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公开秘密/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和哈吉部长在清真寺一起用餐之后,我和尚云鹏驱车离开了清真寺。ZIYOUGE.COM

我心情大好,上车后主动亲了一下尚云鹏,没想到让他趁机逮住一番长吻,吻得我喘不过气来。

“好了,别让人看到了。”我说。

“怕什么?我们是恋爱关系,又不是偷*情,还怕谁看到?”尚云鹏说。

“咱们好歹也是振威的高层,要是让人拍到了,发出去就不好了。”我笑着说。

“那今晚你去我家吧。”尚云鹏说。

“不要。”我说。

“那我去你家。”尚云鹏说。

“也不要。”我说。

“我知道了,你的意思是咱们就在车上……”

“想什么呢你,流氓!”我嗔道。

“我逗你玩呢!咱们把这个好消息报告给嫂子和隽哥吧?”尚云鹏说。

“我在想,我们这样做,虽然也把其他家公司排除在外了,但同时也把隽哥的美濠给排在外面了呀,这样做好么?”我有些担心。

“没什么不好的,隽哥并不介意这事,对于他来说,我们两家谁成功都一样,如果我们不做,以展瑞的能力未必能把握这次机会。虽然我们现在不能认定展瑞会对美濠不利,但总觉得他不是什么好鸟,这事由我们来做会更好,而且你别忘了,隽哥现在是以退为进,就是要看展瑞上台后有什么花招,这一次周宣把我们排除在外,却不拒绝展瑞,我认为这件事就透着古怪。”尚云鹏说。

“你是说展瑞和周宣是一伙的?”我说。

“这很难说,从表面上来看两人应该没什么交集,但是如果两人因为利益而结成统一战线,那也不是绝对不可能。”尚云鹏说。

“如果单独看展瑞,或者单独看周宣,我觉得他们都没有可能和隽哥对抗,但是如果他们联合起来,各自发挥作用,那倒是可以有些能量。”我说。

“也不够,一个市招商局长和一个总经理联合起来,能做得了多大的事?而且你从小就认识展瑞,知道展瑞出生一般,他是又怎么会和周宣这样的官二代联系上的?这些事都很奇怪,需要以后慢慢解答。”尚云鹏说。

“确实是挺奇怪的,不过如果没有这些人搞这些事,也许我们俩还不能在一起呢,所以我得感谢他们才对,把你送到我身边。”我说。

尚云鹏笑着看我:“如果两年前我们就在一起,那我在外旅行的两年时间,我们就一起看遍山川河岳了,也不用这么折腾。”

我把头扭向一边假装生气,“你还说呢,前一阵你还怀疑我是坏人来着,你认为我接近秋荻姐是有目的,你还不理人家,你可骄傲了。”

他把我的脸扳过去对着他,“那如果现在有一个女的突然和嫂子很要好,你会不会怀疑她是别有用心?你会不会一下子就接纳她?”

“不会。”我老实回答。

“那不就得了?你要知道,越是站在高位的人,越不容易相信别人。这是人性的悲哀。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混混,那我随时可以相信你,大不了大家谈场恋爱,不行就分手。可我是隽哥的兄弟,我不能随便相信别人,就算是嫂子和隽哥相信你了,我也还要有几分保留,我得作为第二道保险才行啊,不然你要真是坏人那可怎么办?震海和骆旋的事你看到了吧,震海其实也没什么错,也只是谈了一场恋爱而已,他那么大的人了,谈场恋爱难道有错?可是后果呢?我差点连命都没了!不过震海自己谈场恋爱而已,却搞得我差点命都没了,你说,我们这样的人,随便相信一个人,风险有多大?”尚云鹏说。

我无言以对,因为尚云鹏说的全对。

“其实我懂的,我只说说而已,你那么认真干嘛?你知不知道你认真起来的时候很凶啊?像狼似的,是要吃人还是怎么着?”我说。

“我就是狼怎么了,我就是专门抓你这小羊羔来的,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对我有意思了,上次有人在我车上唱情歌唱得眼眶发红,我又不是白痴,哪能看不出来你的心思?我当时其实也挺心疼你的,我想抱抱你安慰一下,但我不敢啊,我怕你是演技派,所以忍住了自己的冲动。”尚云鹏说。

“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相信我的?”我的好奇心上来了。

“能不说么?”尚云鹏问。

“不能。”我坚决地答。

“其实这也简单,一个人再是伪装得好,也肯定会有破绽,尤其是在利益和生死面前,往往就会暴露出本来面目。上次在东风水库的事,当你撞开那个绑你的人纵身向水里一跃的时候,我其实就已经相信你了,演技再好的人,也不至于拿自己的命去演。那时我就坚信,你应该不是坏人,但因为你和展瑞的关系,我还是不敢接近你。”尚云鹏说。

“你真娇情!肯定心里早就喜欢人家了,却一直不肯下手,非要人家倒追,这样你就长脸了是吧?以后就可以欺负我是倒追的了?”我说。

“那倒不是,我没那么无聊,我当时虽然相信你了,但我觉得我们俩不可能,你是律师,我是混混,这高级知识分子和没怎么上过学的人在一起,明显不是一个级别,所以一直很犹豫。最重要的是,我要确认你和展瑞到底是怎么回事。”尚云鹏说。

说到展瑞的事,我心里还是有些别扭,我现在和云鹏已经这么好了,我其实应该告诉他真相,我不想对他有所隐瞒,但我还是没有勇气说。

“再后来,我又观察了你很长时间,其实心里有些喜欢你了,你知道吗,在芸南的酒店里看到你的时候,我好高兴,那天我开车出去,回来的路上忽然想不起来了,我就把车停在路边一直想啊一直想,就是想不起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以前也是一个人,从没觉得那么孤单过,但当一个人想不起自己现在要去哪儿,要干什么的时候,内心真的很孤单,我以为自己已经强大到了不会脆弱,但那一刻我发现自己还会脆弱的。”尚云鹏说。

本来好好的,让他这么一说,说得我心里酸酸的。

“幸亏你内心强大,要是我,我肯定崩溃。你应该告诉我们的,不应该一个人去承受。”我说。

“后来我在酒店里看到你,像看到亲人一样。但我害怕你知道我的秘密,所以我要对你装得冷冷的,你知道吗,我其实知道你会去追我,而且我也不放心你一个人在芸南,我就叫了一辆出租车在出城的路口等你,你出现后,我就让他跟上你,一直跟到招通,你住哪家店,你干什么我都知道,不然哪有那么巧,你一遇上碰瓷我就出现,你以为我是观音菩萨呢?”尚云鹏说。

我这心里酸得更加厉害了,眼泪都快要上来了。

“所以说你这个人坏透了,明明跟着人家却不和人家相见,要不是我遇上麻烦,你是不是准备一直跟着不现身?”我说。

“我就是这样打算的,但当时我也不敢肯定能一直跟得上,因为我有时会想不起来。”尚云鹏说。

“你以后如果再遇上事情,不许瞒着我,听到没有?”我说。

“那得看什么事。”尚云鹏说。

“什么事也不许瞒!”我提高声音说。

尚云鹏似笑非笑,“可是濛濛,你难道就没有事情瞒着我吗?”

“有。”我直截了当地回答。

“这不就对了?每个人都会有秘密,就算是再亲的人,也不能苛求别人把所有的心事都说给你听,如果欺骗是善意的,那我们就应该尊重对方的秘密,你如果可以说的秘密,你一定会主动告诉我,如果你不能说的,我也不会问你,虽然你是我最亲爱的人,但并不代表你是我的私人物件,你有自己的空间和保守秘密的权利。”尚云鹏说。

顿了顿,他又接着说:“但是如果当你内心的秘密让你不安和担忧的时候,你可以跟我说,我愿意与你一起承担。”

我的心瞬间被他完全软化,“鹏哥,其实,我真的有一个大秘密没有告诉你,但我现在决定告诉你,你知道我为什么提起展瑞的时候总是很为难吗,不是因为我还爱着他,是因为我欠着他的债。”

“人情债?”尚云鹏问。

“是的。”我点头。

“其实,那个被杀的胡安不是你妈妈杀的,是展瑞杀的,对不对?所以你们才互相装着不认识。”尚云鹏说。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这其实不难猜,我也实话告诉你吧,我和隽哥曾经到监狱去看过你妈妈,你妈妈文静纤弱,不像是会杀人的人,而且我们通过关系查过你妈妈的案宗,你妈妈对于当时的细节说不清楚,至于她的杀人动机,她说是因为胡安想强暴她,但是胡安身强力壮,如果在胡安有准备的情况下,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会打得过他?显然这就是最大的疑点。”尚云鹏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