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分家(2) 谢 ( nn ) 赏酒/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锐果然要比凌丰好对付,在凌隽的凌厉攻势下,明显有些应付不过来。ziyouge.com

“大哥有去找过大娘,但大娘已经没有在香城的住处了。”凌丰说。

“是啊,这件事阿丰可以作证,我的确有去找过妈妈的,但是妈妈真的不见了。”凌锐说。

“大娘虽然对我也不是很友好,甚至很不喜欢我,但她为美濠曾经付出许多,爸爸去世以后,要不是她守护着美濠,美濠早就让熊炎炳夺去了,财产如何分割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我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大娘,如果我发现你们伤害了大娘,那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凌隽狠狠地说。

“阿隽,今天我们来好像不是来谈这个问题的,你也不要装得像个好人一样,当初在澳城不就是你把大娘给拉下台的吗?现在你反而装得像个君子一样,别人不知道你的底细,难道我们还不清楚吗?”凌丰不屑地说。

“当时我是为了自保,事实上我把大娘拉下来以后,我也没有赶尽杀绝,我甚至答应大娘让她和大哥在公一任职,这点大哥是清楚的,我会夺去大娘手中的权力,但我不会伤害她,而且我也永远不会伤害她,因为是她是爸爸的妻子。”凌隽说。

“好了,我们不讨论这个问题了,咱们还是回到主题上来,现在大娘失踪,第一顺序继续人就是我们三人了,我们要将凌氏在美濠所占的股份从基金里提出来,进行分割,再由我们自己另行处理。”凌丰说。

“咱们非要这样做吗?如果我们把美濠股份分割开来,那我们各人所持的股份就不会很多了,一但别人所持股份超过我们,那就有可能取代凌家入主美濠,我倒也不是想要美濠一定要由凌家来控制,但这毕竟是上一辈传下来的基业,美濠在我们这一代手里让人夺去了,让凌家人出局了,那我们就是罪人。”凌隽说。

“财产肯定是要分割的,总不能以后一直这样拖下去,阿隽你越做越大,牢牢控制着美濠,以后谁能保证你不会对我们下手?你的手段那是相当厉害,大娘和炳叔都不是你的对手,我们又怎么干得过你?我们现在也是自保。”凌丰说。

凌隽叹了口气,“三哥,当初你在澳城干了什么难道你忘了吗?我如果要赶尽杀绝,那当时我就可以让你一辈子爬不起来!但我只是让你出国,并没有把你怎么样,还有大哥,我当初也答应让你在公司里任职,我从来也没有要把你们给干掉的想法。”

“阿隽,以前的事就不要再提了,我们还是说正事吧。”凌丰说。

“好,那你们认为股份应该如何来分割?”凌隽说。

“当然是均分,难道你还要搬出我们不是亲生这样的话题来说事吗?”凌锐说。

“这你们放心,我不是那样不厚道的人,不管你们和爸爸有没有血缘关系,你们都是法律上规定的继承人,你们有权继承爸爸留下来的财产。可是大娘的那一份该怎么办?如果我找到大娘了,她提出要她的那一份,那我们该怎么办?”凌隽问。

“她一个老人家了,要那一份干什么?带进棺材不成?”凌锐说。

这话要是其他人说出来倒也可以理解,可这话是凌锐说出来,那就真是让人心寒,要不是他的养母收养他,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坐在这里和凌隽对话的资格。

凌隽眉头紧琐,显然他也对这样的话非常恼火。

“大哥,我们是人不是畜生,在利益面前我们也不能忘了自己是一个人,你怎么能这样咒大娘?如果没有她,哪有你的今天?”凌隽说。

“反正现在大娘也失踪了,我觉得她的那一份就没有必要再考虑了。”凌丰说。

“不行,大娘只是失踪,并没有证明死亡,当然不能不管她,如果你们认为凌家的财产必须要分割,那就均分为四份,我们三兄弟各一份,另外一份留给大娘,而且她的那一份必须要比我们的多,因为她为美濠服务这么多年,作出的贡献最大,更应该多拿一份。”凌隽说。

凌锐和凌丰面面相觑,他们应该没想到凌隽会提出这样一个方案。

我其实非常佩服凌隽,当年他的大娘如何对待他,我是听秋荻姐说过一些的,现在在利益面前,他却主动为没有在场的大娘作想,体现了的大气。

“如果你们不同意这个方案,那财产分割的事就暂时停下来,直到找到大娘为止。”凌隽说。

凌锐没有主意,看着凌丰。

凌丰一下子也拿不定主意,“那你认为大娘应该占多少股份?她应该要比我们多分多少?”

“大娘为美濠经营这么多年,至少应该占百分之三十,我们三人再来分那百分之七十,我们每人大概也就是百分之二十三的样子。”凌隽说。

“我不同意,她一个老人家,没有必要占那么多的股份。”反对的是凌锐。

“如果是三哥反对,我倒也不觉得奇怪,可是大娘是你的养母,你却提出来反对?大哥,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凌隽说。

“他原本就这样,有什么好奇怪的。”秋荻姐说。

“我也不同意大娘分这么多。”凌丰说。

“这事必须要这样办,如果你们不同意,那就只有暂时把这事搁置下来,以后再说。”凌隽说。

“你有意阻挠财产分割,是不是想独占?”凌锐说。

“这是一个法制社会,就算想独占也不可能,再说了,我如果想独占,那我两年前得势时就直接把你做掉,那不是更加简单?我干嘛还要留下祸根等你们现在跟出来对付我?大娘是爸爸的遗孀,为美濠辛苦那么多年,当然应该得到更多,再说了,大哥是她的养子,她要是百年归天以后,那还不是你的?你现在提出反对,难道你知道大娘不会把股份给你?因为你得罪她了吗?还是你已经把她给害死了?”

凌隽一拍桌子,对凌锐厉声呵斥,气势吓人。

“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吗?”凌丰说。

“没有,必须这样执行,不然就只有等大娘出现以后我们对簿公堂,不过最好不要走到那一步,如果凌家人为分财产打了官司,那美濠的股票势必会大跌,一夜之间恐怕就会蒸发几十亿,到时对大家都没好处,所以我们的内部矛盾还是不要公开。你们也好好考虑一下吧,如果把美濠搞烂了,那到时我们谁也捞不到好处。”凌隽说。

凌丰和凌锐没有再说话,两人应该没有想到凌隽会提出这样的方案,所以他们拿不定主意。

现场的手机信号又都屏蔽了,他们根本没办法和外面的人商量,两人都显出不同程度的烦躁,相比之下,凌丰更淡定一些,那倒不是他不在乎这财产的最后分割方案,而是他更懂得掩藏自己。

越是厉害的人,越是能在不利的局面下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慌。

“那我们回去考虑一下,再作决定。”凌丰忽然说。

“不行,就在这里决定,不能回去,这是我们凌家的事务,我不想让任何人干涉,秋荻是我妻子,但我也不会问她的意见,我只会让她们作为见证,所以我也希望你们自己决定。”凌隽说。

“那你总得让我们考虑一下吧?”凌丰说。

“这个可以,但不能离开这里,我给两个哥哥两小时的考虑时间,如果你们不答应,那就签一份暂时不分割财产的协议书,既然来了,那当然得做点什么才能走。”凌隽说。

“凌隽你这是威逼我们?”凌锐叫道。

“我只是让你们没有和外界商量的机会,因为我不想你们被人所利用,如果你们不同意我的分割方案,那我们就要签一份协议,两年内不能再提分割财产之事,现在这里由我作主,如果你们不签字,那你们就别想离开这里。”凌隽冷冷地说。

“凌隽你这是非法禁锢!我们要告你!”凌锐说。

“大哥你稍安勿躁,我们是来这里商量事情的,我可没有禁锢你们,我只是要求你们把事情商量好后再离开,就这样吧,你们好好考虑一下,我们到外面透口气。”凌隽站起身来说。

我们几人走出屋子,来到农家乐旁边的池塘,盛夏已过,又到了初秋,凉爽的风吹来,我们都长呼一口气。

“他们会同意你的方案吗?”秋荻姐问。

“会。”凌隽说。

“如果按现在的方案来分配,那如果大娘还在的话,她一但出面,她又成为最大的持股人了,她完全可以要求坐回董事长之位。”秋荻姐说。

“我知道,如果大娘有参与此事,那我就把董事长一职交还给她,我为美濠尽心尽力,如果还要处处受家人的牵制和算计,那我退出好了,凌家总不能因为财产无休止地斗下去,我不想再斗了。”凌隽说。

凌隽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惆怅,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强大的凌隽露出这种表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