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过夜/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天凌晨,我们回到了万华。ZIYOUGE.COM

“今晚去我家吧,我家里房子大,一直都是我一个人住,有点害怕。”尚云鹏说。

我强忍住笑,这个理由实在牵强之极。把匕首刺向自己的事他都不怕,一个人住他会害怕?我甚至认怀疑这世上恐怕就没有他害怕的事。

他肯定也是有意找这么一个白痴的理由逗我,他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要我去他家。

“那你让震海去陪你住好了,两个大男人就不怕了。”我装着一本正经地说。

“好,我这就打电话给他。他就在后面的车上。”尚云鹏拿出电话说。

“你不会真的要他陪你去住吧?”我叫道。

“当然是真的了,你不肯陪我,我只好让他陪我了,两个男人喝半醉,就不害怕了。”尚云鹏也一本正经地说。

“无聊,大晚上喝什么酒?”我说。

“那你就陪我去我家。”尚云鹏说。

“我偏不。”我说。

“你玩过在飞速行驶的车上跳车的游戏吗?”尚云鹏忽然问我。

“没有,那么危险的事,有病才去做吧?”我说。

“你也知道很危险了,所以从现在到我家的路中,我不会停车,你根本下不了车,只有去我家了。”尚云鹏说着,忽然就加快了车速。

“你别开这么快,我去就是了。你这是强盗行为,强抢良家女子。”我说。

“听起来罪名好大,骆律师,你可别告我才行,我好怕。”尚云鹏说。

“那好呀,你明天做饭给我吃,我就不告你。”我说。

“没问题,我负责买菜,你负责做,咱们也办家宴请客,以前咱们孤零零的两个人各自悲哀,现在咱们也有家了,咱们也要温暖。”尚云鹏说。

“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咱们经常在秋荻姐他们家蹭饭,不如这一次我们也请他们到家里吃饭好不好?我们做些家常菜,也算是表达一下我们的心意。”我说。

“好啊!我早就有这个想法了,你现在能提出来那当然最好了,这两天隽哥心情不好,正好大家热闹一下,把那些不愉快的事冲淡一些。”尚云鹏说。

“那就这样说定了。”我说。

尚云鹏的别墅没有凌家那么大,但却是新的,从房子到家具到地毯都是新的,装修风格色调偏冷,这倒也适合尚云鹏。

“濛濛,以后这里就是咱们的家了,你如果觉得这家里有什么不喜欢的,咱们就扔了,有需要改变的,咱们就变一下,实在不行,你按你想要的样子重新装修也行。”尚云鹏说。

我心里暖暖的,“谁说我要和你做一家了?”

“难道你还想和别人做一家?”尚云鹏说。

“有可能,至少暂时我没有确定要和你做一家。”我说。

“现在你是我尚云鹏的女人,尚云鹏在万华是混出了名的,除了我之外,没有人敢娶你,谁要是敢娶你,我就让他消失。”尚云鹏说。

“你这是威胁我?”我说。

“嗯。我就是威胁你,反正你就是我的,谁也不能抢走。”我说。

“可要是我自己愿意的呢,你也要让他消失?”我说。

尚云鹏想了想,“如果是你自己愿意的,那在你嫁给他之前,你先通知我,让我远离万华,我接受不了你嫁给别人的事实,我怕我会带人抢亲。”

“傻子,我逗你呢,除了你,我谁也不嫁。”我笑着说。

“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的,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你当然要嫁给我,我这人傻,不会轻易爱一个人,但是一但爱上,我可以为她去做任何事,包括去死。”尚云鹏说。

“我不许你说这样的话,我才不要你为我去死,云鹏,到目前为止,你和凌隽是我见过最好的男人,抛开金钱和地位不说,你们的那份担当和义气都让我钦佩。”我说。

“这话我爱听。”尚云鹏得意地笑了。

“你也别太得意,你也是有缺点的。”我说。

“娘子请说,在下能改则改。”尚云鹏说。

“你这人有时太过暴戾,而且喜欢一个人承担所有的事,就比如说上次失忆的事,一个人就跑掉了,以后不许再发生这样的事。”我说。

“那我问你,如果当时你是我,你也失忆,还失聪,你会选择留下来拖累大家吗?”尚云鹏问我。

我一时语塞,不知如何作答,因为知道我也会那样做。

“我肯定会选择其他更好的方式。”我说。

“要是有其他选择,我也不会选择离开,濛濛,你别骗我了,我非常清楚,在当时的情况下,换作是你,你也会自己选择离开,当初在水库上,你不也绝决向水里跃去么?我其实挺佩服嫂子的眼光,她能一眼就看出你是可以依赖的人。”尚云鹏说。

“其实秋荻姐也不是一开始就信任我的,正如你所说,身居高位的人,是不会轻易相信一个人的,秋荻姐早在两年多以前就认识我了,通过两年的接触和认识,这才决定用我,这并不是她轻率的行为,而是深思熟虑的结果,所以真正厉害的人不是我,是她。”我说。

“嫂子阅人无人,经历过大起大落,当然不会轻易作出一个决定,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总之我们是一家人了,以后我也答应你,有事就一起面对,绝对不会独自承担,好吧?”尚云鹏说。

“这还差不多,那你先去洗澡吧。”我说。

“濛濛,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呢?”尚云鹏忽然问。

这话题有些突然,但我心里依然甜丝丝的,“八字还没一撇呢,结什么婚呀。”

“这什么话?怎么能说八字还没一撇?这分明就已经有了两撇了呀。”尚云鹏急道。

我笑出了声,“鹏哥,你倒是写个有两撇的八字给我看看?你要写得出来,我马上嫁给你!”

“这一急,让你带沟里了。总之我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不能嫁给别人,那现在的问题就是,你什么时候嫁给我?”尚云鹏说。

“那你想什么时候娶我?”我问。

“随时都可以。”尚云鹏说。

我心里是满满的蜜意,“这事不急,至少得等我妈妈出狱吧?反正咱们天天厮守,不过差个本本而已,如果彼此交心,没有本本也是夫妻同心,如果心不在一起,那就算有本本的约束,也不过是同床异梦,对吧?”

“这倒也是,不过女人不都喜欢有一个安稳的感觉嘛,我也是想给你安稳。”尚云鹏说。

“云鹏,跟了你这样的人,什么都能给我,恐怕唯一不能给的就是安稳了,这恐怕是你的空头承诺了。财富和权力是好东西,而你和隽哥却恰恰就有这样的东西,所以不管是仇人也好,还是对手也好,都会想来抢你们拥有的东西,所以是非永远不会停止,安稳也只是一个理想而已,除非哪天你和凌隽退出江湖,彻底隐退,那还有可能。”我说。

“我可以一个人隐退啊,干嘛要扯上隽哥?”尚云鹏说。

“就你们之间的感情,就算你隐退了,哪天如果凌隽有事了,你会袖手旁观吗?绝对不可能!所以要得你消停下来,那还得凌隽也消停下来才行,现在凌隽背后有美濠,你有振威,两个人,两家集团,恐怕谁退隐都只是一个梦想,根本不可能实现,所以你这一辈子只能好好爱我,至于安稳的生活,你是给不了我了。”我说。

“如此说来,我以后不提安稳就行了,但我会好好疼你,不会再让你孤单一个人。”尚云鹏说。

“嗯,相信你了。”我说。

“那我先去洗澡了,我都迫不及待了。”尚云鹏坏笑道。

“赶紧去吧,别胡思乱想了。”我笑。

一夜缠绵自不必说,第二天我起得很晚,尚云鹏做好早餐叫不起我,一怒之下将我连被子一起抱到了客厅的沙发上,让我看着他吃早餐,本来就饿得不行的我终于挡不住食物的诱惑起来洗漱。

“你还不赶紧吃完陪我去买菜,我已经通知隽哥他们今天来我们家里吃饭了,一会客人都来了你还穿着睡衣,那就有意思了。”尚云鹏说。

“你这人怎么不早说呢?你早说我就起来了呀,一会隽哥他们来了,你别说我在这里过的夜,你说我今天早上才来的。”我说。

“是么?唉呀不好,我都说了你在睡觉了。”尚云鹏笑道。

“哎哟你怎么这样呢,雷震海他们会笑话我的。本来是你胁持我来的,他们不知道还以为我自己主动要求到你家过夜呢。”我嗔道。

“你还娇情这个干嘛?反正你都是我的人了,住在一起很正常啊。我觉得你直接搬过来好了。”尚云鹏说。

“那可不行,我要是和你住一起,那别的帅哥不就不敢打我的主意了?我还得给自己留些念想呢。”我笑着说。

“你就省省吧,就算你不和我住在一起,那也不会有人敢接近你,因为谁也不想腿被打断。”尚云鹏笑得得意,还有些无赖的感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