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姐妹 满钻加更/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不知如何来安慰齐秋荻。ziyouge.com她一直都是我敬重的人,向灯塔一样指引我,给我方向和力量,现在她突然遭遇考验,我不知道用怎样的话语来安慰她,虽然我很想为她分忧,甚至替她去承担这一切。

凌隽不会因为任何理由而放弃齐秋荻,这是必然的。所以他对何长官暗中的相逼,故意装着一无所知,还摆出一副怡然自得的退休姿态,但正如齐秋荻所说,哪一个男人会不珍惜自己辛苦打下来的江山?古时确实不乏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昏君,但那些可以轻易放弃原则博美人一笑的君王手中的江山,大多不是他们自己打下的,而是从前辈手里继承而来,真正为之拼杀流血的江山,谁都不会轻易放弃。

凌隽一路荆棘才掌控美濠,现在却拱手让与他人,他心里肯定会很难过,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有大志向的男人。

让凌隽这样重情重义的男人在商业帝国的掌控权与相濡以沫的娇妻之间选择,他必然会选择后者,虽然他不是那种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纨绔,但他还是会选择与他曾经同甘共苦的女人。

这样的抉择,看似简单,其实极难做到。凌隽是可以选择妥协的,一但妥协,必然是与秋荻姐离婚,然后迎娶年轻美丽的何乐乐,澳城商界第一豪门与澳城政界第一家庭联姻,何长官将会成为凌隽的岳父,必然全力支持凌隽,这将是完美的结合。凌隽是商业巨子,英俊不凡,自然不会有人去介意他曾经结过婚有过孩子,这样的瑕疵,在他的光环之下根本不算什么。

所以凌隽不易,在利益和感情面前,他果断选择了和齐秋荻的夫妻感情,没有任何的犹豫,这一份情坚如铁的感动,让秋荻姐泪洒衣襟,也让我这个局外人心里感慨。

“秋荻姐,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你不要太难过了。”我轻声说。

“我没有难过啊,只是觉得凌隽很不容易,要是因为我而让他彻底退出美濠,那我也不开心。”秋荻姐说。

“秋荻姐,你不会是想……”

“其实乐乐也不错的,她心地善良,又精明能干,人也漂亮,还有显赫家世。她是能配得上凌隽的,如果这件事非要我和凌隽离婚让出凌隽才能解决,那我其实可以让出的,就算和凌隽离婚了,我还有你们在这些朋友,我们有振威集团,一样可以过得不错。”秋荻姐说。

她果然有这样的想法,我就知道凌隽能为她舍弃一切,她也能为凌隽做任何事。

“不行啊秋荻姐,你不能有这样的想法,隽哥是不会答应你这样做的,这种可能几乎没有,就算是你愿意主动放弃,隽哥也不会同意,你别忘了隽哥身边还有如狼似虎的尚云鹏和雷震海两个兄弟,如果因为这事而导致你们夫妻分散,云鹏和海哥能放过何长官和乐乐吗?那两人要是冲天一怒,谁能保证他们不会做出杀人放火的事?到时你不但不能成全隽哥,反而会把这一群人推向万劫不复!”我赶紧说。

秋荻姐没有说话了,她当然知道我不是危言耸听,我说的全是事实。

如果凌隽真的选择了何乐乐而背弃齐秋荻,以云鹏和震海的性格,三兄弟必然从此反目。齐秋荻和尚云鹏还有雷震海之间的感情也不完全是因为凌隽,她们之间本来就一起经历过生死,亲如兄妹。如果凌隽要是真的那样做了,那尚云鹏和雷震海绝对接受不了,到时他们会把所有有怒火发泄在何长官和何乐乐身上,那两人要是铁了心不惜一切代价要报复,那恐怕真的会成惨剧。那两人一但绝决,都是可以变成像狼一样冷酷的人。

“我还没想这么多,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确实如此。云鹏和震海和我的感情都非常深,就算我主动放弃,他们也绝不同意。在他们心中,我和凌隽是一个整体,要是谁背叛了谁,都不仅仅是我和凌隽两个人的私事,也与他们有关,因为我和凌隽的幸福,本身也有他们的参与和付出,要不是他们舍生忘死,哪有我和凌隽的今天,哪有轩儿。”秋荻说。

“是啊,所以你不能有这样的想法,而且最关键的是,隽哥也绝不会答应和你离婚,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隽哥是什么样的人你比我清楚。”我说。

“我在想如果我主动提出和他离婚,说我不再爱他,然后带着轩儿远走法国,他会不会同意?”秋荻姐说。

“这绝对不可能!秋荻姐,隽哥何等聪明,这样的方法在别人面前行得通,在隽哥和尚云鹏面前咱们就别玩了,他们一眼就能看得出是怎么回事!这样的想法你就不要有了,我们现在先等乐乐到了万华再说,先看她是怎么样的态度,我相信乐乐的为人,她肯定不会支持何长官施压的方法,乐乐对隽哥的感情非常干净,完全就只是欣赏,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我相信乐乐。”我说。

秋荻姐走过来拥抱我,“谢谢你濛濛,我其实心里很乱,幸亏有你在我身边,让我有个可以商量的人。”

“你是我姐姐,我当然也不能让我姐姐的幸福被破坏,我们一起面对,肯定会峰回路转的。”我轻声说。

****************

何乐乐从美国直接飞到了万华。

我和尚云鹏亲自接机,何乐乐穿着一件白色风衣从通道里走出,清纯的气质和高挑的身材显得与众不同,让人一眼就能注意到她。

凌隽真有福气,竟有这么优秀的女子暗恋他达三年之久,要不是秋荻姐认识凌隽在先,其实何乐乐也能配得上凌隽,这是事实。当然,配得上那是一回事,我们所有人都不可能接受得了凌隽放弃秋荻姐而改娶何乐乐,不管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不管是以什么样的理由,都不可以。

“乐乐,欢迎回来。”我走上前去,和她紧紧拥抱。

“濛濛你怎么瘦了?还变黑了一些?”乐乐摸摸我的脸说。

“我和云鹏出去旅行了几个月,所以晒黑了一些,这样更健康嘛,对吗?”我笑着说。

“你和云鹏在一起了?”乐乐问。

我笑了笑,算是默认。

“云鹏,你可厉害了,竟然把我三妹搞定了,以后你得叫我姐,因为濛濛就叫我二姐。”乐乐笑着说。

尚云鹏笑了笑,“濛濛叫我鹏哥呢,你也叫我鹏哥吧?”

说笑间我们来到停车场,我和乐乐坐在后排聊天,云鹏负责开车。

车直接开到了尚云鹏的别墅,并没有去凌家。因为这一次的会面,秋荻姐并不想让凌隽参与进来,因为不想让他会尴尬和为难。

“这是你们的爱巢?不错呀,就是装修风格太冷了,应该更温暖一些,以后要结婚的话,那得重新装修,我负责给你们设计。”何乐乐说。

“你会设计?你学过设计吗?”我说。

“我学过一些,虽然不是很精通,但折腾你们这房子足够了,哈哈,到时要是搞砸了,你们别怪我就行了。”何乐乐笑道。

“我相信乐乐姐的眼光,你是曾经的天才少女,肯定能行。”我笑着说。

“那就这样说定了啊,以后要结婚重新装修房子的时候,就由我来设计好了,绝对设计得温暖又大气。”何乐乐说。

“说什么说得这么高兴呢?”秋荻姐来了。

“姐姐来了,想死我了。”何乐乐走过去抱住秋荻姐。

“你们先聊,公司还有些事,我先去处理,晚上我们再一起吃火锅。”尚云鹏借故走了。

房子里就只剩下我们三个女人,刚才的欢乐气氛也慢慢散去,气氛开始变得有些凝重起来。

“姐姐,这一次夺权的事,与我无关,我完全不知情,我这一个月都在美国。”何乐乐主动提起话题。

“我当然相信你,不然我也不会叫你到这来了。”秋荻姐说。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把赖曾云絮给罢免了,还把隽哥给踢出局了,现在我成了总裁,我自己都莫名其妙,我知道你们肯定在怀疑我了,但我真的没有。”何乐乐说。

齐秋荻没有再说话,而是短暂沉默。我知道秋荻姐在酝酿着要如何开口,因为接下来的话题,将会牵涉到何乐乐喜欢凌隽的事,这种事说出来太令人尴尬,所以得谨慎措词。

“乐乐,那你认为这次的事,是谁在背后操纵呢,在澳城能够搞定所有董事的人并不多,你觉得谁最有可能?单独靠凌锐和凌丰,他们掀不起这么大的风浪,既然是他们合并了股份成为最大的股东,那应该是他们中的一个出任总裁才对,现在却把你扶起来,你觉得是什么原因?”秋荻姐说。

“其实,我怀疑是我爸,我想来想去,在澳城能有这么大影响力的人确实不多,这件事如果是我爸在做,那倒不是什么难事,政商两界,他的人脉都非常强大,他可以完成对美濠的干涉和颠覆。当然了,如果没有凌锐和凌丰的配合,他不可能用行政手段强制干预,凌丰和凌锐给了他一个很好的契机。”何乐乐说。

何乐乐也是冰雪聪明的人,其实她心里也早就有数了。她能如此坦承地说出来,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她是合谋人,现在准备要摊牌提条件,一种可能则是她确实不知情,所以问心无愧,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第二种可能更大。她不是合谋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