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中风/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乐乐主动说出了这件事和他爸爸有关,反而让我和秋荻姐一下子无话可说了。Www.ziyoUge.com

我们虽然选择相信乐乐,但我们也确实没法肯定乐乐就真的和那件事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我们在等着乐乐接下来表达她的立场。

“如果真是我爸做的这件事,我会阻止他,不管他以什么样的理由,我都绝不允许他这样做,请你们相信我。”何乐乐说。

秋荻姐虽然还是不动声色,但我知道她心里松了口气。如果何乐乐与何长官的立场相同,那现在就是她提条件的时候了,她完全可以说,如果你不和凌隽离婚,那美濠就将易主。

“我们一直都相信你,乐乐。”我说。

“谢谢你们的信任,你们把我当姐妹,我也不会背弃你们,我爸不是一个坏人,我相信他这样做有他的理由,但不管他有什么样的理由,我都劝他改变主意。”何乐乐说。

“那如果……何长官不改变主意呢?”秋荻姐说。

“如果爸爸不改变主意,那我就辞职,彻底退出美濠,总之不会在他的操纵下控制美濠,我绝不会这样做。”何乐乐说。

“不行,现在你必须要留在美濠,现在凌隽被罢免了职务,成了普通股东,赖曾云絮也被罢免了,美濠高层现在有能力的人只有你了,你如果再走了,那美濠就没有舵手了,所以我希望你继续留在美濠,暂时任总裁一职,先稳住大局再说。”秋荻姐说。

秋荻姐能这么说,那当然是相信乐乐了。

这就是秋荻姐的与众不同,要是换作其他的女人,那肯定巴不得马上让何乐乐离开美濠,但是秋荻姐并不这样做,她明知道何乐乐对凌隽有好感,而且这件事的起因也是因为那事,但她并没有要赶走何乐乐,反而希望她留下稳定局面。

这是一种大气魄,要有这样的大气魄,需要对何乐乐的信任,但更重要的是自信,相信她能控制事态,相信凌隽不会背弃。也就是这种气魄和自信,才让她成为万华商界的第一女强人。

“姐姐,谢谢你这么信任我,我一定会稳住局面,阻止爸爸接下来的行为,当然了,现在也还不能确定真的就是我爸所为,如果是别人,那我会寻求爸爸的帮助,如果真的是爸爸,那我会阻止他,他就我这么一个女儿,我如果以死相逼,他什么事都会答应。”何乐乐说。

“不要!乐乐我知道你是好女孩,但你千万不能以死相逼!就算是这件事与何长官有关,我也不想你以死相逼何长官,你如果有什么事,那我们不能原谅自己,何长官也不会原谅我们,对吗?”秋荻姐说。

秋荻姐真是聪明之极!如果何乐乐真是出了意外,那事情根本得不到解决,到时何长官失去爱女,一定会疯狂报复,以何长官的能量,他要是疯狂报复,那最后的结果谁胜谁负很难预料,也许是玉石俱焚,最后让别人渔翁得利。

现在背后有很多人想要对付凌隽,所以在这个时候不能完全和何长官翻脸,那样就等于是给自己树了一个强敌,秋荻姐是希望这件事先拖一下,然后找到最合适的办法来解决,而不是直接和何长官针尖对麦芒地干上。

“那我应该要怎样做?”何乐乐说。

“在何长官没有提出更多要求以前,你可以先顺他的意思坐上总裁之位,然后了解清楚其中到底有哪些势力在作怪,我们再一起想办法解决,只要有你在美濠坐镇,我和凌隽都是放心的,就算是凌隽暂时出局,那也没有关系,就当是放他长假了,我们相信你能控制得住局面,也相信你是我们永远的朋友,是我齐秋荻永远的姐妹。”秋荻姐说。

“好,我答应你,今天晚上还有飞澳城的航班,我直接飞澳城好了,等我把事情弄清楚,我会向你汇报情况,我不会背叛姐姐,永远也不会。”何乐乐说。

“你休息一下再走吧,飞了这么长时间,肯定累坏了,休息两天再回澳城。”秋荻姐说。

“不了,今晚我就走,我要和爸沟通一下,也要尽快接手美濠的事务,现在美濠的权力出现真空,这是非常危险的事,不能让人趁机而入。”何乐乐说。

“行,那辛苦你了,妹妹。”秋荻姐说。

“濛濛,听姐姐说你能做一手好的家常菜,你怎么也得做餐饭让我吃了再走,总不能让我饿着肚子走人吧?”何乐乐笑着说。

“没问题,只是我只会做些普通菜肴,你习惯了西餐,未必合你口味。”我说。

“谁说我习惯西餐了?那是身在国外没办法而已!我当然还是喜欢咱华夏传统美食,你赶紧去做饭吧,我等着吃呢,对了,你什么时候和云鹏结婚?云鹏那么凶,你能镇得住吗?”何乐乐笑着说。

“我才不怕他呢,他凶那是装出来的,就一纸老虎,我根本不惧他。”我也笑着说。

“幸福!濛濛够霸气,哈哈。”何乐乐大笑。

********************

两天以后,又传来消息,澳城长官何子铧先生到访万华。

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何先生此次来访,明显是针对凌隽而来。

在这个消息传出后的半小时,又传来一个更为劲爆的消息,美濠原董事局主席凌隽突然中风,半身不遂,口不能言,目前已停止一切对外活动在家休养,并敬告各界朋友不要打扰病人。

前两天还丰神俊朗的凌隽中风了?还口不能言?我看着网上的消息,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是网上还配有图片,图片上的凌隽坐在轮椅上,歪着头,目光呆滞,惨不忍睹。

我来到尚云鹏的办公室,“这是真的么?”

“什么是真的?”尚云鹏正在看文件,抬头问我。

“你看网上的消息,隽哥中风了!半身不遂,口不能言!还配有图片!”我说。

“啊?”尚云鹏瞪大了眼睛,赶紧打开了网页,找到了相关消息。

“我没听说啊?我这就打电话问问。”尚云鹏说。

“还问什么呀,直接去郎林诊所看看到底怎么回事!”我说。

“哦,那咱们马上动身。”尚云鹏说。

记者们的反应很快,郎林诊所门口已经挤满了记者,郎林在大声解释:“凌先生没有在我的诊所就诊,请各位不要打扰我的病人!”

“都知道你和凌先生私交不错,他生病了肯定在你这里就诊,怎么可能不在?”有记者大声说。

“这是什么道理?他生病了就一定要在我这里就诊吗?你们再胡闹,我就要报警了,你们这样会严重影响我的病人!”郎林一脸的无奈。

很快有眼尖的记者发现了我和尚云鹏,马上向我们扑了过来,我们要想回避,已经来不及了。

“尚先生,你是凌先生最好的兄弟,请问凌先生现在是怎么个状况?”话筒已经伸到尚云鹏的跟前。

“我也是刚听到消息,我也还在求证。”尚云鹏说。

“不可能!你和凌先生是生死之交,他有事你肯定第一个知道,你不可能不知情!”那记者说。

“既然我说的你不相信,那你还问我干嘛?一边去!”尚云鹏忽然黑下脸来。

“尚先生你对媒体为什么总是这么反感?我们只是关心凌先生而已。”有记者说。

“我不是反感你们,媒体应该有自己的良心和底线,不要拿别人的不幸来当八卦的题材,如果你家里有人中风了,你心情还能好得起来么?我都说了我现在也在求证,别烦我好不好?”尚云鹏黑着说。

那些记者见搞不定他,于是转过来围攻我。

“骆小姐,请问你知道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凌先生真的中风了吗?会有生命危险吗?”

“骆小姐,前一阵有传出凌先生被踢出了美濠集团,是不是因为凌先生受不了这样的打击而导致中风?”

“大家不要吵,尚先生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对于这件事情我们也还在求证,如果我们有确切消息之后,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在此之前,请不要妄加猜测,凌先生混迹商场多年,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岂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会接受不了?如果消息不属实,那当然最好,如果消息属实,那我们应该祝病人早日康复,而不是没完没了地挖新闻。”我说。

“骆小姐,那凌家会开新闻发布会吗?在什么地方开?”有记者问。

“这位朋友,如果你家里有人生病了,你要做的是先治病人呢,还是先对外澄清所有传闻?我理解你们想要第一手新闻的心情,但你们也要替当事人想一下好不好?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如果有最新情况,我们会向媒体通报,请大家不要围攻了。”我说。

在我和记者周旋的时候,尚云鹏走到一边,和郎林聊了几句,然后向我走了过来。

“凌先生生病是真实的,但是已经转院,至于转到哪里,现在不方便告知,请大家给病人静修的时间,不要穷追不舍。”尚云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