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一分为四/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想我能理解凌隽的感受,虽然我从来没有到达过他那样的高度,但有些事理是相通的,当初我以为妈妈可以保外,却忽然传来妈妈和人打架的消息时,我就是凌隽这样的失落。ZiYouGe.com

你用尽心思使尽全力想把事情做好,不但得不到别人的支持,却还要受别人牵制和反对,那样的心灰意冷让人几欲崩溃。

凌隽现在就是这样的处境,他接手美濠后,顶住压力实施战略调整,让美濠在两年时间竞争力增强许多,但他当初放过的哥哥们却在暗中准备着要分财产,现在外部有人给凌隽实压,使出种种手段来对付他和云鹏,这些哥哥不但不帮忙,反而趁机作乱,凌隽当然心寒。

他虽然是强者,但恐怕也难免会有心生退意,毕竟他也是人,是人都会累,尤其心累。

秋荻姐走近凌隽,挽着他的手,“别这样,你是美濠的主席,是万华数一数二的大人物,不能这样消极。”

凌隽抬头长叹,“我不是消极,只是如果我需要再进行一轮斗争把凌家的人一个一个的摁下去,那我真的觉得没有必要了。两年前我是为了求自保,也是为了保住爸爸留下的基业所以才和他们争斗,我接手美濠后并没有利用手中职权为自己谋利,我只是用自己的年薪在金融市场赚些钱来维持我的个开销,这一点美濠的人都清楚,可是换来的却还是这样的结果,如果这一次大娘也支持凌丰他们,那我就把美濠的控制权让出来,以后作一个独立投资人,好好陪着你和轩儿,平淡一生算了。以我的本事,就算没有美濠,我也一样可以过上富足的生活。”

凌隽果然心生退意。

我们都没有再说话,因为能理解,所以不责怪。虽然我们都不想他就这样退出美濠。

“不行,凌隽,你不能这样就退出。我也不在乎你是不是美濠的董事局主席,更不会看重集团主席夫人这个头衔,但这是你的责任,你是凌家唯一的正统继承人,如果你退出了,那美濠将会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而且有可能被人夺走,熊炎炳虽然死了,可是像熊炎炳一样觑觎美濠的人很多,你也知道,以凌锐和凌丰的本事,他们根本没有本事守护美濠集团!你心累我们都理解,但是你出身豪门世家,这是你的责任!你不能退却,因为你是凌隽!”秋荻姐说。

凌隽点燃一根烟,狠狠地抽了一口,吐出来的烟很快被风吹散。又是一阵沉默。

“我没有要退却,我只是说我不想再和他们斗,如果大娘因为股份所占的比例多而出现,那把公司让给她也没什么不行,大娘也许不能让美濠发展,但至少能守住美濠,如果大娘不出现,那我还是美濠的控制人。”凌隽说。

“可是如果你们三兄弟占的股份一样的多,那谁来任董事局主席这事不就得另议了?”我忍不住插嘴。

“如果大娘不出面,那他们占的股份一样多,凌隽在美濠董事局主席的位置上表现优异大家都知道的,所以股东们还会拥戴他做主席,而且我手上也持有一部份美濠的股份,我如果把我的股份转给凌隽,那他还是会是第一大股东。”秋荻姐补充道。

她们夫妻俩果然心意相通,凌隽心里的想法齐秋荻一清二楚。

“秋荻说得没错,只要大娘不出现,那我就还可以控制美濠,我这样做的目的还有一个,那就是如果大娘被他们控制了,我希望他们能够把大娘放出来,至少让我知道她还活着,她已经是一个老人了,膝下只有凌锐一个狠心的养子,我希望她的晚年不至于太过凄凉,她毕竟是爸爸的妻子。”凌隽说。

“只怕你的一番好心,最后却帮助大娘完成了对美濠的控制。”尚云鹏说。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就认了,我已经说过了,我总不能为了保住自己手里的权力而不断地打压凌家的人,如果这样下去,那还有什么意思?轩儿在慢慢长大,难道我要让轩儿看着我如何对付他们他的伯父们吗?如果轩儿生长在这样一个不断充满冷酷斗争的环境里,以后他不会成为一个性格完善的人,我不希望作一个心狠手辣的表率。”凌隽说。

大家又是一阵沉默。凌隽说的很对,齐志轩长大后,当然又会是美濠继承人,如果那时候美濠还在凌隽手中的话。如果凌隽作了表率,那齐志轩以后也会照样学样。

很简单的道理,有的父母抱怨自己的孩子不孝顺,其实往往是因为他们自己不孝顺自己的父母,所以给他们的孩子作了不好的表率,孩子长大后,也会像他们一样不孝顺。

当齐志轩长大成人,有望成为美濠的控制者时,他会不会也一样用效仿凌隽的手段?显然,凌隽不希望齐志轩像他一样通过争斗来夺取权力和财富。

凌隽真是让人尊敬的强者,站在子女的角度,他原谅了曾经对付他的大娘,而且还处处替她作想,站在父亲的角度,他考虑到了齐志轩的成长问题,他不希望齐志轩在冰冷的不断内斗的豪门家庭中长大。

“我能理解你,我尊重你的决定。”齐秋荻说。

“只是如果你失去了美濠的控制权,要是美濠因此而衰落怎么办?”尚云鹏说。

“我已经尽力,如果真是这样,那也是命,再说了,咱们不是还有后路嘛,情况不会像最坏的方向发展。”凌隽说。

“但愿如此吧。”尚云鹏说。

这时凌丰走了出来,“阿隽,我们同意你的分割方案。”

凌隽点头,“好,那咱们今天就先签一份协议书,濛濛,麻烦你草拟一份协议,把我和两位哥哥协商的内容写进去,我们签字后再离开。”

“好,一会儿你们过目后我再到镇上的打印店里打印出来,你们再在上面签字。”我说。

“不用过目了,你拟定就行了,我相信你的水平。”凌隽说。

“我们需要过目。”凌丰说。

凌隽笑了笑,“三哥,你这人城府深,脑子也好用,但你成不了事,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不够大气,我们的谈话内容并不复杂,骆濛律师虽然是我请来的,但她肯定会公正地拟出协议,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凌丰也笑了笑,“阿隽,你太厉害了,我不得不防,我不想再像两年以前一样输给你。”

协议确实很简单,我很快就拟好了。

凌丰和凌锐过目之后,都点头认可。

尚云鹏开车载我到附近的镇上打印店打印协议,一路上都有他安排守卫的人。

“如果今天凌锐和凌丰不签字,那隽哥会把他们扣下来吗?”我说。

“会。”尚云鹏答。

“可是他不是说不想争斗了吗?”我说。

“他是不想争斗,但如果他提出的分割方案凌锐他们不赞同,那凌锐和凌丰会把责任推到他的身上,这样会有让外人插手的机会,所以隽哥今天一定要让他们签一份协议,要么就是同意分割方案,要么就是两年内不许再提财产分割的问题。”尚云鹏说。

“那如果今天签了协议后,是不是这事就完了?”我说。

“不知道。”尚云鹏说。

“豪门内斗真残酷,也难怪隽哥会心生退意。”我说。

“谁都会累的,隽哥一直在高压下行进,肯定累了,但我认为他心生退意只是暂时的,正如嫂子所说,他肩上的责任太重,他要想撂下根本不可能,你认为他可以眼睁睁看着美濠衰落而不管吗?”尚云鹏说。

“那倒也是,还是你最了解隽哥。”我说。

“每一个人都会有身不由己的时候,谁也逃不掉。”尚云鹏说。

********************

在确认打印好的协议内容没有问题后,凌锐和凌丰分别在上面签字。

我和尚云鹏作为见证人也在上面签字,以后如果其中一方有变,我们可以作为证人证明协议有效。

凌家兄弟签字完毕之后,正式宣布凌家的财产分割完成,接下来将会是复杂的对不动产的评估,这需要专业人士来进行,而且是将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当然,不动产那是其次,他们争夺的主要东西,那当然还是美濠的股份。以前凌家以总体的形式控股美濠集团,现在一分为四,大大地消弱了凌家在美濠的控制权。

一根筷子容易折,一把筷子却折不断的道理不难理解,想来凌锐和凌丰也是懂的,只是为了自己的私利,他们都不愿意再去考虑容易折断的问题。

“爸爸留下的不动产,我就放弃了,你们自己分了吧,我也不会再回澳城居住,对那些物业我也没有什么兴趣,以后你们都是美濠的大股东,希望大家慎言慎行,把集团搞垮了,对大家都没好处。”凌隽说。

“现在协议签了,你要不要回澳城和我们办相关手续?”凌丰说。

“不用了,需要签的文件你们让人送过来让我签字就行了,爸爸不在了,澳城也不是我的家了。”凌隽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