,你虽然是招商局长,但振威合法经营,就算是得不到你的照顾,但你要想扼杀振威,恐怕你还没有那个本事。

“周局长该不是因为秋荻姐当初没有选你,所以你就记恨在心吧?人生需要作很多的选择,谁也不能保证自己的每一个选择都是正确的,而且人往往会有身不由己,既然是旧友,那又何须太过介怀?”我笑着说。

“我对秋荻基本上没什么看法,我最烦的是凌隽,对了,还有他身边的尚云鹏,我只要听到这两个人的名字,我连吃饭都没有胃口,听起来是不是很偏激?”周宣笑着说。

虽然他在笑,但我明显能看得到他眼中的恨意。

“原来还是私人恩怨,那好像没有办法了,因为现在尚云鹏就是振威的董事长,而且,他还是我的男友。”我说。

“是么?那倒有趣得很,我当着你的面说恨你男友,你会不会很不爽?”周宣说。

我摇头,“那倒不会,云鹏是做大事的人,但凡做大事的人,谁没有几个仇人?一个人要是活在世上连个仇人都没有,那得多窝囊?周局长想恨谁就恨谁,我完全管不着。”

周宣大笑,“很有意思!秋荻果然会识人,用的人都不简单,我忽然改变主意了。”

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只是看着他,等他的下文。

“我原本在想,我是怎么也不会同意让你见到哈吉部长的,不过你这么有趣,我倒忽然有了主意,我可以考虑把振威列进参与会见的名单,但有两个条件。”周宣说。

“愿闻其详。”我说。

“第一,让凌隽和尚云鹏来求我,不用跪着求,敬我一杯酒,承认他们俩都是孙子就行,至于第二个条件嘛,说出来你也许会有些吃惊,但很刺激。”周宣说。

我没有说话,因为第一个条件我就已经不可能同意,凌隽和尚云鹏绝对不会为了这么一件事去求周宣,更不会承认自己是孙子。

周宣也不是十七八岁的小青年,他提这样的条件,不过是为了羞辱凌隽和尚云鹏,就算是凌隽他们自己承认是孙子,周宣恐怕也不会改变主意。

“第二个条件就是,你和秋荻分别陪我一晚上。”周宣笑着说。

我强制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忍住了把茶水泼在他脸上的冲动。

“周局长,请你自重。”我冷冷地说。

“我很自重啊,我能提这样的条件,那是看得起你们,你们又不什么黄花大闺女,装什么清高?我这样做不是看上你们了,只是想羞辱凌隽和尚云鹏而已。”周宣说。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又闪出浓浓的恨意。

这是得有多恨凌隽和尚云鹏?他堂堂一个局长,为了羞辱凌隽和尚云鹏,竟然提出如此龌龊不堪的条件,而且是当面直接地提出来。

“其实我一直很很尊重你,不是因为你是局长,是因为你是秋荻姐曾经的旧友,但是我现在很失望,我不想和你再继续交谈下去,我不参加这次和哈吉部长的会面了,对了,我要提醒你,凌隽和尚云鹏都不是好惹的,听说你父亲以前能一手遮天,希望你也能,不然你最好对我和秋荻姐尊重一些,凌隽和尚云鹏才不会管你是不是局长,他们一样可以打断你的腿!”我冷泠地说。

跟着尚云鹏时间混长了,我发现我竟然也有些狠劲了,换作以前,我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周宣大笑,“你很凶啊,我喜欢,现在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多了,反而没意思,你这样带刺的,反而令人兴奋,你不必急着答复我,反正部长来访也是一周以后的事,你可以和凌隽他们商量一下,如果肯定答应我的条件,那我们就合作愉快。哈哈。”

没想到这人竟然如此无耻,看他外表还挺斯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人。

我站起身来,准备离开,我和他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好好考虑一下哦,这是一个好机会,如果你答应了,那我们以后都可以成为朋友了……”

我没等他说完,已经走出了会所包间。

心里其实气得不行,虽然周宣只是几句话,但那对我和秋荻姐来说都是一种污辱,要是知道周宣会提这样的条件,我也不会来和他见面。

开车回到公司,尚云鹏正坐在我的办公室等我。

“看你的脸色,就知道谈话很不愉快。周宣说什么了?”尚云鹏说。

我知道尚云鹏的脾气,我担心我把周宣说的那些话说给他听,他会暴跳起来,我在犹豫要怎么跟尚云鹏说。

“他说不让我们参加和部长的见面,是他的个人意见,因为他不喜欢我们。”我说。

“他就只是说了这个?”尚云鹏问。

“嗯,就这个。”我说。

“不对,他如果只是拒绝,那他完全可以不和你见面,他既然答应见面了,那他就有可能会提出一些条件,比如要钱或者什么的。”尚云鹏说。

“他没有提什么条件,就只是说不喜欢振威这个企业,觉得没有必要让我们参加。”我撒谎说。

“濛濛,有事你不必瞒着我,我之所以让你去见他,并非是要你求他答应让我们参加会见,我只是想听听他的口风,然后证实这件事和他有关,他说些恶语是很正常的,我也不会因为他说了几句难听的话就冲动行事,我又不是年少轻狂的小少年,动不动就要砍人。我是振威的董事长,肩负着嫂子他们交给我们的公司,我不会乱来的,你放心吧。”尚云鹏说。

我想了想,觉得也有必要把这事说给尚云鹏听,我得和他把事情说清楚,然后一起判断如何应对。

“看得出来,他非常的痛恨你和隽哥,甚至是咬牙切齿的那种恨。”我说。

“这就对了,如果他要不是恨,那反而奇怪。所以他提出的条件很恶毒是吗?”尚云鹏说。

“我说了你不要生气,他说,要隽哥和你去求他,要你们自称孙子。然后还要……”我还是没敢把最难听的说出来。

尚云鹏一拳砸在办公桌,“王八蛋,果然如此。”

他似乎已经猜到了周宣提的另外的一个条件了。

“你不要生气,他心里充满仇恨,说什么都不奇怪,我们不要和他一般见识,如果我们自己生气了,那我们反而是输了。”我说。

“这你放心,我能控制住自己,我只是在想,他既然这么恨我们,那这两年来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尚云鹏说。

“他肯定在隐忍呗,他肯定要让自己势力壮大了,才出来找麻烦。”我说。

“可是,他不过是一个市招商局局长,都不是省级的,以他的权力,最多只能给我们造成一些困扰,要想和我们作对,那还差得远,他哪来的自信,敢公然向我们叫板?”尚云鹏说。

我想想也是,“是啊,一个小局长竟然公开提这么龌龊的条件,胆子真是大,大到令人不可思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