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中风/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摆脱那些记者之后,我和尚云鹏开车向凌家而去。WWW.ZIYOUGE.COM

果然如我们所料,凌家别墅门口的记者更多,凌府大门紧闭,那些记者就蹲守在门口。

面对记者,我和尚云鹏只好又把刚才在郎林诊所门口说的话重复了一遍,但这些记者并没有散去,而是继续蹲守。

“大家也知道我以前是干什么的,我希望你们不要激怒我!现在隽哥生病了,你们这样在门口吵闹不休像什么话?你们真要我赶走你们么?”尚云鹏怒道。

我扯了扯他,示意他不要暴怒。

“现在凌先生生病,大家心情都不好,请各位记者朋友体谅一下,先散了好不好?你们这样一直围堵在人家门口真的不好,云鹏脾气不好,大家最好也不要让他发火。”我说。

这些记者虽然嘴上嚣张,但其实心里还是对尚云鹏有些畏惧,知道如果真的闹起来,他们是讨不到什么好处的,于是都悻悻而去。

等所有记者都走了,我们这才打了电话让邹兴开门。

“隽哥是真的中风了吗?”尚云鹏第一句话就问。

“好像是真的,他确实不能说话了。”邹兴说。

“这怎么可能?前两天还好好的,而且他一直坚持健身,身体一向很棒,怎么就忽然中风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尚云鹏说。

“我也不清楚,但他当时确实是被抬到郎林诊所去的,后来嫂子让我们先走,再后来的事,我就不清楚了。”邹兴说。

“那现在他们到底去哪里去了?在哪家医院?”尚云鹏说。

“不知道。”邹兴摇头。

“郎林也说不知道!你们怎么会全都不知道呢?这么重要的事,隽哥怎么不通知我呢?这是不信任我么?”尚云鹏提高了声音。

“云鹏你别这么想,我相信隽哥不是不相信我们,只是事发突然,所以还没有通知我们而已。”我说。

尚云鹏没有说话,而是向凌隽的书房走去,我跟在他后面走进了凌隽的书房。

凌隽的书桌上有几张白纸,上面乱七八糟画着一些让人看不懂的东西,然后就是一堆问号,还有几个感叹号。

“你认为隽哥是真的中风了吗?”尚云鹏扭头问我。

“我认为没有。”我说。

“我也认为没有,我认为他是突然知道了何长官要来万华,所以不想直接和何长官见面,这才临时决定中风。”尚云鹏说。

“没错,我也是这样想的,如果隽哥不装病,那就得见何长官,到时两人正式摊牌,这事情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隽哥和秋荻姐都不想在这个时候和何长官正式撕破脸,所以选择了暂时回避,这依然还是他的以退为进策略。”我补充道。

“那现在隽哥和秋荻姐的电话都打不通,这又是怎么回事?”尚云鹏说。

“隽哥他不必通知我们,因为他知道我们能理解他的想法。现在他们的手机当然不能打通,如果能打通,到时何长官亲自打电话约他们见面,那他们就必须得面对,所以他们的电话都必须要打不通才行。到时如果有人查他们的电话记录,他并没有和我们联系过,这样事情就会显得更加逼真。”我说。

尚云鹏点头:“你说得没错,网上的照片显然是摆拍的,而且是用手机拍的,如果是专业的记者,那肯定不会拍成那样,再说了,我们都还不知道的事,那些记者怎么就能知道了?那照片肯定是嫂子拍的,然后透过一些渠道传给了她当记者的朋友。”

“隽哥这是在玩金蝉脱壳,他肯定有一个周密的计划。”我说。

“那倒不一定,现在的局面,要想有周密的计划恐怕很难,不过他暂时装傻那是最好的选择,这样一来,那些对手肯定高兴极了,凌隽成了个废人,那些牛鬼蛇神都要跳出来得瑟了。这事我们得配合他,要让戏演得更逼真。”尚云鹏说。

“那我们要怎样配合才行呢?”我问。

尚云鹏想了一下,然后说说了三个让我啼笑皆非的字:“不知道!”

“你这会还有心情跟我开玩笑呢?你可真行。”我说。

“不是,我是真的还没想到要如何配合隽哥来演这场戏。”尚云鹏说。

“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动作过大,我们的对手都很狡猾,如果我们动作太大,那反而让对手怀疑,我们只要假想成隽哥真的中风了,我们该合适表现就行了。”我说。

“如果隽哥真的中风了,那我的第一要务当然就是放下手中的事,全力保护他的安全。可是现在我都不知道他在哪,我该如何表现呢?”尚云鹏说。

“所以你这两天都不要上班了,隽哥中风了,你却照常上班,那肯定说不过去,公司里有我就行了,媒体什么的都由我来应付,你这两天就负责注意保护轩儿……”

说到这里,我们同时看向对方:“轩儿?”

“对了,现在保护轩儿才是第一要务!隽哥现在不知道在哪里,但肯定不会带着轩儿,我们现在保护轩儿是最重要的。”尚云鹏说。

这时尚云鹏的电话响了,他接完电话,松了一口气:“是学校老师打来的,轩儿让她告诉我去接他。”

“轩儿前一阵去法国不是休学了么,又去上学了?”我问。

“本来是想让轩儿留在法国上学的,但嫂子觉得以前就把轩儿扔在国外导致了轩儿性格孤僻,现在希望能留在身边,所以从法国回来后又让轩儿去上学了。”尚云鹏道。

“那你一定要保护好轩儿才行,隽哥说过,轩儿是他最大的软肋,我们不能让轩儿有任何事。”我说。

“那是当然,不过人家肯定也能想到我会全力去保护轩儿,我看这样吧,我每天开车到轩儿学校去接人,然后直接接到凌家去。但轩儿现在不能住在凌家,你每天悄悄开车到学校去接轩儿到我们家里去,让轩儿和我们住在一起,这样风险会降低许多。”尚云鹏说。

“你的意思是你只是表面上做样子,实际由我去接轩儿?我有点担心啊。”我说。

“没事,现在所有的人肯定都盯着我,所以我去接轩儿反而风险大,我明里接,你暗里接,我会让人暗中保护你,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尚云鹏说。

我知道尚云鹏说得有道理,但我心里是真害怕,上次在甜品店的事我至今心有余悸,轩儿要是有任何问题,我可真是负不起那么大的责任。

尚云鹏应该是看出了我的心思,“濛濛,风险肯定是有的,可是越是有风险,越需要我们有担当啊,如果我们不负起责任,不愿意面对潜在的风险,隽哥和嫂子要我们干嘛?就是在这个时候,我们才要勇于担当,不会有事的。”

我心里有些惭愧,尚云鹏说得没错,越是在艰险的时候,越是需要我们担当起责任。

“对不起,我的想法确实是有些自私了,好,我负责接轩儿,不过你要保证你安排保护我们的人绝对可信,如果我们内部有人使坏,那危险就太大了。”我说。

“这你放心,绝对是信得过的人,震海和秦浩都会在暗中保护,不会有问题。”尚云鹏说。

“我觉得压力好大,我真的好紧张。”我说。

尚云鹏走过来搂着我的肩膀,“没事的了,我们的生活就是这种样子的,慢慢习惯就行了,你要相信我,我说没事就没事。”

“嗯,我相信你。”我说。

********************

到学校接到齐志轩后,我一路都很紧张,相反齐志轩却表现很得淡定。

“姐姐,你不要怕,有鹏叔保护我们。”齐志轩说。

“你怎么知道有鹏叔保护我们?”我问。

“我小的时候,就是鹏叔保护我,只要有他,我就没事。”齐志轩说。

我忍不住笑了,“其实,你现在也还小,咱就不说小的时候了吧?”

“我现在已经是大人了,我不是小孩了,我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齐志轩说。

“哦?轩儿这么厉害?那你说说,谁是好人谁又是坏人啊?”我问。

“爸爸是好人,妈妈也是好人,姐姐是好人,鹏叔叔是好人,海伯伯也是好人,展叔叔是坏人。”齐志轩说。

他说的展叔叔,应该就是展瑞了。

“轩儿,为什么说展叔叔是坏人呢?”我问。

“妈妈说的。”齐志轩说。

“不会吧?妈妈说展叔叔是坏人吗?”我有些奇怪。

“妈妈说,如果有事的时候,让我听姐姐的话,听鹏叔叔的话,听海伯伯的话,却没有说让听展叔叔的话,所以我认为他是坏人。”齐志轩说。

原来如此。秋荻姐也一直对展瑞有保留地信任,平时教导齐志轩的时候,从不提要听展瑞的话,在小孩儿心里,因为妈妈没有让他听展瑞的话,竟然就把展瑞归纳为坏人了。

“那虹姨呢,虹姨是好人还是坏人?”我逗他说。

“虹姨从来没有抱过我,她不喜欢我,所以她也是坏人。”齐志轩说。

小孩子的世界真是单纯,因为朱虹没有抱过他,所以朱虹就不喜欢他,所以朱虹就一定是坏人了,真是有趣。

朱虹那个人比较冷,确实不太喜欢和小孩子亲近,难怪会给轩儿留下这样的印象。

但是小孩子的感觉也是很灵敏的,他竟然能认定展瑞是坏人,真是慧眼,这一点比我还强,我那么多年竟然不知道展瑞是坏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