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你滚吧/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骆旋见凌隽看向她,眼神有些慌乱。ZIYOUGE.COM

“骆旋,因为你是濛濛的表妹,所以我想再给你一次机会,上次的事我没有深究,是因为证据不足,这一次,你有什么好说的?”凌隽盯着骆旋问。

“凌……先生,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意思?”骆旋更加慌了。

“今天濛濛带轩儿出去的事,就这屋子里几个人知道,这些人一个是我的妻子,另外两个是我的生死兄弟,他们不会出卖我,那就只剩下你了,不是你透露的消息,还有谁?”凌隽说。

“不是我!也许是骆濛自己透露的消息也说不定呢。”骆旋竟然咬向我。

她很快为自己的这一句话付出代价,她被雷震海从座位上提了起来,几记重耳光抽了上去。

“臭娘们,给你机会你不珍惜,竟然还要害人,现在竟然还想诬陷濛濛?她和我们那么长时间的朋友了,要是不了解他,秋荻能把公司交给她?说,你他妈到底在为谁做事?”雷震海怒喝。

“我不能说,我说了他们会杀了我的,还说要杀我全家!”骆旋哭了起来。

“把她手机拿过来,她没有其他方式向外面发送消息,只有通过手机,她肯定是躲在洗手间和外面联系。”凌隽说。

雷震海摸出了骆旋的手机,递给了凌隽。

凌隽找出一个号码,拨了过去,摁了免提。

“臭娘们,你他妈是要害死我们是不是?设了埋伏让我们钻?”对方接起电话,马上大骂。

“你是谁?”凌隽说。

“你他妈又是谁啊?让那个婊*子接电话,竟然敢摆我一道,我他妈非要杀了她不可!”对方大骂。

“我是凌隽。”凌隽说。

对方一听是凌隽,啪地挂了电话。

“阿隽,你干嘛说自己是谁啊?”雷震海说。

“对方说话这么急躁,肯定是小角色,多说无益,现在他们肯定认为是骆旋出卖他们了,骆旋,你麻烦了。”凌隽说。

“凌先生,求你救我,我是骆濛的亲表妹,你不能让我被他们砍死。”骆旋马上又反过来用我的关系说事了。

“你说说,上次在渡假村的事,是不是你搞的鬼?”凌隽说。

“我有参与,但我并没有下药。”骆旋说。

“你说说细节,是谁找的你,让你怎么做的?”凌隽说。

“我和你们到了渡假村后,在洗手间里碰到一个女服务员,她告诉我说,晚上让我跑到尚云鹏的房间里去睡,然后会给我一笔钱,让我给她提供帐号,马上汇到我帐上。我半信半疑,过了一个小时,我收到短信,我的帐上真的多了一笔钱,于是我就照她的吩咐做了,房卡都是她给的,但我没想到尚云鹏和雷震海都睡得那么沉。”骆旋说。

“这么说,和你联络的是一个女的,那这次电话里怎么是一个男的声音?”凌隽问。

“后来有一个男的找到我,说他知道渡假村里发生的事,让我继续为他们工作,不然就把渡假村里发生的事告诉你们,只要我帮他们做事,他们就会继续给我钱。”骆旋说。

“可是你都和震海好上了,震海也不穷,你为什么会那么贪钱?”凌隽说。

“他们说如果我不配合他们,那他们就要杀我全家。”骆旋说。

“如果再见到那个女服务员,你能认出她来吗?”凌隽问。

“认不出来,因为她戴着口罩。”骆旋说。

“她没有撒谎,那天确实有几个服务员都戴着口罩。我至今记得。”秋荻姐说。

“我也记得,那天确实有几个服务员都是带着口罩在工作。”尚云鹏说。

“骆旋,我一直没有动你,就知道你只是小角色,又加上你本身是濛濛的表妹,还是震海的女朋友,我是想给你一个机会,可是你今天又出卖我,轩儿要是被人抓走,那他们要什么我都得给!你会毁了我凌隽一家人的你知不知道?”凌隽说。

“对不起,凌先生,请你看在我姐的面上饶了我吧。”骆旋真不要脸,现在竟然拿和我的关系来保全自己。

“我不会为难你的,只是以后不许你靠近震海!这样也是为你好,如果你靠近震海,那她们还会要你办事,你的人品不足以让我们把你当朋友,如果第一次的事后你对我们坦白,那我也许会想办法保护你,但是你却一直不肯说,那就不能怪我了,今天的事,就是要找出你使坏的证据,让大家心服口服。”凌隽说。

凌隽这里所说的‘大家’,恐怕指的主要还是雷震海,凌隽安排这么一出,主要就是要让雷震海相信内鬼就是骆旋。然后让雷震海死心。

“你也许觉得我们做得有些绝情,但我告诉你,要和我们成为朋友,不是靠美貌或者其他东西,而是要在关键时刻能为对方作想,濛濛也曾经被人用来要胁云鹏,但是她最后是选择自己去死来保全云鹏,我们并不要求你也要这样做,但是你至少在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之后向我们坦白,但是你没有,所以,你不配做震海的女人,你走吧。以后不许你再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凌隽说。

“可是现在他们都以为我背叛他们了,肯定不会放过我的。”骆旋说。

“隽哥,虽然她对不起你,但她毕竟我表妹,我希望你能帮帮她,不要让她被人砍死。”我说。

“不会的,最多挨一顿打,谁也不会轻易杀人,所以她死不了。她做错事,挨一顿打那也是应该的,这样才能让她记住教训。”凌隽说。

“放心吧濛濛,我们心里有数,什么样的人会杀人,什么样的人不会,我们能判断出来,我们不会害死她的,也不会连累到你舅舅家的,我保证他们没事。”尚云鹏也说。

只要有凌隽和尚云鹏的保证,那我基本上就放心了,他们都是那种不会乱承诺的男人,一但他们承诺没事,那就肯定没事。

骆旋狼狈地离开,她终究还是没能挤进这个圈子。

她如果不心急,不贪小利,能够与凌隽他们真诚相待,其实她是有机会的。因为她自己行为不端,所以她终究还是只有过回她自己的生活。

这也许对她不是什么坏事,她的智商和品行明显不足以加入这个圈子,如果强行加入进来,最后恐怕真的会给她带来杀身之祸。

“关于这件事,我得向你说声对不起,也许我不该用这么激烈的方式来测试一些事情。”凌隽说。

“没事了,我能接受。对了,你说这样做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是什么原因?”我说。

“一主面是证实骆旋确实有问题,另一方面是测试一下云鹏的那些兄弟,尤其是秦浩。秦浩现在在那些人中影响力比较大,云鹏也在考虑让他承担起更重要的责任,但我还是不能完全放心,所以我需要测试一下,目前来看,秦浩没有问题。”凌隽说。

“可是如果他今天有问题,那轩儿不是危险了?”我说。

“秦浩身边有云鹏安排的人,如果他不可靠……”

凌隽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没有继续再说。

我也没有继续再问,我明白他的意思就行了。

“原来如此,没想到我还当了这出大戏的主角。”我自嘲地说。

“不能提前告诉你,就是为了让戏演得更加逼真,对不起,濛濛,以后不会这样了。”凌隽说。

其实我心里在想,也或许这个测试中,也包括了对我的测试,凌隽恐怕也是想看看在关键时刻,我会不会拼了命地保护他的儿子,如果他有这样的想法,他当然不会说出来。

如果真是有这个因素,其实我也能谅解。秋荻姐如此重用我,如果我在关键时刻不站在他们一边,那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风险,这一群人,务必每个人都要能做到真正的肝胆相照,不管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为对方牺牲,这个要求很高,但是却又必须要达到。

这也是很多时候朱虹并不参加我们会议的原因,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朱虹在关键时刻,未必会为我们中其中一个人去牺牲,所以就算她是凌隽的妹妹,凌隽对她的信任,却也还是有所保留。

对凌隽来说,他更不能轻易相信任何人,不管这个人和他有什么样的关系。这并非他绝情,而是他的无奈,他掌控着美濠商业帝国,还有秋荻姐正在崛起的振威集团,这些财富已经足够让人背叛他们一千次,所以他要避免被人背叛带来致命伤害。如果是对手的打击,他可以且战且退再谋东山再起,但是如果身边的人给他致命一击,那就必然是毁灭性的打击,恐怕一次就足于摧毁他和他的商业帝国,甚至他的整个家庭。

所以,他务必要身边最亲近的人都能为他去牺牲,而他,也可以为他真正信任的人牺牲,只有这样可以以命交换的忠诚,才能构成真正的信任。

那是一种高处不胜寒的孤独。而他却必须要承受,无法逃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