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内乱再起/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尚云鹏说的这些事情,我听秋荻姐说起过一些,但具体情况并不是很清楚。ZIyouge.com

“那你认为那个熊炎炳的儿子就在万华?”我说。

“不知道,理论上应该在,既然熊炎炳把儿子放在周琛的身边,周琛当初是万华的市长,那他没有理由把熊炎炳的儿子放在其他地方,肯定是放在离他很近的地方。这也是我和隽哥最担心的事情。”尚云鹏说。

“为什么这么说?”我说。

“你想啊,熊炎炳的儿子如果在万华,那他为什么这两年一点动静都没有?一点也不向我们找麻烦?这一种可能是他不知道熊炎炳是他亲爹,另一种可能就是他在忍。一个年轻人如果知道自己的仇人,要想忍住很难,除非有人要他强忍,如果有人要他强忍,那就是在等时机了,一但有合适的时机,他就会从暗处冒出来,给我们狠狠一击,站在对面的对手并不可怕,站在背后的人才可怕。”尚云鹏说。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搞得这么复杂,如果有仇,直接报就是了,为什么还要潜伏几年等时机?”我说。

“在这种级别的争斗,不是把谁打一顿就算了的,高层之间的争斗,是要把对方弄得一无所有,生不如死,这才算是报仇,而不是那种找个枪手开冷枪把对手给打死就行了,如果一枪把对方打死了,那对方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而且都没什么痛苦就死了,那就缺乏报仇的快感,还得背上命案,那是低级的复仇。”尚云鹏说。

我点点头,我想我能明白尚云鹏的意思。

“所以他们会等待时机,他们的目标也是要将隽哥和你弄得生不如死一无所有?”我说。

“这一次要不是隽哥主动退让,那我现在也还是入室抢劫的嫌疑犯,那不就是生如不如死一无所有吗?”尚云鹏说。

“而且他们对付你只是前奏,先把你搞定,接下来就是要对付隽哥和秋荻姐了。”我说。

“应该就是这样吧。所以隽哥才主动示弱,离开了万华,他这一走,周宣这样的牛鬼蛇神就冒出来了,还有展瑞,你看他现在多嚣张,完全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看来隽哥的以退为进开始见效果了。”尚云鹏说。

“那接下来他们会怎么做呢?展瑞虽然掌控了万华美濠,但明显他不太可能有多大的作为,而且我也不认为他是一个能做出多大事情的人。”我说。

“所以我们要慢慢观察了,不过这一次哈吉部长会面的事我们做得漂亮,也算是给周宣一个教训。让他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尚云鹏说。

“只是这样一来,我们算是把周宣给得罪了,以后他不是要和我们对着干了?”我说。

“我们早就把他给得罪了,几年前就得罪了。”尚云鹏笑着说。

正在说着,我的电话响了,竟然是秋荻姐打来的。秋荻姐去了法国后,很少开手机,我们大多数时候都是在网上联系,今天却忽然打了电话过来,我猜想肯定有什么事。

“秋荻姐,有事吗?”我问。

“我们明天回国了,到时让云鹏到机场来接一下。”秋荻姐说。

“这么快?为什么?秋荻姐是不满意我们的工作吗?”我问。

“你想多了,是临时有些事,回来再说吧。”秋荻姐说。

“那好吧。”我说。

挂了电话,我把秋荻姐要回国的消息告诉了尚云鹏,他也也觉得奇怪。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所以他们才急着回国?他们这才出去几天啊,怎么就急着回来了?”尚云鹏说。

“不清楚啊,是不是美濠有事?我翻一下,看有没有什么关于美濠的新闻。”我拿出手机说。

打开网页,搜索了一下‘美濠’,果然有新闻,新闻是一小时以前才上传的。

‘澳城豪门再起波澜,凌家三少爷凌丰发表公开信,要求分割凌家所持美濠股份,指责现任主席凌隽独吞凌家家产,称如果不将凌家家产分割,将以法律手段讨回公道。以此同时,身在泰国的大少爷凌锐也出面声援三弟,一起讨伐凌隽。’

“你看,美濠果然出事了。”我把手机递给尚云鹏看。

尚云鹏看了新闻,表情竟然凝重起来。

“凌家不是隽哥说了算吗,隽哥的两个哥哥现在忽然冒出来,情况很严重吗?”我问。

尚云鹏点头,“当然严重,凌家是美濠的最大股东,但是凌老先生死得突然,所以没有留下遗嘱,凌老先生在世之时,一直由他一个人掌控凌家股份,凌老先生死后,因为有几个老婆,他名下的财产并没有分割,我估计当时没有分割的原因是因为一但股份分割后,欧阳菲会担心凌家在美濠的绝对控制权受到挑战,因为当时还有一个第二大股东熊炎炳虎视眈眈,所以凌家的股份一直放在基金里面管理,并没有细分给凌家每一个人,两年多前隽哥一路过关斩将,取得美濠的控股权,虽然他代表凌家执掌美濠,但凌家的股份其实也还是没有分下来。”

“这样不是挺好吗?凌家是一个整体,由一个最强的人出来代表凌家管理美濠就行了,如果把股份细分给每一个凌家的子孙,那凌家的整体控制能力就会下降啊,连我这样一个外人也能看得出来的事,凌家人怎么会看不出来呢?”我说。

“所以隽哥这两年来也一直没有提出要分配凌家财产的事,只是现在他的两个哥哥却忽然冒出来,这恐怕不是偶然。”尚云鹏说。

“我听说凌家真正的儿子其实只有隽哥一个人,其他的都不是亲生的?”

“是啊,但是在法律上他们依然有继承权,更何况还有一个大娘欧阳菲,她可是凌老先生的原配,她如果出面力挺此事,那凌家的股份分割恐怕再所难免了。”尚云鹏忧心地说。

“难怪秋荻姐他们要急着回国,原来如此。”我说。

*******************

我和尚云鹏在机场接到了凌隽和秋荻姐,两人虽然都是一脸微笑,但我明显能感觉到两人心情都很沉重。

这件事到底严重到什么样的程度其实我心里没底,但我隐隐能感觉到事关凌隽对美濠的控制权,我从秋荻姐口里听说过很多关于美濠集团的事,那是一个有家族背景的国际化财团,虽然凌隽一直在去家族化,但事实上还是有着深厚的家族管理背景。

凌隽回到凌府后就进了书房,然后一直把门关着,不让任何人打扰他。

我知道那是他的习惯,听秋荻姐说,他思考问题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关在书房,然后用笔在纸上写写画画。

晚饭时间,凌隽终于出来了。

他看起来很轻松,但眼神里还是有隐约的忧虑。

“该来的总会来,大家不用担心,凌家的股份一事,我也知道是一个定时炸弹,随时会引爆,只是大娘和大哥失踪了,凌家人员不齐,所以没法解决这事,现在大哥和三哥他们突然冒了出来,这绝不是偶然,他们一直失踪,是在积攒力量,只是我一心一意为美濠作想,这两年让美濠在亚洲财团排名提高了几痊,他们竟然在这个时候出来发难,多少让我有些心寒。”凌隽淡淡地说。

“阿隽,大不了再斗他们一次呗,以前那么不利的情况下能斗得过,现在还怕他们不成?”雷震海说。

凌隽摇了摇头,“这次不一样,以前是争夺控制权,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他们的要求是要分割财产,这个要求是合理的,也是合法的,所以我不能拒绝,我必须要积极响应他们的诉求。”

“那这财产怎么分呢?”尚云鹏说。

“这个濛濛可以解释一下,她是律师。”凌隽看着我说。

“如果没有遗嘱,那应该是按第一顺利继承人继承,没有第一顺序继续的,那才能由第二顺序或第三顺序继承人继承,配偶和子女是第一顺序继续人,也就是说,隽哥的大娘还有向个兄弟可以继承凌老先生的财产,虽然各个地区的法律不一样,但大同小异。”我说。

“啊?那如果欧阳菲继续了财产,再联合凌锐,把阿隽直接踢出来,那不是没戏唱了?”雷震海大声说。

“大娘不会这样做。”秋荻姐说。

“为什么?老太婆也不是好东西,她狠着呢,当初就是隽哥把她拉下来的,也许她窝着火在等着报仇呢。”雷震海说。

“美濠是上市公司,不是一个小店铺,美濠除了凌家的人,还有其他的股东,如果大娘使用这种手段独揽美濠,那两年前她就这样做了,她干嘛要等到现在?”秋荻姐说。

凌隽点头同意,“秋荻说得没错,大娘不会这样做,她也不敢这样做,美濠是大财团,世界各地的股东都盯着高层在看呢,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大娘如果要是用股份的手段这样做,那谁还支持她?没有别人的支持,她根本稳不住局面,大娘那么聪明的人,不可能会这样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